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边发生的故事 第五章:出国前的准备 第六节:周强出狱

是我好 收藏 1 8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3/


第六节:周强出狱

一帮人在那里嚷嚷,把医生给吵来了:“都给我出去,这里是病房,是给病人养病和休息的,谈事情去外面谈”说完把人都给哄出去了,大家也没什么办法,人家医生说的对也不好反驳。

众人来到医院供病人休息的花园后,开始研究如何救人,孙遇的意见是多方找人联系上‘陶磊’说动他别起诉周强,同时集资为周强妻子治疗。都是刚回地方工作的兵,其实都没有多少钱,只能是大家集资了。

经过大家一段时间的多方联系,终于面见了‘陶磊’但协商失败,殴打官员是行同刺杀的,是有反叛嫌疑的,按国外讲,是一级谋杀,是死罪了。请教律师也是同样说法,看来周强是没有希望了。

此时周强也冷静下来了,再听到来探视的律师所讲,也明白自己是活不了了。就委托律师带话给战友们,要他们帮忙照顾年老的双亲和病床上的妻子及年幼的孩子。

自己也做好了被枪毙的心理准备,死没有什么可怕的,只是对不起年老多病的父母,对不起还能不能再站起来的妻子,对不起年幼不懂事的孩子。也对不起自己,自己没有为了国家民族去死在战场上,而是死在贪官恶霸的手中。但也不后悔,要是事情还能从新来过,自己不会去找他们掏说法,而是救治完妻子后暗中做了他们。

当孙遇告诉周强,已经把事情汇报了老长官,老长官也回复说明已经告诉好友带人和资金来的路上了。周强才有点生的希望,不在胡思乱想,安下心等老长官请来的救援结果。



听完孙遇有关周强和最近情况,我也陷入了深思,要如何救援呢?按我们的法律,周强是无论如何是跑不了一死了。但就这样看着一个为了国家吃苦训练,抛家弃子只为国家安定,任劳任怨从不后悔的特种兵去毫无价值的去死吗?那国家投入大量资金和力量培养出来的兵无奈的去死吗,其不是会伤害了人心?要想办法,想出即要周强活着还要把贪官恶霸除了。

想好后就问孙遇:“具你们所介绍的情况来讲,还没到毫无办法的地步,那两个恶人伤好多久了?最近都在何地出入?都和何人走动?起诉的检查官和法庭的主理周强案件的人与他们是否有来往?有什么交易吗?”说完用询问的眼光看者大家。

孙遇道:“他们都有来往,一般是去‘刘爽’的酒店吃喝后去后面房间睡觉,具内部人讲是去泡桑那按摩后开房间睡觉,当然是由刘爽提供女孩子睡觉的。”说完看看我,意思是明白我要他们怎么做了。

我又问:“你们几个人,他们见过没?有什么办法进去录音录象和拍照吗?我要他们一起吃饭,一起洗桑那的过程录音和录象及照片,当然要是还有其他的违法交易的证据更好,你们谁能够去找来我要的证据?”说完看那几个外地来的退伍特种兵。

其中有个很瘦的小个子说:“我们来的时间不长,对外联系都是孙遇或打电话的,应该不知道我们,当然我们几个最好是暗中出击,拍照和录音录象,这不老长官也把我们常用的装备委托您给带来了吗,我想老长官也是这个意思。”说完看看其他几个人也在点头,就又接着说:“他们是官,我们可以用照片等威胁下,但刘爽是民,这样的危险他不会怕的,我们还要把,跑了的几个人抓回来,问出刘爽是怎么打人过程,和其他犯罪情况做证据,他们跑了,刘爽一定狠他们,他们作证自保的可能性要比没跑的几个要主动的多,没跑的估计有刘爽做后台是不会问出什么来的,再出钱招募几个酒店里工作人员,把所用物品带进房间和提供他们经常所在房间号码,以及他们什么时候去的时间,搬倒他们就容易的多了。”

