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五章 风起 第四节

wanglong6410 收藏 1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内容简介] 卢秀没想到龙行健在卢涌问题上如此绝情。在当时的情况下,风向已经向着卢家有利的方向转,如果不是龙行健横出来打炮,卢涌不会被禠夺爵位,判刑10年。副部长当然也丢了。 卢涌的妻妾在那里哭哭啼啼,搞得卢秀更是心烦意乱。“龙行健为什么这样做?是皇帝的授意吗?”卢秀想了若干种可能,就是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卢秀没想到龙行健在卢涌问题上如此绝情。在当时的情况下,风向已经向着卢家有利的方向转,如果不是龙行健横出来打炮,卢涌不会被禠夺爵位,判刑10年。副部长当然也丢了。

卢涌的妻妾在那里哭哭啼啼,搞得卢秀更是心烦意乱。“龙行健为什么这样做?是皇帝的授意吗?”卢秀想了若干种可能,就是没想到是龙行健自己的意思。

在监察部看守所里的卢涌已经按照计划揭发了十几个工程,这是预先想好的对策。皇帝总不能就对卢涌绝情吧?要死大家一起死!看看皇帝面对众口汹汹怎么办。

这时,卢秀接到太阳堡的信使带来的皇帝亲笔诏书,要他速到皇宫。

皇帝首先拒绝了卢秀的辞职,他引用了龙行健的观点,“卢涌是卢涌,你是你。他干的蠢事应当由他负责,不是吗?首相仍然是你,我信任你。”皇帝的声音没有什么感情,干巴巴的。

卢秀松了口气,自己只要还在首相的位子上,一切都会好的,包括卢涌的问题。

“可是,卢涌毕竟是老臣的儿子,他辜负陛下,贪赃枉法,老臣怎么有脸继续待在首相位子上------”

“无妨。倒是我要对卢相说一声对不起。御前会议的情况想必卢相也听说了,我也不能太过分。卢涌年轻不晓事,磨磨性子也好。”轩辕磐不知为什么又转而安慰起卢秀。卢秀心下雪亮,嘴上却得感谢皇上的宽宏大量。

“卢相,卢涌在监守所向监察部递交了一份检举信,你知道吧?”

“臣不知。这畜生不思改过,竟要攀咬别人吗?”卢秀当然不会承认。

“检举信我看了,不像是胡说。令郎倒是有心人啊。”皇帝微笑着,言辞如刀,直刺卢秀内心,“令郎的意思是明摆着,法不责众,对吧?可是我不这样想,”轩辕磐脸上透露出一种决绝,“行健说的对,这些人都是帝国的蛀虫。拿着帝国的高薪厚俸仍不满足,还在贪墨------卢相,我已命保安总局配合监察部,先将令郎检举的人都抓起来,将问题公司的账目先查封,逐一落实,冤枉的,我加倍补偿他们的损失,核实的,我一个不放过!令郎检举有功,视情况给予减刑。卢相,此事你要统揽起来,我已命监察部金山部长和天成局长对你负责。我让司马总管也加入进来,共同审理此案。一是尽快核实案件的真伪,二是不要因审案子耽误政府的工作。要知道各部可是缺了一大批人呐。”

卢秀大骇。这招棋是他和卢涌商量的,建立在轩辕磐根基未稳,不可能大动干戈地肃贪。检举的虽然是公司,但极容易查到后面的支持者。没想到这个瘸子竟然将计就计,将官场怨愤转到了卢家头上,这下子卢家将要面对帝都官场的怒火了。

冷汗瞬间湿透了衣衫,卢秀觉得自己失算了。

“卢相请回吧,金山和高天成在首相府等你呢。”卢秀的表情都落在轩辕磐眼里,他感到一阵快意。

皇帝的这个办法是司马雪岭给的,“皇上,这是卢家将您的军呢。他们认定您不能对这么多的高官开刀。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非常好的机会。皇上不是要整肃朝纲吗?马上有人就给您送武器来啦------”司马雪岭的一番话立即打动了轩辕磐。

“可是,这样会不会------”皇帝捏着那份问题公司名单,背后的支持者昭然若揭。卢涌的检举信俱是事实,监察部很快就核实了好几个,其余的抽调人手,正在加班加点突击。皇帝忽略了监察部查案的决心,这个平时的冷衙门终于有出彩的机会了。

“陛下,臣以为,帝国的权力并为真正掌握在陛下手中。世家大族和功臣们把持了朝政。先帝在世时,他们因为都是先帝简拔的臣子,情况还不明显。但陛下不同,他们有多少人是真心拥戴陛下,真心为陛下着想呢?现在正好给了陛下一个绝好的机会,而且,怨愤不会落在陛下身上。一箭双雕,不,一箭数雕啊。”

轩辕磐立即想到了其中的妙处,当即下令,抓捕已经核实的案子后面的问题官员,不管有没有事实,先关起来。

帝都官场面临着自1011年以来的大地震。

高天成抽空找到了龙行键,在国防战略委员会龙行键的办公室,两人进行了一场激烈的交锋。

“龙帅,你在玩火!这把火一旦燃起来,有可能失控,它将毁掉帝国!你应该立即劝陛下收手!立即!”

“为什么?”龙行键不解,“肃贪我历来赞成。我所担心者,是不要冤枉了好人,你在里面我就更放心啦。经济问题嘛,重事实不重口供,更不要刑讯逼供。”

“行健,你太天真了。这不是肃贪,这是皇帝借机整肃官场,搞不好要出乱子的。你待在这里两耳不闻窗外事,知道外面乱成什么样子了?光是昨天,就新抓了二十多个,几个部的司局长都快抓完了,政务都停顿了!你如果当初不对卢涌下重手,何至于此啊。”

龙行键冷笑,“是不是你高家有人进去了,你着急了,心疼了?”

