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开始的地方 梦开始的地方 第十六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


大概有过了几分钟的样子,吴德义的手机再次的响了起来。依然还是柳如梦打来的,可能是有什么着急的事情吧。 看着陈雪兰很高兴的样子,吴德义不想让她知道是柳如梦打来的电话,怕会影响陈雪兰的情绪。于是,他站起身来到外面接听了电话。


“德义,你怎么挂我的电话,现在又不是工作时间。你在哪里,在做什么。”柳如梦的口气似乎有些生气。吴德义可以听的出来她说话的语气有些发颤。


“我在陪客户吃饭,有事情要谈,正在谈的要紧的事情,你就一遍,两遍的打来。到底有什么事情吗!”吴德义故意说是和客户一起吃饭,这样的话,柳如梦也许就不在问自己什么了。而且在说的时候吴德义显得有些生气,因为他也确实有些生气。今天是陈雪兰刚回来的日子自己还要陪陈雪兰好好的吃顿饭,原本自己的心情是十分高兴的,就为了柳如梦的一个电话,自己的心情已经有些不爽了。而且,柳如梦还要问自己在哪里,在做什么。这还和自己没怎么样呢,要是以后真的娶了这个女人,那还得了,那不是每天都要向她汇报自己在什么地方吗?想到这里,吴德义的语气也加重了,因为他真的很厌烦柳如梦这个样子,所以,他在回答的时候,语气显得有些生气。果然,柳如梦在那边不在说话,停顿了有几秒的时间,她才慢慢的说出几句话:


“对不起,德义。我不知道你在陪客户呢。我以为你都下班了,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所以给你打去了电话,我不是故意打扰你的。对不起啊。”听到吴德义在电话那头有些生气的样子,所以柳如梦也是怯怯的说道。她知道吴德义很少向自己发脾气的,这次听到吴德义有些生气的样子,她不禁心里有些慌张。所以在说话的时候语气显得有些紧张。


“没什么,主要是有事情在这里,我也和你说过的,你给我打电话,我如果是挂断,就一定是有事情。你想要是我正在和你说话的时候,而且是比较重要的事情。有电话打进来,你会高兴吗?我还是和你说了的,等事情结束,我会给你打回去的,你就是不听。好了,不说了。找我有什么事吗?”吴德义感觉柳如梦在电话那头有些道歉的意思,所以他的语气也缓和了很多。也许是感到自己刚才的语气有些重,也许感到了柳如梦的道歉,所以吴德义在说话的时候也不像刚才那样的大声。


“德义,是这样的,我爸想你明天来家里一趟。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爸爸说想请你来家里做客,让我给你打个电话。看你有时间没有。”柳如梦在电话那头说道。其实今晚柳如梦的电话打给吴德义是柳淳飞让她打的,因为今天中午的时候,和吴德义有些事情还没有谈完,吴德义就因为夏逸飞的电话而匆匆的离去。下午柳淳飞陪女儿购物的时候,柳如梦又和爸爸说起了这件事。所以,柳淳飞才决定明天再次的叫吴德义来家里,和他好好的聊聊。因为明天是星期六,也是休息日,估计大家都有时间。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柳淳飞让女儿给吴德义打个电话,看看吴德义明天有没有时间,好确定下来。


“呃,呃。。。。是柳伯伯叫我去啊,是这样啊。明天,明天我好像要和,和,明天我好像有事情啊。我看看吧,好吗?等下我看看,要是时间充足,我一定过去吧。”吴德义回答的含糊不清,其实他也不想去,因为吴德义知道一定又是柳如梦让柳淳飞叫自己去的,一定还是关于自己和如梦的事情,今天好不容易躲过去,明天怎么办呢?但是如梦又说是柳淳飞的邀请,自己不去的话,实在又是驳了柳伯伯的面子,如果是这样,柳伯伯会对自己有想法,以为自己会太高傲了。毕竟自己是晚辈,而且自己要是拒绝的话也会影响到两家人的关系。真的是有点难办,所以,吴德义一边在考虑如何的回答,一边在找着一些说得过去的理由,在回答柳如梦的问话的时候也显得含糊不清的。