大家听了瘦子的话都点头认为正确,并提出又孙遇出面收买酒店服务员,刘爽倒台后服务员拿钱走人也没什么危险了,应该可行。

我想了想说:“我认为不是这样简单,找了服务员谈做这样危险的事,他们会有顾虑的,一旦没把刘爽他们扳倒,他们也别想活了,我看这样比较好。一,有孙遇去了解清楚,都是那几个服务员了解详细房间和他们来的时间,二,有你们几个带上面具和钱,去劫持服务员说明要他们怎么做,并给予一笔金钱,他们被劫持后为了自身安全也会说实话,加还给予金钱是会合作的,因为不合作他们一样有死的可能,他们即使想告诉刘爽实情,没证据和看到人面貌也是没办法找到你们的,你们看呢”我询问大家。

大家同意我的办法,等搜集到证据就交给朱明律师,由朱明整理好后上交省里相关单位或送交Z国纪检委和最高检查机关,同时给本地检查官一份副本要求有关人员回避,并要求撤诉放人,只要一撤诉放人出来了,其他事情也就好办多了。

少候几天大家各忙个的,我则去看了周强的爱人,询问了医生病人状态,还都在可控之中,暂时放心去了次海城老家。

说起海城,不的不说海城的特产‘南果梨’此果成熟期有三个颜色,一为绿色,此时不能吃很涩的,二为黄色期,此时刚可以吃但不是最好的时候,三为红色期,有点类似柑橘的外皮补满很多小坑和麻子黄中有红,闻起来很香,其香味没吃过的是无法理解的,还有一其他水果没有的特点。就是你放的越久其果越香,我从经把南果梨放在衣服箱子里一个月时间,等到时间打开箱子,满房间香气,连我家隔壁的人都来问是什么水果如此之香。就是有一点不好的问题,就是此果软化如拟才好吃,影响其销售效果很大,试想谁买水果也不会买和腐烂一样的吧。关于南果梨就写到这里吧,我写的流口水了,因为现在这时节正是下梨的时候(下梨,是制从树上摘下梨销售的意思,)现在是9月初(本人写此章节的时间不是故事里的时间)下梨最忙的时候,我有快20年没吃到南果梨了。有关拿果梨,我会另起文章介绍,在此不聊了。


十二月初和秘书朱广水司机老王四人到了海城,走在什司县去上沟的路上,不时能看到沿途挂满积雪的果树,一片雪白,车走走停停路况不是很好,我记得18年前就是这样的路,怎么没人修呢,司机老王很是不满(心疼车)埋怨路不好,没什么事一后别来了,听你说此地水果很贵,人家应该很有钱怎么不把路修好点。我就解释:“不是不修路,是不好修,此地八十公里没有石头山,修路用的原料都是从很远的地方送来的,成本高的离谱,土地和关里还有不同,关里的土地是硬实的,此地突然却是松散的,要想把路基压实,能下陷一米多,现在是冬季,你要是春季来的话,估计就只能依靠双腿走路了,你没看见一路上家家养马,没养拖拉机的,因为到春耕季节土地泥泞到连拖拉机都开不出去。”一路聊着,到了上沟快近舅舅家的时候我们下了车(坐车里还没走路快郁闷的很)我就指目力所及的山头介绍:“看到了没,前面四外前后,你们能看到山和树,不管是果树还是森林松树以前都是我老爷家的财产。”说完又指指西南方向:“那个山过去就是我爷爷家,也就是我的老家,祖先是明朝末期从西安逃亡过来的,我本家本来是姓梁,是西北五省的封疆官员,掌管五省军民大权,宋以前是云南的国王家族,明末因李自成攻打西北,我们家祖先战败,当时的家主自杀殉国,两个小王爷一个逃到了辽宁一个不知所踪,逃到东北的娶了当地一王姓家族的女儿,后代才姓王,明朝战败将领要杀头的,而丢失疆土是满门抄斩,东北满族又杀明朝军官,祖先只有隐姓埋名躲避追杀了,姓王一是在东北的人家姓王二是纪念老家族是王爷,明朝外姓王爷不多,我家正好是一个”(我家有家谱有所记录,但宋明期间的家谱在文革时期焚烧了,可恨那可都是文物啊,现在保留的是清朝时期到近代的)老王听了就问:“你家人是不是男的都很少”我奇怪的看老王:“你怎么知道我家男人少的?我上追五代,好象都是单传,被是一个男的,就是生了多几个男的也没活到成年的,估计是祖先带兵杀的人太多了吧,有所报应”

