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称如果未来属于强人普京与他同道的中国,就错了!

凌寒独自开 收藏 0 54
导读:   我们是否正在进入独裁的时代?看到俄罗斯最近狠击格鲁吉亚,人们很容易这样想。那次入侵标志着世界政治的一个新阶段,但如果未来属于俄罗斯强人普京及与他同道的中国,就错了。   我在1989年写了一篇题为《历史的终结?》的散文。我在当中表示,在冷战结束后,自由思想最终取得胜利。但如今,美国主导的世界体系在走滑坡路;俄罗斯和中国把自己当成榜样,炫耀专制与现代化的结合,向自由民主提出明显的挑战。它们似乎有很多追随者。   尽管穆沙拉夫上周最终同意辞去巴基斯坦总统职务,但美


我们是否正在进入独裁的时代?看到俄罗斯最近狠击格鲁吉亚,人们很容易这样想。那次入侵标志着世界政治的一个新阶段,但如果未来属于俄罗斯强人普京及与他同道的中国,就错了。

我在1989年写了一篇题为《历史的终结?》的散文。我在当中表示,在冷战结束后,自由思想最终取得胜利。但如今,美国主导的世界体系在走滑坡路;俄罗斯和中国把自己当成榜样,炫耀专制与现代化的结合,向自由民主提出明显的挑战。它们似乎有很多追随者。

尽管穆沙拉夫上周最终同意辞去巴基斯坦总统职务,但美国的这个重要委托人自1999年以来就实行独裁统治。在津巴布韦,穆加贝尽管输掉选举,却仍然拒绝让路。在拉美,民主自由被民粹侵蚀,民主选举出委内瑞拉的查韦斯那样的总统。

把所有这一切放在一起看,很多作家认为我们如今见证了冷战的回归,历史的回归,或者至少是19世纪列强冲突的回归。

没有这么快。我们显然是步入《新闻周刊》扎卡利亚(Fareed Zakaria)所说的"后美国"世界,但民主和资本主义仍然没有真正的竞争对手。

如今的独裁政府除了缺乏民主制度就没有多少共同点。它们缺乏真正主导全球体系所需要的力量、凝聚力和思想,而且它们都没有梦想推翻全球化经济。

如果我们真想了解眼前的世界,我们必须清楚区分不同类型的独裁者。那些经营强大的、有凝聚力的国家的独裁者跟那些主持衰弱的、不称职和腐败的国家的独裁者有很大的区别。穆沙拉夫可以统治巴基斯坦近十年,不过是因为作为他的支持基础的巴基斯坦军队是这个国家最具凝聚力的组织。津巴布韦等衰弱的独裁国家只能通过制造难民威胁邻国。


尽管独裁主义最近取得进展,但自由民主仍然是最强大、最具广泛吸引力的思想。大多数独裁者,包括普京和查韦斯,仍然感到他们必须遵守民主的外在形式。如果说当今的独裁者愿意向民主低头,那么可以说他们急于拜倒在资本主义面前。中国的领导层承认它的合法性有赖于持续的飞速增长。

在思想领域,唯一可与民主竞争的就是激进***。但那种中世纪的***主义吸引力有限。

俄罗斯和中国以民族主义而不是大理想来驱动。不幸的是,俄罗斯设定了一种与邻国的自由相冲突的国家身份,但如今的俄罗斯和前苏联仍然有所不同。

奥运会上自豪地展示的中国民族主义更为复杂。在过去一代人时间里,中国让数以亿计的民众脱离贫困,中国人希望因此获得尊重。但我们还不知道这种民族自豪感将如何转化为外交政策。

中国如今的问题是,关于这个国家在世界上代表着什么,它还没有一种清晰的意识。混合了专制政府和市场经济的所谓的北京共识(Beijing Consensus)在很多发展中国家流行,那是有原因的:按照北京的规则,国家领导人可以只做生意赚钱,不需要遭受关于民主和人权的威吓。

但中国的发展模式只在东亚那些共享中国某种传统文化价值观的地方运作良好。在王朝时期的中国,问责是由统治者的道德教育和面向公共服务的精英官僚推动的。这种遗产继续存在。但这种家长式的管理与非洲、拉美或中东的治理形式相距甚远。

所有这一切让我们的世界更加安全,也更加危险。更加安全,是因为大国私利跟全球经济整体繁荣有关联,从而限制它们作祟的愿望。更加危险,是因为资本主义独裁者已经变得更加富裕,因此比共产主义独裁者更强大。而且如果经济合理性不能胜过政治激情,整个体系的互相依赖性意味着人人都要遭殃。

我们不应该被独裁主义复兴的猜测转移我们的注意力,真正塑造世界政治未来时代的一个关键问题是,经济生产力的收益能否满足全球对石油、粮食和水等基础物资的需求。若然不能,我们将进入一个零和的、马尔萨斯主义(Malthusian)世界,一个国家的收益将是另一个国家的损失。一个和平的、民主的全球秩序将更能难实现。增长将更多地依赖原始力量和地理事件,而不是依赖良好的制度。全球通胀上升显示我们已经朝那样的世界走去。(作者:Francis Fukuyama)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