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历史学家称前秦王猛的遗嘱是后人伪造的

敢死队员 收藏 1 694
导读:历史学家称前秦王猛的遗嘱是后人伪造的,这是曲阜师范大学校刊上发表的一篇文章所表达的主题。我把这篇文章摘录一部分如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王猛遗嘱有两层意思:

一、东晋是正朔,所以不要“以晋为图”。

二、应当清除异族势力,才能保证国家安全。

清除鲜卑、羌等异族势力,是王猛一贯的、明确的、从未动摇过的政治主张,但却受到苻坚一贯的、明确的、从未动摇过的反对。从当时的情况来看,氐族人口数量不仅与汉族相比居于劣势,就是与鲜卑族、羌族相比,也不占优势,所以,是否能够得到其他各民族势力的支持和拥护,对于前秦政权至关重要,是则霸业可期,否则祸不旋踵。这把双刃剑,在苻坚眼里是统一全国的利器,在王猛眼里是危害国家的祸水。王猛直到垂危之际,仍然坚持认为自己的主张符合前秦的根本利益,以此作为临终遗嘱,从王猛的感情轨迹、思想脉搏和行为逻辑来讲,是合情、合理而又可信的。

在王猛遗嘱中,东晋“正朔相承”,是前秦不能进攻东晋的唯一理由。正朔,究竟是什么来历呢?

在中国古代,哪个月是一年第一个月,必须随着朝代的更替而定。商朝推翻夏朝后,将当年的12月改为新的一年的第一个月;周朝推翻商朝后,又把当年的11月改为新的一年的第一个月;秦始皇统一天下后,又把当年的10月改为新的一年的第一个月。新年的第一个月叫做正月,正就是改正,是年的开始,意思是皇帝居了正位,月份的次序就得跟着正过来。朔,是月的开始,每月的第一天。正如《史记•历书》中说:“王者易姓受命,必慎始初,改正朔,易服色,推本天元,顺承厥意。”正朔是王朝的历法,如果一个国家政权承认另一个国家政权的正朔,就要使用这个国家政权的历法,就要接受这个国家政权的统治并承认自己附属国的地位。

新王朝由旧王朝继承而来,新正朔由旧正朔改正而来,这就是所谓正统。正朔与正统相互依存,合二为一。但是,人的立场和观念的差异,造成正朔或正统定性标准的混乱,往往产生截然相反的观点。以三国为例,有人说,曹魏继承于东汉而成为正统,西晋继承于曹魏而成为正统,蜀汉、东吴是僭伪;有人则说,刘备是汉室后裔,蜀汉继承东汉成为正统,曹魏、东吴是僭伪。两种观点针锋相对互不相让,谁也说服不了谁。

不颠覆旧王朝,就不会诞生新王朝;不推翻旧正朔,就不会出现新正朔。历代王朝的更替无从谈起,所谓正朔又从何而来呢?王猛熟读经史,具有丰富的政治经验,不会不了解所谓“正朔相承”是历代统治者为了证明自己君权神授、天人合一、神圣不可侵犯的合法地位,人为编造出来愚弄天下苍生的把戏,根本经不起推敲。所以说,王猛根本不会承认东晋的正朔地位,同时,苻坚也绝不会容忍包括王猛在内的任何人承认东晋的正朔地位。退一万步说,即使王猛承认东晋的正朔地位,他也不会因此阻止苻坚消灭东晋。

东晋是正朔,是亲生儿,前秦是僭伪,是私生子,毫无保留完全彻底地承认东晋的正朔地位和前秦的僭伪身份,不仅要心甘情愿安之若素地继续充当割据一方的地方政府,而且不要企图采取任何行动改变这种低人一等的状况。王猛以大秦帝国政府首脑的身份,向位居大秦帝国元首的苻坚,郑而重之庄而严之肃而穆之地说出这种自我贬低自甘堕落的话,难道合乎他的感情轨迹、思想脉搏和行为逻辑吗?

不可否认,在中国古代,由于历史、文化、经济、地理等方面的因素,少数民族人民面对汉族人民、少数民族政权面对汉族中央政府,确实存在相当程度的自卑心理,这种心理在政治上的具体表现,就是经常自觉地承认汉族中央政府的最高权威,以及少数民族政权的地方性质和割据性质。

少数民族政权与汉族中央政府交战的初期,即使打一仗胜一仗,打完了仗首先提出议和的却总是他们,因为他们根本没有也不敢打算推翻乃至取代汉族中央政府的统治地位,能够取得和保持目前的地位和利益,就已经非常满足了。

但是,当看到汉族中央政府腐朽透顶气数已尽,入主中原的条件已经成熟的时候,自信就会取代自卑,灭此朝食就会取代小富即安,气魄之大,发力之猛,前后对比极为鲜明。

苻坚和王猛接手的前秦是个烂摊子,内有叛乱外有强敌,前有人祸后有天灾,在这创业艰难百战多的年代,他们如果自认比东晋低一头,抱定你不惹我我也不惹你,关起门来过自个儿小日子的念头,不仅完全可能,而且完全应该。

当前秦发展成为当时唯一的超级大国,整体国力尤其是军事实力已经占据绝对优势,形势发生根本逆转的时候,王猛的正朔观却原封未动没有任何变化,这不仅完全不可能,而且完全不应该。

我们且来看看王猛的社会实践,王猛会不会是一个大汉族主义者?会不会尊奉东晋正朔?会不会产生“无以晋为图” 的思想呢?