老王接话说:“是不是报应不我知道,但你们家太尊贵,仆人准不少,辈分一定高,辈分高的人家,人都很少, 要报应也有可能”

朱广水听了不满意了:“什么报应啊,报应的话你也信,我看是你家祖辈是军人,古时打仗全靠的是人去大杀,人剩的少没什么奇怪的”几个人吵吵闹闹的走进舅舅家大门,进门左是柴房右是猪圈,房门前一条铁链子拴一很大的狼狗,站那里看着我也不叫。

这时开门出来一老太太双鬓白发红润脸膛个子不高,正是舅母,舅母看看我问:“是谁啊?关里家里人吧,我怎么没听狗咬呢,一准是自己家人来了,”我赶紧几步到了舅母面前,:“我是您外甥啊,您关里就一个外甥,想去我来了吧”舅母听说就哭了:“是士杰啊,你们有十几年没联系了,你舅舅老是念叨你们,说离远,有什么事也照顾不上,你们父母都没有了,我们做姥姥家的也帮不上,也不知道都过的好不”正说着,来了一个三十几岁的壮年,到附近就喊:“是老哥不?我是你表弟啊”说完就拉手上下看我:“快进屋,我爹老想你们了,人老了,就老想你们,怕是看不见你们了”舅母也招呼大家进屋上炕暖暖。东北冷啊,十二月了真是滴水成冰了。

进屋忙问候舅舅,舅舅老了满头白发,脸色蜡黄,不过身板还是那么笔直(我姥姥家人和我家人一样没驼背的,走路站坐等姿势,都和受过训练的军人一样)问候完舅舅,我们就围舅舅身边唠嗑,介绍各自的近几年来做的事,正说的热闹后院的老舅一家人也来了,老老少少几十口人(可比我家人多多了)是那么亲切温暖,有亲情人心理都是暖的。这个说来了别走了,那个说多住几天,山里人的亲情城里人是无法理解的。那份至诚。可不是一桌子麻将,一瓶五粮液能比的上的。

大家围了三桌子吃酒,喝的朱广水脸都黑了,我身体不好大家都知道,所以没有人来灌我酒,老王和朱广水在关里都是喝低度酒精对水调和的酒,那里喝过东北山里人自己烧的烧刀子啊,刚开始还都很不服气勇敢的举起大碗就灌,意思是不能教你们山里人看扁了,我们关里的也是很恩能够喝酒的,结果一碗下去,北就有点找不到去那里了,一大碗啊,那可有六两烧刀子,我的父母是东北人,都会喝酒,我很小也喝酒都不敢举碗喝干净,他两一碗下去就迷瞪了,还嘴上不复:“再,再来一碗,干了”,舅舅家人一看,厉害啊敢这样喝,我们也不能不陪客人喝好啊,就你一碗我一碗的敬酒,只把两个人喝的睡了两天没起来炕。舅舅家的孩子门可没事,人多啊,一人一碗,谁也没多喝,就朱王两人喝倒了。舅母就埋怨,来的是客人,你们怎么灌人家啊,关里人娇气,要是喝坏了怎么好。

在舅舅家住了四天朱王二人才精神了,还喊再来,我晕还想喝啊。我舅舅就说:“知道你们关里没好酒,都是酒精对的,等林走给你们一人带五十斤回去喝,在我家每次一人只能喝一碗多了不给喝,这里离医院太远,喝坏了就出事了”听老人听会长寿,两个人也不傻自然很听话的不在喊拼酒,睡了两天玩了两天,可把他们两玩高兴了,山都不高,还都是土山没石头,按照雪地上留有的动物脚印,下套子套兔子,狐狸小鹿,两天下来收获还不少(别人抓住的算他们两头上了)每天回来就是烧烤或吃火锅。直到第四天来电话喊我门回去,才算是依依不舍的开车回A山。

