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四十八节 我们加入了保安队

xy99991 收藏 15 5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吕金荣是天王镇姚家边土生土长的农民。他现在已是天王镇保安中队的一个士兵了。他清楚地记得二十天前的一个清晨,那天天气非常的好,天说亮就亮了,他在山上的田里干活。他这田是租的赵阎王的。吕金荣看到一溜人从山下经过,仔细一看,好像是过部队了,吓得就往山下跑,千不怕,万不怕,就怕过部队遭了秧。

得告诉村里人。

一路狂跑进了村,亏得年轻,这话还喊得出来,吕金荣大喊:

“过部队啦。”

就这一嗓子村里炸了锅。

赵阎王家的门都开了,赵阎王自已还有他的三个儿子两个女儿都出来了。赵阎王挺着个将军肚很气派地轻轻说了声:

“是谁喊过部队的?”

旁边早就有人喊开了,

“赵老爷问了,是谁喊过部队的。是谁,快过来回老爷话。”

吕金荣一看是赵阎王问话了,立时矮了一头。小步快跑到赵阎王面前,头点点地回赵阎王的话。

“赵老爷,是我喊的。”

“你看见了?”

“看见了,是往我们村方向来的,都挎着家伙呢。”

“多少人?”

吕金荣一下没回答上来,他没注意来了多少人。

“一长溜,我也没看清。我魂都吓没了,哪看得清啊。”

“是日本人还是国军?”

吕金荣愣了。日本人长啥样?是不是红眼绿鼻像庙里的恶鬼?

赵阎王看吕金荣一问三不知,生气了,轻声对一边的二儿子赵构说:

“构儿,你去村前看一下,回来告诉我。”

赵构应了一声,向村口跑去。吕金荣一楞,也跟着向村口跑去。一村人都跟着向村口跑去了。到村口土地庙那,赵构回头对跟得紧紧的吕金荣说:

“金荣你到墙跟那蹲着。”

吕金荣刚蹲下就觉着肩头一紧又一松,抬头看,赵构已经上了墙了。赵构正手里拿了个什么东西在望。一会儿对四下里的村民们说:

“是国军,是国军回来了。”

村民们一听就往回跑。金荣也往回跑。这国军来了还得了。得把家里的鸡和狗还有粮食藏起来。

吕金荣跑得像风一样快。

村里的人都跑得像风一样快。

赵构从墙上跳下来,准备迎着国军来的方向去,想想还是回来了,得先和爸说一声。跑到村里看到爸,就说:

“爸,是咱们的人回来了。”

赵阎王很有风度地说:

“哪我们去迎一迎。”

十几个家丁拥着赵阎王父子几个往村口走去。两队人相向着走,一会就在村口遇着了。

。。。。。。。。。。。

不出赵阎王所料,是政府派来的兵。前些日子,到处都有人传言,说什么国军和日本人开战了,国军战败,现在这大好的江南都被日本人占了。现在大家都成亡国奴了。

怎么可能呢?中国怎么可能亡呢?

二儿子赵构在日本留过洋。赵阎王知道赵构留学日本的时候,尽忙着和那些日本女人搞了,除了一个好身体,怕是什么也没学到。回到家也不愿意出去做事,成天窝在家里,成了赵阎王的一个心事。但日本人的事他总会知道一些吧。

二儿子赵构一脸愤愤地回答他的话,脸红脖子粗的。看来在日本的时候,日子过得也不顺,受了人家欺负了。

赵阎王也没全听懂赵构的话,但意思是明白了。国军打了败仗怕是真的。但赵阎王不信,中国人会败给日本人?刚才还听儿子说日本人个个都是矮子,个个长得像猴子。国军会败给矮子和猴子组成的军队?

今天看到一小队国军到村子里来,赵阎王很高兴,吩咐下去杀口猪招待国军的士兵们。国军不可能被矮子和猴子打败嘛。

队长姓夏,叫夏立明,纯粹的军人作风,说话干净利落,举手动作之间杀气逼人。副队长姓陈名利,一副文静的模样,一口江西话,穿一身军服却像个学生。

姚家边是个大村,村中大姓三家,分别是赵家、徐家、郑家。三姓中赵姓为大,赵阎王就是保长,跟随他的那些家丁,名义上是村保安队队丁。

部队一行十人,进村后,被赵家直接请进赵家大院。一会儿徐家、郑家的族长及村里的几个富户也被请来了。赵阎王是地主,自然负责介绍彼此相互认识。

彼此间的陌生还没淡去,就有人问:

“请问长官,听说国军与日军作战,我是听说失利了,现在我们这里已经被日军占领了,我们成为亡国奴了,可有此事。”

夏队长手扶驳克枪匣一脸的威严,却不发一言。倒是陈副队长说话了:

“各位父老,国军与日军装备相去甚大,训练相去也甚大,初战失利不足为奇。日军现已占领上海、南京等大中城市,但要说日军已占领这里,我们都成为亡国奴了,这话不对。我要问大家,你们这里有日军驻扎吗?你们这里有汉奸伪政权吗?没有吧。即使这里被日军占领了,又当如何,难道各位父老,难道各位父老就允许各家子弟去做汉奸,去为日本人卖命?”

