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开始的地方 梦开始的地方 第十四章

没有姓名 收藏 0 7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size][/URL] 上午10点左右的时候,火车稳稳的停在了站台,这是一个万里无云的上午。走下火车的陈雪兰心情有些郁闷,因为她知道自己的爱人吴德义是不会来接她了,有些烦闷的走出了站台。看着其他的旅客都有自己的朋友来接站,陈雪兰的心里很是失落。 “雪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叫着自己,这声音,这是吴德义的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


上午10点左右的时候,火车稳稳的停在了站台,这是一个万里无云的上午。走下火车的陈雪兰心情有些郁闷,因为她知道自己的爱人吴德义是不会来接她了,有些烦闷的走出了站台。看着其他的旅客都有自己的朋友来接站,陈雪兰的心里很是失落。


“雪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叫着自己,这声音,这是吴德义的声音!陈雪兰转过身,果然看见了吴德义笑着看着自己。怎么?德义不是陪柳如梦父女吃饭了吗?他怎么会在这里。很是疑惑,很是纳闷。陈雪兰一脸疑惑的看着吴德义。


“雪兰,我终于等到你了。还好车子没有晚点。走车一定很累了吧,来,我帮你拿东西。”吴德义边说边接过了陈雪兰手里的行李包。吴德义显然是非常高兴的,言语间抑制不住他内心的激动。他从上午九点钟就开始在这里等着了。一直听到火车站里喇叭里喊着‘西藏方向开来的火车到站了’,他想着终于可以见到心爱的女人了,所以他就一直守在站台这里。直到他看见陈雪兰从里面走出来。其实,吴德义这次来接陈雪兰,并不是要给她一个意外的惊喜,昨晚已经跟陈雪兰说过,今天他要陪柳如梦父女一起吃饭的。但是,他看时间还能够来得及,所以他就赶来了火车站。想先接完陈雪兰,再赶去吃饭。他也想让陈雪兰下了火车后第一个看见的是自己,这种感觉是不一样的。吴德义在等火车进站的时候,也是很担心火车会晚点。因为假如火车晚点的话,他就不能亲自见到陈雪兰了。还好,列车并没有晚点,而是正点到达的。这样的话,自己既可以接到陈雪兰,也不算的失约。又可以在接到陈雪兰之后,去陪柳如梦父女吃午饭。这样的话,两头就都可以照应到。只是,只是,今天不能陪雪兰吃午餐了。看来也只有晚上才能在一起。吴德义拉起陈雪兰的手,向火车站的停车场方向走去。


“德义,你怎么会来的?昨晚不是说今天你不能来接我的吗,不是要陪柳如梦吃饭吗?难道计划有变吗?”陈雪兰一脸疑惑的看着吴德义。因为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昨晚吴德义不是在电话里说了不能来接自己的吗,而是要跟柳如梦出去一起吃饭。可是,可是,为什么吴德义会出现在火车站呢?她真的有点搞不明白。因为吴德义昨晚在电话里明明说不能来接自己的啊。其实,也不用想那么多,毕竟吴德义来接自己,这就说明自己在吴德义的心目中还是很重要的。只是,吴德义事情多,人也忙。尤其在今天中午就要柳如梦吃饭的事情,时间这么紧迫,还要来接自己。陈雪兰真的是很感动。她看着吴德义的眼神,也由刚才的疑惑渐渐的变成了一种欣慰。她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对自己非常好。也知道吴德义有多爱自己。既然吴德义这么的爱自己,自己还有什么地方不觉得满意的呢。


