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韩国《中央日报》:谁制造了厌韩情绪?

很发人深醒的文章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韩国代表队入场时,中国观众给予的掌声没能让韩国人满意。韩国人认为“韩国运动员进入奥运主会场时,观众们很安静。这与美国、俄罗斯、北韩等其他国家入场时热烈欢呼形成对比”(1)。韩国队和日本队进行棒球比赛,中国观众给日本队加油。韩国人非常不能理解这样的行为,他们觉得“中国观众为曾侵略自己的日本加油是史无前例的”“”(1,2)。韩国《朝鲜日报》把中国观众支持古巴,意大利而不是韩国归结为“奥运赛场上随处可见的“反韩”情绪”(3)。

当韩国国家电视台KBS1将中国网络的涉韩极端言论作为新闻播报时,韩国媒体开始疯狂炒作中国的所谓反韩情绪(1,3,4)。北京奥运会闭幕式的地图中标记日本海,而非东海,更是激起韩国人的愤怒,这成为“反韩”的又一素材(5)。但是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丝毫感受不到所谓的“反韩”。难道不喜欢韩国或者没有像喜欢其他国家一样喜欢韩国就是“反韩”吗?韩国社会对中国不友好的事情很多,但是中国主流媒体基于中韩友好,没有报道这些“反华情绪”。可是韩国主流媒体却如此敏感,将某些中国人的“厌韩”情绪歪曲为“反韩”情绪来炒作,非常不负责任!那么某些中国人为什么会有“厌韩”情绪呢?

韩国媒体一直认为是中国媒体的“假新闻”制造了“厌韩”情绪。比如,“韩国人说孔子、老子、释迦摩尼是韩国人,万里长城也是他们造的。还说中国美人西施也是韩国人”(6),“孙文先生拥有韩国血统(广州《新快报》)”(7),“韩国媒体主张造纸术,印刷术,火药,指南针是韩国发明的” (8),“菲尔普斯也拥有韩国血统”(9)。

韩国媒体在对内报道中,强调是中国媒体造谣,甚至说中国政府为了为牵制韩国偏向美国纵容中国媒体煽动“反韩”情绪(10)。

我们现在分析韩国的所谓中国媒体造谣之说。上面这些韩国媒体所列举的“谣言”中,“西施是韩国人”是韩国第一大报《朝鲜日报》的观点“丹斋申采浩先生在《朝鲜上古史》中说:‘檀君的太子夫娄传给中国禹王治水的神书’,这一根据可在《吴越春秋》中找得到。李重焕在《择里志》中说,西施的出生地是(韩国)全北沃沟(现在的群山)的西施浦”(11)。《朝鲜日报》网站早已删除这则新闻,不过网友已经保留该新闻的网页截图。

这些谣言在韩国的主流媒体被歪曲为中国媒体编造。而实际上,这些言论全是来自网络。编造这些言论的人不过是为了嘲笑和讽刺韩国的某些学者掀起的“韩国起源运动”。比如“孔子是韩国人”之说,是讽刺韩国人将中国人祖先东夷歪曲为韩国人祖先(12,13);因为商人属于东夷文化圈,而孔子是商人后裔。释迦摩尼是韩国人之说,是讽刺韩国EBS声称“僧侣金乔觉和义天向中国传播佛教”(14)以及“唐朝的佛像雕塑具有韩国脸”(15)。四大发明韩国起源之说,是讽刺韩国投入巨资向世界宣传发明活字印刷术。至于,“菲尔普斯也拥有韩国血统”明显就是调侃,文中所谓的教授“朴芬庆”不过是“剽愤青”的谐音。

同样的“朴芬庆”(剽愤青)教授第一次出现在“孙文先生拥有韩国血统”文章中。这篇调侃笑话最早刊登在中国最著名的天涯社区,作者无疑是在讽刺韩国历史学者的众多杰出“研究成果”。本来只是网络笑话,但是地方小报《新快报》的记者太不敬业,竟然将笑话当成新闻发布,这也就成为韩国媒体歪曲中国媒体造谣的证据。

