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开始的地方 梦开始的地方 第十七章

没有姓名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size][/URL] 夏逸飞和柳淳飞的谈话在继续着,因为大家谈的很是投机。做为柳淳飞来说已经许久没有听到这么精彩的商海论道了。然而夏逸飞也是能为自己有柳淳飞这样的人来欣赏自己感到自豪。不知不觉中,两人已经是连续的谈话有3个多小时了。柳如梦也是第一次看见爸爸跟客人有这么久的谈话,以前来家里的客人最后也就是坐了有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


夏逸飞和柳淳飞的谈话在继续着,因为大家谈的很是投机。做为柳淳飞来说已经许久没有听到这么精彩的商海论道了。然而夏逸飞也是能为自己有柳淳飞这样的人来欣赏自己感到自豪。不知不觉中,两人已经是连续的谈话有3个多小时了。柳如梦也是第一次看见爸爸跟客人有这么久的谈话,以前来家里的客人最后也就是坐了有1小时左右也就走了,在她眼里看来今天这个夏逸飞能和自己的父亲谈这么久,做个柳淳飞来说,真的是个意外了。


柳如梦看着爸爸和夏逸飞谈的很是投机,似乎早就忘记了自己和他说的事情了。那就是今天要吴德义过来就是要和他谈自己和他之间的事情,但是,看见爸爸那么兴高采烈的说话。柳如梦也不敢打断爸爸。好不容易快到中午了,按照惯例,柳淳飞邀请吴德义和夏逸飞一起共进午餐。在谈话的当口,柳如梦走到爸爸的身边悄悄的和爸爸说要和吴德义谈的事情。但是柳淳飞和女儿说今天由于是夏逸飞在这里,就不方便说那么多,等下次有机会再说了。


吃完午饭后,吴德义就和夏逸飞起身告辞了。柳淳飞一直把他们送到大门口,临分别的时候还在叮嘱着有时间再和夏逸飞再次的聊天,再次的一起谈谈关于生意上的事情。柳淳飞真的很欣赏夏逸飞的,他也感到了这个年轻人前途无量。


回到家的吴德义刚刚坐下,就接到了妈妈打来的电话。今天是星期天,是妈妈叫自己回家吃饭。泛着光今天也没有什么事情,吴德义就答应妈妈晚上回家吃饭。下午在房间休息了一会儿后,又个陈雪兰打了个电话,聊了下。在傍晚的时候,吴德义回到了父母家。


“德义,你今天去你柳伯伯家里了啊。”吴妈妈在吴德义刚进家门的时候就问道,因为在吴德义离开柳淳飞那里的时候,柳如梦给吴妈妈打了电话,告诉吴妈妈吴德义今天去过她的家里。具体的为什么去,和谈些什么柳如梦都没有和吴妈妈说,所以在吴德义刚进家门的时候,吴妈妈就问道了儿子,想知道他今天去和柳淳飞都说过什么,是不是是关于他和如梦的事情。因为吴妈妈是知道自己儿子的,再加上柳如梦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也没有说太多,吴妈妈担心是不是吴德义在和柳淳飞谈的时候,有了什么意外,还是吴德义今天就直接不同意和柳如梦的事情,所以,吴妈妈的口气似乎有些焦急的问道,因为她想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怎么儿子去柳淳飞那里也不和自己说下。


“妈妈,是如梦给您打的电话吧。我们没谈什么,只是柳伯伯叫我去,随便的坐坐,主要的是他想认识夏逸飞,我今天主要是把夏逸飞介绍给柳伯伯认识。”吴德义对妈妈说道。其实在吴德义的心里,很抵触妈妈这样问自己。因为他不想让妈妈联想到自己去了哪里,都由柳如梦来报告自己的行踪。因为这样的话,使吴德义感觉自己的身后总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同时,他也十分不满意柳如梦的做法。像这种一有什么事情都要和自己母亲说的人,这种人以及这种做法让吴德义感到很厌烦。


