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二:鏖战鲁东南:第五章:第二十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


二十二



谷村别有用心地提出让戴云飞再用刺刀与日军军官比试一下的话一说出口,这边众人们个个都愤怒地大骂起来!皆怒不可遏地斥责小日本鬼子不要脸、以多胜少做不到,又想用车轮战术想占便宜,简直是卑鄙无耻云云。甚至王志刚、李小山和刘刚以及一排的众多士兵们也走了出来要替换戴云飞。


那边中国军人们愤怒满腔,可这边谷村等人也是怒气冲冲的样子,好像戴云飞一个人宰了他们三个军官以少胜多却是欺负了他们!


其实这边的中国军人们并不清楚:日军官兵们在战斗时尤其是侵华战争的前期并不怕死,他们普遍地认为他们死后灵魂可以回到靖国神社,可以另投生为别个时期的武士。但是一旦在他国的战场上自己的头颅被砍下,这个人的灵魂却是绝对地回不去了!这个阵亡勇士的孤魂就会真正地变成一个野鬼而永无止境地在异国他乡孤独地飘零游荡!所以说几年前在长城保卫战西北军用大刀杀出的威名让侵华的日军闻风丧胆、谈“刀”色变,其原因是西北军的刀法就是由武术高人所开创出来的既能破日军拼刺刀的招数又能在两招之内砍下日军士兵脑壳的刀术。故此进攻长城与西北军交过手的日军官兵有“宁愿在战斗中死过十次、也不愿与西北军肉搏一次”的说法!


上述的缘故,吴志伟部和八路军部的大多数人并不知道,所以对日军官兵们愤愤的情绪而感到不解,但出身于集团军情报参谋的韩大海对此却心知肚明。于是,韩大海先走到戴云飞的面前轻轻地问:“你怎么样,一排长,没什么事吧?”


戴云飞此刻的身躯就像是钢铁铸就的一般仍然站立的平稳而笔直,他的眼睛仍然注视着对面谷村等人又轻轻对韩大海说道:“没问题,韩长官,你让他们上来吧!”


“好!”韩大海没多说什么,只是声音很轻但吐字清晰地说了一个字然后对谷村道:“你刚才说我们用刀砍下你们官兵的头颅未免太残暴,那么我问你:你们日兵军队自入侵我国领土以来,曾屠杀了多少中国人?你们的军刀又砍下了多少颗中国人的头颅?你们这几个军官、也包括你所用的军刀哪一把没沾上中国人民的鲜血?‘过于残暴’?真是笑话!你们做着强盗的行径却满嘴的仁义道德,死到临头时却强调一下仁慈和道义,这个世界上还有你们这样不要脸的流氓和禽兽吗?”


听到韩大海义正词严的斥责,脸色一阵子白一阵子红的谷村终于忍不住地用一双充满怨毒的眼睛紧盯着韩大海恼羞成怒地大声道:“韩君,战场之中请不要呈一时口舌之快,大日本皇军的武士绝不容你肆意侮辱,请让------”


“不要再啰嗦了!”韩大海很少见地暴喝一声打断了谷村的话说道:“你不是说让你的军官们要用刺刀来请我们‘赐教’吗?那还强调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让他们速来受死吧!”说完他又对身边的戴云飞大喊一声:“戴云飞听令、准备上阵杀敌!”


“是!戴云飞领命,保证完成任务!”戴云飞大声答完之后右手持枪向前走了几步然后站定顺势右手腕猛然一抖一个出枪动作,其迅猛有力、利落快捷夹带着一股劲风,紧紧注视着前面的眼神中闪烁的光芒和与肩平齐的刺刀尖上的寒光相互辉映凝成了一道逼人的杀气!