历数韩国媒体举证的谣言,除了地方小报《新快报》误将网络笑话当成新闻发以外,全是来自网络言论。至于这些言论是谣言还是调侃笑话暂且不论,韩国三大报纸集体上阵将网络言论歪曲为中国媒体造谣,大肆宣传中国人靠“造假”反韩,真是让人觉得不可理喻!韩国网络充斥的对中国的污蔑和谣言难道少吗?为什么中国主流媒体没有像韩国三大报那样不顾中韩友好利用这些非主流的琐碎小事煽动悲情和仇视(6)? 韩国媒体夸大“造谣”说,然后纷纷揭露中国人的阴谋“为了损毁韩国在国际上的形象(9)”“敲打韩国(6)”“对李明博政府“偏向美国”外交提出异议的“外交杠杆”(10)”等等。

韩国三大报历来就对中国不友好,长期存在对中国造谣和污蔑。

“强力粘合剂:发生必须急忙撕下来的事情时很方便;木筷子:随着长度逐渐变短会告知更换时间,可以劈成几个叉儿代替牙签使用;密闭容器:把泡菜或浆类食品放进去盖上盖子就会‘呼吸’;喷雾器:随着喷嘴逐渐变宽会变成水枪;温度计:一年内始终将室内温度保持在一定水平;剃须刀:没有土豆削皮刀时很有用;铅笔:可以把笔芯拔出来代替使用……”“中国产品给人的普遍印象是,虽然价格低廉,但质量低下,十有八九会吃苦头”(16)。

“一提到中国汽车,首先会想到便宜货、行驶在路上十有八九会出故障的汽车。”(17)

“时隔两年(2005年该记者第一次去过北京;2007年第二次来北京,一周后发表这篇新闻评论),记者于上周来到了中国北京。看到街头上的中国人,觉得真像韩国人。乍一看分不清是韩国人还是中国人。以前没有过这种感觉。是什么改变了呢?独自想出的标准答案是:中国人终于摆脱了乡下人的外表,露出城市人的面貌。脸色变得通透圆润,脸蛋儿上的肉也鼓起来。无论是发型还是着装,都在向着“全球化”前进。“萝卜块儿”发型、被阳光晒黑的脸和暗沉的服装颜色都成了过去的事情。”(18)

中国假冒伪劣产品泛滥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有着中国这一邻居的不幸的我们也已经对中国的假货产生了一定的免疫力。但具有讽刺意义的是,生活在假冒产品海洋中的中国人也不喜欢假冒伪劣食品。所以,在冒牌货泛滥的中国,近来韩国饼干和果汁等食品深受欢迎。虽然价格昂贵,但销售火爆。“韩国食品值得信赖”的意识在中国消费者之间扩散。换言之,是比中国人更高的良心和伦理这一道德指数在创造经济价值。(19)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韩国山林厅居然为中秋购物的消费者介绍了区别国产和中国产农产品的方法。根据新闻图片,韩国山林厅提供对比的中国农产品质量都很差,相反韩国农产品却是上等品。这种以政府的名义挑选中国的次等品和韩国上等品进行比较展览,并以中国农产品质量差为区别特征,向韩国民众进行官方宣传,完全是赤裸裸的污蔑和歧视。(20)

韩国媒体对中国的造谣与污蔑,导致韩国社会以不使用中国产品为荣。“中国佳丽蔡利娜(在韩国国家电视台KBS2的节目中)表示:“在韩国餐厅看到写着‘不使用中国产大米和泡菜’的标语之后感到非常遗憾。原本是想品尝一下家乡的味道。”令整个摄影棚内笑翻了天。蔡利娜了解并不喜爱中国产品的韩国人的习惯,因此自然而然地接受了这一事实。” (21)

由此可见,韩国主流媒体用谣言妖魔化中国,使得韩国社会长期对华不友好。相反在2007年之前,中国社会对韩国非常友好。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风暴席卷韩国,中国媒体赞美韩国国民为国家渡过难关纷纷献出自己的黄金,掀起全国性的献金运动(错误报道,实质是韩国政府收购国民的私人黄金),从而使韩国重新站立起来。90年代末韩国被中国媒体美化,成为新闻评论中中国应该学习的对象。

