[原创]小说[B]好友坎坷的一段路程[/B]

是我好 收藏 2 182
导读:一路很顺利的进了锦州地区,再往前不远就回到关里了,大家这才完全放松下来,不久就能到山海关进关就基本到家了,我们终于安全了,至于被我们所举保的官员结果如何,我们已经不赶兴趣了,我们有了新的开始,那就是为了治疗好周强妻子的伤而努力, 为了我们美好的将来而奋斗,永远勇敢的面对一切困难险阻,挺直腰干,勇往直前。 即使失败我们也不会后悔,只因为我们曾经努力拼搏过,我们的后代,不会再有我们所经历的坎坷,为了后代们的明天我们也要努力终生

好友坎坷的一段路程

十月底一个象往常同时节一样的傍晚。六点多刚刚下班买好菜,匆匆茫茫骑车而行的周强,赶往在车站路东街道的家,路途中,想着在某公司任职漂亮温柔的妻子是否还在加班。

家中三岁的女儿是不是又在哭着喊饿,等爸爸妈妈回家做晚饭,年老的父母身体不好,最近是否犯老毛病。自从退伍工作这一年来事事不如意,先是单位要裁员,只是因为他是刚退伍没失业。妻子原单位破产后,最近才找到工作,收入还不错有两千多元,家庭生活状态才稳定几天,自己单位又要做人员整顿,也不知道自己会调动做什么工作,要是工作车间效益好,就把父母接近城来照看孩子,自己也有时间在父母面前近点孝心。

为人父后才知道做老人的有多难,以前自己年轻时不懂事,做了不少让老人家操心费力的事,十几年前自己打架把人打成重伤,是父母求人东借西借花钱善后,又找关系把自己送到军队培养成为对国家对人民有用的人。要不是进部队受到部队长和战友们耐心帮助和思想教育,使自己明白做人要为国家,为家庭,为所爱的人担当应付的责任。自己说不定怎么样呢,有可能会叛无期徒刑去了西北,也有可能进了黑社会做更大违法的事被枪毙了。

又想起在特种兵部队里,教官如何关心帮助自己提升业务技能,弟兄们是如何面对残酷的训练,激烈的人员选拔竞争,看着落选伤心离去的战友,心理是为他们惋惜没能留下?还是庆幸自己通过考验而留下来?那些出任务再没有回来的前辈。都是为了什么,他们是为了国家富强,为了民族利益,为保家卫国的理想而出生入死。对危险不畏缩,对困难不逃避,面对强敌而勇敢从不畏惧,这就是一个男人,这就是一个是军人,这就是一个公民应尽到的责任。为了理想,为了责任,我们永远勇敢面对世界上一切列强一切霸权。

一路想着心事来到家门,开锁推门进院子:“周蕊,爸爸回来啦,给你做好吃的好不,来亲爸爸一下”女儿周蕊今年三岁,很懂事的了,是最近从山里岳母家接回来,准备过几天送幼儿园,孩子还是由父母亲自带大的好。

前几天朋友介绍家公司,要我去看看如何,要是双方满意就留下任用,做公司的保卫经理,听说那家公司管理层薪水还不错。以后富裕了也买套楼房。现在的房子是祖辈留下的私产,可以卖了贴补够房差额。心理想着美好前景,抱起心爱的女儿亲一下脑门:“乖女儿,想爸爸没?来亲亲”女儿很乖巧,搂着周强的脖子亲了亲爸爸的脸:“想爸爸,也想妈妈了,妈妈怎么老是很晚回家啊”说完把头埋在周强怀里有点发困:“爸爸我饿了,什么时候吃饭啊”

周强抱着女儿往厨房走:“乖女儿别睡啊,一会就吃饭,爸爸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糖醋里脊和红烧带鱼好不?”

女儿:“好,爸爸最好了,小蕊最爱吃爸爸做的饭了,妈妈什么时候也给小蕊做好吃的啊?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来?你们说要把小蕊去动物园看孔雀,说我去了,孔雀就开屏和小蕊比谁漂亮。”接孩子来后,我们曾经带孩子去看过孔雀,妻子告诉孩子,是和她美呢。孩子很开心,常提起去和孔雀再比美,我们也答应有时间带孩子去。