拼刺场上因戴云飞的提前上来并出枪做好了预备动作以及他满身的杀气从而尚未战就控制住了拼斗场上的主动性,因此三个稍稍慢了一步且动作有所沉滞的日军军官在刚刚呈三面环形的圈子想把戴云飞围在里面之前,戴云飞先发制人向左跨上一步用刺刀尖压住最左边日军官的刺刀就势猛一拧身子、让过了中间刺来的刺刀然后瞄准时机双手向上猛撞,用步枪的弹仓击碎了最左边日军官的下巴!继而双臂用力向右后侧挫枪,将枪托猛地击在中间正在前扑的日军官的右太阳穴上!最后用眼角的余光看准最右侧因戴云飞上前速度过快而刺空已经到了他的身后正把枪托后挫并借势已经转了过来的日军官,大喝一声,左手抓住对方横斜过来的刺刀尖右手握着枪的上护木将步枪如同投掷标枪般地猛甩过去、然后抬起右脚踹向对方的小腹并左手松开了刺刀!只见那位刚刚转过身子的日军官前身被戴云飞近距离投掷的枪刺捅了个对穿!刺刀的投掷和猛力的一脚产生出极大的惯性踹得日军官向后踉踉跄跄地后退了几步,最后吐出大口的鲜血仰面朝天的摔倒在地,那只步枪仍牢牢地插在他的前胸将他钉在地面!


比刚才用大刀迎敌的时间更短,戴云飞令人眼花缭乱地几下简单而有效,迅速而实用的三个致命的招数居然在不到三秒钟的时间内完成!但这短暂的两秒多钟体现在戴云飞的身上,除了一种气势占据了上风,多年练就的武功基础让他在躲避和出手时无论是脚下的步伐、视界的准确、时间的拿捏、打击部位的精确以及身形的快捷灵敏等等因素无一不恰到好处、不差分哩!


心里面没有这个底儿,戴云飞无论如何是不敢两次毫不犹豫地迎战敌人的,除此,他心里面非常清楚即使韩大海没有特意的场外安排,他的老部下———现在与他在连队里平级的射击队的队长刘刚以及他的一排士兵们也绝不会看到他一旦面临着生命的危险而在关键的时刻不出手的!更为重要的是他的上司韩大海的信任让他本就有数的心里徒增了更大的信心!因为在他上去占据先机之前韩大海曾小声地叮嘱了一句只有他俩才能听见的一句话:“记着:一排长,你是整个连队的刺杀教官、更是咱们连队的尖兵!我相信你!”


于是,有了韩大海这样知人善用的指挥官和戴云飞这样对指挥官的思维能正确的心领神会并有着非常强悍本领的下属,才会有这场惊心动魄、扬我军威而让日寇魂飞魄散的躺满少胳膊缺头的尸身、视觉处鲜血淋漓的肉搏战!


这边,吴志伟的连队官兵因为是戴云飞所教授的拼刺技术,所以对他的几个招式一目了然,但八路军那边的大多数人却看不出戴云飞迅如疾电的出手和步枪的招式是如何地压、拨、磕、刺、撞的,看得清楚的仅仅是他的最后一掷和同时的几个日军军官命丧黄泉!只是罗汉民等几个当过红军的各级指挥员看出了戴云飞以武功底子为基础、配以他本人刚猛、骁悍的风格特点把几个刺杀的基本动作用最简洁、最实用的招式并配合灵活的脚下步伐把拼刺杀敌的动作淋漓尽致地发挥到了极致!而更加有所特点的是:这个戴云飞的所有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快到了无论是躲闪和出手都如同一个招数———上前是为了消灭正面的敌人、后退是为了干掉身后的鬼子!


韩大海吩咐孙元山给戴云飞包扎好他的左手伤口后,接下来是40余名残存的日军士兵们拉开了架势分成五组,每组八个人一个阵势前来迎战。韩大海根据己方这边缺在山谷阵地警戒的四排以及前面公路上警戒的两个班(小队),也在将近八十余人的部队里把前去迎战的新老兵精心地抽了出来。他在队列前亲自点头示意、点出他认为确实不会让日军士兵能伤到一点的三十个老兵和十名新兵(姜大岭也暂被算到了新兵的行列里)出列。韩大海只说了一句话:“记住:我们的教官一排长已经干掉了六名鬼子军官,你们上去只是为了替连队清理一下残敌,记住要领,先发制人并见机行事。第一组上!”