2003年以后,打开电视,每天几乎都有电视频道在播放韩剧。韩国人好幸福啊!别墅,名车,海滩,帅哥,美女。细腻,充满爱心,礼貌,有亲情,能融化一切的微笑――这就是韩国人吗?世界上可能只有韩国人才能这样充满人情味!33岁的葫芦岛银行职员张宏杰,充满羡慕地写下一篇文章《中国人比韩国人少什么》。张宏杰并没有去过韩国,但是韩剧让他彻底喜欢上这个大海彼岸的国度。他用最美好的文字写下梦中的韩国人并在网上博客发表,张宏杰说:“韩国男人很浪漫,而且富有男人味”“对比中国男孩,韩国男孩显得更酷更炫更自信。正因为韩国男人的“性感崛起”,使得一度失宠的单眼皮再次成了亚洲男人的“第三性征”,因为韩国男人多为单眼皮。”“韩国的家庭结构非常稳固,离婚率是亚洲最低的。这与韩国男人强烈的责任感不无关系。而再上一层楼,便是他们的爱国情操、凝聚力,这些都是非常男人的力量源泉。在韩国,听到最多的就是他们用骄傲的口吻说,“我们韩国”如何如何。这个国家只有两种人:工作的人和被工作累趴下的人。”(22)

2005年,中国人和韩流的蜜月期,也许不仅是我,大部分的中国人都在赞美这个伟大的邻居!张宏杰的文章根本不足以抒发很多中国人对大韩民国及其国民的崇敬之情!

韩国记者曹中植也留意到张宏杰的文章,他们以“中国一评论家高度赞美韩国男人”的题目发了一篇新闻。文中提到张宏杰对韩国男人的赞美“他们注重名誉,严格遵守纪律,而且还有牺牲精神和奉献精神。为实现目标全力以赴。他们先爱国后关女人。他们血气方刚,但又很真实,具有大刀阔斧、雷厉风行的作风。他们具有帝王一样的霸气,但不失温柔。他们第一眼给人的印象是,细长的眼睛,显得干净利索。但如果与他们进一步接触,就会发现他们心中充满了热情、能力、信念。”韩国记者惊叹道“如此优秀的人是谁?他们就是韩国男人。虽然不知道这是不是实情,但中国人眼中的韩国男人就是这样。笔名为天下男人的一名评论家4日在中国最大的门户网站新浪(www.sina.com)上刊登了一篇题目为《中国男人比韩国男人少了什么》的文章。他在文章中高度赞美了韩国男人。”(23) 曹中植先生非常友好,一位银行职员在韩国第一大报被赞誉为评论家,新浪博客的博文也能荣登韩国第一大报,真是英雄不论出处啊!

张宏杰喜欢韩国人超过自己的同胞,这感动了韩国《朝鲜日报》驻北京的记者朴胜俊。当韩国国内因为从中国进口的泡菜检查出寄生虫卵引发中韩贸易纠纷时,朴胜俊愤怒地告诉韩国人:“中国人藐视韩国人吗?不,他们喜欢韩国人。一位叫张宏杰的作者去年10月出版了一本名为《中国人比韩国人少什么》的书。这本书讲述了中国人在内心根深蒂固的羡慕韩国人的心态。”“我们要回顾过去究竟是以什么眼光看待邻国中国人的。有没有想过贫穷、不爱清洁、有气味的中国人生产的泡菜干净也干净不到哪儿去。但有问题的泡菜是韩国人和我们同胞在中国生产的。在韩国生产的泡菜也被查出含有寄生虫卵的情况下,我们还有什么脸面说三道四。我们为何在背后看不起喜欢我们的邻国中国人?难道是因为讨厌被他们看到的我们的过去?”(24)

《冬季恋歌》《浪漫满屋》《大长今》《加油!金三顺》等等,时间在美好的韩剧中流逝。2007年1月31日晚,女子3000米短道速滑接力赛中获得亚军的韩国5位选手,在颁奖仪式上举起用韩文写着“白头山是我国领土!”的A4纸。现场挥舞着太极旗的韩国拉拉队爆出了欢呼声和热烈掌声。韩国《朝鲜日报》刊登的抗议照片在中国网络的每一个角落疯狂地传递,沉醉于韩剧的中国人被惊醒,他们突然发现另外一张韩国面孔--傲慢,无礼,偏执,狭隘,不可理喻。

