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前线之毒魔僝身 第二十五章 逝去的天空 第二节

liushunyong379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size][/URL] 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但,刘抑志决定当天晚上就动身前往漂栗谷。 天渐渐黑了下来,刘抑志有家不能回,望着路灯下成双成对的身影,他打了一辆出租车,直接来到了南站客运站。下了出租车,走到车站门口时,在那些背着大包小包忙着赶回家过春节的人流中,他突然听到了那熟悉而又亲切的普通话声音,他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


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但,刘抑志决定当天晚上就动身前往漂栗谷。

天渐渐黑了下来,刘抑志有家不能回,望着路灯下成双成对的身影,他打了一辆出租车,直接来到了南站客运站。下了出租车,走到车站门口时,在那些背着大包小包忙着赶回家过春节的人流中,他突然听到了那熟悉而又亲切的普通话声音,他站住了,原来是车站门卫值班室的电视正在播报边疆新闻,那个熟悉的身影在刘抑志眼里变得有些模糊了。刘抑志踮起脚把头从值班室的窗口使劲往里伸,他只想看得近一点,再近一点,半个身子都快伸进去了,就要爬进去了,那不争气的眼泪偏在这时流个不停,望着电视中曹婧强装的微笑背后带着忧伤的面容,刘抑志的心碎了,他真想放声大哭,这个足够他呵护几辈子的女孩子,为了他承担了多大的压力啊!

刘抑志死死的盯着电视画面,擦眼泪的时间他都不愿放弃。任由泪水顺着脸庞滴到了门卫办公用的桌子上,值班门卫惊疑之下,以为刘抑志是个疯子,用双手按住刘抑志的头使劲往窗外推,可推不动,倒弄得满手泪水,叹了口气找帮手去了。

……

刘抑志当晚就坐上了开往古县的夜班车,转了几次车,第三天也就是大年初一早上来到了树下村。他本想去查爷爷家看望一下,想到大过年的,也怕查爷爷又问起陈冰雪的一些事他难以回答,就直接进了秘道,过了界河,又爬过一坐大山,过了一个大峡谷,爬上了漂栗山。在漂栗山的山顶上,刘抑志看到了隐藏在密林深处稀稀疏疏的房子,在那棵千年大榕树下的一小块空地,就是漂栗谷地区的中心广场,也是傈雷操练自卫队的操场和直升机的停机坪。

从树下村到漂栗谷,有三十多公里路,这对无所求的人来说太遥远了,可对那些贩毒分子来说这便是捷径,因从这里来去自如,无须边检,办理什么证件,但如不知“秘道”,那谷深流急的界河,就是不可俞越的天然屏障。

刘抑志接近漂栗谷中心广场时,突然从无路的密林中跳出两个黑黑的军人模样的男子,用枪指着他,叽哩喳啦地对着刘抑志喊叫,他们见刘抑志站着没有反应,又变了声用陈冰雪老家那种中文方言喊起来:“你是什么人?把手举起来。”

刘抑志听明白后,举起了双手,微笑着说:“我是你们的客人,来找彪老板的。”

那两个人中的一个年纪稍大的人望着刘抑志又问道:“找我们主人,为什么不走正道?而要走这无人走的地方?”他们没等刘抑志开口,就一个用枪指着刘抑志,另一个上来搜刘抑志的身,刘抑志的枪被取了下来,接着他的双手被从背后反绑起来。“你为什么不走大道?大道在东北边,你怎么来到了西北边。”刘抑志答道:“我是走东北边的大道,迷了路,才走到这儿来,请带我去见你们彪主人。”

两个缅兵押着刘抑志来到了漂栗谷的中心广场,并向负责保护漂栗谷中心的江明主任作了报告。江明来到刘抑志身边看了刘抑志一眼,对几个手下说:“傈司令去泰国洗澡去了,先关起来,明天等傈司令回来再说。我看他也不像一个买主或我们的朋友……”

两个星期来,刘抑志从花市跟郑豪来到漂栗谷,又从漂栗谷到花市到越州,前几天又一直奔波,从越州回到花市,又接着来到漂栗谷,他一直在奔波,从没有好好休息过一下。当他被押进一间黑暗的地下牢房,躺倒在木板上他才感到真的累了,感到了刚刚痊愈的枪伤在隐隐作痛。身体的累对他这个从小就在汗水里浸泡的运动员来说不算什么,但他过去两个多星期是在高度的紧张、危险中渡过的,心理压力很大,现在倒可以稍稍放松一下了,因极度的疲劳,他一时忘记了饥饿,倒在木板上就睡着了。

深夜,也不知是几点,刘抑志被直升机强大的哄鸣声震醒了,他这才知道,关押他的地下牢记就在机场的地下。

傈雷回来了,带回了几个女人,第二天一早又用直升机把女人送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