“是这样的,雪兰,昨天在电话里不是说不能来接你的吗,中午要和柳伯父他们吃饭的。但是,我考虑到你的火车是在上午十点钟到达。所以我就九点多钟就过来了。想到火车站来接你。只要你的列车不晚点的话,那我就可以接到你。假如火车晚点的话,我就不能等你了。因为中午我要陪柳伯父他们一起吃饭。所以在等你的时候,我真的好担心你的列车不能正点到达。这样的话,我就接不到你了。不过还好了,你看列车正好在十点钟到达。我终于可以第一个见到我心爱的人。”说完后,吴德义很温柔的看着陈雪兰。其实,他是真的好担心会接不到陈雪兰,这样的话就会给自己留下一个遗憾。因为,昨晚他答应陈雪兰要来火车站接她的。但是突然之间柳如梦又打电话给自己说要一起出去吃饭,这样的话,吴德义只有答应柳如梦中午和她还有她的爸爸一起吃午餐。所以,他就和陈雪兰说今天不能来接站了。陈雪兰虽然昨晚在电话不说什么,但是吴德义心里知道,在陈雪兰的心里其实是很伤心的,虽然陈雪兰在电话里还安慰这吴德义,但是吴德义很清楚昨晚陈雪兰的心情。所以,吴德义在上午的时候就赶到了火车站。假如火车不晚点到饿话,他就可以顺利的接到陈雪兰。假如火车晚点的话,那自己也没有办法。不过还好了,吴德义终于接到陈雪兰了。能够顺利的接到陈雪兰,吴德义非常高兴。


“是这样啊,德义,那真的是辛苦你了。其实你不来接我也是可以的,你来回这样的跑,真的很辛苦的。”陈雪兰的心里有一种感动,这种感动是不能用语言来形容的,虽然只有这么简单的几句对话。但是,在陈雪兰的心里,却是非常感激吴德义的。因为她知道,中午的时候,吴德义要陪柳如梦父女一直吃饭。原来她都不抱有任何希望。吴德义会来火车站接自己。但是,吴德义突然的出现,真的让陈雪兰很是感动。她知道等一会吴德义还要去吃饭。在时间这样紧张的情况下,吴德义还能赶来火车站接自己,使这一刻的陈雪兰感觉到十分的幸福。虽然她对吴德义跟柳如梦的事情也是比较反感的,但是,吴德义对自己是这么的好,刚才下车的时候,陈雪兰那种感觉很失落、很郁闷的心情现在由于吴德义的到来都已经烟消云散了。自己靠在吴德义的身旁,被吴德义拉着手,她感觉自己仿佛可以感受得到吴德义的心跳。这也是对爱的最诚挚的期盼。陈雪兰那样含情脉脉的看着吴德义,虽然没有太多的话语,但是她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将是自己一生的依靠。而且吴德义也绝对不会辜负自己对他的一片深情。


“雪兰,你知道的,等一下我还要去陪柳伯父吃饭去,所以,我先把你送回去,你好好的休息一下。晚上的时候我叫上逸飞,还有逸飞的妹妹。我们四个人一起出去吃个饭吧。”吴德义对陈雪兰说道。因为他知道,陈雪兰在坐了一天的火车之后,一定非常累。所以,吴德义打算先把陈雪兰送回家。让她好好的休息一下。晚上再一起吃个晚饭。其实中午就应该在一起吃饭的,但是,自己又答应了柳如梦的邀请。所以,就没有时间陪陈雪兰吃饭了。现在的吴德义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是将近十点半了,离中午约定和柳如梦吃饭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所以,吴德义和陈雪兰上了车之后,便加大油门快速的向陈雪兰的加驶去。在把陈雪兰送回家之后,吴德义又开车向饭店的方向驶去,在去往饭店的路上,吴德义给柳如梦打去了电话。告诉柳如梦说自己已经来到饭店了。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的样子,包间的房门打开了,是柳如梦和她的爸爸柳淳飞,他们来了。