周强把孩子转到背后背着,边洗菜做饭边和孩子说话:“恩,到周日爸爸妈妈不上班,在家休息了就带小蕊去看孔雀。再给小蕊买漂亮衣服。以后送小蕊去幼儿园和小朋友们玩,在幼儿园有好多好多小朋友和小蕊做朋友,我们再买个大大的房子,把爷爷奶奶也接来一起住,小蕊还记得爷爷奶奶吗?爷爷奶奶可喜欢小蕊了。会给小蕊讲好多好多故事听”女儿小脸一脸兴奋,幻想着去动物园和孔雀比美,在幼儿园和小朋友们玩,回家有爷爷奶奶给讲故事。吵吵着要把小朋友都请来家里做客。周强哄着孩子做好饭菜,刚摆上桌子还没来的急吃,手机就响了:“喂,是周先生吗?我是路南区医院急诊部,你爱人出事了,在急救,请你尽快赶来签字手术,办理住院手续,把费交了,尽快手术,要不很危险”周强听了,头嗡的一声响,妻子出什么事了?事故?在公司办公怎么会出事故呢?出了车祸?:“我是周强,我爱人出了什么事?要手术?要带多少钱?请你们务必救治,求你们了,我很快就到”周强紧张的手有点发抖。谁的亲人出事,谁清楚有多紧张,特种兵也是人也是有感情的,谁说特种兵不在乎这些,谁大脑进水了。

电话里院方冰冷的声音:“先带五万吧,要看病情发展,不够了会再通知交费,要快点,来晚了,我们不负责任”医院每天接触病人,伤者很多,面对病人的生死早就习惯了。情绪平淡也是正常,要是遇到重病患,比家属还激动,还怎么救治患者啊,有些宣传说医护工作者比病人家属还急,也不过是为了个人宣传罢了。笔者本人就认识很多技术不错的医生,面对重病患伤者,情绪都很稳定,要摘除的摘除要锯掉的锯掉,决不优裕,对好的医生来说重伤患,首先是保命其次才是保守治疗,只有极少部分会紧张激动,也是因为病患是和自己熟悉或的亲人,我手术的时候前面有个开胸手术和我是接台,有个实习护士为我做手术前准备,就是因为眼睛老是去看前面手术台下的纱布(手术中清理创口血迹用纱布块)被主治医师赶出了手术室。再说医院也是市场经济,没钱怎么治疗?医院的恩也是要吃饭的,也有家人要养活,理解万岁吧,人都不容易。

周强答应马上就到,抱起孩子也不吃饭了,急急忙忙打车去铁西区悦宾饭店,找好朋友孙遇拿钱,来到饭店也没进后面孙遇的房间,把孩子交给服务员照看,和孙遇拿上钱赶紧去医院,来到医院妻子已经进了手术室在做紧急手术,周强找值班护士打听情况,孙遇跑前跑后的交住院费,买住院用的物品。

这时候在走廊长椅上起来,一个穿黑呢子大衣的人,来到护士面前:“家属来了吧,没我事了我的走了”手完要走。护士不干了:“你不能走,和病人家属说清楚,家属准许你走,你才能走,要不然以后有什么事,说不明白”制止他以后护士转脸和周强说:“病人是他送来的,具体怎么伤的你的问他,人交给你了,你们自己谈以后和我们没关系了”老实说这护士还是很负责任的。护士说完话去忙工作,准备伤员手术后看护用品。

周强走到穿黑呢子大衣的面前,看他个子不高一米七多点,双腮无肉两眼乱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鸟。问他:“你叫什么名字?我老婆是你送来的?是怎么受的伤?你是按个单位的?”

黑大衣:“这是和我没关系,我和你老婆是同事,人是和老板陪客人次反时候出的事,具体怎么伤的我也不知道,老板叫秘书和我说,告诉你一声,明天给你们一笔钱,这事就算完了,叫你别多想,医药费他会付的,都告诉你了,我走了,我还没吃晚饭呢”说完就要跑。

周强一把上去把他拉住:“先别走!等你们公司来人换你,你才能走,把你名字和你知道事全告诉我,没吃饭是吧,我也没吃呢,我连孩子都没吃饭呢,你急什么”正在纠缠。孙遇回来了,就问这人是谁,干吗的。

问明白后就说:“周强你先别急,等会手术完,看看情况再说。你先忍忍,人交给我带去吃饭,我吃完换你去吃,要是他敢跑,就揍他完了报警”安慰完周强,就转过来问黑衣人:“没吃饭是吧,走我请你吃,但你的把话和我说清理了,要不就是他放了你,我也不会放过你,走啊,还楞着啥”说完给周强递个眼色,带人走了。