“怎么了,德义。你真的是那么的忙吗?还是你不愿意过来,难道你要让我爸爸去拜访你吗?”柳如梦在电话那头似乎也不高兴了,因为她感到吴德义总是在推脱这件事,而且吴德义似乎总是在极力的回避着什么。就连自己的父亲似乎也叫不来吴德义,所以,柳如梦这次故意这样的说,看看吴德义到底会有什么样的说话。


“哦,那好吧,我明天尽可能安排一下时间。我想我明天应该能过去吧,我在去之前给你打电话吧,如梦。”吴德义对着电话那头的柳如梦说道。因为她看到如梦又把自己的父亲搬出来,而且确实也是的,假如自己不去的话,那将会使柳伯父很没有面子。所以,还是暂时先答应她吧,到明天再想办法。看看应该怎么办好。因为自己离开包厢也有一会了,吴德义需要尽快的结束和柳如梦的通话。因为,夏逸飞和陈雪兰还在里面等着自己呢,自己不能长时间在外面,时间久了,吴德义担心陈雪兰会有什么想法。毕竟是自己要出来接的电话,所以,他先答应了柳如梦要过他们家,希望尽快结束通话,赶快回到包厢。


“那好的,德义。明天等你的电话吧,你去陪客户吧。再见!”柳如梦挂掉了电话。她知道明天吴德义一定会过来,一定来家里的。因为自己刚才和他说,说是父亲要他过来家里的,这样的话,柳如梦也知道吴德义是不会驳父亲面子的。所以,她知道吴德义明天一定会过来。


吴德义挂掉柳如梦的电话回到包间之后,显得有些不是很高兴的样子。陈雪兰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情好像不是很高兴,于是,陈雪兰向吴德义问道:


“怎么了,德义?有什么事情吗?看到你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就好像心情不好的样子。”陈雪兰关切的问吴德义。因为她有一点搞不明白。因为刚才在吃饭的时候,吴德义还是有说有笑的,怎么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吴德义的心情不是很好呢。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出于关心,陈雪兰向吴德义询问道。其实,在陈雪兰的心里,也隐隐的猜到了是柳如梦打来的电话。没有什么,只是单凭一个女人的直觉吧。因为她感觉吴德义现在各方面不管是生意,还是结交的朋友,应该没有什么事情会令他不开心的。唯一就是吴德义跟柳如梦的事情。所以,当陈雪兰看到吴德义似乎有些心事的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她也感觉到似乎是柳如梦的原因。


“没什么的,雪兰,不要乱想。只是,公司里明天有一个客户要从外地过来。然后提前给我打了电话,原来我考虑要陪你在一起的,结果是,可能又要跟那个客户在一块了。因为明天没有时间陪你了,所以,心情有点不好而已。主要是,你才从西藏回来的,我想多点时间好好的陪陪你。”吴德义对陈雪兰说道。他不想让陈雪兰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不开心。因为这样的话,会破坏了今天这顿晚餐的气氛。因为今天主要是为了陈雪兰洗尘。因为吴德义终于盼到了陈雪兰从西藏的归来。所以,他不想给陈雪兰知道是柳如梦打来的电话,他想给陈雪兰有个好的心情,所以就跟她说是明天客户要过来。


“德义,假如你有客户过来要很忙的话,那你就不用陪着我了,还是生意要紧。”陈雪兰的对吴德义的话深信不疑,她以为是吴德义感觉到明天没有时间要陪自己,而感到有点愧疚,所以心情才不好的。所以,她也安慰了几句吴德义,表明自己不是很在意他不能陪自己。因为,毕竟是事业要紧,假如有工作的话,就先去忙。所以,她对吴德义也没有说什么。吴德义真的感到有一点歉意,因为他对陈雪兰说了谎。根本不是客户要下来的原因,其实他明天要去柳如梦的家里,但是,他又不想破坏这晚餐美好的气氛,于是他端起酒杯对大家说道:


“来,逸飞,雪兰,还有小妹。让我们为了雪兰重新回到我的身边,也为了她不用在西藏继续受苦,我提议我们干一杯!”说完,大家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夏逸飞也看出了吴德义刚才在接听电话回来的那种郁闷的心情。其实,夏逸飞早就猜得出是柳如梦打来的电话。但是,由于有陈雪兰在,他也不好说什么安慰的话。当然,夏逸飞也知道明天并没有什么客户要过来。因为他跟吴德义都在市场部,市场部有什么事情夏逸飞也是知道的。所以,当听到吴德义跟陈雪兰说明天有客户过来的时候,夏逸飞就已经猜出一定是柳如梦的事情。一定是因为柳如梦的什么事情在困扰着吴德义。夏逸飞看着吴德义两个人会意的笑了笑,但是吴德义的笑容却是很苦。就在夏逸飞跟吴德义四目相望的时候,突然,在吴德义的心里有了一个新的想法。他为自己的这个想法而得意。吴德义开心的露出了笑脸。于是大家继续在一片欢快的气氛当中结束了晚餐。


在吃完饭之后,大家都各自回家。刚回到家的夏逸飞就接到了吴德义打来的电话。夏逸飞有一丝奇怪,怎么还有什么事情吗?似乎刚才到最后看见吴德义的心情一下子好了好多。似乎不应该有什么事情了吧。他怎么又给自己打来了电话呢。可是转念一想,吴德义一定是因为柳如梦的事情,刚才在吃饭的时候没好意思说出来。而现在,再次给自己打来电话,带着这种肯定,夏逸飞接听了电话。


“有什么事情吗?德义。刚才我似乎看到你在接听了柳如梦的电话之后,心情似乎不是很好啊,呵呵。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打来电话的。”夏逸飞笑着对电话那头的吴德义说道。因为夏逸飞已经想到了吴德义一定会有事情找自己的。他似乎已经看出吴德义的心思了。所以,他在电话里笑着对吴德义说道。


“呵呵,逸飞,算你厉害啊,真的看出来了。没错,刚才是柳如梦打来的,唉!真的是麻烦的很啊。”吴德义显得很无奈的对夏逸飞说道。不过这种无奈中好像又夹杂着吴德义的一些想法。关于这种想法,夏逸飞在吃饭的时候,后来观察到吴德义从他脸上重新又露出的那种笑容就可以判断出来,似乎是吴德义在看到自己之后才有了这种想法的。于是,夏逸飞隐隐的感觉到,吴德义似乎要自己帮忙,而且还有什么事情要对自己说。果然,吴德义继续在电话那头说道:


“逸飞啊,这次真的被你说中了,柳如梦要我明天去他们家,说是柳伯伯请我去做客,其实我想又是关于柳如梦的婚事。我现在是去也不好,不去也不好。去的话柳伯伯一定会问我跟柳如梦的婚事的。然而你是知道我的,我只爱陈雪兰一个人。但是,我又不能当面的拒绝,因为假如我要这样做的话,那必定会使柳伯伯分厂的尴尬。而且,也会影响到我们两家人的关系。我要是不去的话,那又会显得我自己太高傲了。因为,柳伯伯始终都是长辈,邀请我一个做小辈的去,我是一定要去的。否则又显得太没有礼貌。而明天又是星期天。我实在找不出理由来拒绝,来推脱。所以,只有请老同学来帮忙了。”吴德义似乎很轻松的跟夏逸飞说道。这些话在夏逸飞那里听起来是接奇怪又感到很困惑、因为夏逸飞不明白自己会怎么帮的上他跟柳如梦的事情呢。因为自己在他们之间的事情来说毕竟是外人。现在,吴德义要自己帮忙,要帮什么忙呢,又该怎帮呢。于是夏逸飞带着这种困惑,向吴德义问道。


