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1/


谁知,林玉凤根本不理赵华的情,她小嘴一撅,嘴里咕嘟了句:“怎么看不起我啊?”

“不是看不起你啊,我是考虑到你一个姑娘家,万一被子弹伤到可不好了。”赵华解释说道。

“姑娘家怎么了?姑奶奶就不能杀鬼子了啊?”这下林玉凤不高兴了,“带着杨建他们去规避的事情,应该由书生王海平来做的。你应该担心他的安全,担心我干吗?我都当兵一年多了!早就算是一个老兵!”

刚好杨建也听到这话,他也跳出来说:“林姑娘,赵营长也是为了你好啊。你还是听赵营长的,带着我爹和红儿去躲避一下。你把枪给我,我留下来一和赵营长他们一起打鬼子。”

“哈哈哈!就你啊?”林玉凤笑起来,“你也是一个书生,而且你爹就你一个儿子,还是不要冒这个险为好。”接着,她模仿赵华的口吻:“先到一边规避去!别在这里凑热闹!一会子弹不长眼睛,万一伤到你,我不好向你爹交代。”

“你,你,你还真小看了我!我五岁就会打枪了!村子里不是很富裕,我爹从小就经常带我上山打些野味。”杨建不服气的说道。

此时,老杨也闻声过来说道:“长官,俺也留下来和你们一起打敌人。经过这段时间相处,俺知道你们是好人,你们的敌人肯定是坏人!我虽然老,可是枪法还是可以的!就让林姑娘带着红儿去躲避吧。长官您说的没错,万一子弹没长眼睛,伤到姑娘家可不好。”

赵华见老头子也上来凑热闹,他心里想的是:这下可不好,一个女孩,一个书生,还有一个老人家,他们哪里知道鬼子的厉害啊!不行,得把他们赶走!想到这里,赵华故作发怒状,提高嗓门道:“不行!你们几个都不行!万一伤到哪个,我都不好交代!你们还是跟着王参谋,带上红儿一起去边上规避一下吧!”

林玉凤还想说什么,赵华大声喝道:“林姑娘,这是命令!你必须执行上级的命令!”

见到“长官”发火,老杨也不好说什么,他轻轻拉了一把林玉凤:“姑娘,长官发火了,咱们还是先到一边去躲躲吧。”见营长发火,老杨都惧怕营长,林玉凤无可奈何的说:“那好吧,咱们走。”

而那个杨建却停留在原地不动,赵华让他走,他却说:“营长!俺不走!俺要参军,参军您的军队!现在马上参军您的军队!不知道您答应不答应。”

听说杨建要参军,赵华笑了笑,说道:“小杨,你要参军,我很高兴,当然答应拉。不过,你现在参军了,也不过是一个新兵,还需要经过训练才能打鬼子,所以,你还是先跟着王参谋他们去边上躲避一下鬼子吧。”

王海平也上来,拉了一把小杨说:“小杨,我们走吧,不要再呆在这里了。营长交代俺看好你们,俺都不得不执行他的命令。其实说句心里话,俺还是很想杀几个狗日的,给我那死去的妻女报仇。既然营长命令,俺不得不执行啊。”

最后,拗不过赵华的林玉凤他们,只好乖乖跟着王海平,带着红儿到一边去暂时躲避即将到来的激战。

严彪和张惠能他们带领着侦察排,引诱敌人在太行山中“溜达”了两天两夜。号称“炮灰队”的警备队伪军早已被拖得承受不住,抬着鬼子的尸体和伤兵先行退回临城县城。

一路的损失,使得鬼子指挥官木村德重和小林正雄暴跳如雷,他们发誓一定要消灭这一股“支那毛猴子”。敌人紧紧跟随在侦察排的后面,他们把侦察排当成是赵华他们的主力部队,企图把他们一举全歼。

最后,侦察兵战士牵着敌人的鼻子,进入岭西埋伏圈。在伏击圈埋伏的赵华发现远处有动静,他拿起望远镜看了看,只见是自己的侦察排安全返回,后面跟随着黑压压的一大片敌人。

“同志们,做好战斗准备!敌人来了!”赵华大喊一声。

随着赵华的命令,早就在岭西等待敌人的战士们,趴在冰冷刺骨的地面上。他们只觉得自己厚厚的棉衣此时就像是纸糊一样单薄,地面的寒气渗透棉衣进入体内,使得战士们感觉刺骨的寒冷。战士们顶住严寒的侵袭,紧紧握住手里的钢枪死死对准远处黑压压的一大片鬼子和汉奸。

在前头的侦察兵战士到了岭西之后,他们加快速度奔跑。后面的敌人也加快速度追赶,被严彪和张惠能他们带向伏击圈。

十多分钟后,严彪和张惠能带着侦察兵战士通过伏击圈,后面的敌人紧追不舍赶上来。

赵华拿起步枪,他在寻找这群鬼子中官阶最高的那个家伙,却一直没有找到鬼子的少佐大队长。原来,狡猾的木村德重并没有在前头带路,而是由一批中队长和小队长骑着马带着大队在前头带路,木村德重和小林正雄他们骑着马在队伍的后面。

