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四天 倒数第四天,14:00之前。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四天,14:00之前。



刘庆在建工学院的校园里走着,虽然焦急,但是也是尽量的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和举动,她不想自己与这个宁静的校园有什么格格不入的表现。中午时分,学生们大部分已经用过午餐了,有的回宿舍休息了,有的则是在操场上打篮球。

刘庆的脚步不知道应该走向哪里,他觉得自己应该回到教工大楼,不能这样瞎走,这是没有用的。于是刘庆折返回去,当刘庆看到走来时的路的时候,他不禁疑惑,是自己一路走来没有注意,还是根本就是有什么问题,这个校园并不宁静,道路两侧和自己刚才来的时候不一样了。刘庆向反方向走着,这回他尽力的观察周围的变化。

这是十一月的北京,怎么会有这么多绿色的灌木呢,来的时候只顾着看周围的楼房和=过往的行人了。

每次刘庆疑惑或者有些紧张的时候,这几天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看一看手机,如果有信号就证明没问题,如果没有信号,那自己就要小心了。刘庆掏出手机的时候,心中默默的念叨了几句,睁眼一看,四个格的信号都在。

刘庆笑了笑,继续向前走着。

。。。。。。



舒梁听到苛刻可可最后的话之后,心情稍微有所缓解,看着宿舍的天花板,露出了微笑。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笑的出来,苛刻可可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以前接触过的恐怖经历中,无瞳怪人都是那样的不计后果的血腥和恐怖,苛刻可可也应该是无瞳怪人,就和西直门如家的那个无瞳怪人一样,难道他们是好人。舒梁不愿意去继续想了,想也想不明白,自己是不是应该可以走出去了?

舒梁再一次的回头环顾了一下这间宿舍,他忽然意识到,这里也许就应该是马志他们的宿舍,听政委讲过,那几个大学生荒唐的经历,此时这些原本活泼健康的大男孩,差不多都已经成为了枉死地狱的游魂了,他们比自己小不了几岁。想到这里,舒梁的内心中,一种极度强烈的犯罪感悠然而出,正如苛刻可可的问题中说的,奈何桥对岸把这些现货的生命都带到了奈何桥对岸,是输于一夜情和换妻游戏的可怜人变成了恶鬼夺走了这些大学生的生命。想着想着,舒梁也意识到了,自己不也是一夜情的参与者吗,至少恢复的记忆中,自己和香水女人有过那两晚荒唐的经历,甚至自己也坠入了虐待的情节之中。今天又知道了那个香水女人叫秦芳,而且也许自己还有没有恢复的记忆,也许自己和秦芳还有过什么更加难以回忆的经历。

秦芳现在是在枉死地狱里做了无瞳怪人,那么殷月是不是也在枉死地狱,但是她为什么不是无瞳怪人的模样?舒梁的脑子里很乱。

忽然,舒梁听到了楼下一片嘈杂声音,他走到窗户前向下看,一群学生模样的人,正在追跑打闹着向一个方向跑去,还互相扔着篮球。舒梁看到这一景象,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心里又踏实了不少。于是急忙转身,离开了这间宿舍。

走出去的时候,并没有回头再看一眼这里面。

。。。。。。


舒梁要回教工楼,不论知道不知道怎么走,他想好了,先往大学校门走,找一个公用电话,给刘庆打一个电话,刘庆的手机号码他早就记住了。

当舒梁走出宿舍楼的时候,只看到了刚才就矗立在不远处的那座小亭子,还有几排杨树,而刚才进来的时候,穿过的那座旧楼,却不见了踪影,难道刚才自己有一次的进入了某种特定的环境?而那座楼是根本就不存在的。

身边经过的学生使得舒梁觉得恨安全,人越多的时候,这种安全感越强烈,舒梁也觉得自己恨奇怪,时而喜欢人多的时候和阳光,时而却非常适应阴暗、漆黑和死寂的环境。不管怎么说,先尽快找到一部公用电话。

。。。。。。



刘庆已经快走回教工楼了,虽然越走越慢。

前面有一个小卖店,刘庆经过的时候,手机响了,陌生的号码。但是刘庆没有接听,因为她看到小卖店里舒梁站在柜台旁边打电话呢。

刘庆兴奋的头皮也炸了起来,这不是紧张和恐惧,而是看到舒梁之后的反应。他跑进了小卖店,一把就把舒梁拉住了,也不管他是不是在打电话。

“舒梁,你跑哪去啦!!”

