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四十六节 东进序曲 参谋长的烦恼

xy99991 收藏 9 9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URL] 现在誓节渡镇的战斗已经结束,誓节渡镇的日军全部被歼。部队已攻进广德城。105团一营、104团二营已将日军压缩在中心偏西区域。全部歼灭只是时间问题。三个突击组已攻入界牌关,后续支援组正在向界牌关中跟进,以扩大战果。宣城的鬼子还在忙着架桥。一个步兵大队涉水而走,现在才到达麻姑山北的新河桥,正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现在誓节渡镇的战斗已经结束,誓节渡镇的日军全部被歼。部队已攻进广德城。105团一营、104团二营已将日军压缩在中心偏西区域。全部歼灭只是时间问题。三个突击组已攻入界牌关,后续支援组正在向界牌关中跟进,以扩大战果。宣城的鬼子还在忙着架桥。一个步兵大队涉水而走,现在才到达麻姑山北的新河桥,正在过新河。十字铺日军大队的斥候发现了104团的潜伏部队,用一个中队的兵边进行过威力侦察后,已退回十字铺。郑师长正在电话里大骂104团长赵狗子。说是要枪毙了他。

这次战斗还是副参谋长刘理组织指挥。本来郑师长是要让蒋达人参谋长指挥的,但最近蒋达人参谋长,老是神神叨叨的,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嘴里成天念念有词,不停在记录本上写着什么。也不愿与人说话,更喜欢一个人呆着。郑师长以为他病了,叫来军医想要给他检查,被他轰了出去。

郑师长叫来蒋参谋长的警卫员,询问蒋参谋长的情况,着重问了蒋参谋长这种魂不守舍的状态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警卫员告诉郑师长,蒋参谋长出现这种情况,大概是在宁国收复战之前,至于什么原因就不知道了。

。。。。。。。。。。。。。

蒋达人是保定军校毕业的。因为是安徽人宣城人,被郑雄利用老爷子的关系找到,亲自去保定军校与正在读书的他认识,并在保安呆了半个月,直到将蒋达人说服,同意加入宁国保安团做参谋长。能顶得住郑雄的口水大战的人还真不多。

在军校的时候,蒋达人成绩也不算突出,但心气很高,专心研究中日可能发生的战事。他认为中日迟早会发生一场大战,他作为一个年轻的军人,作为一个预备军官,参加到这场大战中,为国尽忠是必然之事。这也是蒋达人会被郑雄说服的原因。郑雄的一个说法让蒋达人很是向往。郑雄说:

“我是想在宁国建立一支真正的国防军的种子部队,这支部队不属于哪个党派,只属于国家,只为国家利益而战。在将来的中日战场上,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全力与日军作战,虽粉身碎骨,在所不辞。”

无限的激情,无限的热血。哪个年轻人没有激情,哪个年轻人没有热血。

在保安团的时候,蒋达人是雄心百倍的,也是信心实足。他相信自己有能力做好一个团参谋长,三年多来,部队的成长是看得见了,这里面有大家的心血,当然也有他蒋达人的心血。成为独立旅后,蒋达人参谋长,同样是信心百倍,后来的几场大战证明了他蒋达人的努力。但自从升格为师后,蒋达人参谋长渐渐觉得力不从心了。所幸有刘理副参谋长的出现,大大地减轻了蒋参谋长的压力。

让蒋达人参谋长感到力不从心的问题,是独立师如何在中日战争中发挥作用这一战略性问题。从进入军校一直到现在,蒋达人参谋长更关心的是战术问题。在他研究中日作战问题的第一步,就是注意到了中日军队相同作战单位的战斗力的差距问题。他一直以这一问题作为中心,来组织自己的学习,以及后来组织宁国保安团的训练。他认为首先要解决这一基本战力的差距问题。宁国保安团通过三年的建设,的确做到了这一点,在不同的作战环境下,宁国保安团与日军的同级作战单位,战力各有所长。尤其是在宜兴一战后,由于获得了大量物资与武器装备,独立师在加强火力的基础上,相同作战单位的战力已全面超越日军。这一个基本任务业已完成。

按理说,独立师变得强大了,蒋达人参谋长应该感到高兴才是,而事实恰恰相反,蒋达人参谋长得了抑郁症。

话要从金峰副师长的一次到访说起。那是在宁国收复战之前,蒋达人参谋长在某一天发现金峰副师长神情很是抑郁。就问金副师长是不是担心即将开始的宁国战役。

“不是。”

金副师长说。

“那是什么?”

“一句话两句话是说不清的。”

“部队现在正在训练中,物资也在向宁国转运中,现在我没事,我们谈谈?”