“柳伯父,您好!如梦,来,坐吧。”吴德义满脸是笑,招呼着柳如梦和她爸爸。吴德义的心里不知道,柳伯伯会找自己有什么事情。因为刚才跟柳伯伯说话的时候,他似乎感觉到了柳伯父有话对自己说。所以,在柳淳飞入座之后,吴德义还是站着。因为面对长辈,他不敢贸然坐下来。因为他知道,自己小的时候,经常上柳如梦的家里去玩,那时候柳淳飞给自己的感觉,是一个非常严厉的人。他接的,那个时候,柳如梦在做错什么事情以后,都要受到柳淳飞严厉的批评。有好几次,柳如梦还跑到自己家里来,所以在自己长大之后,吴德义对柳淳飞还是那么的敬畏。柳淳飞不仅是长辈,在吴德义的眼里,柳淳飞更是以为严厉的令人惧怕的长者。所以,吴德义对柳淳飞从小到大,都是毕恭毕敬的,而且柳淳飞的年纪又和自己的爷爷的年纪相仿。已经七十多岁的柳淳飞依然精神矍铄,两眼炯炯有光。一副神采飞扬的样子。


“来,德义,坐吧,不要太过拘束。我们只是一起吃个便饭嘛,又不是要洽谈什么业务。来来来,坐啊。我们随便聊聊,我也好长时间没有见到你了。听如梦说你最近工作很忙,来,和柳伯伯说说,最近你都忙一些什么。假如有柳伯伯需要帮忙的地方,你尽管跟我说,千万不要客气,啊。”柳淳飞微笑的看着吴德义。他很欣赏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因为柳淳飞是从小看着吴德义长大的。在小的时候,吴德义就是一个很有个性的孩子,而且也经常有自己的想法。小的时候,柳淳飞就和吴德义的父母说过,说吴德义长大以后,一定是个非常有出息的孩子。果然,吴德义大学毕业之后,就到了他父亲的公司,经过这几年的打拼,吴德义已经是他父亲公司主管市场销售的一个部门经理了。由于柳淳飞经常的关注吴德义,所以对他的很多事情都很了解。由于柳淳飞本人也在商海中纵横多年,所以他格外的关注这些年轻后辈的成长经历。吴德义做为华雄商贸最年轻的一位部门经理,而且还是整个集团公司视为中枢神经的市场部的老总。要是没有非凡的个人魅力和他勇于拼搏的精神,以及他刻苦的努力结果,他是不坐不上这个位置的。假如只是凭借他是华雄商贸总裁的儿子的话,那他也是更不可能坐上这个位子的。因为柳淳飞很了解吴德义父亲的为人,那个人是典型的商人,绝对是个在商言商的人。假如自己的儿子不够优秀的话,他绝对不会把市场部这个重要的部门交给自己的儿子去管理。因为柳淳飞很了解吴德义的父亲。他父亲是个精明的商人,他所用的人全部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人才中的人才。整个华雄商贸的经营团队就是一个人才济济无数个精英组合的团体。所以,柳淳飞当然知道吴德义做的很出色。在生意这方面,就连柳淳飞有的时候也在佩服吴德义的办事能力。虽然吴德义很年轻,但是柳淳飞对他个人很是欣赏。他可以感觉到这个年轻人的前途是无量的,而且在他的身上还有很多巨大的潜力没有被挖掘出来,更没有发挥出来。柳淳飞对吴德义的欣赏其实换一种看法,那就是父亲对一个儿子的看法。因为柳淳飞的女儿在他们很小的时候,两家已经决定,柳如梦要成为吴德义的妻子。