“德义,今天如梦给我打电话,说你去他们家了,我还以为是你柳伯伯要找你谈你和如梦的事情。原来还只是为了工作啊。难道你柳伯伯一点都没有跟你谈你跟柳如梦的事情吗?”吴妈妈好像还是不死心,仍然继续的追问道。在吴妈妈的心里感觉,只有吴德义早些跟柳如梦结婚,这才是最重要的。这也可以让他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才会落了地。所以,当每次她知道吴德义跟柳如梦在一起,或是柳淳飞找吴德义的时候,吴妈妈最关心的就是,是否是儿子的婚事有了进一步的进展。所以,当吴德义跟他说起自己去柳淳飞家并不是为了自己跟柳如梦的事情以后,吴妈妈仍然继续的追问着。


“我都跟你说了,妈妈。我去柳伯伯家真的就是为了给他引荐夏逸飞的,其他的我们什么都没有谈。妈妈,我也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插手我跟如梦的事情了,很多事情我会自己解决的。”吴德义说得有些不耐烦。因为他每次回家的时候,最不愿意听到的就是妈妈跟他说自己跟柳如梦的事情。他回到家里只是为了跟爸爸妈妈一起吃个饭,跟爸爸妈妈好好的聊聊天。但是,总是事与愿违,自己每次回到家以后,妈妈总会追问自己跟柳如梦的事情。好像自己回家就是要向妈妈回报自己跟柳如梦的事情似的。这也确实使得吴德义对妈妈的做法有些不满意。所以,刚才在说话的时候,吴德义的语气显出了对妈妈的稍稍不满,也希望妈妈不要再插手他跟柳如梦的事情。因为吴德义也在考虑应该抽出个时间,找柳如梦好好的谈一谈,自己跟她的关系只是兄妹之间的一种感情罢了。吴德义也想快点和柳如梦结束这段所谓的恋情。只有这样,才会彻底摆脱柳如梦的纠缠。


“德义,你怎么可以这样跟妈妈说话呢。妈妈不都是为了你好哇。你说说,你都快将近三十的人了,妈妈不得为你的终身大事操心啊。你说你,像柳如梦这样的好的女孩,你都不懂得去珍惜,你到底想怎样?难道你真的想和那个,那个叫什么?叫陈,叫陈。。。。陈雪兰的在一起啊!”妈妈显得有些激动,因为在她的眼里看起来,儿子刚才对自己的礼貌,完全是因为那个叫陈雪兰的女孩引起的。而且,儿子现在不愿跟柳如梦在一起的原因,也是这个叫陈雪兰的女孩子造成的。以至于儿子跟自己闹别扭,甚至是儿子不听自己的话,也都是那个叫陈雪兰的造成的。所以,在吴妈妈的心里,对陈雪兰有一种埋怨,甚至是嫉恨。因为她感觉是陈雪兰,造成了自己和儿子关系的不协和。让自己每次跟儿子谈到婚事的时候,儿子就相当的有抵触情绪。


“妈妈,我不许你这样说雪兰,我爱雪兰。没错,我是爱她,我就是不爱柳如梦,我也不能够跟柳如梦在一起。叫我绝对不会娶柳如梦的,这是我的真心话!”吴德义的说话有点激动起来,因为他听到妈妈的言语当中有些看不起陈雪兰的意思。所以,吴德义联想起妈妈最近的一系列的做法,为了能够让他很柳如梦在一起,所用的一些方法什么的,这让吴德义感到很烦躁。似乎心里也压抑不住妈妈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挠自己的个人问题。所以,在对母亲说话时,他显得有些激动。


