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开始的地方 梦开始的地方 第十五章

没有姓名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size][/URL] “德义啊,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刚才给你打电话的那个人,叫什么逸飞的,是不是姓夏啊?”柳淳飞突然想起这件事情,在吴德义上车之前,他向吴德义问道。因为柳淳飞突然想起来,夏逸飞这个名字。因为就在几个月以前,柳淳飞参加了一次市里工商联合会的会议,其中有几个青年主管的发言,引的柳淳飞格外的注意,而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


“德义啊,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刚才给你打电话的那个人,叫什么逸飞的,是不是姓夏啊?”柳淳飞突然想起这件事情,在吴德义上车之前,他向吴德义问道。因为柳淳飞突然想起来,夏逸飞这个名字。因为就在几个月以前,柳淳飞参加了一次市里工商联合会的会议,其中有几个青年主管的发言,引的柳淳飞格外的注意,而在这些青年当中。就有一位叫做夏逸飞的。柳淳飞很清楚的记得这个名字,他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原因就是夏逸飞的名字当中和他的名字同样有个“飞”字。所以,柳淳飞对夏逸飞这个年轻人印象很深。而且他又知道这个夏逸飞在华雄商贸的市场部经理。刚才吃饭的时候,他听到吴德义“逸飞,逸飞”的叫着,所以他想问一下吴德义,这个叫逸飞的是不是就是他知道的那个夏逸飞。


“柳伯伯,是啊,他是姓夏,叫夏逸飞。他现在是我的助手,也是市场部的副总经理。怎么了,难到柳伯伯您认识他吗?”吴德义有点糊涂的看着柳淳飞。因为他实在是找不出什么理由,柳淳飞怎么会认识夏逸飞呢。而且自己从来都没有听过夏逸飞提起过。如果他们两相识的话,夏逸飞也会告诉自己的。但是,自己从来没有听过夏逸飞提起过这件事情。所以,在当柳淳飞向吴德义询问夏逸飞的事情的时候,吴德义感到很奇怪。


“哦,这个年轻人原来是你的助手啊,没什么,我只是随便问问。上一次我去市内商会开会的时候,其中有几个大公司的青年主管在主席台上轮番发言,介绍他们公司的管理经验,以及销售的策略。其中有个年轻人就叫夏逸飞,他在上台讲话的时候,说到他自己是华雄商贸的。而你的父亲,我的老朋友是华雄商贸的总裁。所以在这年轻人讲话的时候,就对这个年轻人很留意了。他在台上的健谈,以及对商道的独特见解。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感觉他真的是一个非常优秀而且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当时,我听他的讲话,就感觉这个年轻人,真的是个了不起的人。他的健谈以及他的经营模式。在当时就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刚才听到你”逸飞,逸飞“的叫着,所以,我想问你一下,这个你嘴里所叫的”逸飞“是不是就是夏逸飞。”柳淳飞看着吴德义问道。因为柳淳飞对夏逸飞这个名字一直是记忆犹新。上一次在商会的演讲分别之后,柳淳飞就再也没有见过夏逸飞。其实在柳淳飞的心里,也想能够结识夏逸飞。因为他感觉夏逸飞的确是个人才,而且还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柳淳飞这个人是很爱才的,也是很珍惜人才的。他之所以要对吴德义这样说,就是希望有机会可以见到夏逸飞,和他在一起好好聊聊他的经营策略以及他的销售方式。柳淳飞是一个极其喜欢新鲜事物的人,在他听到当时夏逸飞在报告会上的讲话,他就感觉这个年轻人前途无可限量的。柳淳飞也同样爱惜人才,所以,他想先问一下吴德义,如果,各方面时间都能安排的出来的话。柳淳飞很想让吴德义做为介绍人介绍他跟夏逸飞认识。所以,柳淳飞跟吴德义问起了夏逸飞的事情。


