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惊心动魄300秒

惊心动魄300秒


---记199师596团二炮连八班

熬了一夜,钻入地下掩体。

两淅沥沥下着,渗透的雨水落在掩体里发出嘀嗒声响,潮湿阴冷的掩体让我们裹紧毛毡,即使这样也无济于事,关节酸痛的像针刺似的。

上午九时许,越军射出一颗重型炮弹落在53号阵地二号地下掩体附近。刹时接近3米深的地下掩体被震塌一半,掩体里一下子灌满了沙土泥浆,弯曲变形的波纹钢死死支撑着狭小的空间,我们的耳朵里“嗡.嗡”作响,脑袋里更是空白,什么豪言壮语都没有。刺鼻呛人的火药味闻得让我们喘不过气来,眼睛水往下直流,整个掩体里寂黑一片,仿佛死神就在我们身边。

53号阵地距离老山主峰左侧二十几米的小土丘上,斜坡下方有条通往南嘎,1072阵地的堑壕,正对面是“松毛岭”阵地,越军小青山时不时发射炮弹擦过“松毛岭”阵地直袭53号阵地。其实53号阵地都是用沙包垒彻成的工事,596团四连设有二挺机枪和二炮连八班一门八二无后座力炮,白天大都在地下掩体,晚上钻出掩体注视山垭沟的情况。山垭沟里一条鸡肠小道原现是边民上山砍柴,打猎,挖草药踩塌出来的。自从收复老山以后,这条小道便淹没在杂草丛生,荆棘交错之中,为防止越军特工渗透 。在这小土丘上筑工事,驻三个班防御,可见此阵地之重要。

在6月9日傍晚一名高机连军工经过该地段时,被一发冷弹炸飞。黎明时,战友们一块一块拾起血肉,太惨忍了……难怪战友们时常开玩笑说:“53号阵地是天堂入口处,稍有不胜迈上半步就能爬上天堂的阶梯”,情况也的确如此。

炸塌的二号地下掩体属二炮连八班,高1.5米左右,四个出气孔用打通竹结的毛竹制成。地下掩体里用着蜡烛照明,昏昏暗暗,潮气,霉腥味混合一体。整天蜗居在这五,六平方的空隙里,且爬进爬出,让人活受罪。谁叫我们是“八十年代最可爱的人”呢!再苦再累,我们都要坚持,都要有牺牲精神。

战友董洪礼双腿被炸塌的波纹钢压住,发出阵阵痛苦的呻吟,裤子已被鲜血浸透。我们躺在地上,使出吃奶的力气,双手托起倒塌的树干,小心翼翼地挪动战友的双腿。看他痛叫声,大概是有条腿骨折了。一名战友掏出止血带,急救包为其简单止血包扎,尽量减少流血,避免因流血过多危机生命。

赶来抢救的四连战友,冒着生死拥挤在只有巴掌大小的地方,使出浑身解术,扒开覆盖掩体顶部的沙包,树干。如果不用最短的时间里营救,万一地下掩体里缺氧(本来地下掩体空气就稀薄),深埋在掩体里四名战友就会窒息身亡,此时此刻生命是按秒计算的。

大约五分钟,营救的战友看见了挤压成线的掩体出口.我们也看见了一丝微弱的光亮,赶紧敲打发出响声.并从窄窄的间隙中伸出一只手……

惊心动魄的五分钟,我们战胜了死神,回到了战友身边。如果没有兄弟连队战友在最短时间里拼命营救,我们八班几乎要阵亡。

我们随时随地都可能为国捐躯,血洒南疆。这就是惨酷无情,杀机四伏的战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