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开始的地方 梦开始的地方 第十二章

没有姓名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size][/URL] “我当然记得了,德义,我怎么会忘记呢,那一段记忆对我来说是最难忘的,那个时候我刚丢掉工作。哎!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真的是很凄凉啊,假如不是你老同学拉我一把的话,我现在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或许,我可能早就回乡下了,也有可能那么一家小公司,现在让然是勉强度日而已。老同学,我真的是非常感激,是你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


“我当然记得了,德义,我怎么会忘记呢,那一段记忆对我来说是最难忘的,那个时候我刚丢掉工作。哎!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真的是很凄凉啊,假如不是你老同学拉我一把的话,我现在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或许,我可能早就回乡下了,也有可能那么一家小公司,现在让然是勉强度日而已。老同学,我真的是非常感激,是你给了我这个机会,也是你给了我一个可以施展才华的舞台,我才能有今天这个成就。来,老同学,这杯我敬你!就用这杯酒来表达我的感激之情,来,我先干为敬!”说完之后,夏逸飞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这杯酒,真是喝的夏逸飞百感交集,刚才和吴德义的对话,真的对他的感触很大,虽然只是几句简单的对话,但是思绪一下子就把夏逸飞拉到了一年以前,自己刚丢掉工作的那个情景。哎,往事真的不堪回首。夏逸飞他真的想像不到,假如他没有遇到吴德义,他的人生将会怎么样呢。虽然自己很有才华,那也得有施展才华的舞台才可以。而吴德义呢,正是把这种机遇给了夏逸飞,让夏逸飞在这个舞台上淋漓尽致的发挥了自己的才能,从个别意义上来说,吴德义也是夏逸飞的伯乐。所以,夏逸飞一直都对吴德义心存感激。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吴德义,就没有夏逸飞的今天。


“呵呵,逸飞啊,你还记得那些陈年旧事啊。其实,也不能说是我帮助你,只能证明一点,你真的很有才华,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的。你的工作态度以及对人生目标的追求,这些都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我也为今天的你感到十分高兴,因为你终于用自己的实力在公司站住了脚。也是用你自己的能力,在向所以的人宣布着自己的成绩。这一切都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啊。”吴德义很高兴的看着夏逸飞,他知道夏逸飞的确很有才华,自己虽然是让夏逸飞进入了公司,但是夏逸飞是凭借自己的才能在公司做的那么的出色。这也使得自己在工作上确实轻松不少,平时,很多的事情都是夏逸飞处理的。他确实很能干,但也很辛苦,因为市场部的事情很多,要洽谈项目,签订合同,夏逸飞能做的井井有条,足以证明了他的才华,也说明了他的能力。吴德义和高兴能让夏逸飞进到公司,看着他是如此的出色,也不枉自己对夏逸飞的器重。也不枉当初自己苦心的招他进公司。


“德义,来,再为我们成为公司的最佳拍档,来,我们再来一杯。”夏逸飞和吴德义又一次的举起杯子,一饮而尽。夏逸飞以前的酒量是很差的,但是到公司有这么长的时间了,很多的时候都要应酬客户什么的,所以,现在他的酒量比以前那是大多了。应该和吴德义差不多的酒量了。所以两人聊了很多工作上的事情,也喝了很多的酒。大家都喝的不少,转眼就是1瓶了,夏逸飞从冰箱又拿了1瓶出来。看起来大家还没有尽兴,所以一定要继续的喝下去。