“是的,柳伯伯,夏逸飞在公司做的非常出色,他从进公司只有一年的时间就很努力的工作,经过自己的努力打拼,以及他非凡的才华,现在他已经是公司要害部门,市场部的副总经理了。我跟他同在一个市场部,我们俩不仅是生意上的最佳拍档,而且我们也是最好的朋友。我和他的相识是在大学时代,他是我大学的同学,所以我非常的了解他。我也知道他有能力,能够管理好市场部。他这个人做人做事一向都很严谨。对自己也是严格的要求,他从来没有犯过任何的错误,整个市场部也因为他的加盟,现在所做的业务量,已经比去年提高了十个百分点。他确实很优秀,而且为人也很好。我们不仅是生意上的最好的伙伴,也是最好的朋友。当然我们也是最好的同学了。”吴德义和柳淳飞介绍着夏逸飞,知道夏逸飞也受到了柳淳飞这样的商业巨子的关注,吴德义当然十分的高兴,因为自己的老同学夏逸飞终于用自己的实力证明的自己。同时,吴德义也不清楚为什么柳淳飞要问起夏逸飞呢?似乎是有什么事情呢。所以,他看着柳淳飞,等待这柳淳飞的问话。


“哦,这个年轻人还真的是不简单啊。很好,我就是很欣赏这样的年轻人。这样吧,德义。下次有机会的话,介绍他给我认识下。”柳淳飞对吴德义说道,在柳淳飞的心里确实很想结识这个叫夏逸飞的年轻人,因为柳淳飞是很爱惜人才的。又知道夏逸飞做的这么的出色,所以他更要结识下这个年轻人了。也想和他好好的聊聊,因为他发现夏逸飞有很多在生意上以及在市场的运作上,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柳淳飞也想和这个年轻人一起探讨下关于一些商道的话题。所以,他请吴德义下次见面的时候,一定要把夏逸飞介绍给自己认识。柳淳飞在对待年轻人的问题上一贯是和开放的,他不想那种一般的那种一定要老资历什么的,对年轻人也是什么都看不惯的。柳淳飞他更喜欢和年轻人交谈,因为他感觉自己有些老了,也许自己的想法和做法有些跟不上时代的脚步,所以,再和年轻人交谈的时候,自己就可以从后辈的身上看到自己的不足,也可以使得自己的一些想法跟的上时代的变化。所以,柳淳飞在公司的时候,也是经常和属下的年轻人们一起谈话,多多听取他们在工作上的观点和他们自己的想法。而自己也可以从中获取一些好的建议,柳淳飞就是这样的一个很随和的人。


“好的,柳伯伯。下次我一定带夏逸飞去拜访您,我要回公司了啊。柳伯伯,下次见啊。”吴德义和柳淳飞说了再见就回到车里,开车向公司的方向驶去。


“老爸,你看德义又回去了,他都不肯多陪我一会儿的。”柳如梦有些生气的和爸爸说道,她确实有些不高兴。原来以为今天在吃饭以后,吴德义会多陪下自己,没想到,吴德义在吃饭的时候接到了电话,就匆匆的返回公司了。原来还想吴德义能陪陪自己的,现在可好,他直接走了。柳如梦当然有点生气了,就是吴德义走的时候,也没有和自己说句话,就是那样的直接开车走了,所以,柳如梦很不满意的对爸爸说道,希望爸爸可以说几句安慰自己的话,因为她的心里一点都不高兴。


“如梦,德义是回公司有事情的。你以为他像你这样什么都不做的啊,他现在是市场部的经理,公司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他处理的,中午能出来吃个饭已经很不错了,你看这不是公司又有事情吗,所以他才走的,你应该理解德义,不要什么时候都耍小孩子脾气。你啊,就是爸爸把你惯坏了。”柳淳飞有点指责柳如梦的意思,因为他看到自己的女儿有些不懂事。柳淳飞知道事业的重要性,也知道吴德义要不是急事是不会走的,现在自己的女儿又这样说,他当然有些不满意。要汉子道柳淳飞是一个以事业为最重要的男人,所以,在任何的时候,他都把事业放在第一位,听到自己的女儿这样的说吴德义,他当然有些生气,所以和柳如梦说话的时候有些生气。