到达A山拿到我要的证据,就与朱律师商量怎么做,又谁去省城送材料什么时候去,最好是给这里的检查机关资料同时或少候半天在上送,要不然人还没放出来就把材料送上去了,人也别人出来了,最后决定由瘦子去省城送材料,但要等这里电话,这里交上去材料后会给瘦子打电话通知他马上把材料交给省城检查机关和纪委,估计省里接到后要少候几天才会做出调查决定,那时周强也出来了,就走人了,最近首要是要把病历和医生的鉴定拿到手,以免上面来人调查时,有人做手脚。送走瘦子后。我们几个人就研究交出材料后,要是不搭理我们怎么做,后竟大家统一决定,上交材料后三天内没有放人或反应再做出应对就晚了。所以是交材料同时,有小将和小吴蒙面进入作乐房间抓拍照片,给他们一个印象,能近来拍照片也就能做别的事,以次三管其下达到放人效果。

三天内必须把病人和病历及首珍医师证明拿到并专走病人,孙遇也找手出售酒店,所有人员做好随时离开准备,以放以外放生。做出计划后给晓军发了电子邮件,询问再好点的和战术指导,我不是军人其他几个虽然都很优秀但总归不是指挥员,有些事还是有可能考虑不到的,晓军指出,一,有了具体的行动计划是好好事,但要安排好撤退路线,二,多准备几种交通工具,三,病人的安置要在行动前,尽量的靠前,四,撤退后的人员疏散及集合地点,五,出现意外的处理方案,六是最后最重要的一条,不准在威胁到自身安全前动用武力伤人。

看完张晓军的指导意见后,都冒了汗其他都好办,就最后一条很难把握,万一大兵压境,是突围还是投降?突围就意味着伤人,投降?投降就是自己找死了。最后决定等人员疏散后再去进屋当面拍照,其他人员离开现住地,租用民房等候结果,人出来后不到居住地而是直接去周强老家,然后大家在路上集合回京。做好实施方案,租房子,送走周强妻子等人,五日后进入酒店当面抓奸拍照,拍照后第三天不管人是否放出来,大家必须撤走。

在民房居住第五天,来了全部就位消息,当晚做好撤退准备。等他们进入酒店就去抓拍。第八日,来了消息,当天傍晚目标全部来酒店,似乎是要开会商量事,来的不止目标几人,还有分管其他部门的几个官员。咬咬牙,我决定一起拍了,都交出去,这些人多点还为人民多做贡献了,当晚十点,派出除我们几个外来的留守等消息,其他人全部出动,无比一下搞定。

不提他们是如何秘密进入淫窝抓拍的,单说我们惶恐不安的等消息。我们几个不到半小时,就抽了六包香烟,真的是一根接一根的吸烟,估计要是有人来窗子附近看看,能报119了,全是烟都看不到人了。十二点了,还没消息,不是出事了吧?要现在走吗?还是在等等?正闹心呢,消息到了,是提前约定的暗号,达达,达,达,达达,意思是进去了,正在拍,等了半天(其实就几分钟)才有新消息来了。达,达,达,达达,任务顺利完成,有了完成的消息大家才送半口气。怎么是半口气?第一人还没回来呢,不知道具体怎么样,第二会不会他们离开后,那些目标报警来搜捕呢。后夜两点他们才陆续回来,都去兜了一圈才回来,为的是避免给跟踪了。小回来的是小吴,小吴身手灵活也没敲门,直接从后面溜门近来了,也不说话就在我们房间外站着,我们也不知道,就朱广水有点不正常,老觉得附近有危险气息,但他也没说,只是往门口边蹭,意思是要出去看看,但也没直接出去而是擦木门逢闪电般一手叉出去,直本小吴所在位置,小吴朱广水偷偷靠近门的时候发现有煞气,知道被发现了轻轻后退一步刚好躲开朱广水的攻击,躲开后轻声说:“是我,我是小吴”朱广水听出是小吴后才放下准备攻击的手。一起进房间,朱广水就问他:“你回来了不走门,怎么从后面进来了,近来就近来吧,你怎么站门后不说话也不近房间?是知道我们发现不了你吧”我纲要接过来问小吴事情怎么样了,就听小吴抢话说:“是啊,我是想看看你能发现我不,和你开个玩笑”说完有点尴尬的笑笑。我觉得小吴不是为了开玩笑,这样玩笑一点不可笑,他是不相信我们,走后门翻墙进院,在房间后门偷听我们在说什么,以确定是不是安全,我们都不是老熟人,提防彼此也不算什么错。(历史上过河拆桥的人多了,为了自身利益把亲弟兄害了的也不少)我就安慰小吴:“没什么事的,我们是第一次共事,以前没共同作战过,你有此小心也是为了你的战友门都安全,老实说,如果我们有坏心,你自己近来就是回不去了,你能有如此为战友做出牺牲,我很欣赏你,来你通知他们都近来吧”小吴略微有点不自然点点头,手扶衣服领子说到:“老鼠回洞,老猫进去了”说了两便,就嘿嘿的和我们几个人笑,(把我们比喻老鼠,他们是猫)就这时房门一开其他人都近来了,孙遇就说小吴:“嘿嘿什么,不就是个暗号吗”原来他们在外面是集合了,人到齐全前,小吴认为自己轻身功夫好就先近来打探一下,没想到近来就被朱广水发现了。听小吴说完,孙遇开始介绍在里面的情况,

