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时空的战斗-燃烧的海峡 第八章 血色残阳——攻击 四九七 魔鬼野兽师团覆灭记

ls1030 收藏 9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1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17/[/size][/URL] [内容简介] 在特种兵、赤军第二师团和空降的第十五军战士引导之下,很快号称万岁军的第三十八军和印尼解放军第一军会合。乘坐汽车滚装船上岸的台湾第十八军战士们,也纷纷赶来。 三个军会合在一起,准备往山口方向进攻,彻底消灭位于山口的鬼子第六师团。第六师团,是南京大屠杀的罪魁祸首,是日军最凶恶的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17.html

在特种兵、赤军第二师团和空降的第十五军战士引导之下,很快号称万岁军的第三十八军和印尼解放军第一军会合。乘坐汽车滚装船上岸的台湾第十八军战士们,也纷纷赶来。

三个军会合在一起,准备往山口方向进攻,彻底消灭位于山口的鬼子第六师团。第六师团,是南京大屠杀的罪魁祸首,是日军最凶恶的师团之一,这是一支甲等精锐师团,几乎都是由一些死硬的极右翼分子组成。

当年抗日战争时在万家岭战役中,白崇禧一直注视着孤军冒进的第六师团。这个师团曾率先从雨花台冲入南京城,入城后又是杀人放火、奸淫抢掠的魁首。残暴成性的野兽师团日军兽性大发,在侵占南京的八天时间内震惊中外的南京大屠杀,该师团仅在下关杀害的中国军民尸积就达两千米长、五十米宽,血水染红了长江。他清楚记得蒋介S曾经诅咒过第六师团:“第六师团是一群魔鬼、禽兽。有朝一日我蒋中正如不能消灭第六师团,就永不姓蒋!”

的确,日军的第六师团,在中国人人愤恨,在国际上臭名昭彰!

被白崇禧打怕的稻叶顾忌到深入中国防地纵深太远,后路会被截断,暂时停止了攻势,使得白崇禧消灭这个魔鬼野兽师团的梦想破灭。

后来这个野兽师团于1943年1月20日在布干维尔岛登陆,最后,在美军的轰炸,澳大利亚军队坦克碾压之下,第六师团25000多人仅剩2500人。1945年9月6日,野兽师团残部向澳大利亚第一军投降。1946年2月2日,谷寿夫在家中被美军逮捕。8月1日专机引渡来华,在南京受审。1946年4月26日, 谷寿夫被押赴雨花台执行枪决。

现在中国军队向第六师团发动最后的攻击,将要彻底埋葬这支野兽师团,以告慰当年南京三十多万同胞的在天之灵!只有彻底消灭第六师团,三十多万死难的同胞在九泉之下才能瞑目。

孙立人老将军对发动攻击的三个军下达命令:“对于第六师团,我们坚决不留俘虏!如能抓获师团长和将级以上鬼子军官凌迟处死!抓获佐官处以车裂之刑!抓获魔鬼野兽师团的尉官和鬼子士兵,全部活埋!”

为了彻底消灭这个野兽师团,为了减少自身损失,陆云飞下令三军部队务必不惜弹药对山口城进行猛烈的火力覆盖。他说道:“那怕把我们的弹药全部打光,也要给我彻底干掉这个魔鬼野兽师团!全部杀光,连一条狗都不要给我留下!最后交代一点,最好能夺取第六师团军旗,送入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小犬蠢田一原本调遣第六师团前往山口,是以防中国军队从北九州登陆。敌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中国军队绕过山口,从防府和岩国一带登陆,从背后切断了魔鬼野兽师团的退路。

第六师团的师团长是寿谷夫的儿子寿谷征次郎中将,他并没有因为他的父亲当年在中国犯下累累罪行而感到内疚,相反,却因为他的父亲被蒋介S政府枪决而对中国恨之入骨。因为他的积极反华的态度,在陆军士官学校毕业之后被小犬蠢田一推荐进入东京陆军大学,毕业后,获得日本昭和天皇的御赐军刀,成了臭名昭著的军刀组成员之一。

在山口城内,寿谷征次郎对他的副师团长秋永正吉说道:“低劣的支那人,当年杀害我的父亲。今天他们还要企图消灭我们师团!我们必须和那些低劣的支那人血战到底,我们要让山口每一寸土地都流下支那人的血!”

“哈伊!”秋永正吉连连点头哈腰,“我们一定誓死效忠天皇!让我们第六师团名留青史!”