“老爸。。。。你还帮德义来说我,本来就是他不对嘛,你还来说我。”柳如梦没想到爸爸不但没有帮自己说话,而且还在袒护吴德义,这是她没想到的。所以,她就更加生气了。在柳如梦的眼里,爸爸是最疼爱自己的,什么事情都依着自己。今天这顿聚餐也是柳如梦和柳淳飞说了几次之后,柳淳飞才来的,其实,柳淳飞并不愿意干涉女儿的事情,但是,实在是拗不过柳如梦的相缠,所以没有办法的他才答应和女儿一起来的。柳如梦让爸爸来无非就是想爸爸问下她和吴德义的事情,现在不但没有问道吴德义的意思,吴德义还被一个电话叫回了公司,最是自己郁闷的是,在自己和爸爸说吴德义的不对的时候,爸爸又不帮自己,还是那么的袒护吴德义,这使的柳如梦很难以接受得了。所以,感到很委屈的她对爸爸说话的时候似乎都要哭出来了。


“好了,如梦。我看德义对你也很好的,不是吗?他是因为工作的事情才回去的,你应该体谅他啊,男人嘛,应该是这样的,女儿你看,像吴德义这样优秀的男人就应该这样。再说,假如他不是这样的优秀,我的宝贝女儿怎么会看上他呢?是吗,如梦?”柳淳飞见刚才自己说话的语气有些重,所以他安慰着柳如梦。柳淳飞老年得子,就柳如梦这一个女儿,所以,他最柳如梦一直都是疼爱有加。从来都不让自己的女儿有任何的委屈。刚才看见因为自己的说话使得女儿有些伤心,连眼泪都要留下来的时候,自己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开始好好的安慰着柳如梦。因为他是那么的疼爱的自己的女儿,也不想让女儿有一点的委屈,虽然自己知道是女儿的不对,但是,他也没有说什么,因为看见了自己的女儿有些伤心,为了女儿的心情,所以,柳淳飞安慰着柳如梦。


“好了,爸爸,我们不说他了,爸爸下午有时间吗?陪我去买几件衣服,我心情不好,要爸爸陪我。”柳如梦对柳淳飞撒娇的说道,因为柳淳飞平时也是比较忙的,也没什么时间陪女儿。今天柳如梦要借着这个机会要爸爸好好的陪自己,也算是对自己的补偿吧,也是今天的心情不好,也是自己好久没有和爸爸一起购物了。想起以前爸爸有时间的时候,总是能经常的陪自己出去的,现在爸爸都没什么时间陪自己了。更多的时候都是在工作,所以,柳如梦也希望爸爸今天能好好的陪陪自己。她用期盼的眼神看着柳淳飞。柳如梦真的希望爸爸可以答应自己,可以和自己出去好好的逛逛。


“好吧,爸爸今天就陪我的好女儿去购物啊。今天老爸就抽出一下午的时间,这一下午的时间都是我的宝贝女儿的。”柳淳飞看到女儿很期盼的眼神,就答应了柳如梦,是啊,的确是的,想想自己已经有好长的时间没有好好的陪陪自己的女儿了。虽然每天公司事情也不不少,但怎样也要陪陪自己的宝贝女儿啊。于是,就索性抽出一下午的时间陪如梦去购物好了,于是柳淳飞就答应了如梦陪她去。


回到公司的吴德义很快就把那份合约找了出来,并把合约交到了夏逸飞的手上。夏逸飞看到吴德义的出现也有点奇怪,因为刚才他给吴德义打电话的时候,吴德义说正在和柳淳飞一起吃饭,怎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呢?他正想问吴德义是怎么回事,吴德义自己就先开了口:


“逸飞啊,刚才感谢你啊,感谢你替我解了围啊。为了表示感谢,晚上我请你和小妹吃饭。”吴德义看着夏逸飞轻松的笑着,他确实比较高兴。因为刚才自己面对柳淳飞的问题,使得自己真的不好回答,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要不是夏逸飞的电话,要不是夏逸飞突然的打来了电话,自己真的不知道怎样才好。现在想起来,自己还有些窘境的意思。所以,做为吴德义来说,他这得很感谢夏逸飞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打去了救急的电话,要是没有夏逸飞的电话,吴德义真的是无法脱身的,他今天也一定是要回答柳淳飞的。然而自己要怎么回答呢?是同意,还是拒绝?显然是不能同意的,拒绝?似乎也不可以。假如就这么贸然然的拒绝了柳淳飞,在事先也没有和父母商量的情况下。那样的话,两家人以后的关系该怎么样的处理,自己又该怎样的去面对父母呢?也正是在吴德义左右为难的时候,夏逸飞无意间的一个电话给自己救了急,替自己解了围,才使自己能够就这个借口暂时的摆脱了柳淳飞父女,所以,从这点来说,吴德义真的很感谢夏逸飞,虽然夏逸飞并不知道吴德义为什么要感谢自己,他仍旧是一脸迷惑的看着吴德义。


“德义,你在说什么?什么解围,什么感谢的。我一点都听不懂啊。”夏逸飞不知道吴德义在说什么,因为他实在是搞不懂吴德义。于是他还是那么迷惑的看着吴德义。这时候,吴德义只是向夏逸飞神秘的笑笑。这样的举动让夏逸飞更是迷惑,由于自己实在是搞不懂什么意思,于是夏逸飞就向吴德义继续的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呵呵,逸飞你知道吗?今天我和柳伯伯一起吃饭。其实说是吃饭,就是如梦叫她爸爸来问我什么时候结婚的事情,你知道我的陈雪兰的事情,我根本不能和她在一起,就在柳伯伯问我的时候,你突然来了电话,替我解围了,我就找借口说公司有紧急的事情,必须要我回来处理,就这样,也没有说什么,我就直接跑回来了了,你说,我怎么能不开心呢,呵呵,主要是我还没有找如梦谈我们的事情,也没有和家里最后的谈,让我今天就答复的话,真的很难啊,要是我今天答应了,就很对不起雪兰,还有就是以后我也不好和如梦谈了,这关系我以后和家里的解释啊,假如我不答应,柳伯伯一定会很下不来台的,也会造成我们两家人的关系。所以,我当时真的很头疼啊,当时的我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啊。就在这个时候,你来了电话,也幸亏你了,呵呵。才使我躲过这个麻烦啊。”吴德义讲得很是精彩,就来夏逸飞也感到了当时吴德义的紧张情绪,他在仔细的听着,感到自己这个电话打的真的是很及时。吴德义则是有些轻松,因为他是暂时摆脱了眼前的困境,下一步,就是他要找个时间和柳如梦好好的谈谈,告诉柳如梦他自己的想法,然后在和家里做进一步的沟通,只有这样,才能彻底的摆脱这件婚事,才能最后和陈雪兰在一起。吴德义在和夏逸飞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在他的脑海里已经在考虑该如何的和柳如梦说了。


“对了,我在临走的时候,柳伯伯突然问起了你,逸飞。他似乎很欣赏你,还叫我有时间的话把你引荐给他,听他的意思是要和一起探讨下生意方面的事情。”吴德义对夏逸飞说道,但是夏逸飞似乎并没有听到,他依然在为吴德义和陈雪兰的事情在担忧,所以,当吴德义和自己说起的时候,他没有注意听。吴德义似乎也看出了夏逸飞的没有在注意,所以他又对着夏逸飞说了一次。


