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前线之毒魔僝身 第二十五章 逝去的天空 第三节

liushunyong379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size][/URL] 第二天早上约十点钟,关押刘抑志的牢房的铁门被打开,两个强壮的穿着土灰色军服的男子押着刘抑志走出了牢房。 刘抑志被押着径直来到机场边大榕树下一幢三层小楼前,他这才看清这幢小楼就是上次与郑豪来过的地方。那棵大榕树少说也有上千年的树龄,它根部的直径达四五米多,直冲云宵的树冠距地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


第二天早上约十点钟,关押刘抑志的牢房的铁门被打开,两个强壮的穿着土灰色军服的男子押着刘抑志走出了牢房。

刘抑志被押着径直来到机场边大榕树下一幢三层小楼前,他这才看清这幢小楼就是上次与郑豪来过的地方。那棵大榕树少说也有上千年的树龄,它根部的直径达四五米多,直冲云宵的树冠距地少说也有五十米,巨大的成乎状的树冠把半个操场都遮得个严严实实,数不清的笔直的气根,从半空中的枝杆上直插地面。那幢紧靠在大榕树的子根建起的三层楼小楼与榕树比起来显得低矮小巧。

刘抑志被押到小楼一楼的一间房里,傈雷正在翻弄着一只手枪,刘抑志一看,正是他昨天被收缴的手枪。

傈雷看到刘抑志被押了进来,他站了起来瞪着豹子眼望着刘抑志说道:“是你,你不是在越州被打死了吗?”

刘抑志想,傈雷对郑豪的死和在广交货时发生的枪战已有所了解了,如不如实说出,他反倒生疑。便向前走了几步,来到傈雷身边,低下头难过地说道:“彪老板,前几天我和我的老板一起送货到越州,在交货时我们被我国警方包围了,不知为什么香港人一见警察就向我和我老板及兄弟们开枪,我老板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香港人打死了。我见老板已死,就拼死突出重围逃了出来。现我国警方对我发出了通缉令,我无路可逃,就逃到你这儿来,我想请求彪老板收留我。”

刘抑志说完,傈雷心中狂喜起来。别说还是刘抑志主动来投奔他,就是抢,他也曾想过要把刘抑志从郑豪手中抢来,他知道刘抑志所知道的秘道的重要性,那可是他们这个道上的无价之宝。他心里已毫不犹豫地就决定收留刘抑志,但他还是要在刘抑志面前耍耍威风,并考察考察刘抑志是否是真心来投奔他的。

傈雷突然站了起来,向站在刘抑志身的的士兵喊道:“把他押到操场上,当着兄弟们的面把他毙了,连自己主子都保护不了,还来投奔我。”

两名缅兵应声扑到了刘小身上,把他向门外拖去。

刘抑志挣开两个拖着他的士兵,冲着傈雷喊道:“只怪我瞎了眼,道上说你彪老板爱惜人才、讲义气,我才冒死逃来,希望得到你重用,就算不被重用,给条活路也可以吧!可你却是这么一个不明事理的人。当时的情况危急,你可以向熊海打听打听,并不是我保护不力,难道我也让香港人打死或让警方抓获,才算是对主子忠心?要是你彪老板遇到这种情况,你会怎么办……”

傈雷打断了刘抑志的话,又大喊起来:“你给我闭嘴。我不会,永远不会遇到这种情况。那我问你,据我了解,你与郑老板同去了十多人,为何只有你能逃出?港方虽凭重武器,但也只逃出来几个人,你凭什么逃出来?”

“我凭自己的一身功夫和1.14秒的枪速。”

傈雷,呵!呵!笑了两声,他让人给刘抑志松了帮。刘抑志挫了一下被绑得红肿的手臂,望着傈雷,不知傈雷这个心恨手辣的大毒枭将如何处置他。

刘抑志被带到了操场上。四周荷枪实弹的自卫队士兵的枪口都对准了他,生怕他逃了似的。在傈雷的示意下,一名体格强健的士兵拉开了格斗架势对准了刘抑志。刘抑志明白了自己的情况,现在只有靠自己练就的拳击功夫来决定生死。他虽走了那么多路又一整天没有吃到一点东西,身心极度疲惫,但多年的压抑在此时能得到发泄,他全身的每一个细胞迅速兴奋起来,定定地站着,双眼盯着那个体格与他一样健壮,正在不断移动着步法的士兵。他知道他拳头的力量一般人是受不了他一拳的,只要抓住机会给那个士兵一拳就够了。