五个组的士兵们上来与日兵们一对阵就先跨上一步等待着对方的下意识动作然后即刻先发制人按戴云飞所授,无论是对方的刺刀在上或者对方的刺刀在下,一律是以灵活的步伐为轴,避开正面对敌而用枪托、弹仓或在抓到了机会时用刺刀磕、撞、刺死日兵!整个过程除了四名新兵动作稍慢被日兵缓过了手而划伤但在旁边士兵的帮助下最终刺死敌手外总算是有惊无险!肉搏结束,40名新老士兵基本上全凭自己之力干掉了仅存的这40名日军士兵!


当最后的一名日军士兵满身淌血地倒地毙命、谷村趁场上所有人把注意力集中到拼刺的场面上时,突然双手将指挥刀反转握住刀身中间向自己的小腹扎去!


“砰”地一声枪响,谷村的指挥刀竟从中间一折为二!韩大海把驳壳枪插回腰间冷冷地道:“在我们这些人的包围下,你还想以剖腹来报效天皇?真是梦想!你连你部下要死也要死在刺刀下的勇气也没有?捡起你的战刀,像个军人一样来战死!”


谷村的战刀在正欲进腹的瞬间被韩大海用枪猝然地打断,除了巨大的力道让他跪着的身体向后坐倒之外,心里更是受到了极大的震惊!此刻他听到身边的翻译小声地把这句话解释给他听之后,一天前还不可一世的这位日军少佐被激怒了!横竖也是个死,即使不让我死在自己的军刀下,那我就死在你们的枪口下吧,但死之前也一定要捎带上一两个,也算尽了我作为一名天皇武士的职责!


想到这里,谷村先是大声喊了一句:“我强烈抗议!刚才我的部下与你们的士兵拼刺,你们的几个士兵已经受伤不敌,为什么旁边有人帮忙助阵?这还是一对一吗?”


“放屁!”韩大海暴喝一声道:“一对一是指双方同样人数的拼刺,但你的人没了,我的人转向你的任何一个士兵也是一对一,只不过是受伤的退向一边,没受伤的接着对敌而已,你他妈的有什么理由抗议?真正地在战场上你们好几个人来刺杀我们一个士兵的事情不是常见的事情?还啰嗦什么,赶紧下到场子里吧,前面并没有枪声响起,你还等什么?”


“我不怕死,你是不应该侮辱我的。”谷村在无奈之下站起了身并拂了一下身上的灰尘说道:“我毕竟是一个在皇军部队里面服役多年的帝国勇士。你们中国有句古话:‘士可杀不可辱’,我,谷村以一名武士的身份来向你挑战,请韩君亮出你的武器。”谷村说完接过了旁边那个翻译递过来的一把军刀。


韩大海冷冷一笑接过身边刘刚的步枪正要出去,左边的罗汉民过来一把抓住韩大海的衣袖道:“韩老弟、不,韩长官,把这个狗日的谷村就交给我们吧,你们做的也够多的了!”


“让给我们吧!”这时把场面团团围住的好几百名八路军官兵们一起高声大喊!


韩大海见状心里明白了:这不仅仅是一个人的杀敌要求,而是一个抗日集体的战斗意志和代表了中国民众杀敌报国的强烈愿望,更是一种一支部队上上下下同仇敌忾、报仇雪耻的充满了热血激情的明显表露!我绝对没有权利剥夺他们杀敌雪恨的愿望和责任,更何况这支由当地的子弟兵组成的部队才是这个地区抗日的中坚力量以及这场战斗的发起者!


想到这里,韩大海后退一步将手里的步枪递给了罗汉民并小声地说道:“要小心,罗队长。”


罗汉民笑笑点点头上前一步大声说道:“狗日的谷村你听着:我是山东八路军游击支队第六大队的大队长罗汉民。今天的伏击是我带人打的,目的就是消灭你们而为被你们杀害的百姓们报仇!”


说完这句话,罗汉民左脚前迈右脚一偏呼地一个标准的预备用枪的动作,同样的利落迅猛,也同样的带起了一股子冷锐的劲风!


谷村听完了翻译的这番话后,曲扭的面孔抽畜着,一双通红的小眼睛射出了怨毒的光芒———自己以及五百多帝国官兵们的下场,全归咎于这个满脸大胡子的土八路军人!于是,他不再多想,双手持刀走了几大步然后“唰”地高举向身前仅仅两米的罗汉民劈来!在刀锋夹带着一股劲风劈向对方的头顶、而又见到对方依惯式双手举枪欲托住他用尽全力劈下的这一刀时,谷村的两只手腕一拧,大起大落的刀式倏地向右侧一闪,又快又狠地向罗汉民的腰部砍去!