“德义,你要我怎么帮忙呢,你们之间的事情你要我怎么帮呢?你不是要我又给你打电话吧?”夏逸飞显得有点无奈,因为在他的眼里看来,似乎只有电话才能决绝吴德义跟柳如梦的事情。而且今天正是自己一个无意的电话,才是吴德义摆脱了困境。难道。。。。难道,吴德义还要自己明天继续给他打电话不成?带着这种疑惑,夏逸飞想听听吴德义到底有什么想法。


“当然不是要你给我打电话了。逸飞,还记得我今天跟你说起的吗?柳伯伯对你好像很欣赏,而且他也很我说过,在有机会的话,要把你引荐给他。他要和你在一起谈一谈,你的那些而销售理念。因为他对你的那些经营管理模式以及市场的营销都很感兴趣。所以,明天我想让你跟我一起到柳伯父那里去。你要知道,柳伯父是个很看重事业的人,和你一定能谈得来。而且,他要是当着你的面。他也不可能把我跟柳如梦的事情提出来。这样,不就是可以皆大欢喜了。我也可以把你介绍给柳伯父认识,而且柳伯父也没有机会跟我谈和柳如梦的事情。这样不是很好吗。所以,我想邀请你明天跟我一起去。而且,你还不可以拒绝我,就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你可一定要帮帮我啊。嘿嘿!”吴德义似乎早已经把这件事安排妥当了,他打电话过来,也只是通知夏逸飞跟他一起去的。


听到吴德义这样说,夏逸飞感觉有一点紧张。倒不是因为别的,既然是吴德义跟自己说的,不管怎样,自己做为他的老朋友跟老同学,是一定要去的。也是一定要帮忙的。只不过他想起自己明天要面对商业巨子-----柳淳飞,自己就感到有一点紧张,因为要面对这商海中的前辈,他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但是,假如真能认识柳淳飞的话,这也是自己的一件幸事。所以,夏逸飞答应了吴德义的邀请。同意了明天将跟他一起去柳淳飞那里。


第二天,按照约定的时间,吴德义就跟夏逸飞一起来到了柳淳飞的家。柳淳飞的家真的是好气派,他的家是临海的一栋别墅。整个的别墅外层装修是一派的古典欧式建筑。听吴德义说整个这栋房子都是柳淳飞自己设计。所以,单房子外面看,夏逸飞就能看出柳淳飞是一个超级浪漫的人。进到房子里以后,客厅里有一排宽大的沙发。透过落地的巨大玻璃幕墙,可以看到外面广阔蔚蓝的大海。这使人的心情有一种非常舒适的感觉。四周的墙壁上挂着柳淳飞跟丁梦在二十多年以前结婚是的巨大婚纱照。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夏逸飞从婚纱照中的柳淳飞可以感受到他在年轻时的风华正茂。据说这个柳淳飞是个十分怀旧的人,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他房子的内部摆设还是跟他以前结婚的时候一个样。可能,这也可能是因为怀念他的第一任夫人丁梦吧。因为夏逸飞也听说过关于柳淳飞的事情,所以,他自己猜想了也应该是这样。