周强如坐针毡的等在手术室外,就听进出的医生护士小声的议论,说人估计保住命就不错了,保住了也可能站不起来了,下手真重心够黑的。听了过路医生护士是说的话。周强如坠寒冰全身冰冷,双眼发黑摇摇欲坠的瘫坐在椅子上,自己在部队家里全靠妻子一个人担当,要照顾老人和孩子还要上班养家,却从没有抱怨过,从没有埋怨过,总是写信告诉家里一切都好,要自己在部队上安心工作,不要担心家里的事。但哪个女人不希望丈夫在身边呵护,大事小情的有丈夫关照,遇到不顺心的事能向丈夫倾诉,有了委屈有丈夫给予安慰的,这样贤惠的妻子怎么会出这样的事呢,老天你睁睁眼吧。在周强忐忑不安充满绝望的时候,孙遇回来了。

孙遇发现周强脸色苍白双眼无神,就知道伤情没什么好消息了,还有可能很严重。就抱着周强肩头摇晃:“周强你要挺住啊,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一切都会过去的,你还有孩子,还有父母要照顾呢,清醒点,我还有话要和你商量呢,你这个样,我们怎么处理以后的事啊”

孙于和周强是战友,在部队感情就很好,面对好朋友周强绝望的样子心理都在滴血了,好好一个家庭就眼看要完了,难过的心情渴想而知了,真实情况是现在告诉周强,还是再等等告诉他呢,现在说把,看他的样子,自己很担心周强在绝望中听了情况会出什么事,可不告诉他?这事情也不是自己就能决定怎么做的,又担心时间长了,对方使出什么手段逃避法律责任,怀着复杂的心情,安慰周强的情绪,想等情绪少好再告诉他。

黑大衣悠悠郁郁的傍边看周强难看的脸色,想说话又不敢说,站墙边那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忍了有一小时,实在是忍不住了,蹭到孙遇身边:“孙哥,都半夜了,我也是打工的,也和你说了,真没我什么事,还是让我回去吧,明天老板准派人来,你留我也没什么大用啊,我求你了”说完很怕的看着孙遇,在那里对着孙遇打躬作揖的。

周强听孙遇劝他异端时间也有点清醒了就问:“想走是吧,再等等,一会手术出来就叫你走。到底怎么回事你们和我说实话。敢和瞎掰看我怎么收拾你们”看着周强血红的眼睛黑大衣吓的直哆嗦,心到老板怎么给自己派个这差事啊,看样子一个说不好自己就可能要交代他们手里,老板谁不好招惹怎么招惹两杀神啊。明哲保身有什么说什么吧,只要放我走,明天就辞职走人,可不趟这不知道有多深的水了,钱重要小命更重要。想这里就看看孙遇意思是这时候能说不?

周强说:“不用看他,你和我说吧,实话实说我也会不难为你,说清楚就让你走”

孙遇道:“你就和他说吧,他说不难为你就不难为你,他说话比我算数”

黑大衣咬咬牙也豁出去了:“太详细的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听几个给老板关系进的说的。我只是出事后,他们几个喊我把人送医院来的,嫂子在公司对哥几个不错,才叫我们送了的。

据说是最近老板在谈南郊一片开发地皮的事,有点麻烦,几个矿山也不太平死了几个人,家属来闹了几次还没解决,今天,应该是昨天傍晚,负责经济开发的领导来了,他也负责南郊那片地皮的招商审批,领导来的时候面色很不好,看我们老板也是眼神冷冷的,他们以前关系不错的是从小到大的同学玩伴,来了不久,老板就把负责业务的嫂子和几个秘书会计喊进酒店房间去了,我们也有自己的酒店,一般是招待客户关系户用的,也不怎么对外营业。

快八点时会计哭着出来,问她什么事也没说就走了,过了有一会老板就把我哥们喊去了,时间不长我哥们就喊我进去帮忙,房间里老板和那个领导秘书他们都没在,地上有血和几件破布衣服架子倒在沙发上,桌子也翻了,嫂子在进里面房间门口旁躺着,嘴里不时冒出来几口血,也说不出话来,裙子和上衣破了几片,我和我哥们就把嫂子抬出来用车送来了医院,医生见了嫂子的伤就不许我们走,他们几个跑了,就把我丢这里不管了,我真的什么也没做过,嫂子对我们几哥们都不错,有事找她帮忙。她能帮的都帮忙,我们怎么会做对不起嫂子的事呢”这时手术室的门开了。

几个医生护士推出病人就问:“谁是家属”周强和孙遇连忙站起来帮忙推手术车。

答应:“我是家属,病人手术结果什么样”周强问道。

“没暂时没生命危险了,还要看危险期过后,有没有并发症,一会你去办公室找我,我有事和你谈”一个高个子医生说到

把人送近病房,医生护士搬病人上病床,黑大衣也帮着伸手帮忙,放好病人,医生叫上周强去了办公室。孙遇和黑大衣在病床边等周强。

返回头说周强随医生进了办公室。医生翻看病历沉思着,考虑怎么说:“病人有什么遗传病史吗,我们要多做准备也是对病人的责任吗”