“哦?柳淳飞问起我?我和他根本就不认识啊。怎么会问起我呢?”夏逸飞听到吴德义对自己说的话,还是一脸的迷惑,他很是不解的看着吴德义。因为夏逸飞没想到柳淳飞会问自己的事情,更没有想到柳淳飞对自己也很欣赏,因为自己并不认识柳淳飞,关于柳淳飞的事情,他也是从别人的嘴里听到了,自己连见都没有见过柳淳飞,就不要说什么认识了,所以,当吴德义和自己说起的时候,他感到很是奇怪。心里也在有很多的疑问,为什么柳淳飞会对自己感兴趣,因为他知道柳淳飞是内地的商业巨子,一个如此有威望的人,怎么会对自己感兴趣,而且,听吴德义的意思是柳淳飞似乎还很欣赏自己,还有吴德义把自己介绍给他认识,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吴德义似乎看出了夏逸飞在想什么,于是,他笑了笑,继续的对夏逸飞说道:


“逸飞,是这样的。你还记得你上次去参加的那个市里举办的工商联合会的会议,那里有几个大公司的青年代表,你还在那次会议发了言的。当时你是代表华雄商贸去的那次会议啊。就是那次,柳伯伯也在的,他是听了你的发言,就是你那个关系营销的论点以及你在实践中的应用的,就是这个话题引起柳伯伯的兴趣,同时他也认识了你的价值,所以,他对你很是欣赏。”吴德义给夏逸飞解释着柳淳飞是怎样的看到夏逸飞,以及为什么柳淳飞会对夏逸飞很欣赏的事情。说道这里的时候,夏逸飞想起来了,那是在参加工商联合会的会议的时候,自己做为华雄商贸的代笔,在会议上他做了关系营销的发言,但是由于自己不并不认识柳淳飞,当然也就不会想到柳淳飞当时也在。没想到就是自己那次的发言会给柳淳飞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其实自己也没有什么了,只是自己结合了关系营销在自己的市场部的运作经过,以及给公司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润,所以,他当时是做为公司选派的代表之一,想到这里,夏逸飞已经完全明白了,原来就是那次,让柳淳飞对自己关注起来。但是自己做为一个生意的后辈,怎么能在柳淳飞的面前乱谈什么呢,尤其是柳淳飞要吴德义把自己引荐给他,这似乎,似乎有点太抬高自己了,夏逸飞想到这里,不禁一阵的脸红,因为他实在是想象不到想柳淳飞这样在商海叱诧风云的人物,为什么会对自己这样的小角色感兴趣,他也不敢想象柳淳飞再见到自己后会对自己说什么,只是感觉自己太卑微了,似乎不值得柳淳飞这样的高抬自己,更不要说在柳淳飞的面前谈什么生意上的事情了。因为柳淳飞是市场营销的前辈的,光是他的经验就足够自己学习一辈子了,自己怎么还敢和柳淳飞谈经论道呢?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在听完吴德义的话之后,夏逸飞是非常的不好意思。吴德义似乎看出了夏逸飞的心思,知道他有点不好意思,所以就岔开了话题,想等以后有机会在和夏逸飞一起好好的谈谈,自己再和夏逸飞一起去拜访柳淳飞。


“逸飞,雪兰今天回来了。我们晚上一起出去吃个饭啊,叫上小妹一起去。大家在一起聚下。”吴德义对夏逸飞说道,因为自己今天实在是太高兴了,一个是陈雪兰的回来,另一个就是夏逸飞给自己解了围,不至于使自己有那么的尴尬,所以,吴德义提议晚上的时候大家在一起聚会,也是为了庆祝陈雪兰的回家。在此之前自己也和陈雪兰说过晚上要叫上夏逸飞兄妹,大家一起出去吃饭的,所以,现在正好夏逸飞也在,吴德义就和他直接说了。


“是吗?陈雪兰回来了啊,呵呵,德义,怪不得你这么的高兴,好的,晚上下班后我去接芷玉,我们一起吃饭吧,呵呵,你这回开心了吧,陈雪兰又回到了你的身边。”夏逸飞对吴德义说道,他看着吴德义满脸幸福的样子,甚至在和自己说话的时候,吴德义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因为夏逸飞跟陈雪兰也认识,所以大家在一起聚会也是很正常的。另外今天是周未,明天休息,大家也没什么事情,就在周末大家一起放松下,出去吃个饭,最主要的还是今天自己的心情真的是很好。看着夏逸飞答应了,吴德义就和夏逸飞说定了在下班的时候一起去吃饭。