“哦,是德义来了。来,坐坐坐。这位是。。。。哦,是夏逸飞吧!你好,我认得你,你是个很不错的年轻人。”柳淳飞从楼上快步的走到他们的面前,并热情的招呼他们俩。


“柳伯父,您好!这位就是夏逸飞。”吴德义给柳淳飞了介绍了夏逸飞。夏逸飞连忙向柳淳飞伸出了手。


“柳总,您好。久闻您的大名了。今天终于可以见到您了。”夏逸飞的心情很是激动,因为他没想到的是,柳淳飞竟然还认得自己,而且还和自己这么热情的打着招呼。这使的夏逸飞对柳淳飞有了一种非常敬仰的心情。他不禁仔细的端详起眼前的这位商海中的传奇人物。柳淳飞,他的年龄应该是七十多岁了,在夏逸飞的心里,一直以为柳淳飞是一个步履蹒跚的老者。可是,眼前的柳淳飞看上去也就是五十多岁的样子。满头的黑发,脸上也很少有皱纹。他看上去是那么的精神矍铄,并没有一点老态。这也可能跟他的长期的自我保养有很大的关系吧,而且,他也很帅,虽然岁数已经很大了,但是仍然可以看得出,他的眉宇之间透露出的那种英俊不凡的气度。果然是以为传奇人物。夏逸飞在心里,不断的感叹着。他为柳淳飞的气质所折服。


“来,坐坐坐,不要拘谨。德义常来我这里了,我就不招呼你了。来,逸飞。上这边来坐。我们今天好好的聊聊。你这位年轻人真的了不起啊。我一直早就想和你在一起好好的聊一聊了。只是没有什么机会。还好了,今天德义把你带过来,今天我们一定要好好的说说话。因为我对你在商海中的一些独特的见解很感兴趣。来,给我好好的说说。”柳淳飞满脸是笑容的对夏逸飞说道。因为他真的很欣赏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柳淳飞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喜欢跟年轻人多交往,多谈话。而且他为人很随和,看着柳淳飞这样热情的招呼着自己,夏逸飞先前紧张的心情一点都没有了。


“柳总,我哪有什么独特的见解,您是商海中的老前辈,我只有跟您学习,我这些经验也都是您弃之不用的。”夏逸飞很谦虚的对柳淳飞说道。因为柳淳飞毕竟在商海中纵横了几十年,什么样的人他没经历过,什么样的事情他也都经历过。现在要自己跟他谈什么所谓的商道,这对夏逸飞来说,难免有一点不好意思。


“来来来,不要紧,我们好好聊一聊。德义,你自己随便点,不要客气。我和逸飞先聊。”柳淳飞似乎看出了夏逸飞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他和夏逸飞笑着说道。希望他不要有这么多顾虑。只要像聊家常一样的随便在一起聊聊天。


“那好的,柳总。那我就给您献丑了。我就从上一次我在工商会议的那次报告说起吧。”夏逸飞看着柳淳飞诚挚的表情,他稍微定了一下神,继续说道:


“其实,我想说的只是一种营销饿策略和方式。这是一种新的营销模式出现在国内的市场。”夏逸飞顿了顿继续的说道:


“市场营销学是一门应用型的学科,其理论和方法随着社会经济环境的变化而不断发展变化的。随着经济全球化企业间竞争加剧,信息技术的发展,消费者个性化需求的增加,传统交易营销理论,方法越来越不能很好的解释现实经济生活中出现的新问题,因此传统营销正面临着严重的模式危机,而同时适应经济环境变化的关系营销的出现却能广泛地解决和回答现实营销活动中出现的新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实现关系营销与管理营销的整合很有必要。”夏逸飞看了看柳淳飞,他听得很仔细。


“关系营销是对一般广告、促销、公共关系及直接营销的组合,并创造更有效、更经济的方法来掌握消费者。我们虽然不是直接面对广大的消费者群,但我们面对的是广大的客户,所以,在关系营销这点上,依然适合我们公司的特点。关系营销是建立、维持、加强、商业化顾客,当然,有的未必也是长期的合作关系。可以保证各个参与方目标都得以满足,这要通过相互交换和履行承诺来实现,彼此的信赖相当重要。在产业营销领域,关系营销定义为获得、建立、维持与产业用户之间长期紧密的关系。”夏逸飞稍稍的顿了顿,继续的说道:


“在国内对关系营销是不是新的营销理论范式,目前也存在不少的争议的。但我认为关系营销是传统营销理论的衍生和拓展,不是对传统营销理论范式的替代。我认为不能以为关系营销地提出就标志着传统交易营销范式的终结。关系营销是管理的延伸和发展,可以共同筑就了营销学理论的新的经营模式。”说道这里的时候,柳淳飞突然问道夏逸飞,要实现这种的营销模式要分成几个阶段的问题。夏逸飞笑了笑继续的说道:


“第一点,企业内部组织的变革。以传统营销理论为导向的企业大都设立营销部门明确规定其职责。关系营销强调营销不是营销部门的专署职责,营销目标是每个热爱公司,企业的员工。当然了,林副总,我不是要公司的每个人都参与进来,在这里,我只是说对于国内贸易这一块。我将想进一切的办法调动他们的积极性,是他们全力以赴的投入到工作里。” 夏逸飞喝了一口水,继续的说下去。


“第二点,营销组合的变革 。传统营销理论认为,企业营销的实质是利用内部因素对外部市场产生作用,是外部市场做出积极的动态反映,实现销售目标的过程,这样的营销思想充分发挥了资本和物质等生产要素的作用。但却忽略了人的作用,而关系营销思想认为提高营销组合的应用价值和效率必须增加思路资源的作用,扩大了营销组合的概念增加人员、管理进程要素。”


“第三点,关系营销与交易营销的整合。尽管关系营销从营销哲学层面,营销学建立的理论基础,营销学核心研究范围说明了关系营销与管理营销相比是完全不同的理论范式,但关于战略,策略,方法层面的研究很不统一,所以,目前应把交易营销和关系营销进行整合。只有我们拿出一个好的整合策略,才会使这种新的销售模式得到最全面,最好的发展,也可以使集团公司的效益,利润得到一个突飞猛进的飞跃。”夏逸飞看着柳淳飞,他很希望自己的观点能得到认可。因为自己的这些说话对于柳淳飞这样的商业巨子来说真的只是自己的一些见解,他希望能得到柳淳飞的指正。


“说得好,说得好。年轻人,你真的很厉害,你对营销模式是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很不错,很不错。”柳淳飞接连用了几个好来形容夏逸飞精彩的论述,他的确很欣赏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夏逸飞的独到的见解,又给自己上了一课。柳淳飞热情的招呼这夏逸飞,继续的和他交谈着关于商道的经验,因为柳淳飞知道,就凭借夏逸飞在国雄贸易的一年多的时间里就坐到了市场部的副总的位置,这个年轻人一定有自己非凡的才华和能力。所以,柳淳飞也很欣赏他。


正在柳淳飞和夏逸飞兴高采烈的谈论的时候,柳如梦从外面走了进来。因为吴德义来的时候忘记了给柳如梦电话,所以对吴德义的突然到访柳如梦感到很奇怪。


“德义,你什么来的?怎么没有给我电话呢?昨晚不是说好的吗?要提前给我电话的!”柳如梦想吴德义问道。在柳如梦的心里有些埋怨,因为似乎吴德义又不把自己放在心上了,正在吴德义想着要如何的对柳如梦回答的时候,柳淳飞说话了:


“如梦,没看见爸爸和在和客人说话吗?这孩子。来爸爸给你介绍下。这位是爸爸的客人,他叫夏逸飞。”柳淳飞似乎因为自己女儿的无理而感到不好意思,要知道柳淳飞是个家教和严的人。所以,他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为了自己的女儿的无理有些不好意思。


“你好,我叫夏逸飞。”夏逸飞向柳如梦伸出了手,因为自己上次在吴德义的办公室见过一次柳如梦的,所以,他对柳如梦还有些印象。


“你好,我是柳如梦。”柳如梦在伸出手的时候感到有点委屈,她为爸爸在外人的面前说自己而感到了委屈,因为自己也毕竟是那么大的人了。所以,她在和夏逸飞握手的时候心里有些对吴德义的不满,要不是因为吴德义没有提前给自己打来电话,自己就不会埋怨他,更不会让爸爸说了自己的无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