晚上十二点目标才吃喝完,吃喝中提起了城南郊开发地皮分赃的扯皮的事,最后刘爽答应钱到手就给大家百分之六十分成,才算完事。又提出由那家公司来承包开发招商(招商应该有开发项目官员负责的)由那家公司来建设等等油水大问题,都是谁出多少提留,给多少佣金给多少信息费,才考虑给谁,最终无果。喝的醉熏熏去洗了桑那鸳鸯浴后回各自房间进行鸳鸯戏水的惯例,整个过程都被孙遇等人做了秘密拍照录音,等进房间开始做运动了。

孙遇几人分别进入主要目标人房间,进行当面实地拍摄高等级A片,这些业余演员表演的还很投入,进来人也不知道,继续勇猛之前,猛打猛冲,直到拍摄的差不多了,拍拍他们,要的是正脸镜头,才猛然发现房间里有陌生人,有的强烈训斥,叫孙遇等人滚出去,有的吓的发抖跪地求饶,问有什么要求尽管说。一定满足。

刘爽和陶磊一见有人在面前拍摄,就明白是谁来的人了,怕的全身都学了愈加功夫了(比现在的小资MM练的好)瘫软如泥,嘴中求饶:“求你了,放过我吧,要多少钱你说,要什么你说,要我办什么事,你说了,我一定办,说话一定算数”孙遇执行的是刘爽房间,他没说话,只是拍摄完了就出来去别的房间了,出门后就听和刘爽一起爽的漂亮美丽女孩子说:“ 快报警啊,你不是和警察是朋友吗,叫警察啊来抓他们”刘爽一巴掌把女孩子打一边去骂到:“妈了的把子的,你懂个屁,还报警呢,你知道他们来了几个人,你这里话还说完呢,我们脑袋就搬家了,报个屁,你想死滚一边死去,别带上我”刚说完。门口有人说话了:“还算你聪明,要报警,我随时奉陪,弄你们这样的老子还用不着费什么劲”说完没了反应,刘爽吓的这个汗啊,新说还好自己没说要报警,要是说了,别说打话打过去说什么,恐怕刚一提起电话小命就难保了。想到这里转身就又给那个漂亮美丽的女孩子一顿耳光,妈了个把子的差点害死老子,明天非把你送国外去吃洋荤。

对付陶磊的是小将,拍摄完后面侧面就该前面了,拍陶磊转身拍脸,陶磊一感到有人拍他,还以为是服务员来三和一,就喊等等老子没完呢,你个骚货等我一会收拾你。说完继续运动。小将可不干了。拍完他还有隔壁呢。就一把抓住陶磊头发,转过来脸拍摄。陶磊一见抓头发就知道不好了,转过脸一看是个蒙面人,利马没运动力了,趴地上就练愈加:“你要干什么?你要什么?要多少钱?你说吧,我全听你的,立刻就办,我在这里还存放着两百万现款全给你,你放了我吧”小将就道:“真的吗,好钱你拿来,还有我想做什么,你应该知道吧,听着,明天我要在商场门口看见,否则,你应该知道会怎样说完也拍摄完了。转身出了房间去了隔壁,临走告诉陶磊:“你老老实实在这里呆着一会我就回来找你,要是你想什么鬼主意你知道后果,我可不是很好说话的主”

全部人员拍摄完毕也没人真的敢报警(怕死啊,死了多少钱和MM都没用了)

