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五章 风起 第三节

wanglong6410 收藏 11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帝国对于经济领域的犯罪似乎已经相当陌生,自新朝成立,除了龙行健担任保安总局局长时搞过一次大规模反贪外,十几年里,因经济犯罪丢官的寥寥无几。当建设部案件被监察部立案,监察部正式拘禁了卢涌以下十二名建设部官员时,对于帝都官场,无疑是一场强力地震。

震中在卢家。令卢家感到奇怪和恐惧的是皇帝至今未对案件表态。据监察部的上诉,卢涌及其手下在音乐学院工程案中触犯了若干刑律,包括向审计人员行贿。对照帝国法律条文,卢涌可能面临十~十五年刑期,附带着巨额经济处罚。

卢秀跟家里的主要骨干成员研究了好几天,确定皇帝的态度底线究竟在哪儿,是准备将卢家连根拔起,还是借机敲打卢家。敲打的分寸力度有多严重。

短短几天,卢秀苍老了好几岁。按照卢砚的分析,新皇登基,是要借此案树立他个人的权威,即使没有预算案和珏儿的因由,别的事情也要找上卢家。皇帝立威需要一个靶子,卢家是最适合的。在帝都高门大族中,崔家涉及两位帝国元帅,在军界的根子太深。搞不好会影响皇位的安全,王家现在跟皇帝打的火热,仅仅有王妃的存在,皇帝就不会拿王家开刀。卢家就成为了合适的对象。现在的问题是,皇帝准备如何对付卢家?

卢砚认为,皇权和相权从来就没有真正合为一体,即使如轩辕台,也没有将权力全部收归皇室。这和帝国的传统有很大的关系,神华帝国对于皇室成员的防范甚于大臣,导致了皇帝权力很大,皇室的力量却极其微弱。尽管如此,还是发生了1009年的谋逆案,轩辕恪这样的人物不就隐藏在皇宫吗?因为皇室力量微弱,皇权与相权就达成了微妙的平衡,轩辕台就是掌握这种平衡的高手,卢秀为相二十年,几乎没有跟皇帝发生过正面冲突,一来轩辕台信任卢秀,而来卢秀真正佩服皇帝,大事都要请示后行。但现在的情况变了,卢砚始终认为,一朝皇帝一朝臣,这是帝国历史上的铁律,轩辕磐现在没有自己的臣子,借建设部削掉几个大臣,安插自己的亲信是可以理解的,建议卢秀主动请辞相位,以观动静。这是以退为进的招数。卢秀苦思对策,也无更好的办法,于是给太阳堡递上了辞呈。

皇帝收到首相的辞呈也犯了难。卢秀的辞呈里只讲对卢涌教子无方,卢涌为首相之子,获罪待勘,首相自不能厚着脸皮待在位子上。请求皇帝准予辞职,以塞百官之口。

轩辕台王朝还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当初龙行健在皇帝的纵容下铁腕肃贪,也曾涉及卢氏子弟,一来是外围,二来及时给卢秀下了定心丸——此事与卿无干,忙你的正事去!卢秀自然没什么顾虑。但这回不同了,叔父要他急流勇退,卢秀当然认为是一种策略,真要让他离开那个万人羡慕的宝座,他可舍不得。辞呈递上去,卢秀自然不再上班了,坐在家里心在打鼓,究竟皇帝是怎么一个想法?卢秀不能坐以待毙,当即发动关系,请朝廷重臣代为说项,牺牲一个卢涌也就罢了。

皇帝也在考虑此事。不幸的是他可以商量的人不多。他素来亲近信赖的四叔轩辕禾反对他就此罢免卢秀,轩辕禾说,姑且不论卢家子弟在朝堂上的势力,就说卢秀,便是难得一遇的良臣。先帝多次亲口赞颂卢相理政的才能,帝国二十年来国势日盛,卢秀实有大功。瑕不掩瑜,卢涌已经成年,他的罪行不能牵连其父。何况,卢涌之罪,恐非孤例,先帝英才绝世,但为政并非十全十美,我虽不在朝堂,亦知帝国官场贪污成风。皇帝借此整肃官场我是赞成的,但由此而罢相,则为不智之举了。请问,你有合适的首相吗?

这就是轩辕禾的可敬之处,此人身后好评如潮,绝非偶然。

“死了张屠户,不吃带毛猪。难不成首相是他卢家买回去的?”最近皇帝受司马雪岭鼓动,对卢秀心生厌恶。但也考虑到卢秀身后的家族势力,心中矛盾,犹豫难决。

“首相当然不是他家买去的。”轩辕禾的立场,从来都是为轩辕家族的利益决定的,“帝国企业界效仿兰斯,多称公司。兰斯多奇技淫巧,我是瞧不上的。但公司的组织形式却妙不可言。我觉得首相不过是董事会聘用的总经理而已,让他滚蛋,他就得滚蛋。是否让总经理滚蛋,要看对公司的利益是否有利,不要看你这个董事长是否喜欢总经理。如果罢免卢秀对帝国有利,我当然赞成你罢免卢秀。但此时的情况不是这样,既然问我,我反对。”

轩辕磐得不到皇族代表人物的支持,转而寻找大臣的支持。连日来,他连续召见帝国的实权人物,轩辕磐留了个心眼,不找军方将领,只问元老院跟政府重臣。因为军队不参政是帝国的根本制度。政界诸人,众说纷纭,有赞同的,更多的是反对声。