韩国选手们的举动是为了抗议中国方面在开幕式上将白头山称为长白山,并发放含有长白山字样的纪念徽章。选手们反问韩国记者:“我国的国歌也是从‘东海和白头山……’开始的,为什么说白头山是中国的领土?”“日本坚持说独岛是自己的国土是不恰当的,而中国大规模地把白头山叫做长白山来宣传让人不舒服,所以我们准备了那样的行为来表达队员们的心情。”韩国选手的爱国行为尽管违反了国际奥委会及亚洲奥林匹克评议会的宪章,但是她们却成为韩国的英雄,无论是媒体还是网络都充满赞美和鼓励她们“做得好”的文章。当事人之一的金敏贞说:“虽然这个举动欠缺考虑,但我不认为我们做了错误的行为。”当记者问另一位当事人陈善有“你是否后悔或有没有向中国表示遗憾的想法?”时,陈善有干脆地回答说“没有”。(25)

颁奖结束后,获奖运动员照相。网络上流传着一张合影:拿着抗议纸张的韩国人张大着嘴巴,装出笑容依偎在中国选手的臂弯下,头轻轻地枕在中国女孩的颈下。旁边的中国选手满脸幸福的样子,露出甜甜的酒窝,陶醉于韩国人的温顺和友好。韩国人异样的狂欢没有引起亚冬会组织者的注意,中国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2007年2月1日,长春体育馆的韩国人狂欢点燃了韩国国内的爱国激情,韩国主流媒体掩饰不住兴奋地向大韩民国的所有国民传播韩国的英雄。韩国《朝鲜日报》用“令人骄傲的韩国选手”“有士气的韩国选手”来赞美,并尊称她们为“娘子军”,甚至号召国民向她们学习。韩国网站上的留言90%以上是歌颂“娘子军”的英雄壮举。韩国绝大部分网民的观点是“韩国女子短道速滑队如此爱国之心实在令人钦佩,他们是大韩民国的骄傲,能够如此勇敢的站在歪曲历史的中国的地盘上宣称白头山的主权真的非常勇敢,韩国的政治家们应该向他们学习,与歪曲历史的中国作斗争,争取白头山的主权(此段文字为中国网友翻译的韩国网民留言)。” 当有一位韩国人对“娘子军”持批评意见“在体育的舞台上把政治牵扯进去恐怕没有必要”时,立即遭到很多韩国人的围攻。这些充满狂热民族主义的国民是不允许正常的思考,偏执才是他们的渴望!

中国网民从韩国的网络媒体看见这个不可思议的新闻,他们愤怒地向长春亚冬会组委会和外交部打电话,并在成千上万个网络论坛转贴来自韩国的消息。中国政府向韩国政府抗议,长春亚冬会组委向韩国代表团抗议,韩国官方表示遗憾。中国主流媒体只是简单地报道这件事情,很明显是想尽量避免影响中韩关系。可是,从中国网络的留言可以看到中国人的震惊。曾经如此亲韩的中国人,能接受韩国人傲慢地嚣张地在中国的土地上蔑视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吗?那5位韩国女孩举起抗议纸张的图片,让中国人开始反思韩国人对中国的真实态度。中国没有和韩国接壤,长白山怎么会变成韩国领土?韩国人为什么会这样做?带着这些问题,很多中国人开始逃离韩剧陷阱,直接阅读韩国网络媒体的中文版或英文版,甚至使用翻译软件阅读韩文新闻。了解之后,才知道韩国对韩国人的历史教育存在严重的歪曲。

当韩国向韩国人灌输长白山是韩民族的圣山时,却并没有告诉韩国人长白山的一半多属于中国,长白山在中国很早就被视为圣山。在中国最古老的地理书籍《山海经》中,长白山被称为“不咸山”,其意为“有神之山”。汉、魏时期,长白山又有“盖马大山”之称。 南北朝时,长白山又称“徒太山”。到了唐朝,长白山被称为“太白山”。自辽、金起,“长白山”之名才开始普遍使用。长白山被金朝统治者视为发祥地,并在1172年封长白山为“兴国灵应王”,后来又册封为“开天宏圣帝”。金朝翰林学士、礼部尚书赵秉文(1159--1233)写了一首《长白山行》。清朝更是视长白山为列祖龙兴之地。康熙皇帝在1677年封长白山为神,写下《望祀长白山》,规定每年祭祀长白山;雍正皇帝专门建了祭祀长白山用的“望祭殿”。