周强仔细想想:“她父母身体很好,家里人也很少生病,没听说有什么遗传疾病。您说说我爱人具体状况吧,我挺的住”

医生问:“来的还有其他家属吗?病人生命我是能说保住了,但其他状态不是很理想,你要有思想准备”

周强听了,就知道不是很好了,象等在手术室外的时候,路过的几个人说的很有可能是医生找自己要谈的。

就说:“您说吧,我有心理准备,能承受的住打击”说完就有点出冷汗。伸手抹了把汗水。

医生看看周强有点担心:“我下介绍下,我接珍时的情况吧,我接到病人时,是这样的,病人有大量颅内出血,竟CT检查有三处颅骨损伤,右耳膜破裂,不可修复式损伤,腰椎第四椎骨骨折,左胸部有抓痕浅表皮性出血,右臀部有青紫色抓痕,竟初步诊断头部腰部为钝器所伤,胸和臀部为手抓伤。手术处理方式,颅内减压式处理以避免继续出血,腰椎接合式手术,估计效果不会太理想,目前的判断有可能病人会出现,一,度昏迷不醒,也就是植物人,二,下肢瘫痪,站不起来了。可能出现上述一种症状,也可能两种症状同时存在。要继续治疗,你还要做好钱的准备,目前不出以外情况还能维持一周治疗,你要有所准备,是在本原治疗,还是等稳定病情后转院治疗,我的意见是,等病情稳定,转省一级医院治疗,有可能有治妤,你去准备一下吧,多陪陪病人,别叫病人激动以免颅内再出血。有什么事马上叫我。我姓阎,就住院里随时可以找我”说完递给周强一张名片,上面一堆头衔。周强收好名片。

问医生:“我要准备多少钱,转院的话,要什么时候?去那家医院您能帮我联系吗?”

阎医生:“省医学院附属医院吧,他们那里技术和设备较好,我帮你联系下,我有同学在学院任教。或着我联系首都医院,要准备多少钱,具体要看病人状况再定”

谢过阎医生回到病房,看妻子深睡不醒,就拽过黑大衣去走廊问话。

周强:“刚才你还没说完呢,是怎么受的伤?谁下的手?”

黑大衣吓的脸发白:“具体我真的不知道,就来的路上听他们说是,老板他们几个心情不好喝多了,带人进卧室的时候拉错了人,嫂子把谁给打了一巴掌,你也知道老板们脾气都不好,就打了嫂子几下,具体是谁打的,我真的不知道,我刚才出去吃饭时都和孙哥说了”

周强就问了知情人都叫什么名字后,放黑大衣走了。

周强气愤非常,就想马上去找他们理论,但有想着妻子躺在病床上需要照顾,就强忍怒气回到病房,叫孙遇先回去休息。

孙遇:“天都快亮了,不回去了,我在这里陪你吧,你吃点东西,我一会去买早点,回头喊你弟妹带钱来,也帮你照看会嫂子,小周蕊就在我家住几天吧,都不是外人,小蕊和我家儿子也玩到啊一起了”

周强:“行,你要不累就配陪我会,没胃口吃不下,天亮喝几口稀饭吧,孩子就放你家照看几天了,回头你去我们厂帮我请几天假,你嫂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好,还能不能好了,要是以后我们不了,小蕊就拜托给你们夫妻了,我这里先谢谢了”说完就给孙遇行礼。

吓的孙遇连忙劝:“看你说那里去了,嫂子会好的,能治疗好的,花多少钱咱们都能治,既是我的钱不够,不还有战友们吗,我一会就给他们打电话,告诉他们准备好帮咱们,再说现在不还有法律吗,法律是从不放过一个罪犯的,等下午他们老板还没派人来,我们就报警,决不放过他们”说着劝着忙安慰周强,实在是怕周强想不开做傻事,那样做了老人和孩子可怎么好啊。

周强也知道自己有责任要尽,就放弃了不好的想法,等妻子的老板派人来解决问题。早上六点钟孙遇爱人就来了,带的稀饭和油条茶叶蛋,放下就看病人。

她和病人关系很好,同是军属也是同学一起张的,也一起找的军人为夫,丈夫在部队时两个人从来都是,一起带孩子一起上街购买生活必需品。好的部分彼此,可以说除了丈夫不共享,其他全共享。