舒梁被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刘庆,舒梁也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这种感觉这几天已经有过好几次了,可是每次和每次之间都有很多不同的感觉和体会。

“我找不到教工楼了!”

“你打电话找谁啊?”

“我不打了,我就是给你打的电话!”

“我们快走吧!”

舒梁挂上电话,和刘庆一起走出了小卖店,他迫不及待的告诉了刘庆,刚才在那座宿舍楼里和苛刻可可见面的经过。

“我们快回去吧,那也有杨华的事,我知道了杨华的QQ号,我这里也是一言难尽,咱们回去和政委说吧。”

舒梁听到后,心里忽然觉得有什么隐忧似的,刚才苛刻可可对自己说,“你现在回教工楼吧,我们可以在QQ上继续聊啊!”这时刘庆又说知道了杨华的QQ号,舒梁觉得这里面似乎有什么陷阱似的。

先不想了,回到教工楼再说吧。

进楼门的时候,舒梁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外衣内兜,那两个本还在,舒梁笑了笑,走进了教工楼。

。。。。。。



政委和张主任,还有杨兴荣一直在办公室里等待着,桌子上有几分盒饭,但是三个人都没有心思去考虑吃饭的问题。

听到走廊里响起了脚步声,政委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这是直觉。

果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刘庆和舒梁走了进来。

“舒梁,你去哪了啊!”政委的语气中明显带有埋怨的口吻。

“政委,一句两句说不清啊!”

这时候,张主任的手机响了,他接着电话走出了办公室。

政委看到张主任走出去了,这样有什么话也可以不用避讳了,刘庆和舒梁都算是自己人,杨兴荣也是当事人,知道的事没准儿比自己都多不少,就是张主任,政委不太想让更多的人掺和进来,这时候张主任离开了,正好。

张主任接完电话,探头进来,说道:

“政委,不好意思,院长找我有急事,我得离开一下啊!”

“没关系,没关系,您忙您的,我们这里可以处理。”

“那好,如果您这有什么事,您就给我打电话。”

“好的,没问题,您忙去吧。”

办公室的门被关上了。

“舒梁,这位是杨兴荣,是杨华的同学。”刘庆说道。

舒梁冲杨兴荣点了点头,杨兴荣木然的看了舒梁一下,略微的表示了一下,并没有别的什么动作。

刘庆并没有打算把舒梁介绍给杨兴荣。

政委坐回了位置,说道:“好了,现在我们说说吧,现在应该怎么做。”

“政委,让舒梁先说说吧,他刚才见到杨华了。”

这句话一说出来,杨兴荣顿时站起身来了,他惊恐的看着舒梁,似乎舒梁的脸上充满了未知的谜团。

政委也十分诧异的看着舒梁。

“是吗?舒梁?”

“是的!我看到了。”

“在哪里?”

“我从学校正门回来以后,我凭借记忆找这座教工楼,忽然发现这里的楼都差不多的样子,我问了好几个人,他们给我指的路,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座宿舍楼了,楼外有一个小亭子。我进了楼,就看到有一个黑影在楼梯上一闪,就消失了,我就继续跟着上去了,一直追到了四层,在一间宿舍里,我看到了杨华。”

大家听的时候都凝神闭气,似乎连呼吸声都能打断舒梁的叙述。

“那是我们的宿舍楼。”杨兴荣突然冒出一句。

“然后呢?”政委关切的问着。

舒梁把杨华和自己的对话大致的叙述了一遍,但是隐去了秦芳的这一部分,关于香水女人,只有舒梁自己知道,他没有打算告诉别人。

舒梁说完了,大家都沉默了一会儿。

杨兴荣问道:

“你是噬魂岛的岛主?”

舒梁没有说话,只是对杨兴荣点了点头,他甚至预想到杨兴荣会不会和马志一样,发作,甚至要对舒梁怒目而视,结果,舒梁想错了。

杨兴荣得到了舒梁的肯定的回答之后,长出了一口气,他一下子就靠在了沙发上,躺下了,发出了阵阵笑声。

“小伙子,你怎么了?”政委走过去问着。

杨兴荣没有理会政委的问题,只顾着自己笑着。

“噬魂岛的岛主!哈哈哈哈!你是岛主!呵呵呵呵!”

舒梁似乎是被这种笑声激怒了,他站起身来,问道:

“你笑什么?!”

“你是噬魂岛的岛主!呵呵哈哈哈哈!”

政委和刘庆也被这笑声弄糊涂了。

忽然,杨兴荣坐了起来,面对着三个人,说道:

“应该去死的是他!”

杨兴荣指着舒梁!

。。。。。。






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