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行动 第一季 神剑出鞘 第十一回 危险之旅(1)

信周 收藏 8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0/[/size][/URL] 方周三人结束对导弹阵地的侦察后前往焦莫玉矿,他们在向导老杨的引导下先来到一个叫刀芒滚的克钦族山寨。 山寨依山傍水,风景很秀丽,一条河流从山寨中穿流而过。方周发现当地人基本上是沿河流而居,大多数的山寨都建在河边,从中也可以看出水对人生存的重要性。 老杨告诉方周,他们的越野车只能开到这里了,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0/


方周三人结束对导弹阵地的侦察后前往焦莫玉矿,他们在向导老杨的引导下先来到一个叫刀芒滚的克钦族山寨。

山寨依山傍水,风景很秀丽,一条河流从山寨中穿流而过。方周发现当地人基本上是沿河流而居,大多数的山寨都建在河边,从中也可以看出水对人生存的重要性。

老杨告诉方周,他们的越野车只能开到这里了,再往山里已经无路行,只能靠人力和马匹进山。从刀芒滚到焦莫玉矿还有三十多公路的崎岖山路。

因为天色已晚,方周决定在山寨住一夜第二天再进山。老杨带他们来到克钦头人的家里,准备在头人家里借住一晚上。

头人的家在寨子的最高处,是几栋连在一起的柚木吊角楼。楼内宽敞漂亮,地板全是擦的明亮的柚木板。

头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非常健谈。待人也很热情。方周与头人交谈中得知他到英国留过学,而且还是个议员。

第二天,方周他们把越野车存放在头人家里,又请头人帮助租借了两匹善走山路的矮马,把携带的电台和其它装备让马驮着,另外还有饮用水和一些食物。

李镇浩见老杨准备这么多东西,好奇地问他,“杨大哥,不就三十公里山路,还用带这么多食物和水干什么?”

老杨笑了笑没有回答,四个人上路后才知道老杨为什么要准备那么多东西,他们要越过的山太险峻了,走了一整天才赶了一半多的路程。看着对面的山只有几百米的距离,竟然要几个小时才能饶过去。

他们在山上过了一夜,第二天下午才到达焦莫玉矿。

玉矿在一个山峰的下面,有几个十多米高的木井架矗立在那里,上面挂有缆绳,从矿井下向上提矿石。不远处有些木棚,看样子是矿工住的地方。

马媛已经提前安排两个人在等着他们,见面后带方周去看需要运输的那块翡翠原石。

翡翠原石被存放在一个洞穴里,洞口有两名挎着AK47冲锋枪的人把守着,山洞是玉矿专门用来存放开采出来的宝石,有一个用粗木做成的栅栏门,领他们来的人打开上面的锁,除去铁链,用力搬开木栅栏门。

进入山洞十多米,有一个用红色丝绸覆盖着的半人多高的东西,陪他们来的玉矿负责人取下丝绸,露出了一块有几百公斤重的石块,从外表看与其它石块没有多少区别,挂满了岩浆一样的物质,但是在石头的顶部被开了一个天窗,露出了晶莹剔透,色泽翠绿的翡翠。

即便是象方周这样的外行,看一眼也被美玉吸引。开采出来的玉矿石如果看不见内部的情况叫蒙石,买卖蒙石的行为在这个行业叫“赌石”。把蒙石打开一点,以便鉴定玉石的程色叫开天窗,象这种开了天窗的玉石价格就非常高了。

矿主对方周他们说:“这么大而且质量如此高的翡翠原石是极为少见的,因为雨季快要来临了,雨季到来后矿山就要关闭了,所以必须赶在雨季到来前把它运出山去。两千万的价格实在是太低了,运到曼德勒至少要翻几倍。”

方周一直没有说话,他在想怎么样才能把这么个大家伙弄出山去,进出的山路他已经体验过了,单人行走都很困难,更不用说携带几百公斤重的石头了。

“怪不得没有人敢接这活,这么大怎么弄出去?更不用说路上还有危险了。”李镇浩低声对童明说。

童明撇了撇嘴,用挪谀的口吻说:“你以为两百万那么好赚?”

方周看着矿主问:“你们平常的玉石都是如何运出去?”

“平常采出来的宝石都很小,大的也就是几十公斤重,珠宝商来矿上看中后,雇人用马驮出去,我们是只管开采不管运输的。这件宝贝就是因为运不出去所以才把价格压的这么低。”

“假使最终运不出去,你们会怎么样?”童明好奇地问。

矿主笑了笑说:“那就只好把它切开了,不过那样价值就低很多了。”

方周点了点头,他又问矿主,“在你们出山的这条通道上是不是不安全?”