问起病情和结果一旁掉眼泪,感叹命运的不公,诅咒打人坏蛋。扬言要是周强和孙遇敢放过罪犯,就和他们没完,要是小蕊妈妈不在了,她也陪着走。

听了孙遇妻子的话,周强越感悲伤,眼看着妻子苍白的面额,心中如刀绞一般。老婆什么时候才能清醒啊,要是就这样昏迷不醒了可如何是好啊,打伤人的到现在也没来给个说法,是现在去报警还是再等等看?了解打人情况的人是现在去找来做情况证明,还是等报警后由警察去收集人证?要是人证证词收集晚了,被犯罪所收买后,那就找不到控告证据了。周强是要照看昏迷中的妻子,又要去找证人,又惦念三岁的孩子。真是不知如何是好了。

孙遇听妻子的哭喊,又看不知所措的周强,还要惦念自己的生意,也是犯难怎么做。

三人悲伤中想着事情如何处理和发展,周强妻子眼皮有所扇动,嘴里发出一丝轻微的声音:“老公快来救我”

周强,孙遇和孙遇的妻子听了,如同夜晚一声惊雷,是惊喜人说话了,又是心里一阵凄凉,在昏迷中她还在抱有自己丈夫能来救自己的保护自己的幻想,叫人听了真想大哭。

周强扑到病床上妻子身边,双臂抱着妻子:“我在,我在你身边,我会保护你,保护你一生”泪如雨下,声音哽咽的声音说:“你放心,我和孩子永远和你在一起,再不会有人能欺负你”

孙遇夫妇拉着周强妻子的说也说:“我们都和你在一起,我们一同保护你和孩子,你放心,我们不会叫你孤单,我们会尽快把打伤你的人送上法庭”

周强妻子喃喃的说:“放过我吧,求你们了,这工作我不做了。救命啊。。。。。”

周强听到妻子沙哑的声音喊出的话,面色灰白着放下妻子,转身对孙遇夫妇说:“人拜托你们照看下,我去找他们老总去”说完放下妻子转身出门,去找妻子工作的惯尚集团公司老板‘刘爽’。

孙遇拉住周强:“你等等,我和你一起去找他们”说完,安排妻子在医院照看周强的爱人,和周强一起要去惯尚集团公司。这时医生来查床。看了看病人,开了治疗方案,说病人还不是清醒了,是无意识中在说胡话,估计完全清醒要等几天了,不过可以放心病人没有失去语言能力,只要配合医生的治疗,还是很有希望恢复行走能力的,说完就走了。

听完医生的言论,周强等人放心不少,至少还是有可能恢复健康的,那么就是很有转机不会瘫痪了。

现在安心的去找他们理论了。

周强决定孙遇去报警,自己先去公司。路上打电话告诉几位战友,把情况和战友说了,要战友们帮忙组织资金治疗和帮忙找律师起诉。又给厂里打电话说明情况请了长假。

孙遇也给战友和朋友打电话诉说情况,要大家深出手帮助周强,安排自己酒店派专人照看周强的孩子并委托店里老人好好经营酒店,自己最近是没时间管理酒店了,又给父母打电话商量在老家山里找个独院,等周强妻子好些了住。周强与孙遇各自找关系安排事宜暂时不讲。先把具体事情发生的缘故介绍一下 。

在今年的九月市里就通过了,关于南郊开发用地的决定,决定由负责经济的‘陶儡’发布招商招标搬迁等相关事宜,由负责市政,企业改造等部门和领导协助,警察局负责开发和搬迁的秩序和安全治安等事宜,总体上安排还是很到位的。

惯尚集团的老总‘刘爽’由于企业涉及行业过大复杂,用人暴力压迫剥削本地和外来工人又强占土地等资源,近来出现集体上访和村民集体抵抗。工人低凋罢工的事情,虽然经过武装暴力和关系领导派出相关单位,给予劝伏和压制,终于安定下来,但也付出金钱无数,再由于经营不善及恶意赖帐,也得罪不少势力,黑白两面与对方中多相关人员所依靠的黑白势力冲突时有发生并有扩大可能,九月通过在市里工作的同学‘陶磊’了解到南郊土地开发等先观事宜,‘刘爽’就决定,把手头现有资金一部分还所欠债务,在经银行贷款,投入南郊土地开发,从中获利以补资金紧缺问题,在靠强压价格,暴力强买开发区所居住民和小企业地产中获得大量地皮使用权,再转手倒卖给开发区从中获得巨大利润,再从开发区拿到建设项目倒手经营用不到几年,自己所欠银行的巨额贷款还上了,还能留有巨大资金,以后的生活真是神仙一样了,给大小老婆情人等多买几套房产,几个私生子也办好户口,剩余资金转道国外银行,自己带上新来公司的几个美人,出国定居再也不怕有法律追究的可能了,也过过洋车美人豪宅,美仆的老外大款日子。

