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前线之毒魔僝身 第二十五章 逝去的天空 第四节

liushunyong379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size][/URL] 第二天早上约十点钟,关押刘抑志的牢房的铁门被打开,两个强壮的穿着土灰色军服的男子押着刘抑志走出了牢房。 刘抑志被押着径直来到机场边大榕树下一幢三层小楼前,他这才看清这幢小楼就是上次与郑豪来过的地方。那棵大榕树少说也有上千年的树龄,它根部的直径达四五米多,直冲云宵的树冠距地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


一个星期后,傈雷回到漂栗谷,他叫士兵把刘抑志带到了他的会客室,刘抑志刚坐下,方平也被五花大绑地带了进来。

见到方平,刘抑志心中一惊,但不露声色,淡淡地问道:“方平,你也逃到这儿了?”

“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你活着就好。”

刘抑志难过地说:“豪哥不在了。”

“我知道,我是得知豪哥不在了才到这儿来的。”

“你是怎么逃来的?想不到我们兄弟还能再见上一面。”

“老板离开花市后的当天晚上,我们集团留在花市的所有人都到边疆大酒店唱歌,正高兴时,警方破门而入,我们的兄弟无反抗余地,被全部抓捕了。在这之前半个小时,我的女友给我打电话,说有要事见我,叫我速到花霸大酒店,说我不去今后将见不到她 ,她说她坐台时被一个客人看上,要她陪他去过夜,我一听火冒三丈,我的女人都有人想搞,我就与兄弟们说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我处理好女友的事,返回到边疆大酒店时,发现边疆大酒店周围停了很多闪着警灯的警车,酒店已被警察包围了,我刚想冲进酒店,看到我们的人已被警察铐着一个一个地从酒店押着走出来,当时我看很多荷枪实弹的警察,一个人也救不了他们,反而会被警方把我抓到,我就逃离了花市,事后我从报上看到你和郑老板在越州出了事,知道老板已死,已没有落脚的地方,所以就逃到这儿……”方平在重复着几天前和傈雷说过的话。

傈雷看着两位相貌英俊的中国人,静静地听着刘抑志和方平的对话,直到刘抑志和方平说完话后目光同时望向他时,他才叫人给刘抑志和方平松了绑,叫他们两坐下说话。

“我是爱惜人才的,像你们两位这样,在我们道上也是争着抢的,我也无处不在寻找像你们这样的人才,你们能来投靠我,也算是我的福气。但我迷信得很,你们是两个灭星,郑豪就是死在你们手里,他有你们这样的人才却死了,我本不想收留你们,但杀了你们又显得我不仗义,杀了你们传出去还会沾污了我的名声,放了你们又怕你们跑到其他厂家,日后给我造成威胁,所以我决定先把你们留下。”

刘抑志和方平同时站起来齐声说道:“谢谢彪老板,你永远是我们的主人,我们永远跟随你,决不有贰心。”

傈雷招招手示意刘抑志和方平坐下,又接着说:“我收下你们,如日后你们对我有半点不忠,那别怪我无情。好话我先说在前,在这密林中,杀了你们的后果只是浪费了两颗子弹,其它的吗!就是起到警示别人的作用,别的好象没有什么后果了。我看你们身手、枪法都不错,就暂跟着朗明司令负责训练我的自卫队,我的自卫队也是漂栗谷地区人民的自卫队,朗司令是我的助手,同时也是我国政府任命的本地区的自卫队司令,我希望你们能在短期内把自卫队的战斗力提高,这样就能更好的保护本地区的老百姓了。”

傈雷笑了笑,又道:“如有成效我再重用你们。”

刘抑志和方平点了点头,同时大声说道:“感谢彪老板的知遇之恩。”

傈雷显得很自信,很高兴,对一直站在刘抑志和方平身后的一个不动声色的士兵说:“去把朗司令和江主任叫来。”

朗明在两名士兵的搀扶下一拐一拐地来到了傈雷的办公室,刘抑志看到这个朗司令是一个瘦小的跛脚老头,长相跟个猴子差不多,他毕恭毕敬地走到傈雷面前敬了一个个礼后,转过身向刘抑志和方平笑了笑。那个江明也就是负责保护中心的江主任,刘抑志前几天已跟他见过面,江明的身材高大,从进入到傈雷的办公室后,一双贼溜溜的眼睛就一直在刘抑志和方平身上扫来扫去,刘抑志装作很害怕他一样,低下了头,没有与他四目相对。

傈雷对朗明说:“朗司令,我帮你找来了两个帮手。这两个中国人今后让他们先跟着你,帮你训练自卫队。你腿上有伤,今后就不用你亲自上操场了,我看他们的身手在漂栗谷地区是无人能及的。

朗明说了一声是,就退到傈雷的身边站着。刘抑志发现朗明虽有两个士兵搀扶着,但他站着的双腿还是在不停地微微颤抖着。

傈雷又望向江明说:“中国和泰国今天有两个买主来提货,货准备好了吗?”

“报告司令,货准备好了,他们的来人已等候你多时了。”

“叫他们进来。” 傈雷说完后示意朗明把刘抑志和方平带走。

刘抑志和方平一前一后跟着朗明出了会客室,来到了操场边一辆停着的悍马军车旁。朗明、方平上了车,刘抑志在跨上车之前又习惯性地向操场的四周望了望,他突然眼前一亮,那个那天在二楼过道上看他与士兵打斗的妙龄女郎,正在操场边赤着脚小心翼翼地在滚烫地水泥地板上来回走着,她面带微笑,好像望着刘抑志,又好像不是,她的头发很现代,波浪式的披在肩上,身上却穿戴着传统的傣族服饰,上身穿的是典型的傣式裙,紧紧地裹在她的硕大的胸脯上,腰及小腹露在阳光下,下身穿的短统裙像不合身一样紧紧地贴在臀部上,在耀眼的阳光下她更加显得妖美玲珑、丰满动人……

刘抑志上了车关上门,又有意无意地向那女郎望去。

车子启动了,坐在前排的朗明好像看出了刘抑志的举动,笑着用流利的中国话说道:“兄弟,兄弟别看,那是主人的女人,看了要出问题的。曾有兄弟就因为盯着她多看了几眼被主人丢进了女人堆里,让女人玩了三天从此再不敢看女人了呵!呵!

“窈窕淑女君子好求嘛!”

“好好干,只要你们忠心,傈栗司令重用了你们,有你享受不完的女人,各种肤色、款式的,呵!呵!呵!”

“朗司令,看来我是来对了地方,下一步我将有好日子过了。”

“那是,那是。别看我们在这深山老林,只要你们取得了傈司令的信任,那就有你们享不完的福。”

方平问:“朗司令,我们现在要到什么地方去?”

“到军营去,不远,几分钟就到了。”

刘抑志问:“军营?你们还有军队吗?”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