新罗统一朝鲜半岛南部后,参照中国的“五岳”封了朝鲜半岛的五岳,分别是吐含山(土含山)为东岳、鸡龙山(界龙山)为西岳,地理山(支离山)为南岳、太伯山(妙香山,不是长白山,檀君诞生地)为北岳、八公山(父岳)为中岳 。后来,韩国的五岳演变成了白头山、妙香山、金刚山、三角山(现在的北汉山)、支离山 。为什么被认为是韩民族圣山的长白山却没有出现在韩国的五岳中?韩国《新增东国舆地胜览》(1530年编纂)记载长白山:女真语谓善颜阿林,以白色的山峰,故名,胡(女真)人奉之为神山。 李氏朝鲜《李朝肃宗实录》记载:长白山,胡人(满人)或称白头山,以长白故也”。可见,“白头山”的称谓实际上是来自女真人,韩国人沿用了女真人的称谓。韩国第一份最科学和最精确的地图――大东舆地图,由金正浩绘制于1861年,这份地图已经作为2009年发行的10万韩元纸币的背景图案(26,27)。由此可见韩国官方对大东舆地图的认可。大东舆地图上明确地在长白山南麓标记“康熙钦定界”,整个长白山天池都在清朝的版图内。在韩国联合通讯社的新闻中,一张1894年日本出版的《新编朝鲜国全图》被用来证明独岛是韩国领土,韩国联合通讯社还在新闻中附上该地图图片;但是这份《新编朝鲜国全图》地图,长白山天池被绘制在中国版图内(28)。

1962年,《中朝边界条约》确定了长白山作为中朝的界山。韩国主流媒体不告诉韩国人真相,无视长白山是中国固有领土,不断借中国开发长白山制造谣言,煽动韩国人的反华情绪。

2006年7月11日,中国在长白山西侧山脚下修建机场,进一步开发长白山旅游。韩国《朝鲜日报》记者崔淳浩竟然用煽动的语气评论:“韩民族的圣山——白头山正从一角开始倒塌,但北韩无能为力,南韩又鞭长莫及。”(29)然而,韩国推动的白头山直航观光计划,早在2005年就投入大量资金在朝鲜境内的白头山南麓维修三池渊机场(30)。韩国人的心思昭然若揭:只许韩国人开发长白山,中国人开发就是亵渎韩国人的尊严。

2006年7月31日,韩国《东亚日报》记者赵梨荣发了一篇《中国已将白头山据为己有?》(31)的新闻,开篇第一句就是“中国政府正忙于展开想让人将白头山(中国名称:长白山)视为“中国国土”的工作。”这种可笑的造谣和煽动,难道不是厌韩情绪的发端?

2006年8月1日,韩国《东亚日报》记者金忠植写了一篇社论《白头山》(32),文中写道“白头山是当之无愧的“韩民族的灵山”。但中国把座落在韩中边境的这座山称之为“长白山”,主张“属于中国”。每当此时就想起六堂崔南善的《白头山参观记》。” 崔南善是谁呢?崔南善(1890-1957),韩国现代诗人。难道韩国人惟一能想起的长白山诗句居然是一个现代韩国人写的?我突然想起中国金朝翰林学士、礼部尚书赵秉文(1159--1233)的诗歌《长白山行》,长白山和我们中国人的关系是永远都不能被韩国的谎言和意淫所割裂!金忠植在文末写道“中国政府把“长白山”指定为“中华十大名山”是为了表明这些地区属于中国的主权范围。白头山逐渐落入了“中国”的手掌。”很悲情啊!多么廉价的民族主义,靠谎言就能制造!可怜的中国人,对此毫不知情!

我在长春吉林大学念过4年本科,吉林人一直把长白山作为他们的旅游宣传品牌。就像四川人总爱把九寨沟和峨眉山挂在嘴边一样。我曾经在大二时从书摊上淘到一本长白山图片集,爱不释手,可惜毕业的时候不知道遗弃何处。长春亚冬会,吉林当然会积极推销长白山旅游资源。可是我们的韩国邻居警惕地注视着,充满愤恨和不满。长春亚冬会圣火是2006年9月6日在长白山天池采集。韩国记者曹中植在当天的新闻中写道“中国把圣火采集地点定在白头山天池,与最近大力开发白头山一带并重点宣传‘长白山’品牌一脉相通。要告诉全世界白头山是中国的‘长白山’。”(33)各位,不会吧!怎么感觉中国人被韩国记者描绘成偷窃长白山的小偷。

