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俘调戏妇女并与德国战俘打架

zhou777166 收藏 17 17765
导读:日本色鬼战俘再遇耻辱 “特殊战场”不敌苏联姑娘   有关苏联境内德军战俘关押、劳动、生活情况的报道自上个世纪 90年代初苏联解体后便陆续曝光,但鉴于俄罗斯与日本近年来因北方四岛等领土问题闹得不可开交,导致两国关系时常紧张,为了不刺激日本反俄罗斯势力,俄罗斯当局直到近年才开始對日军战俘“解密”。资料显示,日军战俘虽然干活卖力而且从不逃跑,但他们却十分好色,时常言语调戏苏联妇女。 听话而且卖力   据俄罗斯坦波夫市档案局研究员克罗托娃女士介绍:“卡列利村第64劳动营最初只关押关东军战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日本色鬼战俘再遇耻辱 “特殊战场”不敌苏联姑娘


有关苏联境内德军战俘关押、劳动、生活情况的报道自上个世纪 90年代初苏联解体后便陆续曝光,但鉴于俄罗斯与日本近年来因北方四岛等领土问题闹得不可开交,导致两国关系时常紧张,为了不刺激日本反俄罗斯势力,俄罗斯当局直到近年才开始對日军战俘“解密”。资料显示,日军战俘虽然干活卖力而且从不逃跑,但他们却十分好色,时常言语调戏苏联妇女。


听话而且卖力


据俄罗斯坦波夫市档案局研究员克罗托娃女士介绍:“卡列利村第64劳动营最初只关押关东军战俘,从1946年开始,也有普通日本人被关押在此。村外一公里的莫尔桑斯克森林里,曾经有一处只埋葬日军战俘的墓地。当时关押日军战俘的所有劳动营都曾得到过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的命令:不许肢解饿死或病死的日本人的尸体,不许秘密掩埋,日后将把他们运送回国。”


关押在苏联的日本战俘确实有数千人死亡,特别是在西伯利亚地区,关押的日军战俘较多,气候寒冷,许多人冻死、病死。当地居民回忆称:“在日本人被分批运来时,整个路上到处都有死人。”


但在卡列利村,死亡的日军战俘并不多,只有两百多人。克罗托娃说:“被俘的欧洲人,如德国人和意大利人,在押送的路上装聋卖哑,经常伺机逃跑。小眼睛、黄面孔、身材较小的日本人从来不敢逃跑,他们比较顺从。不过,他们也有让劳动营领导最为担心的时候:每到日本天皇生日,高傲的日本战俘中经常有人剖腹自殺。”


劳动营前看守斯维里多夫回忆了日本战俘当时的生活:“日本战俘在泥炭开采场工作,干活非常卖力,从不偷懒。他们在我们这儿,就像在别墅中生活一样,休息时就挖牛蒡根吃,补身子,捉青蛙,在火上烤着吃,还招待过我们。”


在劳动营内,日本战俘与德国战俘经常打架。克罗托娃说:“日本战俘和德国战俘经常打架,真正的原因是德国人经常蔑视日本人,说他们是低等民族。日本战俘曾就此向劳动营领导提出过书面抗 议。”


但从整体上讲,日本战俘表现得非常好,听话,顺从,态度好,工作比较卖力,还经常参加社会Z義劳动竞赛,主动打扫卫生,不罢工,不酗酒。


色性难改调戏妇女


但让苏联人感到“气愤”的是,虽然身陷囹圄,没有自由,整日在泥煤开采场劳动,日军战俘却色性不改,还在想着性爱之事,时常说什么“俄罗斯花姑娘的干活”,经常请求村里的小男孩帮忙,搞好与苏联农村姑娘的国际友谊。


据斯维里多夫回忆说:“我看管的日本人外形上都一模一样,小手,小腿,一个尺寸,就像从模子里做出来的。夏天,他们基本上全部光着身子,像小孩一样,手脚并用,互相戏弄,还到处乱跑,经常吓得我们的女孩子握着眼睛尖叫。有传言说,日军战俘来到苏联时,行李里带有橡胶女娃(性偶),用于自慰,解决本能需求。显然,这些东西在车站时就被轰抢一空了。没有爱情的日本人开始忧郁起来。”


他还说:“邻村有个年轻的姑娘,名叫维拉,在我们这个战俘营里当看守。她身材匀称,苗条,白里透红,一个日军少校看上了她。我那时虽然只有十五岁,却已经明白了一些事情。有一次,他请求我帮忙:请您换一下夜班,让我和维拉在一起吧,她已经同意和我结婚了。我知道,这是不允许的,但我开始可怜他们了,这毕竟也是爱情呀,我就同意了。第二天天亮前,一脸不爽的日军少校把俄罗斯美女送回来了,说了一句非常难懂的日本话:俄罗斯姑娘什么什么的。之后,这个日本人再也不想见我们的维拉了,甚至连其他日本人也都安静了下来,不再像法国战俘那样与当地寡妇勾搭。”


据称,日本战俘说的“难懂的日本话”的意思是:与日本女人相比,俄罗斯姑娘身材太好了,她们过于人高马大了,过于宽松了,因此无法给身材矮小的日军战俘带来满足。他们最初可能会互相吸引,但不会长久。


对爱情失望、憋了一肚子邪火的日本战俘转移矛头,开始与昔日的盟军、德国战俘死掐起来,双方经常打架。其实,日本战俘和德国战俘经常打架的真正原因并不是性,而是德国人则经常蔑视日本人,称日本人为“小眼睛”,是劣等民族


2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