西晋灭亡以后,许多汉人不甘心忍异族的统治,纷纷南渡江淮投奔东晋汉族政权,身为汉人的王猛却“隐于华阴山。怀佐世之志,希龙颜之主,敛翼待时,候风云而后动”。王猛怀大志、图富贵、希龙主,对异族统治没有太大的反感,对东晋政权没有热切的向往。

扪虱而谈之后,桓温“赐猛车马,拜高官督护,请与俱南。猛还山咨师,师曰:‘卿与桓温岂并世哉!在此自可富贵,何为远乎!’猛乃止。”东晋给王猛配车辆发聘书,邀请他到江东共商国是,王猛一则嫌桓温碍事,二则嫌江东路远,决定留下来就地发展。

苻坚与王猛“一见便若平生。语及废兴大事,异符同契,若玄德之遇孔明也”。王猛找到了看准了跟紧了氐族出身的天王苻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成为一代名相。

王猛曾经率领前秦军进攻东晋,将万余户百姓劫迁到前秦,曾经建议苻坚派兵援助前燕,打退桓温的北伐军。

由此可见,王猛从来没有把东晋当成名正言顺的宗主,从来没有把胡汉之分当成不可逾越的鸿沟,始终全心全意地维护大秦帝国的利益,始终全力以赴地推动大秦帝国扩张领土,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早就开始“以晋为图”了。

既然王猛从来没有“无以晋为图”的思想,他就不会留下“无以晋为图”的遗嘱,除非他是东晋朝廷派来卧底的超级奸细兼异己分子,从来不暴露自个儿的真实思想,直到生命最后一息,才终于忍耐不住露出了狐狸尾巴。

王猛遗嘱最早的记载出现在《十六国春秋》,这是第一部记载前秦历史的史书,作者崔鸿是鲜卑族政权北魏的大臣。崔鸿虽然把五胡十六国历史作为正史,但仍然以晋朝为正朔,因为害怕触犯北魏朝廷,他在有生之年,没敢把这本书公开外传。

以晋朝为正朔,不仅仅是对晋朝年号的认同,更是对晋朝统治合法性的认同,五胡十六国任何企图取代晋朝统治的行为,都是违背天意的,是注定不会得逞的。因此,我们对这部史书的公正性和客观性,不能不表示怀疑。

中国史家历来不缺乏正统观念,身为胡人国家政府官员的崔鸿也是如此。他以晋朝为正朔,也就是以五胡十六国为僭伪,这种行为说重点儿是背叛国家,说轻点儿是玷污朝廷,杀头的罪都有。

崔鸿生前没敢把《十六国春秋》外传,说明他对这本书可能造成的后果非常清楚,但是,儒家老祖宗“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的教诲,已经渗到他的骨头缝里了,在他心目中,就算伟大到苻坚这个份儿上,也不能做华夏的君主,老天爷不会“忍令上国衣冠,沦于夷狄”,正朔永远是正朔,僭伪只能是僭伪。天意如此,任何人都不能逆天而行,否则必遭天谴。表达这个天意的最有利武器,自然是历史悠久的春秋笔法。

王猛是汉人,是前秦帝国的缔造者,是苻坚最为信赖的诸葛亮式的人物,由他阐述正朔不可侵犯的天意,说服力超强;苻坚一直对王猛言听计从,偏偏这回没有遵照王猛遗嘱去做,结果造成国破家亡的惨剧,震撼力超强;淝水之战失败和前秦苻坚败亡的事实,使天意更加无可争议,证明力超强。

其实,崔鸿需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只要把“愿徐以晋为图”,改成“愿勿以晋为图”,“徐”字改成“勿”字,意思从“希望不要急于消灭东晋”,一变而成“希望不要企图消灭东晋”。一字之差,可谓点石成金。

春秋笔法是历代史家的拿手好戏,所以后人只能无可奈何地发出“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叹息;

一种是抄写错误,粗心大意的结果。古代书籍大多都是手工抄写,错误在所难免,更何况“徐”与“勿”二字颇为相像,抄错的可能性更大。王猛遗嘱是某些大文人的伪造篡改或者是某些小文人的抄写错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