他是想的美了,可有很多人不高兴了,看到他从地产收购倒手专卖,所得利益中没有拿出相当部分分享,又有受他暴力收购地产中的受害人及企业上访,搞的相关负责人怨声载道,你是从中发了,我们平什么为你白白摆平事情啊,

其中尤其不满的是负责政法的负责人,要平定民情去上级上访,还要制止下面没拿到好处的搞事,要他们安心负责工作。可自己什么也没拿到好处,直接张上了负责开发的‘陶磊’,要他拿出一大笔赃款来分享,要不就把他的事,向上检举要他做不的官不说还要做牢。

陶磊这个气呀,我也没分到多少钱啊,都是这个刘爽财黑害人,于是找刘爽要钱把事平息掉,但借口没说是‘某负责人’要的好处,内部人的事还是不能叫外人知道的,要不对工作不利。

他只是说刘爽暴力压制开发区用地的地价,老百姓不满要去上面上访告他利用黑社会势力暴力够地,要是真叫老百姓到上面去告,他刘爽别说前没了,就连命也要保不住了。

刘爽听了就来气,没少了给你们好处,没事要钱有事也要钱,这次自己动用了很大力量,用了很多社会关系,消耗也是很大,小小老百姓闹屁大点事,又来要钱,平时是白养你们这些白眼狼了。但他也怕,事真弄到上面去,花点钱是能把上面打点好,但所用之资并不比现在少,就破财免灾吧,于是给了老同学一千于万,好把事平了。

但没成想老同学只把很少部分与人分享了,结果上下人多没够分的。就被那个领导给上送会议批评所负责任能力不够,要换他人接替所负工作。要说换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名声丢不起,这面子还是很重要的,再说眼看到手的巨大好处和政绩没了,他也不甘心啊,就和几个人吵了起来,晚上生了一肚子气跑‘刘爽’这里发泄一下,也顺路再要钱,好回去有个交代,到了刘爽这里就喝酒,喊刘爽把帐拿来要看看,意思是要看他黑了多少没拿出来,清楚后也好回去交代明白,以后还是要一起工作的不好翻脸。

再说刘爽,最近也是一头麻烦,平了前面闹事的事,现在刚把买地的事有点眉目,这钱还没到手呢,又来要钱,刚给出去一千万,正手头紧呢几个矿山又出了事故,死了人不说,这生产还没能恢复,死者家属来公司闹事要赔偿,工人也开不了工,一起给着起哄要要加薪水还要把过去所欠工资补上,银行受到指使也来要欠的利息,就是破产也不够补上窟窿呢,这老同学也不开面,又跑来要钱,还要看帐,一肚子气还不能得罪了,以后还要靠他帮助呢。抓起一瓶酒灌下去,就有点迷糊了,喊来项目负责人周强的老婆和会计秘书等人,就和老同学一边喝酒一边看帐本,讨价还价。

陶磊看了有关开发用地的利润也是气大,好你个刘爽,拿了这么多好处,还和我哭穷,连我都敢骗,就边猛喝酒边说刘爽不仗义财黑连他都骗。两个人吵吵闹闹最终达成前到帐后五五分成才算结束。按惯例酒好事完就是上床节目,刘爽这里的女人漂亮懂事文化高还干净,比宾馆里的大学生要好的多,两个人就拉着几个女人进套间,刘爽自己人是清楚的虽然喝多了还没拉错人,只是顺手拉了下会计就进去了,陶磊可不认识周强的妻子,到套间门口见有个人挺漂亮的没进来,就随手抓,一抓没抓到就来气了,小样的给你脸还不要了,想我什么女人没见过,不说都紧着要我上呢,至少也没敢拒绝的,说着就一手抓乳房一手拽群子,撕撤起来了,秘书也不敢劝,可周强的老婆是谁啊,那能给他这机会啊,随手就是一巴掌,打的陶磊脸上一五指山,这时刘爽听秘书叫也出来了,一看坏了抓谁不好啊怎么抓她啊,要是她老公知道了还不玩命啊,刚要阻止,就见周强老婆一巴掌把老同学给打了。他生气害怕加喝多了有见大了老同学,抓起门后的衣服架子奔周强老婆头上就是一下,打到人后,就安慰并劝老同学换个人。可陶磊不干了,从小就没被打过,刚才是被打蒙了没还手,现在看见刘爽拿家伙揍人后,就抢过衣服架子,没头没脑的打:“我看你打我,老子是谁啊,你也敢打,我打死你”打了几下见人不动也不喊了,也有点害怕,但他是官也就是有点害怕罢了,还没当会事,死几个人对他来说没什么影响。