“唉。。。。逸飞。我真的很羡慕你啊。”吴德义突然对夏逸飞说出了这样的话。在他的心里羡慕的是夏逸飞的自由,不像自己,在恋爱和婚姻的问题上还要听家里的安排。吴德义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人,一点自由都没有。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玩偶,一个提线玩偶,始终被身后的人操纵着,从小的时候,就是在父母的教育下要好好的学习,做了一个很乖的孩子。长大后到自己父亲的公司,也是个好员工。在恋爱的问题上,还要听父母的安排,要他迎娶自己不爱的女人,虽然自己有了相爱的女人,但是家里就是不同意,所以,吴德义感觉自己是不自由的,也是不幸福的,虽然自己的家庭很有社会地位,虽然自己的生活也很富足,也有钱,但是这一切都只是幻象,这一切对于吴德义来说都是泡影,他喜欢真实的生活,喜欢自己来选择生活,更要选择自己自己要走的路,但是,现在。现在的实际情况是不允许自己这样,自己一点自由都没有,所以,想到这里,他非常的感慨,非常的羡慕夏逸飞。因为夏逸飞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也可不做自己不愿意的事情,想走就走,想来就来。生活的很自由,在感情的问题上夏逸飞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女孩,可以能跟他相爱的女孩生活一辈子。然而自己呢?自己有的选择吗?自己可以选择吗?自己可以像夏逸飞那样自由自在的生活吗?似乎不能吧,是一定不能的。前几天自己才和妈妈说了那么一次,妈妈已经是那么大的反映了,还不知道下次会怎么样呢。吴德义想要自己的生活,渴望自己的喜欢的生活,但是这一切,属于自己的这一切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来到呢?看着眼前快乐的夏逸飞,吴德义真的是羡慕他,羡慕夏逸飞可以这么快乐的生活。


“德义,我有什么好让你羡慕的,像你这样子才好呢,不管你的家庭和你的身份,全都是所有人羡慕的对象,对于我来说我只是个打工的。而你不一样,你是我们集团公司的继承人。像你这么优秀,为什么要羡慕我呢。”夏逸飞对着吴德义说道。其实,在夏逸飞的心里,也的确很羡慕吴德义。因为,他们家在社会上也是身份显赫,而且生意又做那么大。在夏逸飞看来,吴德义的成功,也是近在咫尺。不像自己这样,在社会上努力的打拼,才会在社会上找到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说起来,应该是他羡慕吴德义才是。可是为什么吴德义要跟他说很羡慕他呢,也可能是吴德义喝多了吧。夏逸飞在心里这样想。但是,他又发现吴德义不是 很醉的样子,而且在跟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也不像是在开玩笑。突然想起来,吴德义一定是在感情那方面出了什么事情,所以才谁跟自己说那样的话。也许是他在羡慕自己的自由吧,也许是吴德义在羡慕自己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而自己也没有来自家庭的压力。对了,一定是吴德义在感情上出了什么变故。自己是吴德义最好的朋友,一定要好好的开导他一下。因为自己也知道,吴德义在感情方面的事情,处理得不是很好,为了陈雪兰和家里也吵过一次。自己是他最好的朋友,应该多关心他一下,好好的帮他出出主意才行。想到这里,夏逸飞继续对吴德义说:


“德义,感情方面的事情,我虽然不是很懂。但是我也知道,只有两情相悦才能有真正的幸福。看着你和陈雪兰你们俩是这么的情投意合,又彼此深爱着对方,你们应该在一起。因为感情不是儿戏,是一辈子的事情。只有你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人,你们才能够厮守一生。假如你跟一个不爱的人在一起,那你会痛苦一辈子。”夏逸飞也没有经历过感情的事,他也不好说什么。只是他感觉,两个人既然相爱,那就应该在一起,不管有多么的艰难,不管有多少险阻,也要在一起。夏逸飞的想法也经常跟吴德义提起。因为他经常看到吴德义在感情这方面所流露出的无奈,而且不管是陈雪兰还是柳如梦,夏逸飞都是见过的。从个人感觉来说,夏逸飞看的出来,陈雪兰更适合吴德义。而吴德义对柳如梦的感觉,就像对待自己的妹妹一样。其实吴德义并不是讨厌她,只是那种感觉在外人看起来,他们更像是兄妹。但是做为局内人的吴德义,实在是因为感情的事情伤透了脑筋。他也不知道自己对柳如梦是一种讨厌的感觉还是兄妹的感觉。因为更多的时候,吴德义只是有点讨厌她。但是在这件事没有发生以前,其实吴德义对待柳如梦的感觉真的就像是自己的妹妹一样。只是现在的他,是被母亲的压力给搞得有一些疲惫不堪了。所以在他的内心里,开始有了一种厌烦柳如梦的感觉。柳如梦说的话,每一次叫吴德义的名字,柳如梦的动作,每一次的举手投足,这些都让吴德义感到十分的厌烦和无聊。其实做为吴德义来说,他并不知道这种厌烦的感觉,只是对父母压力的一种反抗,一种宣泄。他错误的以为自己真的很厌烦柳如梦。


