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刀下留肺--请爱护海洋湿地!

清风掠翼 收藏 16 19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对于热爱大海、喜欢钓鱼的人来说,择一云淡风清的好日子,独立礁石之上,擎竿儿垂钓,极目远眺,看海天一色、听鸥鸟轻鸣,任由清风拂面,是一件何等惬意的事情。垂钓是一种心情,是一种生活方式、更是一种生活态度:随性、自然。

大连的西北部有一处垂钓的绝佳场所:礁石密布、水草丰美、与一处海湾相邻,是一处绝佳的鱼类觅食、栖息之所。

周日难得闲暇,整装出发,意欲尽享自然之美、舒缓紧张、劳碌的心。

来到久违的老地方,我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一年不见,往日喧嚣的码头、停靠在码头的船只、挖取蛤蜊的渔妇、全都不见了,更见不到海鸥的影子——海鸥是不会在没有水的地方生息的。

昔日的海湾被填平成为一块向大海无限延伸的土地。扬着浮尘的场地上已经平地而起栋栋高楼,巨大的条幅上打着霸道的广告语:如果大连没有海,你还会爱它吗!彰显着高档住宅的霸气——即便没有大海也不会影响房子的品质。

我就像一只长途跋涉回家的候鸟,面对破败的家园,喜悦的心情顷刻间灰飞烟灭。

谈到海滩、潮间带,我可以不休止地讲上三天三夜:这里是各色蛤蜊的藏身之所,拿一把小铲轻轻一敲,土层下的蛤蜊就会将吸水管缩回去,地面上就会露出一个圆圆的小洞,径直向下挖,就会采到它。蛤蜊是包饺子、熬汤的上品,当然炒菜也不错,或者直接下锅一煮,美味天成,不需要过多技巧烹饪;柔软的海肠子,堪称鲜中上上品,古时鲁菜大厨将海肠子晒干碾成碎末,炒菜时添加进去,在没有味精的年代里,其味鲜美得连皇帝都要多尝两口;秋天退潮后的海湾,如果看见三角排列的三个洞,其中一个洞口有新鲜的淤泥,只需将其中两个堵住,顺着另一个挖下去,就会摸到长长的蚆蛸(八爪鱼),割一把韭菜爆炒,鲜、咸、嫩;散布的碎石下面如果有一个黑黢黢的洞,戴上手套伸进洞里,螃蟹自是无处可遁的;软塌塌贴在海滩上的海草,轻轻掀开来就会发现有很多的小鱼、小虾或者黏附其上的鱼卵。可以说,这里海洋生物的托儿所,后花园。

大自然中的一切物种,是历经亿万年演化而来的,每一个物种都是生物链中重要的一个环节,而每一种自然环境也都是特定物种的繁衍、生息之地--陆地、海洋、湖泊、沼泽、冰川,大自然繁琐而不失有序地环环相扣地将各物种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而我们今天却用工业手段肆无忌惮地破坏着这一切----

规划“大师”们大手一挥,可以将鱼虾藏身栖息的礁石炸掉、推土机呼隆隆讲青山铲平再把大海填平、热电厂将海湾圈起来做循环水冷却、排渣场所、化工厂围出一块海滩来倾倒化工废渣、废液。我不知道,若干年后,我们怎么样来教子孙后代们将“潮间带”这个晦涩的名字与实物形象地结合起来提高形象认知度?

当我们肆无忌惮地践踏着大自然的躯体的时候,只会激起自然更大的愤怒,引来更大的报复。

曾经见到某浴场为美化环境买来比大米还贵的细沙子铺在海滩上,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又无可奈何--这里风大浪急,根本就留存不住这么细的沙子。果然一场大风大浪之后,巨资购买的沙子一夜间被大浪吞噬殆尽。

本地区沿海大多为半山---靠海的一面早就被千年的风浪消蚀坍塌了。大约十年左右,就会有一场猛烈的台风出现,面对无遮无拦的太平洋深水,平时看起来猫咪一样温顺的大海,在狂风的推助下转眼间就会转化成一头怪兽。没有真正见识过台风威力的人是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这头需仰视方可见的怪兽有多么可怕。而平荡荡无掩护的住宅区,又怎么能够抵挡得住巨浪的威力呢?而倘若有海啸发生,这里就是一个巨大的坟场。

当有一天,海水从这些高档住宅区漫延开来时,是否还会有人记得,这里曾经是海滩、是大海的家园、是一块可以缓释海洋威力的中间带?大海从这里走过,只是回家而已。

自以为是的疯狂的开发者们,在你疯狂地妄图改造大自然的时候,请你牢记一点,在大自然的面前,人,是一种很渺小的生物。

有的人说:湿地,是地球的肺。那么,刽子手,请放下手中残割地球之肺的屠刀!为了别人,也为了你自己!

[face=仿宋_GB2312][/face]

本文内容于 2008-9-4 13:26:19 被清风掠翼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