那个士兵看到刘抑志没有动,只是呆呆地看着他,以为刘抑志被吓呆了,又在主子傈雷和众兄弟的注视下,也想借机表现一下自己,就大喊一声扑向了刘抑志。

刘抑志看着向他扑来的士兵,还未决斗,步法却先乱了阵脚,知道他不是自己的对手,看到对方快要逼近自己时,不躲不退,反而快速向前迈出一步,同时一个直拳闪电般地硬生生地打了出去。那个士兵做梦也想不到刘抑志这个被吓呆的人竟会有如此快的出拳速度,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脸上就好象被一个重几百公斤的铁锤重重的砸了一下,身子突然向后仰,砸到硬硬的水泥地上。一股暗红的血从士兵的后脑勺流了出来。有谁知道刘抑志这一拳打出了他多年的压抑,又有谁知道刘抑志这一拳力量有多大。

傈雷看到躺在地上的士兵已气绝身亡,脸上的笑容没有消失,反而又,呵!呵!大笑起来,接着他又一挥手,另两个早已作好准备,身材同样粗壮的士兵又扑向了刘抑志。刘抑志还是没有手软,利用自己的力气和练就的摔跤技巧,用了一个顶摔,把正面的一个士兵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在另一个士兵乘机一拳打向他时,侧了一下头,顺势抓住那个士兵的手臂一拉,一个侧摔,也把那个士兵狠狠地仰砸在水泥地上。

傈雷看到刘抑志有如此身手,只三下就把三个手下放翻在地,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又一挥手,又有七八名士兵向刘抑志扑来。那些士兵都已看到了刘抑志的利害,他们把刘抑志围在中间,跃跃欲试,但没人敢接近刘抑志。

刘抑志站在众人中间,已没有力气主动进攻了,豆大的汗珠布满了他的额头,他突然一个踉跄,身子差点栽倒在地,但他还是努力抬起头单膝跪倒在地上,怒视着包围他的人,那些士兵不知刘抑志又要玩什么花样,都不约而同地向后退了几步,当他们看到刘抑志满头大汗,反应过来刘抑志已精疲力竭了时,又同时大喊着扑向了刘抑志……

“慢!”傈雷突然大喊一声。

众士兵们已扑到刘抑志身边,正准备把已无力反抗的刘抑志踩成肉饼,听到傈雷的喊声,都停了下来望着傈雷。傈雷叫众士兵退到一边,走到刘抑志面前,伸出了一只手,刘抑志抓住傈雷的手吃力的站了起来。

刚才的打斗傈雷是亲眼所见,没有任何一个士兵贴近过刘抑志,伤到他一根毫毛,刘抑志却突然满头大汗单膝跪在地上,前后就几秒钟,为什么刘抑志却判若两人,傈雷倒不是可怜刘抑志,他感到奇怪,如此精彩的表演,怎么就突然停了下来呢?他想问问刘抑志。

刘抑志站了起来,不等傈雷开口就望着傈雷说:“彪,彪老板,这不公平,我逃命到这里,你把我关起来一整天不给一点东西吃,却如此轮番叫人与我打斗,你,你杀了我吧!来痛快点。”

傈雷听后哈哈大笑了几声,没有对刘抑志说什么,为了再杀杀刘抑志的锐气,他叫中心主任江明先把刘抑志关起来,等他到东南亚各国拜完年回来后再作决定。

刘抑志舒了一口气,看着已转身走向那幢三层小楼的傈雷,他重重地坐到了地上,他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到了禁毒工作的险恶。

刘抑志缓过气来后,艰难地站了起来,他的目光向操场四周习惯性地环视了一周,最后停留在那幢小楼二楼的走道上,他看到了走道上一个他进入漂栗谷以来见到的第一个女人——傈雷的情妇娜娜花。娜娜花从刘抑志被带到操场后就一直努力地盯着刘抑志看。

两个士兵又押着刘抑志向牢房走去。

……

中国人的春节在东南亚各国虽然不像我们国家过得那样热烈、隆重,但在东南亚很多国家都把春节期间定为国家的法定节日。傈雷这个中缅混血儿,更是没有忘记春节,下午他就带上保镖,坐着直升机到缅傣老等国的上层人物家中去拜年去了,他特别要拜望的是缅甸军政府的和平与发展委员会副主任兼缅甸国家肃毒委员会副秘书长江萨中将。他临走时交代中心主任江明,对刘抑志要严加看管,但不能把刘抑志饿瘦了。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