所以,在加上柳淳飞对吴德义是这么的欣赏,在柳淳飞的心里早已经把吴德义看成了自己的女婿。像这种郎才女貌。而且又是门当户对的事情,最主要的是,柳淳飞又很喜欢吴德义,像这样的事情毕竟太少了。柳淳飞想想自己年轻的时候,自己感情世界的坎坷经历。那个时候,自己的父母是不同意他和丁梦的。原因就是丁梦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孩。自己那个时候虽然很喜欢丁梦,但是,也遭到了家庭的很多反对,最后他终于背负着家庭的压力,选择了和丁梦在一起。自己年轻的时候的感情经历是坎坷的,也是有很多的磨难的。想着自己在三十岁结婚的那一年,丁梦,自己的第一任新娘丁梦,却在婚礼的当天遭遇车祸而身亡。从此发誓自己以后不娶。但是,他等了二十年,足足有二十年的单身生活,他等到了自己的第二任妻子,也就是和丁梦的轮回。那一年,柳淳飞已经五十了,而他现任的妻子丁梦在那一年只有二十岁,柳淳飞足足等了二十年,才等到了他现在的妻子。柳淳飞知道这一定是轮回,这一定是上天赐给他的丁梦。所以,两人生活的非常幸福,柳淳飞也格外珍惜自己的妻子。在他们婚后的第二年,他们生下了柳如梦。柳淳飞非常的疼爱这个女儿,之所以给她取名叫柳如梦,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纪念他的第一任妻子梦梦。所以柳淳飞对这个女儿更是疼爱有加。自己也是在晚年得子,他对柳如梦是喜欢的不得了。正因为对女儿的爱,所以,他在为女儿挑选丈夫的时候,就是在给自己挑选女婿的时候,他一定要求自己的女婿一定是个优秀的人,是绝对的优秀。家庭的出身怎样,柳淳飞倒并不是很在乎。在他的脑海里,门当户对固然也重要,但是这些都比不上一个人的人品,以及他自己的才华。所以门当户对对柳淳飞来说,并不是很重要。他看重的只是这个人。然而面前的吴德义,几乎就是完美的。柳淳飞对他很是欣赏,不管是社会地位,家庭出身,还是两家人的门当户对,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绝配,几乎没有一点令柳淳飞不满意的地方。他疼爱的看着柳如梦,想着自己终于为如梦找到了一个这么好的丈夫。不管在人品上,还是在事业上,都是绝对的第一。做为自己来说也可以放心了。他知道女儿对吴德义是一往情深,两家人又是早有婚约,所以,在柳淳飞的心里,也期盼他们之间的婚事能早点进行,也期盼着吴德义和柳如梦早一天走向幸福的婚姻殿堂。但是,柳淳飞绝对不是个家长式的人,他很民主。年轻时候的他,就曾经为了反对父母给他安排的婚事而坚决的不妥协。现在是两家人给吴德义和柳如梦定下的婚事,柳淳飞也担心他们两个人到底和不和得来。所以,他一直想找个机会,亲自问一下吴德义,看看吴德义是怎样想的。柳淳飞的意思是,不想捆绑这段婚姻。虽然他对吴德义很满意,也很欣赏,但是婚姻毕竟是两个人的大事,他不想让自己的女儿不幸福。所以,他今天来的意思就是想从侧面了解一下吴德义对和他女儿成婚的一些想法。主要还是为了女儿将来的幸福着想。所以,他必须亲自来找吴德义谈一谈。


