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江烽火 正文 第十六章

在海的那一边 收藏 9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7.html


一连几天王麻子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发呆,心里始终是惶恐不安,觉得自己即不能得罪鬼子,又不能得罪新四军,得罪谁都没有好下场。暗自思忖;鬼子心狠手辣,灭绝人性,但新四军的陈团长也不是吃素的,他功夫了得要想至于自己死地,可谓是手到擒来不费吹灰之力。再说,新四军毕竟是中国人,是打鬼子的,是老百姓拥护的队伍。因而不管怎么说今天必须要有一个结果,是跟随新四军打鬼子,还是死心塌地为鬼子卖命?想到这里王麻子心里一横;自己既然是中国人,一定要替中国人做点事情来,就是死了也好进祖坟,如果再继续当汉奸为鬼子卖命的话,就是被人打死了也会遭人唾骂,而遗臭万年的。想到这里,王麻子从心里答应一定要好好做一回人,为新四军,为陈团长做事。如此一想,王麻子心里轻松了许多,嘴里哼出了一曲江南小调。


此行有了出人意外的收获,王麻子居然爽快地答应了替新四军做事,这使陈团长即高兴,又担忧。高兴不说了,担忧还是必要的,谁知道王麻子是真心为新四军做事,还是另有企图呢?因此为了安全起见,陈启亮还是提醒张老汉对王麻子多加观察,暂时不与王麻子联系,过一段时间再说,以免为此遭到不必要的牺牲和损失。


鬼子自从在繁昌城遭到新四军的沉重打击之后,确实老实了一段时间,但鬼子心里是不服气,也是不甘心失败的。因此,鬼子正在制定计划企图再次攻击繁昌城,以保住其交通线的安全,进而对皖南新四军进行大规模的扫荡。得知这一情报后,三支队谭副司令立即电令独立团一定要在鬼子计划还没有实施之前,破坏和袭击驻扎在红花村一带的鬼子军事运输线,使其不得首尾不能相应。接到电令后,陈启亮立即召开连以上军事会议商议如何采取措施,使鬼子攻打繁昌城的计划破产。


经过商议之后,陈启亮立即派人与张老汉取得了联系,要求其尽快与伪军大队长王麻子联系,了解鬼子目前的动向,并提供情报。很快,伪军大队长王麻子提供情报说:鬼子这几天在码头附近加强了戒备,听说将有一艘大型货船停靠这里,但不知道货船上具体装载的是什么物品。根据王麻子提供的情报,陈启亮与政委张彪,陈老虎商量,大家一致认为,若真是如此,鬼子的船上装载的一定是军火,不可能是别是什么东西。这份情报非常重要,因此陈启亮指示张老汉继续与王麻子保持不间断地联系,尽快弄清楚鬼子船上所装载的货物内容,以便采取措施予以打击。


得到陈启亮的指示,王麻子心里也很着急。心想;这是一个讨好新四军绝好的立功机会,绝对不能错过呀。但怎样才能得到可靠的情报呢?想到这里王麻子忽然眼睛一亮,对了,鬼子船舶进出港的情况码头上的调度应该很清楚,为何不从这里下手呢?于是王麻子想到了鬼子调度室的课长山田,这是一个非常喜爱喝酒的家伙,平日里与他的关系处的也不错,时常在一起喝酒聊天。因此,只要把这家伙的酒灌个七分醉,问题就解决了,相信一定能够从他的嘴里得到最可靠的情报了。


下午,王麻子在山田下班的时候,慢慢地来到了路口。不一会,王麻子就远远地看见山田从码头走了出来。王麻子装着从这里经过的样子故意问到:“山田先生,您下班了?”一看是王大队长,山田脸笑嘻嘻地满面地问:“你的,找我有事?我想起来了一定是想请我喝酒!对吗?”说完,仰起脖子哈哈大笑。


“是的,谁让我今天正好碰上您,好!今天请您喝酒,一醉方休!”