介绍完过程。孙遇和几个战友拿过三个大包裹,里面装的满满登登全是钱,外币也不少加一起能有五六百万的样子,还真亏了他们身体好,这要是普通人一包也拿不动,还别说背起来跑路了。

我和孙遇等人把各种物品带上就开车出了市区,在西区换了辆银灰色捷达,开到北区预先安排好的房子里等天亮,我们几个是睡不了觉了,激动紧张那还睡的着,孙遇等人到是到下就睡了。

早十点几个人不用叫,就都起来了,收拾利落去门外叫了两辆出租车去了商场,此时我的律师朱明已经在纪委等接见了,我和老王开捷达去了检查院,把证据材料包一包裹丢进了检察院接待室门口警卫值班室里,开车回了南区,就等十二点就开车上高速奔大连,然后在中途下路转回去沈阳的路,我们约好在去沈阳的路上集合,再到沈阳前出高速路,掉头回关里,要是有人尾追这段路也把人甩了,他们只能是去东北北去追了,怎么会想到我们又返回原路经高速路直接去关里呢,这就叫那里是危险区,那里就是最安全的。我们在十二点接到孙遇的信息,人到商场门口了,不过附近有人监视,叫我们马上开车上路,这时朱律师也老电话了说已经办理了有关人员的回避程序,人也放了出来,他和人在一起呢,就是有人尾追也不能抓捕周强了,因为周强现在不是犯罪嫌疑人了。没有检察院开具拒捕令,强行扣人是违法的,又说叫了一出租车在去沈阳的高速路方向开呢一会再联系,说完挂了电话。孙遇报告人以上路,有两部车在尾随,等上高速路后,他将开车追上尾随车制造点小摩擦,然后和周强回合,出租车就可以自己回去了。

我们往前行驶了大概二十分钟,孙遇来消息,尾巴掉了,可以掉头了。我们就开车下高速转近回头路口,苯沈阳方向行驶大概走了一小时距离沈阳不远了,再次掉头,上了回关里的高速,行驶了有十分钟就听前面孙遇在催促:“你在那里了,怎么还没看见你们”我想说,你当都是你们啊,开车和飞机是的,我这是老捷达,又不是我原来的宝马,还是在你后面掉的头,怎么追的上你们:“我们在距离锦州XX公里标志,不远刚刚过的,你们呢”“我们在你前面二十公里吧,你们开的快点,我们的车都在前面等着急了,高速进口有录象,我们不能开着现在的车出去,要换车”孙遇说完把电话给了周强。电话里传来周强的声音:“王总,我是周强,谢谢你来救我,还安排好了我爱人的治疗,以后你有什么需要兄弟做的尽管说。兄弟就是用命也会去完成”我抢他话头:“周强兄弟,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我救你也不是我自己救的成的,是大家一起合作救的你,你不用谢我,还有我们救你出来,可不是叫你拿生命做交换的,在任何时候生命都是你自己的,你是自由人,而且我们也不希望你有思想包袱,我们是朋友,为了朋友为了战友,怎么做都是应该的,我们最大的愿望是你生活的好,为了你自己和你的家人也要好好活着,不信你可以问你身边的战友,他们救你可是为了什么吗?”这时电话里隐隐越越听到旁边有人说话,大概意思就是,我们为了救你把家和生意都不要了,可不是为了你来报答我们,你多长时间的报答也不够弟兄们的付出的,我们和王总救你就一个目的,希望你好好活着。

车开到换车位置,换上我们提前准备好的车(孙遇一路丢了两辆车了这是最后开到关里的车)我换回宝马车,老王想几天没见新媳妇是的,在车上这个摸啊,车不会说话,要是会说话估计能告他性骚扰和非礼好车的罪。

一路很顺利的进了锦州地区,再往前不远就回到关里了,大家这才完全放松下来,不久就能到山海关进关就基本到家了,我们终于安全了,至于被我们所举保的官员结果如何,我们已经不赶兴趣了,我们有了新的开始,那就是为了治疗好周强妻子的伤而努力,

为了我们美好的将来而奋斗,永远勇敢的面对一切困难险阻,挺直腰干,勇往直前。

即使失败我们也不会后悔,只因为我们曾经努力拼搏过,我们的后代,不会再有我们所经历的坎坷,为了后代们的明天我们也要努力终生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