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上小学的时候,老师就教我们,一日分白昼,一年分四季的道理,这是常理,似乎也是真理。


但是上了大学,我才知道,老师说的并一定正确,书上写的也不全对,大学几年的时间,确实让我学到了许多书本以外的知识。武汉的一年,除了天冷,就是天热,你在这里根本体验不到春天的温暖或者是秋天的凉爽。因为这儿只有夏天和冬天。更不可思议的是跳季,明明昨天还穿着背心裤衩,今天就得套上三四件衣服,外面还要加上件大衣。


忘记是谁说的,冬天动物要冬眠,蚊子在这个季度也会暂时性的消失。这不明显胡扯吗?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季节对于武汉的蚊子来说,是一点威慑力都没有的。或许是这里的冬季过于漫长,让它们挨不了这么长时间不吃不喝,又或是它们成长进化所获得的能力。总之它们不睡觉。


蚊子其实是非常勤劳的,在我眼中,它们一点也不比蜜蜂逊色,它们不辞辛苦的养育着后代,由于没有计划生育的限制,它们的繁殖速度是惊人的,冬天可是他们壮大自己队伍的最好时机,因为他们的天敌几乎都耐不住严寒,纷纷躲进自己的被窝里不肯出来,或许是因为寂寞,它们亲密的战略伙伴——苍蝇,也被叫了起来,这里的冬天可真热闹。这里我得替苍蝇开脱一下,苍蝇绝对是一种纪律严明的动物,它们仅仅在食堂餐厅等地方扎根落脚,这是为了生存,它们轻易不会到处乱跑,当然,如果你在打饭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将一只苍蝇关进了你的饭盒里,那就另当别论了。它们并不像蚊子那样惹人讨厌——人到哪里蚊子就追到那里。


没错,蚊子以压倒性的绝对优势,稳稳的坐上了我们“敌人”排行榜的首位(我粗略的统计了一下,蚊子大约连坐排名第一的位置持续了150多周),它们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我们的头号“敌人”。有人提议请一些蚊子的天敌来帮忙,可这大冬天的上哪儿找去?谁又会愿意来帮忙?就算是你从洞里挖一只青蛙出来放在屋里,它会听话吗?这人的想法太幼稚了,不提也罢。


蜘蛛就不同了,蜘蛛可是人类最亲密的伙伴之一,不管它们是全家外出旅游,亦或搬家到别的地方,每个宿舍里都会给它们留下固定的席位,只要你是一个明事理的人,进屋后抬头看一下,不难发现屋顶那一张张的蜘蛛网,这足以证明一切。


但是如果你以为有了这些,就足以让你高枕无忧的去睡觉,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千百年来,蚊子不停的遭遇着其他种族动物的追杀,不要以为只有人类会进化,人家也会,不但智商高了,体形也大了,身长两厘米以上的蚊子在这里随处可见,那些刚刚离开父母,独立生存的小蜘蛛们,成长之路是屈辱的,它们刚刚学会编制的那细细的蜘蛛网,是不足以将这样的庞然大物困住的,往往在挣脱了蜘蛛网的束缚之后,蚊子临飞走前都会照小家伙身上狠狠的踹上一脚,再往它脸上啐一口带血的吐沫。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之后,愤怒的我自然是无法容忍这种放肆的行为的,这什么世道?猎物来羞辱猎手吗?还有王法吗?于是一狠心,就把以前用剩下的蚊帐,剪了很大一块儿,涂上胶水,挂在房顶。小家伙似乎很感激为它做的这些,不客气的爬了上去,谁曾想过,那竟是一条不归之路……


往往那些巨型的,跟人巴掌一样大的蜘蛛,是不用网的,轻松的游走在每个房间的各个角落,它们爬行的速度十分惊人,但是像这样已经出人(蜘蛛)头地的家伙,是不会甘愿呆在一个地方的,弄不好再给我们咬上一口,丫的谁知道它有没有毒啊。它们是指望不上的,俗话说求人不如求己,蚊香,杀虫剂,驱蚊水,甚至是敌敌畏都被我们买了回来。


不要说我们小题大做,刚到武汉的时候我也不屑一顾,从小到大被蚊子咬的次数连自己都记不清了,还怕它们?这样盲目的轻敌让我吃了大亏,第一个学期,因为保护措施不力,方法不当,再加上对它们的认识不足,我的左脚脚面,整个都被它们咬烂掉了,放假回家的时候连袜子都不能穿,让火车上的人都以为我得了什么传染病,纷纷躲开。如果穿上袜子,用不了1个小时,袜子就会跟肉长在一起。(这是事实描述,不带一点夸张的成分)


