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了吴应熊 第二部 撤退途中 第七十四章 大同汾水

而山 收藏 2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1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19/[/size][/URL] 天渐黑,远山积雪,不知山色是被冻得发紫而黯,还是冬日太阳最后的一丝美丽? 大地一片沉寂,雪地里一个黑影在甬动,后面拖着长长地一条雪迹,有的地方还遗有血。他看着前方,坚定地前移,前面有一团黑影那应该是他的目标了。 “师爷!师爷!”黑影终于爬过来,摇着地上一具躯体。见无动静,他又伸手探向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19/



天渐黑,远山积雪,不知山色是被冻得发紫而黯,还是冬日太阳最后的一丝美丽?

大地一片沉寂,雪地里一个黑影在甬动,后面拖着长长地一条雪迹,有的地方还遗有血。他看着前方,坚定地前移,前面有一团黑影那应该是他的目标了。

“师爷!师爷!”黑影终于爬过来,摇着地上一具躯体。见无动静,他又伸手探向那人的口鼻处,尚有一丝气息不由惊喜,顾不得自身疼痛强撑起来拍打那人的胸部。好一会儿后,那人醒过来,断断续续道:“桂、桂侍、侍卫、长!”两人正是抱在一起跳下山的桂明与钱云房。

桂明欣慰一笑:“师爷!你什么也不要说,我背你下山!”

钱云房摇头,凄笑:“我、我不行了!”

桂明唬着脸:“别说瞎话,我们都还活着,这是天意!我背你下山,一定能救活你!”

钱云房使尽全力:“桂、桂明!别、别浪费你的精力了!”他的眼皮越来越沉。

见其真的快不行了,桂明急问:“师爷!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钱云房咀动嘴:“照、照顾好世子!辅辅佐好、好他!”

桂明郑重点头:“我会的!”接着问:“你的家人呢?”

钱云房摇头,显得异常孤寞,眼突睁亮,回光返照问:“那、那日我胡乱拿起一个铜、铜板摇晃,你为何就确认是我了呢?”他指的是两人在刑部大狱门外相遇的那次,桂明箍着他让他证明身份,生死攸关之下,他百般无奈地拿起钵里的一个铜板来表明身份,不想,桂明居然就确认了他,对此,他一直想不明白。

桂明愕然,都什么时候了师爷还有心思问这个,想是一心结吧!为其释疑:“师爷拿小东西时喜欢散着兰花手,就像一个娇柔的大家闺秀在绣花一样。”他轻轻而笑。

钱云房怔然,接着噙笑闭上了双眼,不知是死得安闲还是死得羞赧?

桂明挖了个洞埋了钱云房并立下标记,做完这一切他已累得精疲力竭。天已完全黑下,他休息片刻,便一会儿走一会儿爬甚至于滚,慢慢下山了。

天寒地冻,饥寒交迫,桂明终没能撑到山下,晕死在山中。

躲过蒙古骑兵之后,齐良与唐楠、王浪林直呆到天黑才敢走出小树林。出来时,三人浑身湿漉冷得发抖,齐良又特别怕冷,手脚都已冻僵,鼻涕直流。摸黑走了一个时辰,遇到一户人家,半讨好半威胁敲开了门,在这里他们借宿一了宿。

第二天,齐良让王浪林出去打探其它人的消息,可唐楠谨记桂明的吩咐,坚持要求立刻动身南下,他与王浪林齐跪在地上向齐良请求,齐良拗不过,只得依了他们。

三人向西南而去,一路边走边打听,可什么消息也没有,倒是听到南边战事吃紧,清军不断派兵增援。三人猜想那日遇到的蒙古轻骑兵可能就是南下增援的援兵之一,只是好不碰歹不碰恰巧让他们给遇上了。

五日后,三人进入山西绥远厅,但他们不敢进归化城(今内蒙呼和浩特),在城外山洞里呆到天黑,他们才趁黑翻山擦城而过。可几日之后到了长城脚下,他们再法躲避关卡了。

现在的齐良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人瘦了一圈,胡子又浓又黑又长,满脸都是,倒不担心有人会认出,他们担心的是会被抓去当兵或是作挑夫,现在清兵到处在抓丁。三人精心打扮一番,齐良胡须不剃,头发整理干净油亮,穿上由王浪林偷回来的好衣裳,俨然一个关东山货老板。三人装扮成一主二仆模样,然后大摇大摆地进关了。之后,三人一直这副模样进了大同府。

进了大同府,清兵的各类盘查又严了起来,刚进城不久,王浪林便低声向齐良道:“老爷!有人盯梢!”

齐良发紧:“是清兵吗?”经历的多了,他也学会许多江湖经验,心中虽慌表面却无一丝波动,连头都未晃动一下。

王浪林道:“不是!像是江湖人士!”

齐良马上想到沐王府、天地会、江湖追杀令!

果然,唐楠瞟了一眼道:“老爷!是天地会的人,我们马上去汾水,坐上船就没事了!”

齐良苦笑:“可能走不了了!”前面过来几个人,眼睛阴森森地望着这方。

王浪林道:“这里是闹市,他们不敢怎样!”

齐良却不这样认为,沐王府的人在北京城都敢动手,何况小小的大同府?

“前面那位老爷可否暂驻一脚借一步说话?”后面传来客气的声音。

三人装着没听见,转了个向继续往前走。

“三位请留步!”后面的声音大了些。

唐楠心急如火:“尽量往汾水边走!”三人仍装着没听见,步履如飞。

走出不到二十米,前面几人阴冷地截住了去路,后面的人跟上,对三人形成包围之势。

“可是叫在下?”齐良装傻,“不知各位是……?”

其中一位方面大耳,相貌堂堂,颇具富豪之气的人抱拳道:“这位爷!可否借一步说话?”

齐良摇头:“在下并不认识各位,你们有什么话就在这说吧!”

那人死眉瞪眼,冷面挥手,其它人摩拳擦拳围了上来。

“老爷!快走!”王浪林吼一声,扑向众人,唐楠则拖着齐良急跑。

后面王浪林很快被扑倒在地,被人好一阵拳打脚踢,有几人舍下王浪林跟着那方面大耳之人对齐良与唐楠穷追不舍。

齐良跑不快眼见被追上,唐楠停下阻挡,边打边叫:“老爷快逃,好自保重!”

齐良听得心都碎了,拼命前跑。唐楠拦得一拦得二拦不住三,两人越过唐楠仍对齐良紧追不放。

前面就是汾水,齐良头都不回毫不犹豫跳了下去。

追来的两人望着冰冷的水面一直不见有头露出,尖嘴猴腮一位不甘问:“就这样让他逃了?”

浓眉大眼一位道:“这大冷的天入水还不冻僵?我看就是不被淹死也会被冻死了!”

那方面大耳的人押着王浪林与唐楠过来了,叫过尖嘴猴腮的人问:“铁猴!你确认没有认错?”毕竟逼死了人,于心不忍。

铁猴迟疑道:“应该不会错吧!不然他们为何要逃?”

有人不以为然:“想什么?回去问问这两人不就知道了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