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 初出茅庐 能臣现世

望蓝 收藏 2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


楼下一阵喧哗,众人正诧异间,一群全副武装的北晋禁卫军冲了上来,其中一个将领还满口叫道:“无论是谁一律接受检查,陌生人士不问来路一律收押排查!”当兵的依令把住了各处的出口。

赵木心里一惊讶,这间眺湖轩既是太原城内达官贵人聚集之所,平时绝对不会有人胆感前来冒犯这里的客人,而且想来这间茶楼的背后必然有强大的后台在后面支持,若非朝廷严令,是绝不可能影响到这里的,究竟太原城中发生了什么样的惊天大事,居然让这些宿卫安全朝廷的禁军,这么大张旗鼓的满城闹腾呢?莫非,木望南有什么行动了吗?

赵木疑惑的想中年男子望去,只见他脸上虽然有些困惑,但是神情不改,泰然自若,显然是早已经经历过无数次惊心动魄的事情,早已见怪不惊了。赵木此时也毫无办法,只能向孙武林冲递了一个眼色,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自己则稳坐在中年男子的旁边静观事情的进展。

禁军的将领正在对着阁楼小包间满堂吆喝:“所有的人都出来到大厅里集中!”,话还没说完,一群士兵进纷纷冲了进去,将各包间里面的人赶了出来。可是,从旁边一间外表雅致的阁楼里,却出来了一个仆人打扮的男子,伸手把妄图冲进阁楼的禁卫士兵挡了下来。士兵们虽然对其怒目相对,但是也不敢像对待平常百姓家那里硬闯,谁都知道这里的客人非富即贵,连皇上偶尔都会光顾这里,说不定哪位天大的客人就在里面休息,要是就这么闯进去,惊扰了贵客,上头怪罪下来,这个责任又岂是他们这群小兵的性命可以顶得起的。

士兵们看见挡在面前的这位男子,虽然只是一身仆人的打扮,但是气度已经不凡,所以也不敢上前逼问,众人反而后退了两步,其中一个士兵跑去向上司报告,其余的人将阁楼的大门死死的围住,谨防有人逃走。

不一会儿,一个禁军将领,风一样的走过来,对着阁楼大喝道:“我乃禁军将领黄权,奉皇命于太原城内收捕可疑之人,即使是王公贵族也不可免例。是谁如此胆大妄为,竟然阻我办公,快快出来!”


中年男子轻声对赵木说道:“此人正是北晋禁军统令——黄权,专管太原城外城的护卫工作,为人刚直不阿,带兵有方,更难得的是不趋炎附势,攀附权贵,向来敢于秉公执法,素有铁面无私之名,因此也最受北晋帝的欣赏和信任。

赵木点点头,心里想道:若不是这等铁面无私,秉功执法之人,也断不敢到着眺湖轩对着这么多达官贵人大声吆喝了。

阁楼那里的对峙还没有结束,黄权和门外的那名男子四目怒对,刚想要带兵往里冲,没想到里面走出来一个面色清傲之人,拦在黄权的前面,亮了亮手里的一块金牌!没想到,刚刚还气势汹汹的黄权,一看到此物,态度立刻软了下来,面有惊恐之色,向那人拱手作揖,连头都不敢抬起。

赵木心里大惊:究竟阁楼里面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居然让一向都不畏权势的禁卫将领,如此惧怕!中年男子的脸色也变的凝重起来,令人琢磨不透,喃喃的说道:“难道是他?”

赵木不及多问,就听见那个手持金牌之人说道:“我家主人说,黄将军秉公执法,他老人家对此深感佩服,只是不知道因何原因竟然闹出如此大的动静,如果黄将军方便的,还请将军到里间一叙!”

黄权头也不敢抬,拱手作揖道:“末将唐突大人,正想自缚请罪!”说着连忙驱散了周围的士兵,略整理了一下衣冠,跟随着那人进去了。

赵木心里一叹:这间VIP包厢里的人还真是TMD牛B,居然随便派出个小跟班就把威风凛凛的禁卫大将收拾的如此服帖。看来这位禁军大人不畏权势是假,只是他得罪的那些人位还不够高,权还不够重罢了。想到这里,他不禁对包厢里的神秘人物充满了好奇,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扇紧闭的大门。

不多时,阁楼的大门打开,刚才那两个拦军之人先走出来侍立两旁,一个身着黑色素袍的老者大步从里面走出来,黄权战战兢兢的紧随其后,一行人行色匆匆的离开了。

中年男子笑道:“原来如他!”

赵木惊问到:“这个老先生究竟是什么来头?”

中年男子面带敬佩之色的说道:“他就是与南唐诸葛丞相齐名的北晋太师——张仪!”

“张仪!!!”赵木一听这个名字,心里一震,顿时感有一种难以抑制的敬仰之情油然而生,问道:“刚才那位老先生就是助北晋从一地方小诸侯之力,席卷北方,最终成就一代霸主地位的张仪吗!!!”

“正是此人!!”中年男子再次确认道。

赵木至今还清晰的记得,当年司马奇在给他讲授诸葛丞相所著政务宝典的时候,曾经对自己说过:“南唐诸葛丞相政务精熟,计谋深远,德服四海,在其辅佐下,以至南唐之弱,终于国富百年,立身四大国之列!当今天下各国治世能臣之中,或许也只有北晋太师张仪的功绩和德望能与诸葛丞相比肩了!”也正是因为如此,赵木对张仪这个名字有着很深的印象,由于他从小就很崇拜诸葛丞相,所以对这样一位能和诸葛丞相齐名的人物也就很自然的有了一种尊崇之心,没有到今天居然能在这个茶楼里相见尊容,真是生平一件快事啊!

中年男子皱着眉头轻叹道:“张太师在北晋朝中影响深远,一言九鼎,更难得的是以其八旬高龄还要在此多事之秋,夹在两位明争暗斗的皇位继承人中间,紧守中立,以一己之力,控制北晋的局势,为将北晋在此纷争中受到的损失减至最低,而日夜操劳,当真是鞠躬尽瘁,让人感佩万分啊!”

赵木点点头,低声问道:“不过这一行人,行色如此匆忙,莫非是北晋宫中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变故吗?!”

中年男子笑望着前方,赵木顺眼望去,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