关好门窗,把屋里仔细的喷了一遍,不放过任何角落,那药效,就是关一头牛进去,不死也得晕个三五天吧,一个小时以后推门而入,呛的人眼泪直流,好家伙,加大剂量效果就是不同凡响,遍地都是蚊子的尸体,拿着笤帚簸箕准备清理干净的时候,这些家伙居然摇摇晃晃的挣扎着飞了起来,就象人喝醉酒了一般。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我们还要玩电脑吧,晚上还要睡觉吧?别回头蚊子没倒,我们自己被熏倒了,还是乖乖的点蚊香吧。


蚊香点上,好多了,蚊子没那么猖獗了,它们应该对这些烟有心理阴影,为了改善下屋内特殊的气味(一般男生的宿舍都会有股味道的),专门买的是带有香气的蚊香。可是没过多久,蚊子也适应了蚊香的味道,居然围着蚊香的烟开始飞来飞去,就像吸毒一样,显然,这已经成了兴奋剂,对它们已经丝毫没有效果了。


一般人夏天都爱用蚊帐,但是如果你在武汉,我发自内心的希望你能听我说一句肺腑之言。千万别用那东西,蚊子可以从蚊帐的孔钻进去饱餐一顿,不过这对它们来说也是要冒很大风险的,一般不出意外的话,它们吃饱以后是出不来的,身材远没有进来时候那么苗条了,如果你用蚊帐,那么早晨醒来的时候千万别忘记先将里面的罪魁祸首消灭干净,不然等它们都飞走了,那可就赔了夫人又折兵。用蚊帐的时候,千万小心,不要让你身体的任何裸露部位与蚊帐亲密接触,否则第二天醒来,你会发现接触部分会很有规则的出现一排排的包。


我们的学校地处偏远的农村地区,所以断水停电是家常便饭,喝不上水的情况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学校的旁边就是一个大型的淡水湖,按道理来说,附近住的居民,家家户户通的都有水管,为什么还都要跑到湖边洗衣打水呢?他们用也就算了,顶多就是不想掏水费,占点国家的便宜,我们忍。但是那些牲口我们就无法容忍了,天热,干活累了,口渴了,它们就直接往湖里一钻,头一低,边泡边喝,完全不考虑周围人的情绪。本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革命精神,为了保护紧缺的淡水资源不再被这些牲口糟蹋,隔壁楼那些艺术系的同学含泪将垃圾扔进湖中。他们住的地方就挨着湖,甚至连门都不用出,窗户一拉开,直接一丢,就进去了。


渐渐的,随着越来越多漂浮物的增多,湖里也随着散发出了一股特殊味道,而且这气味越来越浓烈,行人远在五米开外都要掩鼻而行。到湖边的人是越来越少了,牲口也不打这里经过了。对于他们不懈的努力,所取的今天这样的成绩,其实还真的要感谢一下。一次一位小偷朋友趁我们上晚自习外出的时候莅临我楼检查指导,要知道,寝室里一般是不会放一些贵重物品的,除了电脑,那么大他是没办法明目张胆搬下去的,直接扔到楼后吧响声又那么大。可小偷就是小偷,想的都跟别人不一样,一间挨一间的屋子搜刮,都是些零碎的小钱,但是积少成多啊(财富就是这样聚集起来的),只可惜时间不够用,才搜了一半,我们的人就陆续回来了,没有退路的偷就直接从窗户跳了出去,虽然是3楼,不过后面是湖,他想着问题应该不大。我敢保证,这小偷踩点的时间一定是在很久以前……


他根本料不到这段时间内湖里发生了什么变化,除了掉进水里的响声外,就再也没有动静了,经过法医鉴定,在小偷落水前的一刹那,似乎是为了在水中憋气的时间更长些,深吸的那口气已经让他毙命了。大家也都在为他的英年早逝而惋惜,偷个东西嘛,多大事?抓住了打一顿而已,有什么想不开的非要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呢?我想,小偷也是有尊严的,这种宁死不屈的精神如果投入到爱国行动中,那前途,无可限量……


打那以后,我就再也不看书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句话才是真理,如果不信,自己对着书本,一条一条的去实践,你会发现,很多东西都是在胡扯,只有相信自己,才能学到更多的东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