高家确实有人进去了,但高天成也确实不是为自己家人来的。“你小瞧我高天成了,我是担心帝国!”

“担心帝国?你的意思是帝国少了几个贪官就完蛋了?笑话!我带兵多年,亲自下令枪毙的不足二十人,知道都是些什么人吗?克扣军饷的,贪污士兵伙食费的,强奸妇女的!老高,你久在行伍,这些人你能饶吗?说,你饶不饶?”

“情况不一样!军队当然不能有这种情况出现。”高天成有点气馁,他在龙支队待过,知道龙行键的作风,“但是政府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政府允许贪污吗?士兵在前线流血牺牲,就是保护他们在后方贪污?就说那个卢涌,一个工程就捞了四十万,一个师的军饷一个月也没有四十万!好大的胆子,好狠的心!他要是在部队,我亲自毙了他!我才不管他是什么人的儿子呢。”

“龙帅,行健,我们相交二十多年了,你的心思我明白。但这不光是肃贪,这是政治!陛下太幼稚了,太幼稚了。这是和自己开战,和帝国开战。”

“你说的政治我不懂。我来问你,你的总局也是这样?像建设部,几乎无官不贪?”

“情治机关当然纪律要严格一些------”摆到桌面上的道理高天成是讲不过龙行键的,无论谁也不能说贪污有理。

“什么机关也不能贪污!当普通士兵拿着每月几个金元的津贴在流血流汗,普通的工人,教师,每月的薪金就那么一点点,这帮混蛋竟然如此猖狂!我们在前线打仗就是为了保卫他们更安全的贪污吗?嘿嘿,卢秀竟然指责我毫无人情!什么人情,保护他儿子贪污的人情?笑话,把我看成什么人了。”

“行健,你军事上可能无敌,但政治上------”高天成猛然想起了当初龙支队翻越翠岭在峡谷中行军时跟龙行键的谈话,那时他们刚刚结识,龙行键尚是个十八九岁的热血青年,政治这种肮脏的东西,军人从来就不可能真正躲开。

“行健,不是我悲观,帝国怕是从此多事了。”高天成想起跟张念祖的交谈,当时他劝慰张念祖,因为这个相处了几十年的老朋友刚刚搬出太阳堡。张念祖反而劝他,无外患必有内忧,皇帝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经济军事都是低能啊,偏偏胸怀大志------辞去太阳堡总管是好事啊,这个军情局长我也不想干啦。侍候了老主子几十年,对得起他,对得起帝国啦。我们征杀了几十年,什么事没见过?如今都是老人了,有什么盼头?平平静静渡过晚年,安安静静地咽下最后一口气就是幸福啊。

张念祖的情绪感染了高天成,觉得前程如墨。

真的如张念祖所言,树欲静而风不止,肃贪,有先帝的手腕吗?高天成看着龙行键,皇帝也许仗着龙行键的支持,觉得军队站在他身后,可是,军队生活在真空吗?

“行健,先帝待你如何?”

“这个不消说。我不会干对不起先帝的事。”

“那就好。你我相交多年,如果政局不稳,一定不要袖手旁观。”

“当然。”龙行键奇怪,高天成似乎在指责他什么。

高天成走后,龙行健摁铃叫来了李昊。

“坐吧,今天谈谈你的工作问题。”龙行健指指沙发,“坐下谈。你跟了我十年了,该有自己的事业了。刚回国时,张念祖将军到家里看我,我就提起了你的安排问题,他愿意要你。军情局是个不错的单位。你到那里去吧。军衔提一级,银星中校。具体的工作念祖将军会妥善安排。”

“司令,”李昊仍习惯战争时期的称呼,“我愿意一直在你身边。”

“我不愿意。”龙行健微笑着说,“跟着我当个副官,有什么出息?你是干的最长的一任了,前后我用过好几个副官,你是时间最长的。陶克定、吕晓斌、李鳞、赵星,然后是你,小夏也好几年了,过一段时间把他也放下去。你的前任们离开我后,总体上讲,干的都不错。陶克定已经是将军了,也许你会在他手下干。我对你没有什么特别的交代,第一是清清白白做人,最近的肃贪风暴你一定听说了,不要将自己卷进去。缺钱了,跟我吭一声,但不要将手伸错了口袋。第二是老老实实做事。不要揣摩上司的心思,总想着上司的喜恶。你看我,从来不费那个脑筋。我忘了哪本书了,是一本古人的笔记体,说,‘我心光明’,记住这四个字。第三,精研业务,做行家里手。情报工作我是搞过的,但没有真正入门,那是一门学问,不要小看它。嗯,你母亲身体好吧?”

“谢谢司令。母亲身体好。司令,我真是希望留在你身边,我愿意跟着你继续学习。”

“我那点东西你都学走啦,没什么值得教你的了。”龙行健微笑着,“常去你父亲的坟上吗?”

“不是经常去。”李昊说。

“人死了,就没有什么知觉了。尽管我们更愿意相信他们的灵魂仍在注视着我们。我也想回去看看母亲的坟地了,有一天我梦到了她,醒来心里很难受。我母亲没有过过好日子,没钱看病,常常连饭都吃不饱。这点她就不如你母亲了,你母亲可以抱着孙子,含饴弄孙,也是人生一大幸福啊。”副官跟久了,有了感情,什么话都可以说。

“好了,我已经跟二部打了电话,他们会和军情局联系的。你把工作跟小夏交代一下。另外,联系一下段鹏将军,他刚来帝都。应当在陆军部,周峰知道他的下落。有时间的话,请他来我这里一趟。”

“是。”李昊立正,忽然感到,这可能是副官任上最后一件事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