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伦敦的穷人搬哪儿去?

建新城镇,还是原地复兴?这是一个问题!


可以肯定的是,贫民窟的改造,决不是一个建筑形态的问题,而是社会问题。当然,这个问题并非只有英国[/b]才遇到,只不过他们尝试的更早,所以其经验有可借鉴之处。


Peter Hall爵士是个伦敦通。他说,伦敦也曾经有段日子疯狂的建造新城,不过那是1978年之前的事情了。


因为在此之后,新城镇的问题逐个冒了出来,这让政府转向开始进行“城区复兴”(urban regeneration)。这些努力,最终与穷人都产生了直接的关联。


这些年来,国内开建卫星城方兴未艾,甚至有些大城市直接提出几城几镇的宏伟方略。但是一直到现在,都还颇具争议,甚至有政府在新鲜2年之后,不仅自己不提了,还不乐意人家提曾经有这么一段历史。


在新城镇这个方面,英国人也没有太成功。


伦敦人在交通上往往肯下血本,经过了这么多年的积累,在中心城区内拥有全球最发达的地铁系统[/b]。除此之外,他们还有铁路[/b],用以贯穿“大伦敦”概念中的很多新城镇。这些新城镇,在规划中包含完善的医疗、购物[/b]体系。政府希望新城镇有足够的工作可以提供给当地居民。


规划中的新城领域往往在很多组织、机构的共同努力之下,有很多social housing,当然,相较来说,这些新城镇的住房价格可能比市区便宜[/b]一半,或者更多。我们昨天从Southern Railway Station搭火车去了BedZed,一个距离伦敦中心城区有35分钟火车的社区,伦敦大学的Nick说,这还不算新城镇,至多算是伦敦郊区。我们几个第一次在伦敦乘火车,凭我们的Oyster交通卡,可以买到2.4镑的往返[/b]票,只是火车并没有地铁那么便利罢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canary wharf的地铁站和购物中心的其中入口(由于当天忘记带相机,只有从google上找张照片了。感谢google)


很多新城镇需要搭乘更久的火车,问题是,要上班,火车只是每天旅程中的一部分,到了火车站,可能还要换乘地铁,回家下了火车之后也许需要再走一长段。无论如何,如果每天这么折腾,还是挺考验那些守时、严谨的英国人耐心的。


还有就是,一个银行家,往往很难在新城镇寻觅到工作,所以,即使有更加新鲜的空气,他们也不愿意每天把时间和金钱都花在路上。每天昂贵的交通成本也是他们最终放弃有便宜房价的新城镇生活的原因所在。


Peter说,最终很多伦敦人还是无法忍受了。同时,一些长期落户此地的居民,可能只能寻找到收银员之类的工作,还有一些从市区被搬迁到这里的穷人,远离城区之后依然没有改变贫穷的命运,这直接导致很多新的贫民窟的出现。


新城镇“两头不讨好”的尴尬最终让政府产生顾虑了。


Peter说,1978年之后,政府将重心往“城区复兴(urban regeneration)”转移。这一概念中包括对于老城区的经济与社会功能的再造。例如,Docklands原本主要是码头工业,但是再造之后,就有了些金融与商业的中心的意味涵盖其内。这里有新房子,也有充满野心的发展计划。


这个叫起来十分拗口的“市区复兴”中,包括繁杂的“贫民窟清理”(slum clearance),道路拓宽,以及修复因战争而受到破坏的建筑等地等等。这都是复兴过程中必然涉及的工作。


小船的后面,是正在蓬勃建设中的King's Cross改造项目,这次改造,可能会持续一二十年。同时,伴随着城区复兴计划,很多之前拥有一两百年历史的厂房、工作间,甚至马厩都可能被改造成高档办公室、工作室或是酒吧。有新的资金注入,这些项目有些进行得非常成功。


把贫民的房子拆了,然后盖新的,再把贫民回迁。这样做的好处是,不仅之前的原住贫民有房子住,可能还能提供一些新的住房。我们就在Somers Town看到一些改的象“宿舍楼”的社会住房,以及一些小社区,一片一片,都是经过了一、二十年的建设之后形成的。今天,在Michael的指引下,我们也看到了正在复兴过程中的King’s Cross地区,在这里乘火车可以方便到达欧洲很多城市,甚至可以直接去法国阿尔卑斯。据Michael介绍,这个区域将建成2000套新住宅,其中600套到700套左右作为廉租房,另外可能还有200套可供Key workers折价购买。最终,大约有1100套左右用作市场销售。


但是,没什么十全十美的事。


King’s Cross以前是依附铁路系统的货运工业特别发达,这就如同Canary Wharf码头工业发达一样。但是,类似传统工业的衰退和消失,随即就出现了就业困难。这在伦敦其他中心区域也有,而且越是核心区问题越严重。


不论在King’s Cross,还是Canary Wharf,政府都要考虑到贫民的问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些小船,却是当地贫民的住处,随着King's Cross火车站周边的改造,他们都将被赶走。后者则是somers town的一个贫民窟


在King’s Cross,有一些伦敦当地的贫民还蜗居在船里面,随着当地的重建,这些人必然被赶出这一区域,谁也不清楚他们会被迁到哪里。这些在当地并不拥有住房产权的人是无法受到政府的保护的,即使是要给钱,也只是给很少。


复兴之后,在当地获得住房的穷人,则受到没有工作的困扰。


在Canary Wharf,眼看着金融区一天好过一天,每天高级办公楼的LCD变幻股票走向,数万计的白领在楼宇以及购物中心之间穿梭,却依然存在之前一些底层工人的就业问题。


Peter说,政府为了照顾这些人找工作难的问题,专门通过政府力量,进行一些职业技术的培训。同时,如果一些当地工人要到当地购物中心工作,还能得到政府的支持。但是,可能姑娘找到工作了,还有一些小伙子却可以因为觉得自己不适合类似的工作。反正,种种情况存在,最终问题依然得不到解决。


如果日复一日穷下去,最终的结果,可能就是贫民窟的外表得到改变了,却可能成为以另一种形态存在的“贫民窟”。


“真正的复兴是当地居民的复兴。”有学者这么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