“要西,要西”山田很开心,兴奋地用手拍打着王麻子的胸前。之后,两人来到了饭馆。在饭馆里,王麻子点了几个山田喜欢吃的酒菜。酒过三旬之后,山田以有了三分醉意。见时机已到,王麻子试探性地问了有关码头方面的事情。在酒精的作用下,山田说出了此次鬼子货船运载的货物,时间等等。王麻子如获至宝,不敢怠慢赶紧将这一情报报告给了新四军。

原来此次鬼子货船装运的货物是炮弹,子弹,以及数十门大炮,将3号的下午到达码头卸载。很明显,这是鬼子即将对繁昌城发动进攻的信号。因此,我们必须要采取措施在鬼子货船还没有卸载之前予以炸毁,否则后患无穷。

现在,离鬼子货船到达红花村码头只剩下不到三天的时间了, 时间紧急,必须尽快做好袭击准备。


驻守在红花村码头一带的鬼子大约有三百人,虽然人数不多,但据点内鬼子的炮楼有五个,相互之间组成交叉火力网,再加上居高临下的优势,若是首先不能把炮楼内的鬼子消灭掉要想进入码头炸毁鬼子的船舶,进而展开有效的进攻是难以想象的。因而必须经过周密的部署,以及内外配合才能采取有效的进攻。一切安排妥当后,于2日夜陈启亮集合独立团全部人马开进红花村码头一带隐蔽待攻。


一场大战,恶战就要开始了。3日下午随着一声汽笛的拉响,果不其然一艘大型货船缓缓地向码头靠近。此时,陈启亮立刻发出攻击信号,随着三声清脆的枪声,新四军如猛虎下山之势向鬼子守候的据点发起了进攻。在三个不同的方向,三个炮楼上面举起了白旗。陈启亮明白这是伪军大队长王麻子已经命令驻守在炮楼里的伪军战前起义发出的信号。经过三个炮楼,新四军顺利地向前推进,势如破竹。当新四军即将进入码头时,忽然两个炮楼里同时想起了机枪声,冲在前面的新四军被鬼子的机枪子弹击中,牺牲了,部队进攻受阻。炮楼上面鬼子的火力相当的猛烈,此时,守候码头上的鬼子在新四军进攻的路线进行了火力拦截。


“报告团长,三营方向遭了来自红花村一带鬼子增援部队的袭击,请求指示。”


“命令三营务必阻击鬼子增援部队3小时。陈启亮没想到鬼子驻扎红花村鬼子增援部队这么快就来了。其实战斗一开始,驻守在红花村附近一带的鬼子接到新四军已经发起了向码头进攻的消息,因此命令鬼子急速向码头开进。此时,三营已经与赶来增援的鬼子开始交火了。进攻码头的新四军被炮楼内鬼子的火力压得抬不起头来,眼睁睁地看着鬼子机枪在疯狂地扫射。


陈启亮看在眼里,心里异常着急,再不攻下鬼子把守的两个据点,一旦三营顶不住增援鬼子的袭击,这可是腹背受敌呀! 这时,攻击炮楼的一营一连连长也着急了。他抱起一包炸药包准备上前炸毁鬼子的炮楼,被身边的一个战士一把拉住,说:“连长,你不能上去,这里需要你来指挥”说着,从连长的手里抱起炸药把向鬼子的炮楼冲去。


“机枪掩护!”一连长命令机枪手。这名战士抱着炸药包向前匍匐前进,一会儿卧倒,一会儿跃起,就在战士快要接近炮楼的时候被炮楼内射出的机枪子弹击中了,这名战士身体晃晃了几下倒在了地上。一连长见了,捶胸跺足感到无比的惋惜。然后,新四军的确是一支不怕牺牲的部队,接着,几个战士纷纷拿起炸药包向鬼子的炮楼冲去。


“报告团长,伪军大队长前来向您报到!”