"德义,我想跟你说的是,不知道你自己感觉出来没有,我发现你对柳如梦的想法和看法似乎有些偏激。做为局外人的我,我能够看明白一点。你对她似乎不应该是这样的”夏逸飞看着吴德义说道。因为他在吴德义对他说的话当中,的却能够感觉得出来,吴德义错误的把不爱柳如梦的这种想法,也是感觉强加在柳如梦的身上。因为夏逸飞看的出来,吴德义对父母为他安排的这个婚事很不满意。而他又错误的把对父母的这种不满和压力全部都转嫁到柳如梦的身上。柳如梦虽然有一点大小姐的脾气,但是在夏逸飞看来,柳如梦的为人还是很好的。所以,他感到吴德义这样子的对待柳如梦也是对柳如梦的不公平。然而这种不公平,是吴德义自己看不出来的。因为他现在所剩下的只有对家庭的不满和对为这场婚姻的另一个受害者柳如梦的最直接的厌烦当中。最可能的就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的原因。做为局外人的夏逸飞,却把这点看的十分的明白。所以,他对着吴德义说了自己的想法。


“如梦?逸飞,你感觉我对如梦很不好吗?其实我是一直都把她当妹妹看待的。我们小的时候就经常一起出去玩,她那时候总是哥哥前哥哥后的叫我。我一直都感觉她只是我的小妹妹,我有对她不好吗?”吴德义在回答夏逸飞的时候,自己的脑海也在回想着,自从家庭给他安排了和柳如梦的婚事以后,他对柳如梦的态度的变化。是啊,的确是这么回事,以前的时候,自己对如梦是很好的,以前自己还能做到,不忙的时候还经常去陪如梦吃吃饭,也经常在出差的时候给如梦带回一些很精美的小礼物送给她。尤其是在她小的时候,每到学校放假的时候,他也是经常去找如梦,带她一起出去玩一玩。其实这么多年来,在自己的心里,早就把如梦当成了自己的小妹妹。所以,出于他对如梦的这些关心和疼爱,完全是一种兄妹之间的感情,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但是自从母亲和自己说让自己娶如梦成为自己的老婆的时候,从时候起,吴德义发现自己对如梦的感觉就不一样了。因为,自己已经有了女朋友,但是母亲又不同意自己和女朋友之间的事情,不管怎样,母亲一定要自己迎娶柳如梦。所以,自己对母亲的这种做法十分反感。虽然自己也多次和母亲谈过,自己并不喜欢柳如梦,但是母亲似乎一定要把他和柳如梦强行绑在一起。所以,吴德义对母亲的这种做法即使反感又是无奈。也可能是自己把对母亲的这种无奈和反感的情绪强加在了柳如梦的身上。从而导致了自己也莫名其妙的开始对柳如梦有了一种厌烦的情绪。其实这样做是不对的,以前自己没有发觉到,但是刚才听到夏逸飞的说话,似乎是一语点醒梦中人的感觉。吴德义感觉到自己实在是有点做的过分了。在对待柳如梦的这件事情上,自己已经完全没有了以前兄妹之情的那种感觉。取而代之的只是对柳如梦很不公平的一种厌烦。