看看没有找到鬼子少佐,赵华把枪口对准一个骑着大洋马,挎着指挥刀大尉模样的鬼子军官的脑袋。埋伏的战士们每个人都屏住呼吸,等待营长的枪声一响,他们马上就发动对鬼子的攻击。

当鬼子进入伏击圈之后,赵华对准那个大尉的脑袋轻轻扣动一下扳机,“啪”一颗子弹高速旋转飞出枪口,狠狠扎入那个家伙的脑袋,那个鬼子的军帽上留下两个小小的红点,一头栽在马下。

随着营长的枪声,负责拉地雷的战士拉了一下引线,鬼子群中马上想起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一大片鬼子被炸得腾空而起,再重重落在地面。地面上到处都是鬼子和汉奸的断胳膊断腿,当场丧生的敌人在地上抽搐;受重伤的敌人在地上痛苦的挣扎。

随后,六杆掷弹筒把一排排日式香瓜手雷抛入敌群之中,在敌群中发出一声声震撼人心的爆炸声,又是一大片的鬼子应声惨叫着倒下。正面道路上和两边树林中的马克辛重机枪、九二式重机枪、捷克式轻机枪、歪把子轻机枪发出一阵怒吼,吐着长短不一的火舌,把暴雨般的子弹倾泻向敌群,被打了一个猝不及防的鬼子一大片一大片像被割稻子一般收割倒地。

步枪、手枪发出炒豆子般的枪声,把那些没有被地雷、手雷和机枪撂倒的敌人一个接一个打翻在地上。不过毕竟1938年的鬼子还是战斗力极强的敌人,这些训练有素的敌人并没有因为遭到伏击而乱了方寸,活着的敌人纷纷趴在地上,用最快的速度组织火力向赵华他们疯狂还击。毕竟敌人的数量还是多于我们,加上他们掷弹筒手精确的射击,掷弹筒发射的手雷落在我方阵地上爆炸,横飞的弹片使得我们伤亡好几个机枪手。

掷弹筒发射之后,敌人的轻重机枪也向我军阵地上射来暴雨一般的子弹。很快,那些训练有素的敌人就组织好还击,死死压制住赵华手下那些战士。

一个鬼子掷弹筒手刚要把一枚手雷装入掷弹筒内,眼疾手快的赵华一枪就射穿那个家伙的脑袋,那个家伙像一头死猪一样一头趴了下去。接着,另外一个掷弹筒手的脑袋也被打出一对贯彻的血洞,那个家伙一头栽在地上。很快,又一个掷弹筒手脑门上一道血剑喷射出来,像一根木桩一样重重倒下。

看着掷弹筒手接二连三倒下,一个鬼子小队长大喊一声:“支那神枪手!”

敌人注意到不时射来致命子弹的赵华,几乎所有的火力全部倾泻向赵华那里。

早有准备的赵华一个翻身,离开原来的狙击位置。他刚刚离开,两枚掷弹筒抛射出的手雷就落下爆炸,把一颗碗口般粗的树炸倒在地上。无数子弹“嗖嗖嗖嗖”飞来,射在地面激起一块块泥土碎石。看到这个情形,赵华大吃一惊:“还好自己及时躲避,不然早就被打成筛子了!”刚刚手雷爆炸时灼热的气浪还熏得他感到一阵窒息。

趁着敌人的火力被赵华所吸引,战士们手里的机枪再次发出怒吼,吐出一串串火舌。步枪、手枪也发出炒豆子一般的枪声。

“啪啪啪”严彪和张惠能手里的手枪对准一百米处那些鬼子机枪手连续射击,一个接一个鬼子机枪手在这两个手枪神射手手里毙命。两人正在尽情射击的时候,却听到“嗖”一声有什么物体划破空气的声音。极具战斗经验的严彪连忙抱住张惠能往地上一滚,说时迟那时快,一枚迫击炮弹落在两人的身边,发出一声巨响。严彪只觉得自己左腿上一热,黏糊糊的液体流了下来。他知道,自己被一块弹片击中,幸亏是一块小弹片,否则他那条腿就报废了。

紧接着,又是一发迫击炮弹落在阵地中,“轰”一声巨响,三个战士在一片火光之中倒下。

赵华连忙一跃而起,对准五百米外那个正准备向迫击炮口内装填炮弹的鬼子一枪,“嗖”一发子弹贯穿那个家伙的脑袋,钢盔都飞出老远,那个鬼子迫击炮手一头重重摔在地上。敌人的子弹马上“嗖嗖嗖”向赵华这边飞来,他灵活的就地一滚,其中一发子弹擦着他的棉衣飞过。

看来,敌人那些步枪兵已经注意到这个致命的神枪手,一旦赵华开火,马上就有无数的子弹向他这里射来。那些鬼子几乎每个都是神枪手,只不过他们没有经过专门的狙击训练,所以想击中赵华还是没有那么容易。