“啊?!德义,你怎么可以这样跟妈妈说话呢,你应该知道妈妈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你说,那个陈雪兰怎么能够跟如梦相比呢。你说如梦的家庭还有你柳伯伯在社会上的地位,跟我们都是门当户对的。那个那个,陈雪兰有什么!她只不过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孩了。这种女孩子满大街都是,会有多少。这种女孩怎么能跟如梦相比呢!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在说什么!妈妈一心一意为了你,你非但不领情,而且还跟妈妈这样说话,你让妈妈太生气了!”吴妈妈已经很生气了,语气也相当激动,她斥责着儿子。她就是搞不明白了。为什么柳如梦这样好的家庭,出身这样好的女孩,和柳淳飞这样显赫的地位,吴德义就是看不上。而非要去找那个寻常人家的女孩呢。所以,吴德义的所作所为,使吴妈妈的非常的生气,自己似乎一切努力都白费了。最主要的是,儿子一点都不领情,而且,现在竟然对自己十分的怨恨。


“妈妈,我的事情希望那个您以后不要再干涉了。上次我已经和您讲过。我非常喜欢陈雪兰,我也一定要很陈雪兰在一起!而且,我也不允许您这样说她。她是很平凡,雪兰就是这样一个很平凡的女孩。但是,我就是爱她!在我的眼里看来,她永远都是这么好,而且是任何人都不能比拟的!所以,妈妈!请您尊重她!也请您尊重我自己的选择!”吴德义已经相当的激动了,他用颤抖的声音对妈妈说。因为,刚才妈妈的语言,在吴德义的眼里看来有些太过火了。妈妈很看不起陈雪兰,原因就是,她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儿。而柳如梦呢,柳如梦是柳淳飞的千金小姐。在妈妈的眼里,感觉她们两个人是根本不能比较的。简直就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其实,妈妈并不知道,吴德义的真实想法。她是为了吴德义好,这没有错。但是,她忽视了吴德义的感情,忽视了吴德义对感情的真诚。而且她更不应该用社会地位,以及家庭背景来衡量吴德义的婚姻。其实,她在这一点上是不了解吴德义的,吴德义这个人,向来是不把社会地位以及家庭背景看的这么重的。这一点跟他当年跟夏逸飞的相交上就能看得出来。


吴德义的情绪很激动,因为他没想到妈妈竟然是一个为了门当户对而全然不顾自己的终身幸福的人。所以,他抑制不住内心的狂躁,再次的跟妈妈说道:


“妈妈。我的事情真的不需要您再过问了。我能处理好我自己的事情。而且也请您相信,我这辈子就算我永远都不结婚,我也不会娶柳如梦的。我也不会成为他柳家的女婿。我一定要跟雪兰在一起,她是我这辈子认定的女人!”吴德义看着妈妈的表情,眼神透露出一丝埋怨,而且刚才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他的语气也非常的重。因为都好几年了,他被自己的母亲苦苦相逼,要娶柳如梦。他也抗争了几年,但效果似乎不是很大。他很陈雪兰的关系,和陈雪兰的恋情,只有像见不得人似的在秘密的进行着。这使吴德义很压抑。压抑了这几年的所有感情。今天,终于在今天,这种被压抑的感情,完全的爆发了出来。这无疑造成了吴德义和母亲之间的巨大的隔阂。


“德义!你真的想气死妈妈啊!你。。。。”吴妈妈看着自己的儿子,她也非常的生气,没想到儿子会说出这些话来。而且会用这样的语气和态度跟自己说话。她从来没见过儿子发过这么大的火,她就不明白了,自己辛辛苦苦的为儿子经营的一番苦心,怎么的就不能得到儿子的认可于体谅呢。现在换来的不仅是儿子的不感激,反而是儿子对自己的巨大的怨恨,吴妈妈真的想不通,一点都想不通,到底是自己做的太多了,还是自己做的太错了。她就那样怔怔的看着儿子,一句话都说不上来。安静,房间里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似的。安静,还是安静,一点声音都没有。母子两人就这样对峙着。就像电影里的定格画面。寂静,一切都寂静的不得了,仿佛没有了任何生命的气息,一切都在紧张的气氛当中。这好像是火山爆发前的预兆,也好像是暴风雨来临你前的压抑。这一切,一切的后果,似乎只有他们母子二人才懂的。无语,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就一直这样的对视着,许久许久。。。。。