刘爽可知道打的是谁,恐怕这麻烦是大了。就拉着老 同学去别的房间,喊保镖把人送医院。会计看打倒人了吓的只哭跑了,秘书也吓的哆嗦跟两人去了别处。

保镖进门看到是周强的老婆也有点头晕,虽然自己杀人放火的事没少了干。但都是欺负没能力的弱者,这可是周强的老婆,周强是特种兵出身,附近的哥们可全知道,十个自己也惹不起啊,这要是在自己手里死了,别说周强没完,就是道上的哥们也不会放过自己几个弟兄,我们可不是老板有钱有势力,闹不好就是自己吃挂涝去顶罪。想着自己怎么办好,喊来哥们弟兄把人送去医院,到医院挂急诊后,医生看了看就问是怎么伤的,他们里敢说是谁打的啊,就说是工伤,要医生赶快抢救并把周强的电话号码给了医生,转身就溜,结果黑大衣没跑成,给医生护士给看起来了。

刘爽但惊害怕了一夜,通过医院里的关系知道人没死才放下心来,心说多给钱吧,但愿周强收了钱后别追究起来是谁打的,说是自己还是陶磊都好不了。正闹心呢听说跑了几个保镖,这个气啊,平时有事都是自己出钱出力帮他们摆平,现在自己出事了,还指望他们呢,竟然跑了,看我把事平了后不找人把他们几个宰了。正来气呢,听楼下来电话说是周强来了,本来自己正想派人去医院钱救治周强的老婆呢,他还找上门来了,当我真怕你啊。正要叫周强上来,说几句场面话找找面子。几个矿长来电话说,死亡家属要把尸体拉走去省里告他不顾生产安全草管人命。正说怎么处理好,别叫人上省城闹事呢。

周强在楼下等半天没人理他,自己闯近办公室来了,这里正要和周强理论,又来个电话说是周强找人报警了,警察一会就到要自己小心应付,刘爽这个气啊,不就是打伤个人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还敢报警了,我就是不管了,钱没有,要命一条,怎么办吧,你有本事杀了我啊,我看你也没那个胆量。回去等着吧,看我什么时候高兴的话,给你几个钱给老婆收尸。

周强本来没想把事情闹大,现在是救治老婆要紧,报警也是为了讨个说法,总不能叫他们就这样犯了法没事人是的,再说了,现在打个人杀个人对有钱有势的来说也不算什么大事。

但听了刘爽进门就说这话就火了,是个人听了刘爽刚说的话也不会冷静罢手了。

就这时里间门开了,陶磊醉了一夜外加几个秘书一路讨好,筋疲力尽的刚起床,进刘爽的办公室就听他那里说话呢,明白是昨天给脸不要那女人的老公找上门来。也过来强硬:“怎么?你是昨天那个不要脸的女人丈夫吗?人是我打的,怎么样?你还敢打我吗?告诉你,就你这样的,来个几十个我也不在乎,你怎么?还用眼睛瞪我?刘爽你喊人来把他给办了,有什么事,我负责,不是报警了吗,等警察一到先给我把他拷起来,审审他要对我干什么,我看他有谋害官员的企图。要重办”刘爽是在气头上说狠话找面子,过后还是要找周强解释好,赔钱医治伤者的,但陶磊不同,人家是官啊,这面子是丢不德的,就也在那里危险周强,“怎么着你还敢造反啊,知道我们都是谁不?告诉你,他是XX陶磊,人就是我们两打的你敢怎么样?我好言劝你立刻给我滚,滚的快,我们放你一马否则。。。。。”

他还没说完否则会怎么样呢,就见周强一步进跨过两米远,挥手一掌,一掌排到刘爽前胸,接着转身飞起一脚,一脚踹在陶磊小腹,把陶磊踹出去几米远,撞到墙上才摔到地板上,回身一把抓起刘爽一个半圆论出去,也摔墙上滚落一边哀号。

这是就听放门倒飞进来,几个警察和孙遇冲进房间,警察举枪就喊举起手,不然开枪了。孙遇还要过来问问周强出了什么事怎么打起来了。人还没过来,就见几把枪顶住孙遇:“站住别动”其他人对周强喊:“你举起手来,不要拒捕,要相信我们会给你公道的”周强无奈举起双手站那里没动,过来几名警察拷起周强,对着头部就是一枪托放到周强拖了出去。这时制住孙遇的人跑到墙边,查看陶磊和刘爽的伤势,看来伤逝不轻,连忙叫救护车急救,忙完对孙遇说:“你们要相信法律是公正的,不可以私自报复,今天这事没看到你直接参与,你先回去吧,不准跑了,要随叫随到,下午来队里做个笔录,回去吧”说完就为着陶磊刘爽两人问长问短,连说是自己失职进来晚了。