躲避过敌人攻击的赵华,拉开枪机盖,把一排子弹压入弹仓内,再推一下枪栓。随后再度伸出枪口,对准另外一个鬼子迫击炮手就是一枪,把那个家伙一枪击毙。

“八格牙鲁!快开炮啊!”小林正雄咆哮起来。他身边的几个九二式步兵炮炮手刚刚才把栓在马上乱七八糟的绳索解开,把步兵炮从马身上解下,转过炮口。一个拿着小旗的鬼子叽里咕噜高喊着方位角度,鬼子装填手把一发炮弹装入炮膛内,炮手一拉绳子,“咣”一发炮弹呼啸着飞入树林之中。

“轰”一声巨响,一片树木轰然倒下,两个机枪手被强大的气浪掀飞上天空。过了一会,又一发70mm口径炮弹飞来,重重砸在树林里,又是两个战士一死一伤。

赵华看了看那门可恶的九二式步兵炮,他想瞄准那些炮手消灭他们,可惜距离太远,有一千多米,他的步枪根本够不到那里,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门可恶的步兵炮连续射击。

有了一门大发淫威的步兵炮的压制,敌人的迫击炮、掷弹筒、轻重机枪全部发威,把战士们死死压制住,趴在地上根本就无法抬头。鬼子步兵开始挺上刺刀,向我军阵地的方向扑来。赵华一旦让人数众多的鬼子进入,我方肉搏拼刺不是敌人的对手。

赵华打算带上几个战士,从侧面摸到那门步兵炮那里,消灭那些鬼子炮手。可是在敌人的火力压制之下,大家都无法抬头,又如何能冲得过去?除了赵华还有机会偶然击毙几个鬼子迫击炮手外,其他战士此时根本无法发挥作用。

突然,赵华听到敌人九二式步兵炮那边传来几声枪声,首先倒下的是拿着小旗的那个家伙,接着几个鬼子炮手相续倒地毙命。他拿起望远镜向枪声的方向看了看,只见一个年轻女子和一个年轻男子在距离那门炮五百米处用步枪射击。那个年轻女子正是林玉凤!而那个男子却是杨建!

杨建站立在那里,手持步枪连连射击,五枪击毙五个鬼子。突然,他被一个柔软的身躯压在地面。刚刚趴在地上,一串子弹就从他上方飞过。杨建转头一看,只见是林玉凤把他扑倒在地上。林玉凤生气的对杨建说:“叫你别来,你还来!要不是我动作快,你早没命了!”

这个杨建,虽然是猎户出身,枪法极准,可是没有什么战斗经验,他只知道站立射击。如果不是林玉凤及时把他扑倒在地,他已经被敌人的子弹击中。

小林正雄发现他们侧面有人,大吼一声:“八格牙鲁!侧面有人!去一个小队过去干掉他们!”

赵华在望远镜里看着一个小队的鬼子向林玉凤他们那边过去,眼看他们危在旦夕,他心急如焚,连忙大喝:“三连长谭雄立,你带上几个弟兄跟我过去!二连长刘翼达,你们连火力掩护!”

由于敌人的九二式步兵炮手被击毙,敌人火力稍稍弱了一点。一连的机枪再次发出一阵怒吼声,一大排正挺着刺刀从正面冲过来的鬼子顿时像成熟的稻子一样被割倒在地上。同时,得到赵华命令的二连长刘翼达和副连长程立东手里的两挺九二式重机枪发出一阵怒吼,一排子弹从左边进入枪膛,弹排从右边传出,弹壳到处飞舞。复仇的子弹射向敌人,处于不利地形的鬼子机枪手一个接一个头一歪,倒在地上毙命。

张惠能和受伤的严彪,也各从一个牺牲的战士身边抓起一挺歪把子机枪,向敌人射去暴雨般的子弹。随着“嗖嗖嗖”子弹的呼啸声,一个接一个鬼子惨叫着倒在地上。

趁着鬼子机枪被压制,赵华带着谭雄立和几个战士,带上一挺捷克式机枪,向林玉凤那边疾驰援助。

林玉凤和杨建趴在地上,远远的射杀敌人,一个接一个鬼子倒毙在他们枪口之下。虽然距离远,敌人一时无法击中他们,可是他们的步枪射速慢,无法阻止一个小队的敌人靠近。眼看敌人就能进入最佳射击位置向他们开火的时候,赵华和谭雄立他们刚好赶到。

“啪啪啪”赵华连续三枪,三个鬼子伍长倒地毙命。谭雄立手里的捷克式机枪往地面一架,很快就射出一梭子,撂倒十多个鬼子。其他几个战士用手里的中正式步枪纷纷开火,硬是把鬼子的冲击打退下去。

正面的战士们,也趁机向敌人猛烈开火射击。虽然这些鬼子训练有素,可是无奈处于不利地形,加上他们的迫击炮手和步兵炮手几乎全部被击毙,在没有火力掩护的情况下,根本就无法抵挡轻武器火力凶猛的赵华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