《韩国先驱报》更是毫不掩饰地叫嚣“我们的国歌开头是“直到东海水枯、白头山平”。东海和白头山都分别和日本与中国有争议,如果政府不在这些有争议的地区强烈宣称我们的主权,我们可能要改变我们的国歌了。”(34)

浦项科技大学教授朴善英(Park Sun-young)建议韩国准备长期的战略,以解决白头山和间岛的主权争议。(35)

颠倒黑白,韩国人真是太有才了!请问韩国三大报,对于长白山的历史和现实,你们韩国媒体“造谣”是为了中韩友好?韩国主流媒体散布窥觎中国领土的言论,也是促进中韩友好?国家的友好是建立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韩国主流媒体一边靠造谣煽动厌华情绪,一边却指责中国民间的厌韩情绪,这样的媒体难道是精神分裂?

韩国媒体不负责任的造谣和煽动之下,韩国人对中国的仇视情绪非常普遍。在2007年韩国SBS电视台综艺节目Star king第三期中,姜虎东问一位11岁的小女孩长大后有什么愿望, 小女孩说要让中国的观众知道他的名字,要在白头山挂上韩国国旗,最后还拿着话筒义愤填膺的说了一句话 “中国!白头山是我们的!(使用非敬语)”。现场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嘉宾更是满脸崇拜地看着这个小女孩(36)。

韩国KBS电视台的《两天一夜去长白山》节目,韩国人来到中国境内的天池,居然说“我们的天池”,还表演了可笑的民族主义闹剧,他们将独岛,济州岛,东海(日本海),还有西海(黄海)采集的水倒进天池,然后说‘大韩民国的东西南北’在天池中汇集。KBS作为韩国的国家电视台,丝毫不尊重中国的领土主权!

尽管韩国人的白头山称呼来自女真人,但是他们却自欺欺人地认为白头山是韩民族原创的称谓,带有韩国的烙印。全世界绝大多数书籍或地图都采用长白山(汉语拼音)标记。韩国政府出资成立韩国文化交流中心,这个机构专门分析外国的教科书有关韩国的表述,并找出韩国人认为不正确的部分,提出修改要求。世界最大的教育类出版商Pearson Education的旗下子公司普伦提斯-霍尔出版社,是美国教科书市场的龙头。韩国文化交流中心邀请普伦提斯-霍尔出版社总编格蕾丝•梅西到韩国研修韩国文化。蕾丝•梅西回国后推行了韩国人的修改要求。在即将作为新学期高中教材使用的修订版《世界历史》中,把长白山标记为韩国普遍称呼的白头山(Paektu Mt.)。这样的“成果”让韩国人欢欣鼓舞(37)。韩国人打着研修韩国文化的旗号搞变相贿赂,为他们证明国际社会支持韩国的“白头山”又找到一个很好的“证据”。

美国地名委员会(BGN)将长白山天池标记为中国领土,韩国驻美大使馆居然认为是错误标记,敦促美国机构修改(38)。 “谷歌地球(Google Earth)”的卫星地图服务将长白山(韩国称白头山)标记为“长白山”,受到韩国网民指责(39)。太疯狂了!当韩国人和日本人争夺竹岛(独岛)的时候,还不忘与中国“战斗”。

韩国人的理想不只是一个小小的长白山,他们心中萦绕的是所谓的满洲故土。我们来欣赏2003年12日下水的韩国海军KDX-II,DDH-977驱逐舰大祚荣号的舰徽吧!太极旗的红蓝阴阳鱼占满整个太平洋和印度洋,亚洲大陆和美洲大陆被涂为灰色,而朝鲜半岛和中国东北被单独涂为统一的蔚蓝色(暗示中国东北是韩国领土)。我们回顾历史,大祚荣是靺鞨人(大多数学者认为靺鞨人和女真人是同一族源),建立震国,唐朝封为渤海国。韩国人把渤海国历史划入韩国历史,把大祚荣视为祖先。韩国很多人心中一直视中国东北为韩国北方领土(40)。韩国海军大祚荣号的舰徽把中国东北划入韩国版图,不过是韩国人“北方领土”观点的情不自禁地展示。