寿谷征次郎深知中国军队是绝对不会放过他和他的野兽师团的,本来他还有一条逃往东京的道路,可是现在道路被以防御出名的新编七十四师所扼守,他目前唯一依托的就是山口城内那纵横交错的防御工事。

三十八军、台湾第十八军和印尼第一军一路往山口方向推进,路上阻拦的一个鬼子乙等师团和一个丙等师团迅速被歼灭,除了一部分被击毙外,大部分投降。经过短短的三十二个小时,三个军就到达山口城,把一座不大的山口城围得水泄不通。

在三个主力军到达山口城之后,第十五军也做好战斗准备,准备采取垂直攻击的方式进入山口城,配合三个主力部队消灭第六师团。

对于第六师团,我们也没有进行攻心战术。这个南京大屠杀的罪魁祸首的野兽师团,后来去了台湾又犯下累累罪行。只可惜当时收复台南的时候让这个野兽师团从海上逃跑。现在是全歼这个师团的大好时机,自然谁都不愿意放过这个机会。

山口城内的日本平民,在得知中国士兵从防府和岩国登陆的消息之后,除了一小撮极右翼分子外,其他的早都全部逃出山口城逃命。经过赤军第二师团宣传的日本平民知道,中国军队对第六师团可以说时恨之入骨,一定会不吝啬弹药对山口城进行猛烈轰炸。

逃出城的日本平民,一部分逃到中国军队这边来。而很多对中国军队不信任的日本平民,登上小船逃往阿三国。结果,一部分人死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侥幸逃到阿三国的那些人也遭到非人的待遇,成了最下等的贱民。

随着陆云飞的命令,十二架轰-8轰炸机、二十四架轰-6、二十四架幻影F-1、三十六架歼-10挂满凝固汽油燃烧弹,从被修复的九州岛福冈机场起飞,赶往山口准备进行一场大规模轰炸。一百多架战机一共携带了五百多吨的凝固汽油弹,准备把面积不很大的山口城烧成一片废墟。

一架接一架的战机向山口城猛扑过去,投下一枚枚用环烷酸和脂肪酸的混合铝皂为稠化剂调制加注入汽油制成的凝固汽油弹。炸弹落在山口城内,爆发出剧烈的爆炸,爆炸后形成一层火焰向四周溅射,发出一千多度的高温。像猪油膏一样粘稠耐烧的汽油粘住物体剧烈的燃烧,无数的“火人”从着火的建筑物中跳出来,那些“火人”奋力挣扎,把燃烧的油块到处抛洒,再度造成二度杀伤,整个山口城内,到处都烧成一片火海。

一切可以烧的全部被烧毁,那些“火人”倒在火海里,渐渐变成焦炭。房屋内的可燃物品早已被烧尽,钢筋被烧软化,水泥被烧得像玻璃一般脆弱,一栋栋建筑物轰然倒塌。

城外的几百门大炮发出怒吼声,炮口吐出一团团火球,一枚枚炮弹落入城内,强大的气浪把废墟上的碎石水泥块掀飞,炸出一个个巨大的弹坑。

不多久,挂了钻地炸弹的战机群再度赶来,向那些被炮弹砸出的弹坑上投下一枚枚钻地炸弹。呼啸的炸弹落在地面,在地下爆炸,地面上塌陷成一个个巨大的深坑。随后战机群返航之后,再次挂上凝固汽油弹,再度飞往山口城,向那些深坑内投下凝固汽油弹。

落入坑内的凝固汽油弹爆炸形成的火焰四处溅射,融化的汽油到处流动,把那些被炸开的地下工事内烧成一片人间地狱一般。天色渐渐暗下来,整个山口成被火焰映得通红,连天空都被染成一片橘黄色。

被炸成月球表面一样的山口城内,到处是冲天火焰,热浪滚滚,那些坑内散发着刺鼻的焦臭味,到处散布着烧得只剩下框架的车辆和缩得死狗般大小的焦尸。焦臭味和灼热的空气混杂一起,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气味,地下冒起的大火,使得山口城就像一座正在喷发的火山一样。

为了这个国人所深恶痛疾的魔鬼野兽师团,中国军队可是进行了不计成本的轰炸,三天内,投下两千多吨炸弹,射入五万多枚炮弹。两万六千多人的野兽师团,平均每人承受两发炮弹外加一百多公斤的凝固汽油。

就是这样烧,还是没能把田鼠一般的敌人全部烧死。当大火渐渐平息下来,大量美制和英制的先进坦克带着步兵对山口城发动攻击的时候,废墟中不时射来的子弹击中坦克后面的步兵。坦克马上开火,1800米/秒的炮弹把残余的敌人送去“见了日照大神”。