“柳伯父,您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吗?昨晚如梦给我打了电话,说是柳伯父有事情要找我谈。”吴德义的心里真的不知道柳淳飞找自己是为了什么事情,他想可能也是因为自己跟柳如梦之间的事情。这件事情真的是很难处理。因为自己要决定跟如梦单独在一起谈一谈他们之间的事情。但是,还没有机会谈,柳淳飞就找来了。假如等一下柳淳飞直接问自己跟柳如梦的进展怎么样,以及将来有什么打算,自己该如何回答他呢。当着柳伯父的面,吴德义真的不好说拒绝的话。可是今天如果不把话说明白,那一次岂不是更难办。但是,这一次假如自己贸然的直接拒绝柳伯父的话,自己在家里真的也知道该如何交代。这一次柳淳飞的出现,真的让吴德义彻底的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一时间他真的不知道该这么办好。也许是因为紧张,吴德义的额头上渐渐的渗出了点滴的汗珠。他真不知道该如何的和柳淳飞把这场饭局继续下去。也不知道要面临和柳淳飞谈话究竟是什么内容。


“德义,你看我们吃点什么呢?都进来这么久了,我都有点饿了,你还没有点菜呢。你不是说要请我们吃好吃的吗?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一点诚意都没有。”柳如梦笑嘻嘻的对着吴德义说道。她似乎看出了吴德义的紧张。其实柳如梦这次把父亲搬出来,就是为了想看看吴德义有什么样的想法。因为从任何角度来说,自己的父亲不仅是最优秀的,最成功的,也是吴德义的长辈,也是吴德义父母的长辈。按照岁数来说,自己的父亲都可以做吴德义的爷爷了。所以,这一次柳如梦把自己的父亲搬出来,就是为了要对吴德义进行最后一次的考察了。显然,她看出了吴德义的那种紧张,她并不知道吴德义在想什么,她更不会知道吴德义在心里想的是,该如何自己的父亲如何协商这件事情。柳如梦错误的以为,是吴德义在考虑跟她之间的事情。而在面对自己的父亲的时候,所显露出来的紧张和不自热而已。所以,柳如梦为了调节这种紧张的气氛,她故意借着点菜的这个话题,让吴德义稍稍的缓和一下情绪。


“哦,对了对了,柳伯父您看,多不好意思。刚才只顾和您说话了。您看看你想要吃什么。如梦,你呢?”吴德义感到了一丝尴尬。在房间里坐了那么久,竟然忘记了点菜。也许是因为自己太紧张了,也许是因为自己想的太多了。可能柳淳飞来找自己,只是随便的聊聊的家常呢。也根本就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一定是自己想多了。看着柳伯父慈祥的面容。吴德义倒觉得不好意思起来。于是,大家开始点菜。等菜上齐了之后,吴德义似乎也没有了刚才的紧张。由于柳淳飞在十年以前就已经不再喝酒了,所以,吴德义站起身,给柳淳飞的杯里倒了满满一杯饮料。


“柳伯伯,今天也没有好招待的,我们只是随便吃一点便饭。等改天我叫上爸爸妈妈一起到柳伯父的府上去叨扰。”吴德义很有礼貌的对柳淳飞说道。可能发觉自己刚才紧张和不自然,吴德义端起杯向柳淳飞敬去,柳如梦则是在一旁坏笑的看着吴德义。吴德义被她看的只发毛,很担心等一会从柳如梦的嘴里会说出一些不合适的话来。所以,在和柳淳飞喝完饮料之后,他给柳如梦夹了她最喜欢吃的桂花鱼。看这柳如梦似乎并没有要说什么的意思,吴德义心里的也不在担心什么。大家就像是一场聚餐一样,愉快的吃着饭,聊着天。在饭局要结束的时候,吴德义还是听到了他最不想回答的问题,那是柳淳飞在聊天时候的一句问话。也是很让吴德义头疼的话。


“德义,你和如梦的事情,你有什么想法?我和你爸爸都比较着急了。你的岁数也不小了啊。”柳淳飞对吴德义说道,其实这也是柳淳飞很关心的一句问话,这也是很正常的。也是柳淳飞很关心的问道。因为,柳淳飞也感到吴德义这个孩子非常优秀,自己已经很满意了。在加上两家人早就有约定。所以,他今天最主要的意思也是想问一下吴德义是怎样想的。因为他不想自己的女儿和吴德义的事情拖那么久,虽然男人应该先有自己的事业,才能考虑家庭的问题。但是,现在吴德义在事业方面已经做的很好了。所以也是时候考虑到自己的个人问题了。自己的女儿的年龄现在也不算小了,也有二十三岁了。虽然男人在岁数上的问题可以不是很计较,但是女孩子就不可以拖得这么晚了。做为父亲的柳淳飞,当然不想自己的女儿变成一个老姑娘才出嫁。所以,他问了吴德义打算和自己的女儿什么时候结婚。旁边的柳如梦的脸色已经绯红到了极点,她今天叫自己的父亲过来,其实原本也是这个意思,想通过父亲问一下吴德义和她之间的具体结果。但是在父亲果真问了这个问题之后,她又变得不好意思起来。因为是女孩子嘛,好像这样子说好像是担心自己要嫁不出去。但是自己毕竟又很喜欢吴德义,此时的她也很希望吴德义能给自己一个确切的答复。不至于让自己无限期的等待下去。虽然脸色已经有些发烫,她还是不太好意思的看向了吴德义。


