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其一类人不要拿出似是而非的学术理论骗人


柏拉图:

如果再有人把墙头上过去的每一器物指给他看,并且逼他说出那是些什么,你不认为,这时他会不知说什么是好,并且认为他过去所看到的阴影比现在所看到的实物更真实吗?


中国莲:


目前任何一种“二律背反”,都不是不可解决,而解决这种“二律背反”,其人必需得具备至少很高层次的智慧,也就是说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关键是其人的智慧层次是否足够高及解决的时间长与短的问题。目前人类社会的绝大多数专家学者,都只具有智慧思维的一般层次。二律背反?这个人只知道盲目的抄!一位网友认为这具有二律背反的意义:“意识决定于物质是哲学命题,它是真的命题,它说意识是物质的产物。物质决定于意识也是哲学题,它也是真的命题,它说物质是意识的表象。”这种表述,是意识与物质的一体性的低层次表达。“你本人”的物质必然是“客观世界”的物质组成部分,所以“意识与物质”是一体的。


建议其一类人不要拿出似是而非的学术理论骗人。其人除了盲目的抄,还会什么?一位网友说:“线段上的点是不可数的。即线段不论长短,点的个数是相等的。”其不认为这句话有严重的矛盾?既然其人说不可数,怎么又出来点的个数;即如果点可以一个一个被数出来,那就是可数的,否则才是不可数的。这位网友的相应理论:“1毫米长线段上的点数=1米长的线段上的点数=一条直线上的点数=阿力夫”?“又:若干个点构成线段是不可能的。必须要无穷多个点(而且要连续不可数)才能构成线段。”?这叫盲目喊口号盲目披阅!即如果点可以一个一个被数出来,就必然有两个点构成的线段上的点数。


世界各国的主流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理论,之所以目前不能够理性进一步大幅度发展,就是因为人类社会世界各国的绝大多数专家学者,都只会盲目抄搬套用他们所推崇的相应理论,这是人类社会世界各国的绝大多数专家学者智慧思维的一般层次所决定的。抄(如引用等)得再好也只能是抄(如引用等),也只能是别人的;背诵得再好也只能是背诵,也只能是别人的;尤其指不知道自己抄或背诵相应盲目的程度为多少,尤其背诵不知道错误程度为多少的理论。


“过去所看到的阴影比现在所看到的实物更真实”,这就是因为其人的智慧层次一般化,必然将很多实质错误的道理当成正确的,必然将很多实质正确的道理当成错误的,而乌合之众就是指这种人凑在一起相应不懂装懂,搞什么诸多行业的投票表决;这种投票表决,无非是权贵们直接及间接影响下的党派等瓜分利益的较量。而美国式假民主弄出来的投票表决针对的候选人们,只是其国权贵手中的一些棋子而已。


世界各国的主流社会科学理论的“民主”学说,就是2500年前的“雅典民主”学说,就根本不是人民民主而是权贵作主,如美国式假民主,就是其国权贵利用以感性为核心的美国宪法,就是其国权贵利用以感性为核心的目前版本的圣经,在直接及间接给其民众洗脑(催眠),而弄出来目前主流的“民主”美丽谎言。……以理服人揭穿崇尚美国式投票表决的骗子,才会有真民主。哲理,是智慧思维的一种代名词,人类思维的以理服人体现得越深入,其哲理意义表达得越深入,人类社会任何行业都无法离开思维,有思维就必然有哲理的存在。


★★★2008-9-3 21:58《正义与民主》系列第722章★★★

—— 徐联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