武装直升机带着运输直升机,螺旋桨发出划破空气时刺耳的呼啸声和发动机轰鸣声夹杂在一起,发出震撼人心的巨响。

无数12.7mm子弹从天而降,收割那些残余的鬼子。飞行员们从夜视仪绿色荧光屏上一旦发现还有生命的痕迹,就是一排吐着火舌的火箭弹轰击。随着机枪扫射和火龙的飞舞,夜视仪里的生命痕迹一个接一个消失。

运输直升机把十五军的士兵从空中降落,在敌人的背后射杀那些地面残余之敌。跟着坦克的士兵从正面杀入,随着冲锋枪、自动步枪的怒吼,残余之敌一个接一个从废墟上滚落在地面。怒气未消的中国士兵对着在地面抽搐的尸体继续开火,直到把鬼子尸体打得血肉模糊。

在步兵的搜索之下,火焰喷射器手和火箭筒手一个个逐一消灭目标。知道自己即将面临覆灭命运的敌人困兽犹斗,一次次从一百多米深的,没有在轰炸中被摧毁的地下工事中冒出来,顽固的对中国军队进行反扑。

找到地下工事入口的中国军队向目标杀去,准备彻底控制入口处,等待工兵前来埋葬敌人。困兽犹斗的鬼子顽固抵抗,射来炽烈的火网。我军近距离支援的迫击炮射出一道弹雨,落入敌群之中,肆无忌惮飞洒的钢铁碎片交织成一张巨大的网,收割死守入口鬼子的生命。

很快,主工事入口处到处堆满鬼子扭曲变形的尸体,中国士兵冲上去,准备架起机枪控制洞口。此时一群鬼子“敢死队”猛冲出来,企图引爆身上的炸药。一个勇敢的军官迎着“鬼子敢死队”冲去,抱住一个鬼子,拉响他身上的炸药包,在一片爆炸声中,那个军官和一群鬼子“敢死队员”一起消失在硝烟之中。

城内抵抗的火力越来越稀落,经过二十五个小时巷战之后,地面的残敌已经被全部歼灭。所有的主入口和副入口全部被中国军队彻底控制,随后,工兵驾驶着各种工兵车辆进入被中国军队彻底控制地面的山口城。

“不要把那些禽兽炸死在地下!要把他们挖出来!对他们进行正义的审判!”孙立人将军怒吼着下令。

命令被送到工兵部队,得到命令的工兵没有进行炸毁坑道的操作,而是用挖掘和爆破从那些钻地炸弹炸出的深坑往地下挖去。经过三天三夜的挖掘,一个六十米深的地下坑道首先被挖出,里面黑压压的一百多名目光呆滞的鬼子,那些鬼子已经彻底崩溃,看到砸开他们头顶洞壁的铲车时,连开枪的能力都没有。自然,那些鬼子成了俘虏。

又经过两天两夜的挖掘,挖掘出无数大小“老鼠窝”,“老鼠窝”内的鬼子看到挖来的铲车,只能呆若木鸡一般看着对准自己的冲锋枪。

最后,终于挖掘出寿谷征次郎和副师团长秋永正吉所在的坑道,可惜的是那个寿谷征次郎已经自杀,逃避了正义的惩罚。那个秋永正吉砍下剖腹自尽的寿谷征次郎脑袋之后,也已经发疯。当中国军队挖出他的时候,他头发蓬乱,满脸污垢,双手在空中挥舞,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不管他是否发疯,中国士兵还是带走了这个家伙。

一窝没有死的佐官也被挖掘出来,和秋永正吉少将一起被带走。

当秋永正吉一伙人被带到卫达民面前的时候,卫达民看了看他们的军衔,对这些家伙宣布了孙立人将军对他们的审判。秋永正吉被凌迟处死,那些佐官被执行“车裂”(现代版的五马分尸)之刑。其他被挖掘出来的鬼子,除了少数女兵外,全部被活埋。

自杀的寿谷征次郎以为他能逃脱正义的审判,但是他想错了,他的尸体还是受到惩罚。寿谷征次郎无头的尸体被吊起来,在肚脐上插入一个灯芯。肥胖的寿谷征次郎被“点了天灯”,身上的油脂提供插入肚脐的灯芯燃烧,直到被烧成一具干尸为止。

第六师团的军旗,被完整的缴获,不久之后就被送去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