下午在公司也没什么事情,在快下班的时候,吴德义给饭店打去了顶厢电话。终于到了下班的时候了,两人一起走出公司的大门,夏逸飞去接自己的小妹,吴德义则是看车直接来到了陈雪兰的家,在楼下给陈雪兰打了电话,他们一起来到了之前预定的饭店,来到的时候夏逸飞兄妹还没有到,吴德义一边和陈雪啦闲聊,一边在等着夏逸飞,估计有10多分钟的时候,夏逸飞和小妹一起来到了饭店。打开包厢的门,看见吴德义和陈雪兰早已等候多时了,在给陈雪兰介绍了自己的妹妹之后,大家就寒暄了起来,整个包间都洋溢在欢乐的气氛中。


吴德义今天的心情真的是很不错,主要是陈雪兰回来了,他以后又可以和陈雪兰天天见面了,能和自己的爱人在一起,是吴德义最大的心愿,现在陈雪兰回来了,这使得吴德义的心里十分的高兴。他点了一桌子的菜,都是这家饭店的招牌菜。希望大家好好的吃顿饭。陈雪兰也是很高兴,今天刚回来,似乎她的高原反应也没有了,也没有了在西藏时候的那些症状,身体好了,自然心情就舒畅许多。大家愉快的吃着晚餐,夏逸飞更是替吴德义高兴,因为自从陈雪兰走了以后,夏逸飞就很少看见吴德义哟什么笑容了,难得今天陈雪兰回来,看见吴德义一直是笑个不停。夏逸飞今天也是心情不错,因为今天是妹妹到新学校上学的第一天,在傍晚从在学校接妹妹的时候,刚开始夏逸飞还担心妹妹的学习会跟不上,再就是怕妹妹换了新的读书环境,他担心妹妹会不适应。但是在接到妹妹之后问了学习的情况,妹妹说自己完全的都可以跟的上学习,而且在今天刚去的时候,就和同学们打成了一片,最主要的是很多的女同学都说妹妹的新衣服很漂亮,夸妹妹很有眼光,同学们也都似乎很喜欢妹妹,这样一来,夏逸飞就没什么担心的。他知道自己的妹妹将会在这个新的学校努力的学习,接受良好的教育。这样,就可以考上妹妹自己理想大学,总之,夏逸飞的一番苦心总算没有白费,所以,夏逸飞现在也是特别的开心,大家都是有着非常不错的好心情,在饭桌上,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正在吃饭的时候,吴德义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下来电显示,是柳如梦打来的,看到陈雪兰开心的样子,吴德义实在不忍在欢乐场合破坏这种气氛,所以他挂断了电话。似乎陈雪兰也没有留意到,因为她正在和夏逸飞开心的说着话。陈雪兰和夏逸飞说着在西藏的所见所闻,说这那些美丽的景点和那些淳朴的藏民。还说着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夏逸飞听得是入了神,陈雪兰也是在绘声绘色的讲述着自己在西藏的一些见闻,谁都没有注意到吴德义挂断电话的举动。吴德义以为自己挂断了柳如梦的电话,她是不会再打来的,因为有时候自己在开会的时候,也是能经常的接到柳如梦的电话,所以有一次吴德义和柳如梦说了,假如以后柳如梦再打电话来的时候,自己没有接听而是挂断了电话,就是说自己和客户在一起正在谈话,就暂时不要再打来,等谈话结束后,会给柳如梦打回去的,因为有时候和客户谈事情的时候接电话毕竟是一件不礼貌的事情。所以从那以后有时候在吴德义谈事情的时候,柳如梦打来电话,吴德义都是挂掉的,然后在事情结束以后,又给她打回去。所以,这次吴德义也就以为柳如梦也不会再打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