话说孙遇去报了警,警察怎么破门近来抓周强呢?。事情是报警后,有人通知了刘爽,告诉刘爽做好招待来人,同时听刘爽说周强闯到楼下了,就又通知来的路上的警察,尽快到刘爽那里防止周强动武伤人,到了刘爽房间门口就听里面吵闹,刚要进门就听声音不对,急忙破门而入制止事态进一步恶化,至于拷起人后,还猛击周强头部的问题,那是因为知道周强是特种兵出身,不把人打晕万一周强反抗,平几个平时也就比城管水平能力高不了多少的人,是制伏不了周强的,再说也是习惯了。所以拷上后又来一下,也是为了自身安全考虑的,事之常情,也无可后非。

孙遇看着周强被压走,医生把陶刘二人接去医院,自己落魄的走回家中。考虑怎么办,先前不知道有陶磊参与,本以为追究起来也不是太大难事,但现在知道有陶磊参与其中,又有周强把人打伤,事就很难办了,平借自己的关系是不能摆平这事了,还是先给自己部队的老长官张晓军打个电话吧,说不准老长官能有办法,冷静下来的孙遇急忙给老长官打电话:“张教官吗?是我,我是孙遇,队长没忘记我吧?是啊,很久没和您联系了,我还好,就是我们排长出了点事”

张晓军突然接到退伍后,很久没和自己联系的孙遇电话,本来很是欢喜,但听说自己的爱兵退伍前的排长周强出了事,就知道不是小事,平周强和孙遇的本事和关系。小事是不可能找自己的就道:“你就说吧,出了什么事?能办的我会帮你们的,帮不上的我也会明说”

孙遇就把周强爱人出的事和后来周强去找刘爽出的事说了,并要老长官出面想想办法把人保下来。

张晓军很是为难,不是一个地区也不是一个军区,自己的能力也是有限的,要找谁去把事情解决呢,就说:“我的找朋友问问谁和你们那里有关系,你们先去找当地的关系花钱把人放出来,别在里面呆久出事,另外看看能不能多花点钱把事了了,总归是他们先把周强的妻子打了,要是要的钱多,你们不够呢,我们大家都出点钱,尽快把事了了,也好安心给周强爱人治疗,别把伤耽误了,你们先活动着,我也找找关系,记住别再扩大事态,随时和我联系”边和孙遇通话,边想要找那个关系和要动用多少钱,自己家里能出多少,需要找人筹集钱为周强打通关系以及治疗周强爱人的伤。

孙遇听了老长官的话心理有点安慰了,还是老长官惦记我们,一听情况就在想办法了,还嘱咐别把事扩大,要先保释人和治疗伤者,电话里就答应不扩大事态,并把人保释出来和关注伤者治疗,并保证不管事态好坏都做到首先通知老长官知道。


孙遇放下电话就去医院看望周强的爱人,并把事情和自己妻子说。妻子听了也是六神无主不知道如何是好,看着仍在昏迷中的周强爱人,妻子只知道哭了。

孙遇安慰几句妻子去找医生问了病情近况。开车去了市局防暴队,找战友托关系带上律师去保释周强,至少也要做到在里面别被黑了和被打伤。战友带孙遇和律师去找了关系,关系保证不会有人在里面上海到周强,但保释是没办法办的,总归周强打的不是老百姓,带孙遇几人看望过周强确实没其他问题后,就送人回去忙别的事了。

孙遇出来和战友告别去找社会上的关系,托人见刘爽谈判,刘爽到是好说话,自己以前也是在社会里混的,打人被打也习惯的没什么问题,但一提陶磊刘爽就摇头了,自己好说,但陶磊他是做不的主的,要找陶磊商量才行。等刘爽问过陶磊后,给了孙遇实话,那就是,周强太过分了,敢打官员,要严加惩治,给多少钱都不行,必须的叛死罪,不追究周强老婆孩子家人的就算周强有福了。

听听还有理可讲吗,侮辱人妻子还打成重伤, 威胁周强并侮辱,被打了,就要人以死谢罪,不然就威胁家人安全。

孙遇没办法,继续找人吧,叛几年给他出气可以,叛死就全完了,夜里去医院换回妻子,留下看护周强爱人,在板凳上委了一夜,天亮战友们来了,几个人在病床边了解了经过,就要去找刘爽和陶磊问到底想怎么样,要敢不放人就如何如何了。




此书完毕,如对我写的书赶兴趣,请到书库看我的书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3/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