“妈妈,对不起!我刚辞语气重了点,对不起!妈妈!我不应该和您这样说话,其实,我也知道您是为了我好,为了我以后将来的打算。在这一点上我很感激您,妈妈。我永远都爱您,您是我的好母亲。但是您考虑到儿子的感受吗,您知道我的想法吗?您要我跟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孩子在一起。不管她是谁的女儿,我都不可以接受。我只会跟我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一起,而且这也是谁也不能改变的事情。请您原谅我妈妈!也请您体谅我!”吴德义没有了刚才的心情狂躁,也没有了刚才的激动情绪。他很平静的对妈妈说道。这种平静在和妈妈说话的时候,似乎谈论的不是他自己的事情,就像是另外一个人的事情。吴德义说的很冷淡,也很漠然。


“好了,妈妈。我不跟您多说什么,我要走了。该说的我都说完了。柳如梦那边我就会亲自去跟她解释的,您不用操心。对不起,妈妈。让您失望了。”说完话的吴德义向门口径自走去。他也实在不想再母亲说什么了。反正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他也想尽快的跟妈妈表明自己的想法。因为这种事情并不是脱-----就可以解决得了的。所以,今晚上自己跟母亲说的这些话也是一定要说的,这也是自己全部的想法。可能是妈妈会现在接受不了这种事实。但是,吴德义考虑的是,时间久了,妈妈也会接受得了的。为了不希望妈妈对自己再说什么让自己改变主意的话。所以吴德义快步的走出家门。同时他在考虑着明天要么最迟是后天,自己要跟柳如梦彻底的谈一下。


房间里只剩下吴妈妈一个人,吴妈妈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她瘫坐在沙发上,过了好久,她才意识到吴德义离开了家。吴妈妈也是伤心到了极点。她没想到一向孝顺的儿子竟然会这样跟自己说话,更没想到的是,儿子竟会这么叛逆,怎么儿子就不懂得自己的心思呢!怎么儿子就不能理解自己的一片苦心呢!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这一切难道不都是为了他好吗!难道自己所做的不也是为了他吗!自己这到底是图的什么?使得自己的儿子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想法?现在儿子不但不对自己感激,而且,还对自己非常的埋怨,这该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自己的老同学丁梦那边,一定是交代不过去的。到底该怎么处理才好呢。瘫坐在沙发里的吴妈妈,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离开家的吴德义,感觉心情一下子就放松了好多。几年的压抑、委屈,就在刚才的那一刻宣泄出来,自己终于跟妈妈摊牌了。不管怎么样,自己都说出了心里真正的想法。说是自己叛逆也好,说自己不体谅父母也罢,但这些都是自己必须要说的。也是自己要做的。所以,今晚虽然跟妈妈和正面冲突,但是,这也是迟早的事情。其实,吴德义是一个非常孝顺的人,只是在这件事情上,自己让妈妈生了这么大的气。吴德义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痛,他感觉自己非常的对不起妈妈。想着想着,眼泪就不由自足的流了下来。想到妈妈在自己小的时候,妈妈是那样的疼爱自己。吴德义的心情真的是愧疚到了极点。


正在吴德义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机再次响了起来。吴德义把车子停到一边。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奥手机来电显示的号码是陈雪兰打来的。


“德义,你在忙吗?怎么一天都没有给电话呢。你吃过饭了吗?”电话那头是陈雪兰的声音。这声音听起来依旧是那么的甜美。因为吴德义今天和夏逸飞去拜访了柳淳飞,在回家的时候又和妈妈发生了这些矛盾。所以一直没有给陈雪兰打电话。因为他跟陈雪兰至少每天要通一次话的,看看时间已经将近五点钟了。也是由于自己一天没有联系过陈雪兰。所以,陈雪兰才会给吴德义打来了电话。


