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6/


“砰,砰,砰……”射击场里各种枪声杂乱地响着。尧丰站在休息区里,闭着眼听着,几乎每一声枪响之后,他都能听出那是什么枪。三年了,在这三年里,他每每听到这样的声音,都会勾起对往事的回忆。

“先生,您的枪弹准备好了。”工作人员走过来说,他的手里还提着一个装有一把手枪和一个空弹匣的塑料袋,以及一个装子弹的盒子。

“谢谢。”尧丰冲他点点头。

“不用客气,请您跟我到13号靶台。”

又是一个周六,上午跟华叔钓了半天鱼,听他的意思,最近一周不会有什么任务。下午尧丰又来到这个枪战城。不如上次有好运,这次没几个人报名参加模拟实战,尧丰只好到射击场这边找找乐子。正巧,他又看到了这个枪战城的另一个优惠活动:射击成绩平均在八环以上,返10%费用;平均在九环以上,返20%。这倒是蛮吸引人的,尧丰想,如果自己射击水平没退步的话,那打个八折在这玩一次应该是没问题的。于是,他掏了一百块,买了二十发手枪子弹,打算小过把瘾。

跟着工作人员到了指定的靶台,尧丰拦住了正要为他装填子弹的服务生。“兄弟,让我自己装吧,你旁边看着就行了。”

“不好意思,先生,这是规定,不能让顾客直接接触子弹的。”服务生说。

“通融一下吧。跟你说实话,我是个退伍兵,好长时间没摸枪了。”

“真的不行,我也是退伍兵,您的心情我理解;但都是当过兵的,您应该清楚,规矩定了就不能随便改变吧。”服务生很诚恳并且很熟练地劝说道,想必以前也有很多像尧丰这样想破坏规矩的人。“而且,您看,每个靶台都有一个设像头,让您装完弹,老板立马就能炒了我。我想您不会为了一时之快而让我丢了饭碗吧?”

“一发都不行?”尧丰估计自己这句话问了也是白问。

“除非您能瞒过它。”服务生苦笑着向设像头扬了扬下巴。

尧丰看了看那个设像头,笑笑准备妥协了。这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小丁,怎么还不装弹啊?”

“云姐,”服务生紧张地往旁边一看,说:“客人想自己装,我正在劝呢。”

尧丰也向声音的方向看,见一个穿着跟服务生一样的迷彩,带着一副大墨镜,脑袋后面还扎着一个马尾辫的女孩背着手走了过来。她的样子,尧丰觉得似曾相识。

“原来是你?”女孩认出了尧丰。“怎么,忘了?”

“哦,你是……云姑娘?”

“记性不错嘛,连我这个手下败将还记得住。”又来了,尧丰在这个云姑娘的话里总是听不出是赞扬还是讽刺。

“彼此彼此了。”尧丰笑得有些尴尬。

“你想自己装弹是么?”

“可惜这位兄弟不让啊。其实,若是可以的话,我连枪都想拆了重装。”明知是不可能的,尧丰索性开起了玩笑。

知道是玩笑,那个叫小丁的服务生不由地笑了。而云姑娘则挑了挑嘴角,从身后拿出了对讲机,拨好一个频道,按动了对讲键:“赵叔,13号靶台的客人是我朋友,特种部队退伍的,他想自己组枪装弹,我在这看着。”

“知道了,注意别让其他顾客看到。”对讲机里只传出这一句话就挂线了。

云姑娘也收线了,然后她看着尧丰,冲他扬扬头。尧丰不可置信地看看她,又看看旁边的小丁,显然对方也不太敢相信。

“不要瞎说啊,我可没说过我是特种部队的。”尧丰有些诧异地说。

“不这么说别人能信么?动手吧,还等什么?”云姑娘说。

尧丰一笑,从小丁手里接过枪和子弹,扳开机锁,利索地把手枪拆成一堆零件,然后将它们一一摆在桌子上。拿过空弹匣,把子弹盒里的子弹一发发地压进去,随后把压满二十发子弹的弹匣也放在桌子上。

桌上已经是实弹组枪速射的标准配置,尧丰看了看,然后回过头,意思是告诉后面的两个人,零件都在这了,一个不少。

“怎么?还想让我给你记时?”云姑娘问。

尧丰又笑了。他回过头,再次看一眼一桌子的零件,心里似乎有了种很大的冲动和满足感。大吸了一口气,他迅速地抓起枪机组件和复进簧开始安装,速度之快让同是退伍兵的小丁都觉得自叹不如。不出半分种,一支整枪在尧丰那快速活动的双手中成形了。推上弹匣,扳下挂机锁,枪机应声复位,并推弹上膛。尧丰侧身抬枪,对着五十米开外的靶子开了一枪,靶心处立刻出现了一个弹洞。确认弹着点无误,尧丰有节奏并且快速地扣动扳机。

清脆而连续的枪声在射击场上响起,这在周围杂乱的枪声中显得尤为特别,两旁靶台的游客都被这声音吸引,停止了射击,纷纷把头探出隔段,往这边瞅个究竟,而能让他们看到的,只是一只伸出隔段握着一把手枪的手在微微的震动和淡淡的硝烟中把一颗颗子弹稳稳地射出。

十几秒后,手枪射出了最后一发子弹,空仓挂机了。一旁的小丁眼神不错,靶纸上已经被打成蜂窝的红心被他看得真真的,于是他不由地冲旁边的云姑娘伸了伸大拇指。

尧丰放下枪,在望远镜里看了看,然后冲小丁说:“麻烦你,把靶纸移过来。”

小丁点头,按动桌子上的一个按钮,靶纸很快地被机器拉了过来。

“一只手端枪都能打成这样,挺厉害啊!”云姑娘抢先从小丁手里拿过靶纸,看了看,说。

尧丰可算在她嘴里听出了确定的赞许,不禁笑了:“我听出来了,你这回是真的夸我。其实在部队,手枪速射不都是单手持枪么,是吧,老兵?”

“啊?哦,对,部队里训练都是这样的。”小丁一看尧丰在冲自己说话,连忙应道。

“不过,”云姑娘端详着靶纸,突然把话锋一转。“这弹洞都连一起了,也数不出哪个是哪个了,谁知道你有没有脱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