罗汉民双手举枪忽见对方的刀式一偏、划了一个诡谲奇异的弧线劈向他的左侧,于是他双眼暴睁大吼一声左脚上前半尺右脚直跨一大步揉身贴近谷村然后举枪的双手稍稍一偏向前一伸一缩猛地直捣向谷村的面部!只听“咔嚓!”一声闷响,谷村的面部被力道凶狠的枪托一下子捣得如破裂的西红柿一般鲜血迸射!


没有片刻的间隙,罗汉民双手捣向谷村的同时,左手拎着步枪的枪管把整个步枪在左身侧一竖,只听“铛”的一声正好挡住了那只失去了控制但仍带着锐利刀风的且蕴含着谷村力量斜砍下来的日本军刀!


当罗汉民再次地用一个预备用枪的姿势对准了双手捂脸仰面倒地的谷村时,四周的所有人都在一起高声大喊:“杀了他!”


“宰了这个狗日的!”


“杀了他,替百姓们报仇啊,大队长!”


当谷村咬着牙摸着一支步枪硬撑着身体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正四下里乱看时,刘同启对正要向前走去的罗汉民说了一句:“大队长,别忘了咱们的政策!”


罗汉民向前欲动的身体猛然一顿,缓缓地转过了身子然后眼睛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戴云飞似乎是自言自语地说道:“对,我们是有政策的,不能杀鬼子伤兵和------”


曾当过侦察连中尉副连长的戴云飞是什么样的脑瓜?一听这话立即抽出了自己的砍刀递给了二班的姜大岭小声道:“大岭,你是当地的百姓,你要为乡亲们报仇雪恨可是理所应当的,咱们可什么政策也没有。”


姜大岭一见自己的排长如此说并递过来他心爱的砍刀,心里面立即涌起了前所未有的激动和感激以及一股子热血沸腾的原始冲动!他双手接过砍刀后答了一句:“姜大岭遵命!”然后顿时激发出了往日打猎时强悍凶猛如山豹般的野性,几个箭步跳跃着向谷村冲去并高喊着:“秀水嵎的乡亲们,俺姜大岭替你们报仇了!”他的话刚落,便用砍刀的刀背把谷村听到声音而递出的步枪磕偏,然后一个偏上挥刀带起一道寒光,谷村本已模糊不堪的头颅落在地面上直滚出七、八米才停下!


夕阳刚刚落下,八路军第六大队的官兵们带着谷村的人头和那个本来是中国人的日语翻译官、满载着大量缴获的轻重武器和弹药装备同吴志伟、韩大海等人告了别。两支部队告知了今后的联络方式以及行踪暗记,然后挥挥手各自消失在不同的方向------


这一仗,吴志伟部队又阵亡七人,伤二十三人。除了五人是在山谷阵地袭击日军时中了日军的枪弹阵亡之外另两人是骑马追击谷村残余的过程中中弹身亡,而十三名伤兵有八名均为战马的目标过大被日兵打中从马背上跌落摔出了轻重不等的伤,另外的五人是在最后的与日军士兵拼刺刀时所受到了不重的轻伤!


远途打伏击的冷枪运动吴部损失三人和此地的“帮场子”又折兵七人,仅163人的部队少了10人、(其中包括4名老兵)伤了23人,这对于这个部队来说不能不算是让人痛心的巨大损失!就以这次他们以一种高姿态来取走的各种子弹约25000发,炮榴弹600枚以及谷村部被惊散而又与他们所乘坐的军马合群的34匹战马相比,士兵的损失与物资的获得是无法在一个天平上相称的!但是,就消灭的日军力量、帮助了另一只打日军的中国军队——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解了他们将被围歼的围也毫不过分!更重要一点的是自己的这支部队在友军以及鲁东南地区再次地显示出了他们强悍的战斗力以及爱国抗日的民族气节等方面来讲,这意义的重大就不能以得失多少而论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