“雪兰,我,我刚才和我妈妈已经摊牌了。我们俩说话的语气都很重,我也说了很多。妈妈一定现在很伤心。我的心情也十分的不好。我感觉很对不起妈妈。我。。。。”吴德义说话的时候,他实在是说不下去了,感觉自己有些哽咽。想想自己临出家门的时候对妈妈说的那些话,他真的感觉到很愧疚。也感觉很对不起妈妈。所以,在接听到陈雪兰的电话的时候,吴德义感觉到很委屈。他真的好想找个人,好好的说说现在自己心里想法。也是对妈妈的愧疚,也是对陈雪兰的爱恋,泪水在一次的抑制不住从吴德义的眼睛里夺眶而出。


“德义,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不要这样子了,我很担心你啊,你现在人在哪里?你要是方便的话,你过来我这边,我们好好的聊一聊。”听到吴德义说话语气,他的情绪似乎是低落到了极点。陈雪兰不禁为吴德义担心起来。因为她知道吴德义虽然在事业上很成功,但是,他在情感方面是个很脆弱的人。从上一次自己离开他去西藏的那件事情起,就可以看得出来。现在听到吴德义这么失落的心情,所以,陈雪兰很是为他担心。她知道现在吴德义需要一个人陪他好好的聊一聊。所以,她想让吴德义来到自己这边,俩人好好的谈一谈。


“嗯,那好的,我现在就过去你那边,雪兰。”吴德义对着电话那头的陈雪兰说道。其实,吴德义这个时候也确实想找个人好好的谈一谈,所以,他开车向陈雪兰家的方向驶去。他车速开的很快,在脑海里都是和母亲刚才在家吵架的情景,他的思绪真的很混乱。吴德义感到非常的对不起妈妈,但是,为了自己的幸福又有什么办法呢。所以,吴德义现在的想法很是矛盾。他好像跟妈妈说对不起,请妈妈原谅他。但是,他也知道这样做的结局是什么,那就是以牺牲自己的幸福为代价。心情真的很乱,不知不觉当中,车速开得更快了。前面路口的交通灯已经变黄了,但是,吴德义并没有注意到,车子一下子闯了过去。就在这个时候,侧面开过来一辆大货车,眼看马上就要撞上吴德义的车子,吴德义猛的打方向盘,避开了这致命的撞击。避过这一劫的吴德义惊魂未定,他把车子开到一边,坐在车里点燃了一支烟,让自己的情绪稍微舒缓一些。就差那么一点点,就那么一点点。吴德义在脑海里想着刚才险些发生车祸的那一幕,真的是人生苦短啊。看样子自己一定要追求到自己的幸福才行。所以,吴德义放慢了车速,开向陈雪兰的家。


“雪兰,我刚才,我刚才险些遇到车祸。”仍然是心有余悸的吴德义对着开门迎来的陈雪兰说道。由于自己的精神高度紧张,吴德义在见到陈雪兰的那一刻,竟然险些瘫倒在地上。他大口的喘着气,手扶在门边上,眼神里依然透露出一丝惊恐的神色。


“到底是怎么了。德义。快快快,快进来坐一下。”陈雪兰连忙扶着惊魂未定的吴德义,来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并为他倒了一杯热水。喝了几口水,看着身边的爱人,吴德义的心情慢慢的舒缓下来。想着刚才那惊险的一幕,他的心情真的好后怕。就差那么一点点,险些就车毁人亡了。人生就是这样,有时候只是一点点的错位,就会相差了很多。想着自己跟陈雪兰的爱情,想着自己和家庭的矛盾,现在的吴德义把这一切看的都很淡了。现在的他,只想跟自己最爱的人在一起,永远的在一起。


“刚才在家里和妈妈吵架了,是为了我们的事情,其实这样也好,都是早晚的事情。刚才在来你这里的路上有险些撞车了,就差那么一点点,我就见不到你了。”稍稍定了定神的吴德义对陈雪兰说道。吴德义说的有些紧张,似乎刚才的惊险依然使他惊魂未定。也的确是太险了,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见不到陈雪兰了。吴德义抓紧陈雪兰的手,生怕她从自己的身边走掉。