“柳伯父,这件事情我想我还要和爸爸妈妈谈一下。再说还不知道如梦是什么意思呢。。。。”吴德义推脱的说道。他看到了柳淳飞在等待他的回答,也注意到了柳如梦看自己的神色,但是自己真的是很为难。其实事情并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因为自己还没有找如梦他们之间的事情,却更加没有跟父母说要回绝这门亲事。上次因为在家里跟母亲说过一次这个事情,母亲当时就昏倒了。所以一直都没有几乎再谈下去。今天面对柳淳飞的问话,吴德义真的是头疼到了极点。他担心此时就回绝的话,必定会驳了柳淳飞的面子,也会使柳淳飞的面子在自己的女儿面前显得非常的难堪。那假如不说呢,势必事情就会又会一拖再拖。又会给柳如梦造成很多的误解,自己又该怎么办呢。该如何跟柳伯父说明这件事情。正在吴德义左右为难的时候,突然他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看了来电显示,是夏逸飞打来的。吴德义的心情有点开心,他很感谢夏逸飞在这个时候打来的救命电话,似乎是为自己解了围。


“逸飞,有什么事情吗?”吴德义对着电话那头的夏逸飞说道。他真的很希望夏逸飞跟他说的是公司里的事情。而且事情最好的很急。这样他就可以有充分的理由回到公司,暂时摆脱柳淳飞的问话。


“德义,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啊,昨天楚名公司的那份合约被你放到什么地方去了?我在你办公室找不到这份合约,如果你现在方面的话,能回到公司一趟吗?”夏逸飞的口气好像很着急,因为这份合约确实很重要,而且是由夏逸飞签订的。在昨天签订完合约之后,夏逸飞就把那份合约交给了吴德义,因为最后还有吴德义的签字。但是,吴德义在离开办公室的时候,由于他今天很着急去接陈雪兰,所以,并没有把合约交还给夏逸飞。现在的情况是,夏逸飞刚好要用到这份合同,但是又找不到。而且又找不到吴德义的人影,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夏逸飞打电话给吴德义。


“逸飞,我现在在陪柳伯父一起吃饭呢。那份合约被我锁在办公室的抽屉里了,你如果不急的话,我下午回去拿给你。”吴德义是故意这样说的。因为他知道柳淳飞对生意是一丝不苟的,任何事情都要把事业放在第一位。所以他故意这样说,是为了让柳淳飞听到,同时,他也是想问问夏逸飞那边是不是很急。假如真的很急的话,自己刚好为了这个借口回到公司,暂时摆脱自己现在的困境。


“哦,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下午回来也可以,因为我这边也不算很急。那我就不打搅你们吃饭了。下午见吧。”挂断电话吴德义真的是失望到了极点,原来他刚才是想着借夏逸飞这个电话的缘故马上就回到公司的,可以使自己没有太多的难堪。但是,现在夏逸飞那边好像也不是很着急。也许是在听到自己很柳伯父吃饭了以后,他不太好意思来打搅自己吧。因为刚才刚接听夏逸飞的电话的时候,他在那一边真的是很着急的样子。但是,在得知自己和柳淳飞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夏逸飞也不说什么了。面对这样的结局,吴德义显得有些无奈。原来想趁这通电话回去的,结果,自己现在还要很尴尬的坐在这里。


“德义,如果你的公司有急事的话,就先回去吧,毕竟事业第一。”柳淳飞对吴德义说道。因为柳淳飞向来把事业看的很重,他不想因为这顿饭而耽误了吴德义的时间,也许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要等吴德义回去处理。因为柳淳飞他知道,对于生意人来说,有的时候晚一秒钟,面临的就是另外一种结局。所以时间对于生意人来说真的很重要。鉴于这种情况之下,他就催促着吴德义,让他快一些返回公司,让他去处理公司的事情。


“那好的,柳伯父,那我们现在就走吧,谢谢柳伯父的体谅。”在买完单之后,吴德义和柳淳飞父女走下楼,来到了饭店的停车场,在和柳淳飞做了告别之后,吴德义刚要走,又听到柳淳飞在叫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