“德义,你说我说的对吗?我们之间是最后的朋友,所以,我和你说这些的时候,我也是站在客观的事实的角度上的。这些都是我看在眼里,以及听你说的,这也只是我个人的一点想法。你看呢?德义,我说的这些有没有道理呢?”夏逸飞看着吴德义好长时间不说话,他似乎也感觉到吴德义在考虑刚才自己跟他说的话。好像是自己说的这些话,也让吴德义想到了很多。而且夏逸飞从吴德义面部表情的一些变化当中能看的出来,吴德义一定是在对待柳如梦的这件事情上,内心有了一些剧烈的变化和想法。所以,夏逸飞才对吴德义说了那些话。想看看吴德义是怎样想的。因为做为局外人的他,在此时此刻似乎要比吴德义的想法似乎更为清晰一些,更为合理一些。


“逸飞,你说的对啊。我现在对如梦的态度真的是太不好了。其实不应该这样的,她很我一样,都只是这场所谓门当户对的婚姻中的牺牲品。其实细想起来,如梦确实也没有谈过什么男朋友,她也好像错把我当成她的男朋友了。其实我感觉,她对我的这种感觉也应该是和我差不多,都是那种兄妹之间的感情吧。”听到夏逸飞这样的说话,似乎一下子就刺痛了吴德义的神经。他把眼前的酒拿起来,一饮而尽之后,在考虑着夏逸飞刚才的话。是啊,自己要和一个自己根本不爱的女人在一起,在一起生活一辈子的话,那自己一定相当的痛苦。不仅是自己痛苦,柳如梦也应该很痛苦。假如柳如梦真的嫁给了自己,那么自己又不爱她,她根本就不会有真正的幸福。其实是一样的,在这场家庭安排的所谓的幸福的婚姻的时候,其实他和柳如梦也都只是这场安排中的牺牲品。也只不过是为了这两个家庭的关系更牢靠一些的一种铺垫而已。在这场游戏当中,他和柳如梦即使受害者,也是任人摆布的无奈的棋子。在想想陈雪兰,自己很陈雪兰是那么的相爱,自己和陈雪兰才是真正的一对。大家彼此都深爱着对方,只有这样才能可以幸福的共同走过这一生。只有跟陈雪兰在一起,自己的感情才不会有缺憾。在自己的感情世界里,才会完美。想了这么多,看着老同学,吴德义似乎是突然间有了一种想法。他看着夏逸飞,眼神很坚定的说:


“逸飞,你说的对。我想,我一直和家里人说这件事是不对的,我应该去找如梦谈一谈,我应该和她单独和她聊一聊。把我的感受告诉她,也把我对她的感觉对她说。也许也只有这样,才是最终的解决我跟她之间的问题的方法。”吴德义似乎若有所思的对夏逸飞说道。经过刚才跟夏逸飞的对话,和自己内心的想法的碰撞,吴德义决定,自己应该和柳如梦好好的谈一谈,或许在自己说出自己的想法之后,柳如梦那里也会如同自己呢。他自己也要和柳如梦之间的感情理顺一下。他要告诉柳如梦知道自己对她的感情就是兄妹之间的感情,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在做出这样的决定之后,吴德义感觉到自己全身都轻松了起来。似乎这多日以来的全部的压力、烦闷还有对情感这方面的迷茫,艰难的选择和对父母的不满的想法,在这一刻完全的宣泄出来了。现在的吴德义,感觉到自己的心情好多了。于是他继续的和夏逸飞喝着酒,没有了刚才的郁闷心情,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快乐的气氛。夏逸飞也看出了吴德义的这种变化,他很高兴,也很欣慰。能够看到吴德义这种暂时性的解脱,似乎暂时走出了这几天来的感情困惑。夏逸飞真的很开心,他和吴德义继续的喝酒、聊天。这种感觉已经许久都没有了。因为自从吴德义跟夏逸飞说起了自己的家人,自己和柳如梦的事,还有和陈雪兰之间的事,这些事情一直困扰着吴德义。夏逸飞基本就没有看到吴德义笑过。他知道,吴德义的内心,一直都很疲惫,也很痛苦。但是今晚在自己和吴德义说过这番话之后,看到吴德义又像以前的开心,他知道在吴德义的心里,已经做了一个决定。看着吴德义开心的样子,这也是久违了的快乐了。于是,他和吴德义继续的喝着酒,没有了先前的郁闷情绪,现在的两个人都感到很快乐。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酒,不知不觉当中,已经喝完了第二瓶。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的2点多了。