“德义,我知道你是为了我。我什么都知道,我不想你有事,只想你能和我在一起幸福的过一辈子。德义,答应我,以后我们永远在一起。我爱你,德义。”陈雪抱着吴德义在他的耳边低低大的说道。她真的很爱这个男人,也知道眼前这个这个男人为了自己牺牲了特别的多。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能说什么呢?现在陈雪兰能做的,就是紧紧的抱着吴德义,让他消除刚才的惊恐情绪。看着吴德义在自己的怀里还有点发抖,陈雪兰真的很心疼,他知道吴德义为了他们的事情一定是想进办法让家人接受她,也知道刚才吴德义在和妈妈吵架后是因为心情不好才险些出的事故,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自己只有好好的爱吴德义,好好的爱她,才是自己能做的,也是自己唯一能做到的。陈雪兰紧紧的抱着吴德义,让自己的体温和他的融合在一起,让他们的爱紧紧的相融。


过了好一会,吴德义渐渐从刚才的恐慌之中渐渐的平静下来,他看着陈雪兰,她真的很美丽,她恨得很漂亮。想想自己和陈雪兰相恋了好几年,今天自己终于为了她和家里的彻底摊牌。为了自己的真爱,为了自己的幸福,牺牲的再大,自己也在所不惜,只要能和陈雪兰在一起,什么都不重要。


“德义,感觉好点了吗?刚才你把我吓坏了,你的脸色,刚才都是惨白的。”陈雪兰对吴德义说道,眼神里充满了关切。陈雪兰并不知道吴德义和家里谈的结果怎样,但是从刚才吴德义进来的慌张的神色,她知道,一定是出了很大的事情,但是她也不想问吴德义了,她知道,吴德义和家里吵架一定很痛苦,因为陈雪兰知道吴德义是个很孝顺的人,也知道他一定在为了他们的事情做出了很大的牺牲。在这一刻,陈雪兰只想和吴德义紧紧的相拥,什么都不想说,也什么都不想问,就这样的和吴德义紧紧的相拥。


“雪兰,我今天终于和家里谈了我们的事,我明确的跟妈妈谈了,我是不会跟如梦在一起的,更不会娶她。我还跟妈妈说了,我要娶的是你,我只会爱你一个人,你要知道我妈妈一定是不会同意我们之间的事情的。所以,我和她发生了比较激烈的冲突。现在我也不想考虑那么多了,因为我不可能为了让我妈妈满意,而放弃自己的终生幸福。我爱你!我一定要和你在一起。我不讲究什么门当户对,也不讲究什么社会地位。我只是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我很爱你!”吴德义对着陈雪兰深情的说道。刚才自己和妈妈在这件事情上已经吵过一架了,他不喜欢妈妈那样的说陈雪兰,说陈雪兰和柳如梦是不能相比的。在吴德义的心里,陈雪兰就是一位高贵的公主,是自己最爱的女人。自己跟陈雪兰有着深厚的感情,俩人之间已经相处了很多年了。彼此之间有着牢靠的感情基础。所以,吴德义坚信,他和陈雪兰必定能走到一起。而且也一定能走到一起。


“德义,让你受委屈了。我不想让你为了我们之间的事情和你家人搞成这样。我只是一个很平凡的女孩,我也知道自己跟柳如梦是如法相比的。德义,要不我们还是。。。。。分手吧!那边是你的父母,我不想看到你这么为难,毕竟是他们养育了你这么多年。我不想因为我的缘故,而使你和你的家庭跟父母关系不和。你对我好,我会永远记在心里的。但是,我实在是不忍心看到你为我付出这么多了。”陈雪兰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并没有看着吴德义,而是低着头,轻声的说着。因为她感觉刚才吴德义的说话,尤其是在说到他和母亲吵架的这件事情时,陈雪兰明显能感觉到吴德义心里对母亲的那种愧疚。她知道吴德义的心情一定很难过,因为吴德义是个极其孝顺的人,为了自己的事情,而使得吴德义跟父母吵架,这对吴德义来说,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与其,看着自己心爱的人,看着吴德义这么痛苦,陈雪兰突然想到了要和吴德义分手。这样的话,可能在吴德义的心里就没有这么许多的烦恼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