“王大队长,你来了,来的正好!”陈启亮见王麻子带了有二百个伪军也来了。眼睛一亮,心里非常高兴。


“单个炮楼都举起了白旗,这二个炮楼是怎么回事?”


“陈团长你是有所不知,就在今天早上的时候,鬼子突然把靠近码头的二个炮楼的伪军全部撤换了下来,这二个炮楼里现在全部都是鬼子,这事我还没来得及向您回报呢?”


“原来是怎么回事,现在新四军被这二个炮楼给挡住了,你可有什么解决的办法?”陈启亮此时心里急的直冒汗。


“别急,我就是来告诉你的。”


“什么?你有办法?哪你为什么到现在才来?


“我是被鬼子小队长给拖住了的,要不是我这帮兄弟及时赶到救我,我现在就是一具尸体了。”


原来,伪军大队长王麻子做通了伪军的思想工作后,即令炮楼里的伪军听到枪声立即举起白旗后,准备到另外二个炮楼打招呼的时候,就听从这二个炮楼下来的伪军说鬼子已经把这二个炮楼占领了,伪军不得上去。王麻子听后一惊,心想,这可怎么办?就在这时,鬼子小队长过来了,非要他到他那里座一下,无奈王麻子去了。就在这时,外面枪声大作。鬼子小队长听见枪声,知道情况不妙。这时鬼子的电话响了,在电话里鬼子小队长知道了王麻子投靠了新四军。当时,气的鬼子小队长哇哇地直叫唤,嘴里骂道:“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说着,举刀就要向王麻子砍去,一旁的鬼子端起刺刀也要刺去。就在这时,和王麻子准备一起起义的伪军赶到了,及时将这里的几十个鬼子全部干掉了,这才解了王麻子的围。然后,王麻子顺着枪声率领部分伪军赶到了这里。


“快说,如何端掉这两座炮楼?”此刻,陈启亮真的急得眼都红了。

“其实,这些炮楼地下都是相互联系的,相互沟通共有两个洞口,一个是进口,一个是出口,只要我们找到进口就可以直接进入炮楼内部消灭鬼子了”王麻子认真地说道。


“快说,进口在哪?”


“就在这座炮楼的附近”说完,王麻子指着炮楼方向的一处上坡下。此时,战斗还在继续双方机枪火力打成了交织状态,爆炸声在炮楼周围响成一片。一连的战士还在奋不顾身地抱着炸药包冲向鬼子的炮楼,眼见许多战士为了炸鬼子的炮楼倒在了鬼子的机枪下,陈启亮心里的难受尽就别提有多难过了。


“命令一连停止炸鬼子的炮楼,不停射击!


“是!”身边的通讯员答道后转身向一连阵地上跑去。


炮楼的地下洞口依然在鬼子的火力控制范围内,要想过去进入洞口还必须要冒着鬼子的火力。


“王队长,你留下二个熟悉洞口的伪军给我们前面带路,其他的伪军你带领去增援三营阻击鬼子的攻击。”


“是!”王麻子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带领起义的伪军增援三营去了。


“击中火力,掩护!”陈启亮大声叫喊。在机枪火力的掩护下,十几名新四军战士冒着鬼子的火力,匍匐,翻滚着向炮楼的洞口方向爬去。


此时,一连加大火力继续向炮楼射击,战士们手榴弹不断地向炮楼扔去,炮楼周围硝烟弥漫,火光冲天。忽然,一颗子弹击中了连长的胳膊,顿时鲜血直流。卫生员要给连长上药包扎,他一怒之下猛地一下把卫生员推到在地。此刻,一连长顾不了许多即刻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条胡乱地把伤口缠了几下,随后,继续指挥战斗。


