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 谍 第四章 续

che5558 收藏 1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5/[/size][/URL] 做为中国最高的军事统帅蒋介石不但不抵抗侵略者,居然却反而要和他们妥协.难道他要置东北三省和数千百万沦陷区的百姓于不顾吗?有着五千年文化传承的大中国如此的贫弱,连一个小小的岛国都打不过,中国难道要亡国吗?我们难道要做亡国奴了吗?中国的出路在哪里?有什么办法能拯救中国?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5/



做为中国最高的军事统帅蒋介石不但不抵抗侵略者,居然却反而要和他们妥协.难道他要置东北三省和数千百万沦陷区的百姓于不顾吗?有着五千年文化传承的大中国如此的贫弱,连一个小小的岛国都打不过,中国难道要亡国吗?我们难道要做亡国奴了吗?中国的出路在哪里?有什么办法能拯救中国?我们到底该怎么办?这一夜,袁立失眠了,他在用他那渊博的知识和过人的智慧在苦苦的思索,他要寻找,找一条救国的道路!


南京冬天的傍晚,残阳如血,寒风凛冽,树木花草都已凋零,在这万物待苏的都市里, 空气中却飘浮着一缕淡淡的腊梅清香.街上,有钱,无钱的,有事,无事的几个行人正缩手缩头,急匆匆走着.忽然,人们惊奇地看到一队队的警察,宪兵,一群群的便衣特务,手持棍棒,腰别手枪,急急忙忙地向珠江路,珍珠桥一带跑去.不一会,那个方向就传刺耳的警笛声和许多人的呐喊声,甚至还有几声枪响,行人们顿时紧张起来,一个个抱头往家跑去.


路在脚下飞驰,身后的警哨声和追踪而来的杂乱的脚步声逾来逾近,头上的鲜血顺着额角流下来,渐渐地摭住了眼睛,使眼前的景物都变成了一片红色的模糊,用手擦擦摭眼的鲜血,袁立忽然发现右边有个小胡同,便慌不择路的拐了进去.


踉踉跄跄的跑了几步,袁立忍着头上的剧痛,捂着受伤的胳膊,抬头望去,心中猛的一惊,一扇漆黑的大门隐隐约约出现在胡同底部.这是个死胡同!


袁立正要回头,警笛和脚步已到了胡同口附近,怎么办?危急时刻,袁立反而冷静下来.出去是来不及了,留在这里也肯定不行,胡同里虽然光线较暗,但只要有人进来,还是能看见的.袁立紧张的思索着,迅速抬头向两边看看,墙很高,翻不过去.没办法,袁立只好上前推门.一推门没动,再推门还是没动,显然是从里面栓上了.


“噫,人怎么没了?”“人呢?”胡同口传来警察和特务吵嚷的疑问声.


“这有个胡同!”一个声音叫起来.见来不及敲门,袁立眼角的余光,发现大门的旁边还有一个黑呼呼的小门洞,便转身闪了进去.


“王三,你进去看看.”


“她娘的,你为什么不去?叫老子进去,找死啊.”


“怕什么,不就一穷学生吗?”


“穷学生?这小子刚才撂倒了咱二个兄弟,你又不是没看见.”两个声音互相推逶着.


“你们在干什么?”忽然,一个尖细的公鸭嗓子响起.


“报告队长,有个学生跑这不见了.”


“他娘的,一群废物,不见就算了.科长叫我们另有重要事情,快走!”


随着一阵拉拉扯扯的声音渐渐远去,袁立长出了一囗气,正要离开,身后的小门忽然开了.一只手伸出来将袁立拽了进去. 袁立大惊,待要挣脱,转身一看,一位慈祥的老者站在面前.


“文教授!”袁立真是又惊又喜,“您怎么在这?您不是在北平的吗?”


“呵,呵,这是我家的老宅.再说,你们学生都来南京了,我们做老师的难道还不如学生吗?”文教授笑吟吟的看着袁立,这个自幼父母双亡,自尊自强,让他骄傲的弟子.


“老师!”袁立双目饱含热泪看着文教授,心中充满着感激和尊敬。


“来,这里不方便,我们进屋再说。”说完,文教授拉着袁立的手,向身后的一间屋子走去。


这是一个小小的花园,园中四下里种满了各种花草,一条短径从袁立进来的小门,通向了一间透出温暖灯光的小屋。进了屋,文教授发现袁立头上的伤口,连忙取来药箱,给他包扎好,又沏了杯茶,两人坐下。


“今天你们不是去游行吗,那么多人,发生了什么事?”文教授这才问道。


“老师,是的,今天我们是去游行了。可是,可是我们却遭到了国民党政府的暗算!”想起今天发生的事,袁立不禁激动得双眼通红,头上青筋暴起,额角伤口的纱布震出点点血丝。


“国民政府?暗算?”文教授心一沉,脸色凝重起来,“袁立,别激动,慢慢地说。”


“好的,老师,我慢慢说。”稍稍平复一下,袁立沉声道:“自15号,我们北大的学生,来南京向国民政府请愿后,今天,17号我们又联合了这里的各个大、中学校的学生,一共3万多人,聚集起来,再次去向国民政府请愿。刚开始还顺利,没什么事,可当我们走到珠江路的珍珠桥时,忽然,有许多警察、宪兵和便衣特务出现,拦住了去路。他们要求我们马上解散队伍,并各自回家,否则就对我们不客气了。我们没答应,难道要求抗日有错吗?于是,在我们几个学校的组织者商量后,认为队伍里都是学生,他们不敢拿我们怎么样,决定冲过去。”说到这里,袁立端起茶杯,喝了口水,接着道:“当我们继续前进,准备冲的时侯,他们见我们不理采,其中一个头目模样的手一挥,那些警察、宪兵和特务们手持棍棒和手枪就冲了上来。队伍当时就乱了,许多人在厮打。好多学生被打伤,有的被捕,甚至有的被打死了。我亲眼看见蔡传略被两个宪兵捉住往车上拖,正要去救他,突然,迎面被一根棍子打在头上,我差点当场就晕了。两个特务趁机要抓我,被我挣脱了,就跑到您这里来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