夏队长这个时候站了起来,双脚一并,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说:

“兄弟这是奉了抗日敌后苏南政府郑主席与金副主席的命令,及句容县政府的命令,前来姚家边组建姚家边抗日保安队的,请各位父老多多关照。”

夏队长又是一个敬礼,然后坐下。

陈副队长从皮文件包里掏出几件文件,上面落满了鲜红的大印。

下面自然是边吃边谈。气氛随和了,夏队长也就话多了起来。先是说独立师他参加过的历次大仗。话说得多,酒就喝得多,头上冒出了一层油汗,放开了吹。众人每到夏队长说的紧张处,都是一片惊呼声,说到痛宰小日本时,一个个大声叫好。

军民关系这个融洽。

不知怎么话题一转。说起了南京大屠杀的事。这事现在已传遍了国统区。夏队长酒也不喝了,只是一味的说,屋子里一片寂静。如果没有夏队长的说话声,大厅里怕是能听见针落地的声音。

内宅偷听新鲜的女眷,忽然发出了抽泣声。

夏队长忽然摔了酒碗,血红着眼大吼道:

“血债血偿。”

大厅里夏队长的声音四处回荡。接着是哄然而起的怒吼声。

声音参次不齐,却都是那么的刚劲有力。

下午三点的时候,全村老少都被赵阎王聚到了村子的麦场上。一个立起的石碡碌上,夏队长立在上面讲了一个小时,讲的都是刚在南京发生了不久的惨绝人寰的大屠杀。

几乎是同时,这样的军民大会,在江南的上百个大小村镇都在举行。同样的控诉,同样的悲愤,同样的血债血偿的吼声,在江南的大地上回响。

。。。。。。。。。。。

各级保安队的组建出乎意料的顺利。各级政府的恢复也是同样的顺利。日军的快速进击,只是对江南地区中国政府的上层组织,进行了破坏,但是还没来得及对中下层组织,即县、乡、村级组织进行破坏,更谈不上建立日伪组织。

个人的力量是很小的,即使他是霸王项羽,面对有组织的汉军,也只能自刎而死。

人类历史的发展史,其根本就是人类社会组织结构的发展史。

一个民族的组织结构发生了变化,这个民族就会发生巨大的变化。一个国家的组织结构发生了质的变化,这个国家就会发生质的变化。

民族与民族间的竟争,其本质是不同组织结构之间发生的竞争。

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竟争,同样是不同的组强结构之间的竞争。

这种竞争的胜负,有时与财力物力人力并不是密切相关的,其起到核心作用的,却是这个几乎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组织。

就中国的历史而言,自宋以后,中国财力物力人力都远远领先于周边各民族与国家。也可以说是领先于世界各民族与国家。但为什么宋以后的中国的历史却是一个不断被异族他国侵略与统治的历史,就是因为组织结构之间的区别。

根本原因是自宋以后,旧的组织结构已不能适应中华民族生产力的快速发展。生产力的快速发展当然勤劳智慧的中华民族的骄傲,同样是作为中华民族的子孙的骄傲。但是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并没有因生产力的快速发展而产生出全新的组织结构。

旧的组织结构的力量反而因生产力的快速发展,而变得脆弱不堪。问题不在于别的国家的组织结构的先进,而在于中国自身组织结构的变弱。于是出现了现代人看来很奇怪的现像,即一个生产力如此强大的国家,为何又是如此的脆弱,一个稍有特点的民族与组织,就能几乎是轻易地将其击败。

也同样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像,即任何别的民族与国家,在其统治中国这个庞大的国家后,很快就会变得和他们曾经所击败的国家一样,变得脆弱不堪。

这根本原因是自宋以来,还没有一种组织结构适合中华民族的发展。中华民族自身没有将其创造出来,别的民族同样也没有创造出来。

中华民族自夏立国以来,其发展壮大的核心,即宗族制的发展壮大。宗族制派生出中国特有的历史观。中国特有的历史观又反过来加强了宗族制。

世界各民族都有各自的宗族与血源体系。但是他们没有中国特有的历史观。因为这个中国特有的历史观,他们的宗族与血源体系和中国的宗族与血源体系,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中国特有的宗族组织构成了无比坚实的,中华民族的基本组织。这个组织从来没有被异民族,异组织所战胜过。作为社会的基层组织,他无数次战胜了别的组织。

同时,对于中华民族而言,也是悲剧不断重演的原因,中华民族的这一无比坚实的基层组织一直没有找到一个适合它的上层组织。

也是同样的问题,中国的抗日战争能否获得胜利,并不在于是否有外力的加入,其关健还在于中华民族自身。如果中国民族在血于火的锤炼中,能找到一个适合自身的上层组织结构,所面临的问题不再是打败一个小小的岛国而已,而是如何称雄于世界民族之林。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