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土局长抗法闹剧为何愈演愈烈?

俊晓然 收藏 0 71
导读:    7月23日,执行法官结束了对增城市增江街西山村南山开发区一块42280平方米土地的使用权及地上建筑物的强制执行,北海海事法院副院长张乾成告诉记者,在执行过程中,增城市国土房管局因拒不协助执行土地过户手续,被处以罚款30万元,局长潘共恩个人也被处罚款1万元。(7月24日《南方都市报》)   这个宁愿赔上仕途甘受法院处罚的现任国土局长的行为凸显出该幅土地交易的背后藏污纳垢不堪闻问。事件让这个不久前以宣扬“刁民论”闻名全国的县级市再度引起外界的关注,而且給正在审理的增城市土地腐败系列案增加了新的



7月23日,执行法官结束了对增城市增江街西山村南山开发区一块42280平方米土地的使用权及地上建筑物的强制执行,北海海事法院副院长张乾成告诉记者,在执行过程中,增城市国土房管局因拒不协助执行土地过户手续,被处以罚款30万元,局长潘共恩个人也被处罚款1万元。(7月24日《南方都市报》)

这个宁愿赔上仕途甘受法院处罚的现任国土局长的行为凸显出该幅土地交易的背后藏污纳垢不堪闻问。事件让这个不久前以宣扬“刁民论”闻名全国的县级市再度引起外界的关注,而且給正在审理的增城市土地腐败系列案增加了新的注脚。人们不禁要问,是什么促使增城市的国土局长们前赴后继,让抗法闹剧至今仍在当地愈演愈烈?

6月23日《广州日报》报道,2003年6月至2006年6月间,时任增城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局长的张俊雄,以虚假报批手续非法征用、占用1931.086亩土地,尔后用8000多万地方财政资金助发展商回购上述土地,致使国家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然张俊雄为此仅被判滥用职权罪,刑责之轻竟让相关部门“不便”对外公布。知名媒体人王清撰文呼吁“助推国土局长犯罪的幕后元凶不可放过”。(6月24日《新华报业网》)文中写到:这是一个令人疑窦丛生的新闻。最逼近事实本来面目的就是,这位局长本身只是个执行者或者具体经办人而已。仅仅追究一个国土局长的责任和罪行,不可避免留下打苍蝇不敢拍老虎的嫌疑。即使这位国土局长把一切黑锅都“心甘情愿”背在身上,人们也由理由置疑当地纪检检察部门并没有顺藤摸瓜、一追到底。倘若没有幕后的操纵者,国土局长这个小卒很难拱动一盘棋子。事态的发展更证实了人们的普遍质疑:该市竟作出决议发给张俊雄补偿费50万元。

8月7日《南方日报》报道,增城市原国土房管局副局长黎荣志被控参与增城2005年2000亩假征地案,为房地产商作假批地达675亩。增城法院认为黎荣志有自首情节,以受贿罪和非法批准占用土地罪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3年,缓期5年。检察机关认为量刑太轻,提起抗诉。8月13日《南方日报》报道,增城市国土局原用地科科长黄荣波受贿办理假用地证明,,违规出具建设规划许可书等文件,并假证明该地已缴交土地出让金。增城法院以受贿罪判处黄荣波有期徒刑3年、缓期5年执行。检察机关认为该判决定性不准、量刑过轻提起抗诉。

而相形之下,在假征地案与该市国土局长们作为同案犯的开发商梁培堃,法院认为其行为已经构成诈骗罪、行贿罪和伪造变造国家机关公文罪,遂三罪并罚判处其无期徒刑。(8月16日《羊城晚报》)

征地是法定的政府行为,对假征地行为涉案的国土局长们的追究却是这般轻轻放下,滥权者不管身负何罪亦可轻易摆平。这也难怪继任者视法若无,无畏抗法了。中共中央纪委、国土资源部近日联合公布《违反土地管理规定行为处分办法》重点指出,行政机关批准以“以租代征”等方式擅自占用农用地进行非农业建设的行为。有关责任人员将被给予记大过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降级或者撤职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处分。6月24日《广州日报》报道,增城市小楼镇境内福正路500余亩农民的鱼塘目前已被该市政府以实施公园化战略名义“以租代征”,国家明令禁止的未批先用、以租代征等违法用地行为在这里一路绿灯、高歌猛进。党纪国法在当地只是沦为摆设。

增城市土地管理的乱象最令民众感到不寒而栗及毛骨悚然处,是对国土局长们频频逆法而行勇于献身的想像。难道一位县级市国土局长能批拔8000多万元财政资金?难道数千亩土地近亿元资金还不算造成国家财产的重大损失? 难道“使国家、人民、集体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不能缓刑”的法律规定已失去效力?等等。在实施长达七年多的增城市土地腐败系列案中,贪腐官员与作假奸商狼狈为奸的情状,思之能不令人发指?显然,案件决不能只办到“滥用职权”,而应将“幕后推手”导演的土地管理作假真相彻底挖掘出来,以惩“国贼”,并向党和人民交代!如是,国土局长抗法闹剧方可休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