韩国人找回北方领土运动,开始于“汉江奇迹”时代的20世纪70年代末。1978年元旦《韩国日报》刊载了徐桢哲的系列图片文章《新年展示韩国旧貌》,认为是当年日本人把韩国领土——间岛出卖给了中国人,所以要收回间岛。同年,韩国兴起所谓“恢复国史”运动,间岛问题也是核心内容。这个学派的安浩相的观点简直称得上“海外奇谈”了,他认为韩国历史上百济王国的领土包括今天的中国北京,新罗的领土甚至一直南达中国岭南。(41)

安浩相的观点被韩国学者继续发扬光大。韩国大田大学哲学系退休教授林均泽所著的《韩国史》标记的地图中,中国地图用三种颜色分为三个国家:百济、新罗和唐朝。其中的百济除了统治整个朝鲜半岛外,还统治中国华北和西藏,而上海、江苏、浙江在内长江以南的中国区域则标记着“新罗”,表示这是新罗的统治区。而云南、四川部分地区,地图中用红颜色在这块小小地区标着“唐”。韩国驻上海领事馆方面表示,林均泽以及《韩国史》的历史思想观点不能代表韩国历史文化界的观点,并非现在韩国的主流思想,而是反映林均泽个人观点的一般出版物。(42,43)

1984年9月16日,韩国金永光等54名国会议员联名向韩国国会提出《关于确认白头山所有权之议案》。该议案之主要内容为:“在五千年的悠久历史中,白头山一直被看作是我国的领土。……我们以南北韩六千万人民的名义,明确宣布大韩民国对天池的所有权”。金水光还就此议案在韩国国会作了说明。他说公元1712年清朝政府竖立在长白山的定界碑,是“单方面强加于人的”。 1909年中国和日朝签订的《间岛协约》是一项不平等条约。并称长白山“天池的一半划让给中国”,是中国向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提出的出兵参加朝鲜战争的代价。(41)

1991年1月韩国的大报《朝鲜日报》刊登的史学家赵活的文章《间岛是我国的领土,应努力收复》。1992年8月27日,即中国与韩国正式建交的第三天,韩国的《东亚日报》发表了署名李基洪的文章《斑驳的过去》。文章说: “另一方面,以韩中建交为契机,两国任何时侯必然遇到的问题就是间岛的归属权问题。间岛是以白头山为起点向西北包括珲春地区,向南以豆满江为界的大约2.9万平方公里的地区。”(41)

2004年10月22日,在韩国国会统一外交通商委对外交通商部的国政监查中,对于韩国议员提出的“《间岛条约》是否符合国际法”时,潘基文回答说,从法理上说,可以认为《间岛条约》无效。潘基文表示,从国际形势来看,韩国如果通过外交途径解决间岛问题有一定的困难。韩国政府在考虑如何实现民族统一课题后,逐步推进间岛问题的解决。潘基文早在10月14日谈到《间岛条约》无效时表示,为了今后进行更加准确地考证,需要收集更多的历史资料,要以专家的研究结果为基础,慎重处理这件事。(44)

经过3年的资料收集和研究,韩国建设交通部下属机构国土地里研究院于2007年11月20日表示,委托明知大学国际韩国学研究所搜集16~19世纪制作的四百多张海外国家的古代地图,进行分析得出结论:有一百多张海外国家的古代地图将现在隶属中国领土的“间岛”在1910年以前一致标注为韩国领土。(45)19世纪以前的东亚地图,因为东亚国家对西方封闭,所以西方对东亚的地理了解存在一些误解。真正了解当时清朝和朝鲜版图的是清朝和朝鲜两国。2009年即将发行的10万韩元纸币背景图案――大东舆地图,由金正浩绘制于1861年(26,27)。大东舆地图很清楚地标记了西鸭绿江东图们江的清朝和朝鲜边界,所谓的“间岛”完全在中国的版图内。还有大量韩国古代地图明确地把所谓“间岛”排除在韩国版图之外。韩国学者在韩国自己的古代地图中找不到证据,只好拿错误百出的西方古代地图“浑水摸鱼”。

在韩国官方的鼓励和纵容下,建立起“收复间岛运动本部”及“北方韩民族实业本部”等等社团。在“收复间岛运动本部”网站首页(www.gando.or.kr),网页背景图片中可以清晰地看到韩国人心目中广阔的“间岛故土”和“间岛是我们的土地!收复回来留给子孙后代!”的口号。在这个网站,所谓“间岛”从海兰江和图们江之间的土地变成半个中国东北和俄国远东地区的东南部近百万平方公里(41)。谎言在民族主义的狂热中成倍地膨胀!难道韩国人不怕“吹破’谎言最后使自己“受伤”?