由于已经很晚了,吴德义起身告辞,因为第二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夏逸飞把吴德义送到了楼下,目送着他开车远去,独自上了楼。说实话,夏逸飞今晚的心情也很好,因为看到自己的好朋友能够走出感情的困惑,这对夏逸飞来说,也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因为他感觉以前快乐的吴德义又回来了,再没有了那种郁闷,再也没有了以前的那种烦闷心情,做为自己是吴德义最好的朋友,他当然也为他但到开心。再一个让自己感到十分高兴的是,小妹明天就要上来了,而且小妹的学校也已经都联系好了。就等着小妹上来之后,就可以直接去学校读书了。这家学校是本市内的一家重点学校。是夏逸飞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联系成的。想着小妹就要上来接受良好的教育了,也可以每天都可以和自己在一起,夏逸飞的心里就十分的高兴。其实,自己出来,闯荡社会的原因,不就是让自己和家人过的好一些吗。以前自己没有这种能力,甚至自己都养不活。但是现在自己已经做的很好了,也是自己要回报家人的时候了。把小妹接上来的原因,就是可以让她能够得到良好的教育,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让小妹彻底的摆脱乡下的那种贫苦的生活。自己就是由于当初没有接受到良好的教育,虽然也是考上了大学,但并不是自己理想中的学校。这件事情也是在夏逸飞心底的一种痛楚。所以他绝对不再允许这种事情发上在小妹的身上。他要全力以赴的帮助小妹,给她提供一切优越的条件,让自己的妹妹得到良好的教育,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成为一个有用的人。躺在床上的夏逸飞,在脑海里想着这些他高兴的事情,竟然开心的笑了起来。时间确实已经太晚了,再加上刚才又喝了酒,确实很困。他闭上眼睛,不一会就沉沉的睡过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夏逸飞就赶到了公司,他要在上午的时候,尽可能的把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完,因为小妹的火车是下午就要到的,所以,他要抽出时间去火车站接小妹,而且还要陪小妹去买几件像样的衣服。因为在这城市里,穿着也是很重要的。所以在上午的时候,夏逸飞就把手头要签署的文件和该做的工作已经全部都做完了。他离开自己的办公室,向吴德义的办公室走过去。他要和吴德义请一下午的假,要去接自己的妹妹。


“德义,我和你请个假,下午我要出去一趟,我的小妹今天从老家过来,我要去一趟火车站去接她。她大概是在下午的时候就能到了,我今天的工作上午的时候已经都做完了。下午相信不会太忙,所以过来想跟你请个假。”夏逸飞十分开心的对吴德义说道。因为自己的妹妹从乡下过来,这对于夏逸飞来说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因为他已经有太长时间没有见到自己的家人了,不知道妹妹现在是长高了还是变胖了没有。虽然这次只有小妹一个人过来,但是对于夏逸飞已经许久没有见到家人来说,能见到小妹就已经很开心了。所以,他十分兴奋的对吴德义说道。