三营的战斗更为激烈,惨烈,鬼子在不断发起冲锋同时,炮弹像是长眼睛一样在三营的阵地上爆炸。三连的阵地上的战士已经是伤亡过半,许多战士的头上缠满了绷带,仍然继续战斗在阵地战场上,他们决心誓于阵地同存亡。最为惨烈的情景,一名战士见鬼子冲到阵地前沿,立刻拉响了炸药包于鬼子同归于尽。在三连的阵地上,战士们打退了鬼子数次冲锋,阵地上到处都是鬼子留下的尸体。


同样,三营二连的战斗也非常激烈,此刻再也没有多少兵力阻击鬼子了。这时,王麻子带领的起义伪军赶到了三营的阵地。三营长此刻像的见了亲人一样,激动地对王麻子说:“你们来的真是时候呀,再不来增援,我们的阵地就快要完蛋了。”


“不说这些伤心话,你说该怎么打,我听你的!”


“好!你带领一部分部队迅速增援三连阵地,其他的增援二连阵地,快!”

“是!留下一部分,其余的跟我走”王麻子对伪军命令到。别看这些伪军平时吊儿郎铛,其实这些伪军几乎都是老兵,枪打的非常的准,打起仗来也不含糊。在起义伪军的增援下,三营又一次打退了鬼子的进攻。此刻,三营的阵地上的枪声似乎冷清了许多,鬼子停止了进攻。


几经周折,几个战士和两名带路的伪军爬到了离炮楼不远的洞口。打开盖在洞口上面的石块,十几名战士迅速地钻了进去。在洞口内,一排长指挥战士兵分两路向鬼子的两个炮楼摸去。此时炮楼上的鬼子还在不停地向新四军射击,唾骂做梦都不会想到新四军从洞口钻了进来袭击他们。只听“轰隆”,“隆隆”几声剧烈的爆炸声,和“哒哒”,“哒哒”的机枪扫射声,炮楼上的鬼子被手榴弹和机枪声炸的魂飞烟灭。


最后,新四军吹响了冲锋的号角。守在码头上的鬼子见新四军大部队冲了过来,放了几枪,便个个抱头鼠串。这些鬼子没有跑出多远就被新四军的消灭了。


“快上!到鬼子的船上搬运军火!”这时,陈启亮命令冲上来的部队登上鬼子的货船。不一会,一营长站在船上报告说:“团长,鬼子货船上全部是鬼子的炮弹,还有一些手榴弹,该如何处理?”


“把手榴弹搬下来,其余的全部炸毁!”


“是!”随后,一营长命令船上的战士开始搬运手榴弹。


战士们扛着从鬼子船上搬下来的手榴弹,按照命令迅速从船上撤离。


没走多远,战士们就听见身后响起了剧烈的爆炸声,火光照亮了江面。此时,天已经渐渐地黑了下来。


“一营长,你带领一营迅速增援三营!陈启亮命令到。


此时,三营仍在继续和鬼子战斗。鬼子在无法冲破三营防线的情况下,采取大炮轰击的办法,企图消灭阵地上的新四军。鬼子的炮火确实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在鬼子炮火猛烈的炮击下,三营伤亡的人数不断增加,增援来的伪军也损失近半。


在三连的阵地上,王麻子带领的伪军发挥了很的作用,也打死了不少的鬼子。此时的王麻子斗志非常高昂,亲自指挥作战。他一边朝鬼子射击,一边嘴里还不断高声骂道:“小鬼子,今天我让你尝尝老子的厉害,我看你还敢欺负我们中国人,我操你的祖宗!”就在王麻子边打边骂的起行的时,鬼子的一颗炮弹在他身边爆炸了。王麻子顿时被鬼子的炮弹把一条左腿炸飞了,脸上也被炸的血肉模糊。王麻子死了,死的壮烈,死的光荣。现在他可以笑着进自家的祖坟了,不再被别人说是汉奸了。


当陈启亮得知王麻子被鬼子的炮弹炸死了,心里非常沉重,脑海里浮现出他和自己比试武艺的情景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