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大陆 天下之大 精神病院-3

玄幻大白鲨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5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52/[/size][/URL]   冬雷阵阵,夏飘雪,世人皆语有冤屈。   然世人既知世间有大不平,但却很少挺身而出。即使有,也不过是长河中的一朵浪花……   4年前,王若飞不过是市面上的一个混混,也就是跟在某位大哥背后捞点油水的角色。那时,他没有存钱的习惯,更不会想找了老婆之后该怎么样。不过现在不一样了,他想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52/


冬雷阵阵,夏飘雪,世人皆语有冤屈。

然世人既知世间有大不平,但却很少挺身而出。即使有,也不过是长河中的一朵浪花……


4年前,王若飞不过是市面上的一个混混,也就是跟在某位大哥背后捞点油水的角色。那时,他没有存钱的习惯,更不会想找了老婆之后该怎么样。不过现在不一样了,他想到了要存钱,自己找了老婆后该怎么做了……外面地天依旧是瓦蓝瓦蓝的,灰白地高墙也还是那么地冰冷,但王若飞今天的好梦注定是要给人搅了。

“老王,老王……”

王若飞睁眼扫了圈四下的兄弟们,猛得发现彭阎王正冲自己走了过来,不由的心中一惊:难道那事败了?

“喂,叫你呢。”

王若飞顺着彭阎王的手指方向瞧过去——原来是他……该死,这家伙要脱层皮了。

……

开饭了。

王若飞斜靠着墙,伸出二指。

机巧的人立刻将一根高档香烟放到二指中间,待王若飞夹住后打着火机,点上。

在另一头,刚被递送进来的饭盒正被两个二手逐一打开,里面的荤菜一律被扒掉1/2——进了特意为王若飞准备的瓷盆。

可以开饭了……王若飞将烟叼在嘴上,端起瓷盆,筷子一敲盆沿,所有的人又都把身子收了回来。“小六子,新来的饭先放那,问问他是什么点子。”说罢,王若飞低头扒了口饭菜,又猛地抬头说道:“如果是下三滥,兄弟们今天晚上可以加餐了。”又是筷子一敲盆沿,王若飞这次再也没有把头抬起来了。

……过了很久,王若飞终于吃完了最后一口菜,将瓷盆往边上一搁。两个勤快地兄弟立刻凑了过来,一个给他用刚打好的温毛巾擦着脸,一个则在为他做局部按摩。

“问了没有?”

“问了。这小子是个下三滥①,夹了人家学生的包。②”

夹学生的包?王若飞推开拿毛巾的手,睁眼瞅着放马桶的墙角——那小子正蹲原先放马桶的地方,一个马桶被他举得高高的。王若飞用中指轻轻地点击着铺板,时长时短地点击着。忽然他笑了,伸出二指……烟给点着了,王若飞起身将批在身上的外套抖掉,向前走了两步,又回了身,一抖烟灰:“看来是个雏。”

“是第一次。”

“第一次?!”王若飞有些惊讶了。他转身再次仔细地打量着那雏:瘦高的身子骨,四方国字脸,浓眉大眼,薄唇,大招风耳,葱白细长的手指……“叫什么?”

没有人回他的话。

“叫什么?”

依然没有回他的话。

王若飞向前走了两步,伸手止住自己地兄弟们:“吓到了。不妨,晚上再说。”

……

当晚,在王若飞的诱导下,新来得终于开口说话了。

张浩,本市人,原本是本市重点大学大学“在校生”。但这小子天生的背气,还不一般的背气:九岁母亲给某议员的情妇开车撞死了,结果只得了丧葬费两万。十三岁父亲因为挡了所在工厂经理的财路,给人推下了18米高的悬臂吊机,得了6万补偿金——单位没办法给他父亲出具保险证明。十六岁那年,爷爷奶奶相继去世,他只能在社会福利机构的帮助下一边讨生活,一边刻苦读书。再过了两年,他考进了本市的重点大学,享受到了公立大学的优厚奖学金。两年后,当他准备考研究生的时候,他的老师找到了他,告诉他有人准备出10万请他帮忙考研。起先他是不答应的,但后来架不住老师们与学校两个董事的劝解,他最终还是答应下来了。但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他收了替考尾数后的第三个星期,他便被学校取消了奖学金。又过了一个多月,本该是选了他去实习的单位却临时变卦拒绝了他,转而选了别人。被受打击地他并没有放弃,他还在努力,在与一次次残酷地现实抗争。结果,每次他都被现实打得头破血流,浑身是伤。而他替考的所得,也在不知不觉中被他的老师们吸得干干净净,他本人也只能靠外出打零工过活……但霉运并没有因此远离他。在他即将毕业的前夕,他在一次实验考试过程中因为人为的干扰错将高浓度硫酸当了低浓度盐酸倒进了烧杯,引发了一场爆炸——实验室价值20多万的实验器材与药品被毁。为此,他被取消了成绩,无法毕业了。更致命地是他必须偿还学校的高额赔偿,以及自己受伤期间地一切医疗费用,合计39万8千4百余元。没有了毕业证,他只能在学校再待一年;失去了工作能力,他却无法养活自己,更别说去偿还学校的一切损失……为了活下去,他不得不带着一身的伤痛去干他所能找到的一切活计,干别人不愿意干的脏活。但就这样,他还是经常因为与老板在工资结算问题上的分歧,被一次次地炒了鱿鱼……活不下去了,再也没有人愿意找他这样地人干活了,他每天都只能在饥寒中依靠三个馒头维系着自己地生命……