“是吗?!逸飞,你的小妹要过来?那真的是太好了,我真替你高兴,你小妹过来这边上学,也算了了你的一桩心愿了。那你现在就准备去接她吧,这边有我在就可以了。哦,对了,晚上我请你和小妹吃饭。你妹妹过来,是你的妹妹,也就是我的妹妹,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吧。”吴德义的心里也很替夏逸飞感到高兴,因为他知道,夏逸飞不仅一次的跟他提起过自己在乡下的家人,以前夏逸飞是因为经济条件的不允许,所以才没有能力来回报家里人。但是现在他完全可以了,让小妹来到城市里来读书,一直都是夏逸飞的心愿。现在小妹终于上来了,这对夏逸飞来说,肯定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看着夏逸飞满脸的笑容,开心的不得了的样子。吴德义也是十分的替他开心。


“好的,德义,那我先走了啊,公司这边就辛苦你了啊。”夏逸飞笑着对吴德义边说着边走出了办公室。他加快脚步,迅速的离开公司。他来到公司的地下停车场,开着车直接往火车站的方向驶去。似乎时间还很早,妹妹现在还不可能到,但是夏逸飞实在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他要早些赶到火车站,争取早点能见到小妹。


下午在办公室的时候,吴德义正在翻看几份合约。突然手机响了起来,看了一下号码,是陈雪兰打的!于是他迅速拿起电话接听。


“德义,是我啊,你现在在忙吗?假如不是很忙,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说。”陈雪兰在电话那头对吴德义说道。听起来似乎陈雪兰有什么事情要跟自己说,所以吴德义也暂时放下了手头的工作,他对陈雪兰说道:


“现在我不是很忙,雪兰,怎么你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你有什么事情,说吧。”吴德义也不知道陈雪兰到底有什么事情要跟自己说。但是从陈雪兰德的说话语气当中,吴德义感觉到陈雪兰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于是,他不禁有了一丝担心。


“是这样的,德义。我现在有高原反应。我现在来到西藏以后,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强烈的高原反应。我每天都呕吐、恶心、头昏眼花,而且还有很强烈的耳鸣现象。我实在是坚持不住了。所以今天上午的时候,我和领导在电话沟通了一下,把我的身体状况说给他们听,也和领导说了我想回去。现在领导也同意了,我明天就做火车往回走了,想先和你说一声。”陈雪兰在电话那头用似乎很疲惫的语气对吴德义说道。她现在有很强烈的高原反应,每天都被这些头昏眼花,呕吐的症状,折磨得收不了了。虽然她去了西藏才短短的3个星期时间,但是她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大圈。上一次吴德义追去西藏看她的时候,她的身体就已经有了这样的状况。但是,由于她怕吴德义担心自己,所以,就没有和吴德义提起这些事情。后来,由于她实在是坚持不住了,不仅是自己的日常生活都难以照顾,就更不要说自己的工作了,每天,尤其是在坐车赶去乡镇的时候,由于道路的崎岖,再加上深度缺氧的环境,汽车的每一次颠簸都令陈雪兰苦不堪言。所以她的工作也耽误了很多。由于不想影响正常的日常工作,陈雪兰一直在努力的坚持。但是现在是怎样都坚持不下去了。所以,陈雪兰在今天上午的时候,和领导说了自己的身体状况,她得到领导的许可之后,她就要坐明天的火车赶回来了。在她准备启程的时候,给吴德义打来了电话。


“雪兰,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赶快回来吧。自己的身体最重要,先不管工作不工作的,身体都受不了了还怎么去工作呢。你赶快回来吧,我在这边也很挂念你。”吴德义口气很是担心的对陈雪兰说道。因为他是知道高原反应的,有些人在高原反应很强烈的时候都是能够危及生命的。在他听了陈雪兰说了这些话之后,吴德义很是担心。他担心陈雪兰的身体受不了这样的折磨,于是在电话他催促陈雪兰快点回来。在问清了陈雪兰乘坐的火车在几点到达之后,吴德义决定明天一定要去亲自去接她的。一想到自己就要看到心爱的女人,吴德义内心就非常的激动。但是转念想到,陈雪兰的身体状况,他的心里又有一丝担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