“哈哈……怎么说呢,整个金三角的情况基本差不多,无论运输烟膏还是宝石都需要有人押运,即便是如此被抢的事情也时常发生。”

“明白了,我们出去吧。”方周对矿主说完转身向外面走去。

几个人走出山洞后,方周停下来等矿主出来,矿主在后面锁上木栅栏门,也走出山洞。

方周迎着矿主说:“请问能不能帮我们找个地方住一晚上?”

“没问题,有两间木屋就是专门给来矿山的客商们住的,就是太简陋了,只要你们不嫌弃就好。”矿主爽快地说。

矿主把他们四个人领到两栋用圆木搭建的木屋前,笑着对方周说:“你们先休息一下,我去叫人打些野味,山上没什么好招待你们的,打几只山鸡没有问题,如果运气好还能弄只野鹿什么的。”

“老板客气了,多谢了。”方周急忙向矿主道谢,他感觉这里的很多人都很诚实豪爽,也很好客。

矿老板离开后,四个人走进木屋里,正如他说的很简陋,木屋里只有用木头搭的一个大通铺,再就是用木头做的一个桌子和两个木凳。不过比睡在露天要强多了。

老杨和童明忙着把马上驮着东西搬进木屋内,随后老杨牵着两匹马到去树林边遛马。

童明把电台放到木桌上,见方周坐在木凳上,地图摊开放在腿上,边看边沉思,于是走到他身边轻声问:“是不是考虑怎么把那块东西弄出去?”

“我在想除了我们来的那条路还有没有其它出路?”

李镇浩坐在大通铺上说:“要想从我们进来的那条路上把那块石头运出去根本不可能,现在关键问题是那么重的石头怎么运?人抬不动,马没法驮,汽车开不进来。”

“我当初答应高坎的时候是想借这个机会弄到装备,同时到老城侦察一下,没想到这是个棘手的买卖。”

“实在不行我们就回去跟那个老家伙说办不了,反正老城的情况咱们也摸过了。”李镇浩不在乎地说。

方周摇摇头,“这样虽然简单,但是对咱们以后的行动不利。没有解决不了的困难,再开动脑筋好好考虑一下。”说到这里他对李镇浩说:“你去把老杨换回来,我跟他到矿山周围看看。”

李镇浩出去不一会儿,老杨回来了,笑呵呵地问方周,“方先生找我?”

“杨大哥,我们到外边走走。”说着话俩人来到木屋外,方周指着矿山后面的山峰对老杨说:“我们爬到那山顶上去看看怎么样?”

“好。”

“杨大哥,你说除了我们进来的那条山路,从其它地方能不能出去?”方周边走边同老杨聊天。

老杨摇摇头说:“没有,刀芒滚是距离这里最近的一个山寨了,其它山寨都在几十公里甚至上百外,而且都是高山峻岭根本过不去。”

“从地图看流经刀芒滚的那条河应该是萨尔温江的一条小支流,河的上游好象从附近流过?”

“方先生,我明白你的意思。刚才在放马的时候我也在考虑这件事情。”老杨憨厚地说。

方周侧脸望着老杨兴奋地说:“是吗?快说说你的想法。”

“那么重的石头要想从我们来的山路运出去根本不可能,这座山的后山下就是方先生刚才讲的那条河。我们可以弄个木头架子,把那块石头绑在上面,然后滑到山下的河边。再扎个木筏,把石头固定在木筏上,用缆绳在河岸上牵引木筏移动,虽然慢但是可以把石头运到刀芒滚去。”老杨慢慢讲出了自己的想法。

“太好了,我们现在就到后山看看能不能把石头滑下去。”方周高兴地说。

矿老板三个小时后来请他们去吃饭,发现只有童明和李镇浩在,他们一直等天黑了方周和老杨才回来。

见他们回来,童明他们送了一口气,急忙问:“你们到哪里去了?让我们担心坏了。”

方周高兴地说:“我跟杨大哥寻找出路去了。”

“看你们这么高兴一定是有办法了?”李镇浩赶紧问。

方周把老杨的想法简单地说了一下,最后问矿主,“老板看这样行不行?”

“我看没问题,以前怎么没有人想到这个办法?最多五天的时间我想就能把翡翠运到刀芒滚去。”矿老板肯定地说。

听矿主这么说方周更有信心了,他高兴地说:“明天我们就沿着后山下的河向外走,把去刀芒滚的路探明,如果可行就回去跟高坎商量下一步的行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