终于有一天,他遇到了她,他的生活因此改变了。在她的帮助下,他有了份固定工作,每月都能拿到2000多的薪金,甚至还能拿到优厚地提成。他不敢想象这样的生活,他开始问她,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每次她都刻意回避他的问题,只告诉他:这都是你自己地本事,别想太多。

于是,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他也和她最终走到了一起,在外面合租了一套房子,还因此特意邀请了几个朋友吃了顿饭。

又过了几个月,因为自己还没有还清欠学校的,他又没有拿到毕业证,他还得当一年的留级生,这让他第一次感到了无奈。不过不要紧,自己还有她,自己还有一份前途远大的工作,只要自己努力,自己终将走出厄运的黑雾,带着她在幸福的彼岸快乐的生活。坚定了这个信念,他更加努力的去工作,四处去为公司开拓市场,拓展业务。结果,当他以全公司第一业务员的身份回到本市的时候,当他还清了欠学校所有的债务的时候,他见到了她,躺在本市最昂贵病房内的她——她是余校董的孙女,她得的是先天性骨髓造血功能不全症。

“不是贫血吗?”

她摇了摇头,苍白地嘴唇欲启又无奈地闭上了。

为什么会这样!?

他疯狂地冲到了过道上,狠狠地擂击着坚硬冰冷的大理石墙壁。

血干了,结了痂。为了不让她为自己担心,他特意去买了双手套。他每天上班回来就坐到她身边,给他将故事,为她削水果,开解着她。她的家人没有反对他们在一起,他们都尽量回避着他,让他能尽量多与她待上哪怕一秒。虽然,他们也曾考虑过一些可能,但他们不敢那样去做。从前不敢,现在依然不敢……

“知道吗?”

“什么?”他抬起了头,注视着余欣:“别傻了,好好休息,等找到匹配的骨髓治好了病,我天天陪你说话。”

听了他的话,余欣苍白地脸庞上顿时泛起两陀娇艳地红晕,就如同小女人初尝人生一样。

“傻瓜……”

在他开口的时候,余欣艰难地将手抬起,想要抓住他的手,但又重重地落下:“我想告诉你件事。咳……”

“小心……”

“知道吗?当初要不是你,我也考不上研究生……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被他害得那么惨,还为此差点丢了命……”

张浩吃惊的望着余欣,不可置信地望着余欣,一股痛彻心底地痛正在慢慢地将他的心给一毫米一毫米地搅碎,堆砌在他的面前,让他无法回避残酷地现实。他全明白了,一切地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当初地替考行为,因为自己地才华吸引到了她的注意,引来了胡校董侄子地敌视以及随后地种种报复……而她与自己的认识,也是她在知道自己的真实病情之后,为了补偿自己给他带来地巨大苦难伤害,在刻意之下完成的。但她没有想过之后的事情,更没有想到最后怎么解决善后问题,结果她爱上了他。为了爱他,将他留在自己地身边,她违心地作了许多的事情,甚至是强迫自己地爷爷将他的毕业证多扣留一年……但这一年……她到了必须坦白地时候了,她不知自己还有多少时间,她希望得到他的原谅……


①下三滥:指那些坑蒙拐骗偷盗抢劫可怜人的地痞流氓,在道上是被人手耻笑,在监牢里要挨白眼,过三过堂的——即头三天要挨早晚两道打,之后就只能去刷马桶,吃剩饭的。

②夹包:即偷窃,后一般指那些因为吸毒或赌博失去了经济来源,而偷窃可怜人的下三滥扒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