大战之前,一个高级指挥员心存疑惑,是大忌。只有解开心结才能更好的投入到战斗中。这也是战前准备的一个重要环节。

当时指挥部在绩溪的石金山。

独立师的指挥机关是从不安设在市镇里的,一则是不利于保密,二则战士们都住野战帐蓬,指挥机关应该做表率。

山风吹着两张年轻且英气勃发的脸。两人并肩走出很远。来到山的东侧。金峰忽然停住粗壮的身躯,回脸对蒋达人参谋长说:

“宁国之后,我们该如何发展?”

这个问题在师指已经有过初步讨论,并在宜兴后,已初步执行,即向江南进军。

“不是继续向江南进军吗?”

“以后呢?”

“在江南建立敌后抗日根据地啊。师指不是已基本达成一致了嘛,只是出兵的时机与规模问题。”

“那以后呢?”

“在江南敌后建立敌后根据地后。”

“以后?”

“是啊。我们现在不是宁国保安团了,也不是独立旅了,而是独立师了。”

“这有区别吗?”

“你说呢?”

金峰的这个反问,让蒋参谋长一时措手不及。蒋参谋长真还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我是和粟裕将军交往后,才意识到这一区别的。师已是一支国家战略级别的武装力量,而不再是一级战术单位。”

蒋达人参谋长一时陷入沉思。金峰自顾自的说:

“宁国保安团因为大家的三年多来的努力,也因为历次大战的功绩,现在已经升格为师级单位。同样也因为三年多来的努力,与几次作战胜利,我们现在获得了与保安团完全不在同一层次的力量。力量变了,但初衷没有变,还是我们建立保安团时的初衷,建设一支国家的武力,在对日战场上发挥作用。现在我们力量强大了,同时也意味着我们的责任增加了。以前在北平战事爆发时,我们可以等待时机,上海战事爆发时,我们请战的请求未能实现,那是国军精锐会集的场所,人家看不起我们。不能怪我们。南京战事爆发前,我们被升格为暂编团,但进入南京战场的请求依然没有回音,被分配的任务,只是防守宁国。现在我们成为师级单位了,并且用那么多坦克、重炮、及一半的缴获汽车换来了一个在第三战区的编成内独立作战的权利。也就是说我们是从战略上配合而不是直接服从第三战区指挥参加具体的战役。我们之所以争取这一权利,不是为了逃避责任,而是为了如何更好的使用我们的武力,在中日战场上发挥更大的作用。现在我们固然在不断地主动地发动一个又一个战役,以影响中日的战局,但是,我们是否已尽到了自己的责职?我们是否还能更好的完成我们的工作?独立师这支国家的武力,我们是将其在中日之战中将它消磨掉,还是将其发展壮大?如何才能发展壮大?在其发展壮大后,我们的任务又是什么?”

。。。。。。。。。。。。


对界牌关的攻击是由炮击开始的,由于105团二营在战前就控制了界牌关两侧的高地,从高地上看界牌关中的情形,是一目了然,炮兵观察员直接从炮兵阵地旁就能看清界牌关中炮弹的落点,所以炮击的效率大大提高了。营属炮兵连在炮兵参谋的指挥下,直接使用集火射击,大大加强了炮火对日军的损坏率。

界牌关中的日军的一举一动,都被两侧高地上的炮兵观察员所观察到,几乎是任何角落运动的日军都会受到二营炮火的打击,区别只在于,现在炮兵连决定打哪里。

阻击手在两侧山地的各个点不断地发射着子弹,在散布着死亡。

105团二营营长顾明德从望远镜中看着界牌关中的情形。一脸的冷峻。一连已运动到北侧的关下,八二迫击炮改炮组已将关门轰成碎片,现正发挥曲射火力的特长,对关墙上的日军进攻击。

一连连长再次打过电话来,请求对界牌关发现攻击。这已是一连连长周小发的第三个请求出击的电话了。

顾营长连电话都没有接。结果还是副营长张和荣接的电话,张副营长让周小发将攻击的准备工作使得再细一点,准备得更充份一点。

顾营长拿起电话,要了一连。是一连连长周小发接的电话。

“是周连长吗?”

“我命令你连,以一个排的兵力发动一次佯攻。到城下五十米处必须退下。不准攻进城门。”

“什么?佯攻?”

“没听清吗?还要我再说一遍?”

“听清楚了,坚决执行命令。”

一连那边动作了,一个排的三个班散得很开。交替在敌前跃进。顾营长只看了一眼进攻的部队,又对界牌关内仔细观察起来。界牌关中的敌人看起来受创很重,在受到部队进攻的时候,也只有不到一半的部队在运动。这些运动的部队立即受到了炮火与阻击手的打击,伤亡惨重。但这些日军还是聚集到了城墙上,冒头炮火对一连的进攻部队进行阻击。

周小发执行命令还是打了点折扣,或者说是负责进攻的一排对命令打了折扣。推进到了离城墙只有三十米的时候,才行退下。

十分钟后,顾营长再次命令一连,以一个排的兵力,发起佯攻。第三次才是实攻,担任进攻的二班,只伤了四个,阵亡二个,就攻进了关门,并控制一段关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