韩国广告专家徐庆德(34岁)在美国《纽约时报》刊登“独岛是韩国领土”广告,被中国媒体广泛报道。但是在几个月前,徐庆德在美国《纽约时报》刊登了另一则广告。在这则广告中有一幅公元412年的地图,地图中包括北京的整个中国华北被标记为高句丽(Goguryeo)版图,中国山东和苏北被标记为百济(Baekje)版图。该地图上还特意标出“东海”和“独岛”(46)。徐庆德的爱国行为被韩国媒体作为榜样报道。难道韩国人需要靠造谣的广告来满足自己对领土扩张的渴望?

1992年8月,中韩建交联合公报: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大韩民国政府同意根据“联合国宪章”原则,在相互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原则的基础上发展持久的睦邻合作关系。

请问韩国《中央日报》,韩国政府资助某些机构做无视中国领土完整的事情,难道对中国友好?韩国政府否认中国的领土主权,难道对中国友好?韩国主流媒体充斥涉华谣言,妖魔化中国的新闻和评论,这难道是对中国友好?韩国人把对中国的造谣视为“言论自由”,那么中国网民就不能有调侃韩国的言论自由?韩国主流媒体一致要求中国政府管制网络涉韩言论,这就是韩国倡导的言论自由?

韩国外交通商部发言人文太暎表示:“目前正在密切关注相关动向,以防止诬蔑韩国的报道继续扩散,一旦确认事实,将会立即要求(中方)纠正事实,并保证不再出现类似情况。”(47)污蔑韩国的报道?中国主流媒体有这样的报道吗?从来没有!相反,韩国主流媒体却长期有污蔑中国的报道。正是这些污蔑中国的报道在近3年被中国网民在网络传阅,中国人才开始滋生厌韩情绪。为什么韩国媒体不反思自己的行为?却要用中国人“造谣’来欲盖弥彰。

当北京奥运圣火在汉城传递时,中国留学生遭到抗议者的暴力挑衅,少数几个中国留学生以暴制暴,尽管没有造成身体的严重伤害,但是却严重伤害了4千万韩国人的民族自尊心。国务总理韩升洙在国务会表示:“要依法处理外国人集体暴力事件,此次事件对我国国民的自尊心造成严重伤害,因此将采取法律和外交措施,恢复国民的自尊心。”(48)不仅韩国总理,还有法务部长都在强调严惩中国人。那么请问2005年12月18日,1000多韩国人在香港使用凶器暴力攻击警察,导致包括警察在内的近百中国人受伤,警方拘捕900多韩国人。请问韩国人,你们民族自尊心受到几个中国人伤害的时候,反思过你们在香港的行为吗?你们韩国高官和整个韩国社会对弱势的几个中国留学生进行“恐吓“的时候,你们想过香港警方宽容地释放几百韩国暴徒吗?你们韩国副外长李圭亨前往香港寻求释放韩国暴徒,并表示不应将示威者判处监禁刑罚的时候,韩国政府考虑过法律的神圣?为什么你们希望别国用宽容对待你们,而韩国人却吝啬宽容?

早在胶济铁路火车相撞事故,中国人伤亡几百人,某些韩国网民就在网上留言幸灾乐祸。而四川大地震,很多韩国网民的留言简直是毫无人性!难道中国就这样让你们仇视?

谁在煽动韩国人仇华?我想读者已经知道答案。

那么是谁在制造厌韩情绪?这个问题已经可以不用给出答案了。

今天,让我来告诉韩国媒体:韩国人想要得到中国人的尊重,那么请先尊重中国人以及中国的领土完整和历史文化!我期待中韩友谊有坚实的基础,能够万年长存!

----------------------------------------------

引用文献目录:

详细内容请到天涯社区查看 h t t p :/ /-----------------cache.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worldlook/1/189496点shtml


请把网址改一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