皇帝茫然。

卢秀没有找龙行健,但卢秀之幼子卢无咎却通过女友,找到了龙行健。

男女间情事是最无章可循的东西,爱恨情仇就像六月的天,变幻莫测。在一次夏令营里卢无咎一见龙欣就喜欢上这个素面朝天而略显野性的女孩,当时龙行健仍在兰斯,龙欣是跟婉儿回国探亲的,帝都大学组织夏令营到全国的风景名胜区游玩,龙小海便给回来的姐姐报了名,龙欣跟着一帮贵族子弟在外面疯了半个月,和卢无咎糊里糊涂地恋爱上了。卢家的家教规矩可不是龙家,卢无咎的婚事自己可做不了主,两人悄悄来往了一年,等龙行健举家回国,卢无咎大学也毕业了,两人商量将关系公开,卢无咎战战兢兢跟母亲说了,母亲不问详细先将儿子骂了一通。卢无咎的母亲宋氏是卢秀续弦的妻子,娘家本是平民,是帝都女子师范大学的校花。艳名远播。这里没有任何贬低的意思,女子长的漂亮,当然有待价而沽的心思,此女便立志找一位配得上自己美貌的夫婿,战争和眼界太高耽误了她,直到22岁尚未出嫁。卢秀原配早亡,新朝成立后卢秀才四十出头,虽有几房妾室但都不中卢秀的意,于是便萌生续弦之念。经人介绍认识了宋氏,没几日便将宋氏迎娶回了家,宋氏只有无咎一子,从小聪慧,念书都比别人早入学二年,父母极为疼爱。儿子的婚事可不是小事,这是关系到无咎能否成为卢家家主的大事。如此随便地在外面找了女孩子,宋氏当然恼怒不已。但细听儿子解释,女孩儿竟是百胜公不败名将龙行健元帅的长女。宋氏又回嗔作喜,家世是可以的,配得上儿子。要说龙帅曾是宋氏的偶像,在帝都念大学时便听说过龙行健的大名。龙行健娶亲,卢秀携宋氏出席过婚礼。如今儿子找了龙帅的千金,宋氏感到高兴,唯一不踏实的就是没见过女孩子,于是宋氏做主让无咎带龙欣登门,宋氏最后的担忧也排除了,反过来鼓动卢秀到龙府提亲,二家虽未办定亲仪式,但彼此都默认了这层关系。现在卢家面临麻烦,宋氏想到了龙行健这个强援,在丈夫面前提起此事,却被卢秀否决。卢秀知道政界的事军方是不参与的,除非皇帝主动咨询,否则就犯了忌。宋氏不死心,又鼓动无咎去求龙行健这个未来的岳父。

高门子弟对政治都有天生的敏感。卢无咎感到家族面临的危机,觉得自己有义不容辞的责任,找了个机会跑到龙家,求见龙行健。

卢无咎不是第一次上门,龙家的几名主妇对他也算客气。他提出见龙行健,令婉儿感到不解,不过出于礼貌,“既然你有正事,直接去吧,他估计没有休息。阿欣,你带无咎公子去。”

卢无咎单独见龙行健还是第一次,尽管之前的所有见面,甚至同桌进餐龙行健都表现出和蔼的态度,但今天卢无咎还是感到了压力。当他鼓足勇气说明来意后,龙行健问,“是你父亲派你来的吗?”

“不,是我自己来的。”卢无咎不敢撒谎。

“这就是了。你还小,许多事情还不知道厉害。”龙行健静静地说,“这件事我自有主张,帝国也自有法度。你不要乱跑了,不要给你父亲添乱。”龙行健后面的语气严厉起来。

“是,”卢无咎讪讪告退。

龙行健不是要置身事外,他密切关注着事态的进展,等待着皇帝的动作。皇帝不动,他是不能动的。终于,二天后,皇帝召见他,轩辕磐直接将电话打进了龙府,请龙行健到太阳堡一趟。皇帝在他的书房接见了他。

“行健,建设部的事和卢相辞职你一定听说了吧?”皇帝挥手屏退了侍卫们,和龙行健闭门密谈。

“听说了。不知陛下准备如何处理。”

“我很为难。”轩辕磐坦承,“建设部的事情牵扯到卢相,比较难办。我问了十几个人,多为卢秀开脱。今天我来问你,此事应当如何办?”

“陛下,卢涌当严惩,卢相当挽留。”龙行健直言无讳,显然他已经深思熟虑过了。

“哦,你说应当严惩卢涌?如何严惩?”轩辕磐对龙行健挽留卢秀并不意外,意外的是他要求严惩卢涌。

“依法惩处。陛下,贪官侵吞的都是帝国的财富,损害的都是帝国的利益。据我所知,大陆诸国,帝国对于官吏的待遇是最高的,这些人不知廉耻,仍然利用职权贪墨。非严惩不可。”

“嗯,很好。行健,你是为帝国着想的。但是卢涌这厮是卢相亲子,严惩其子而重用其父,是不是?”

“我不懂经济。但卢相之才陛下曾多次赞赏。当初我们打败兰斯等国,弹药粮饷不缺,足证卢相的经济大才。卢相之功不能掩其子之过。同样,儿子的错误也不应算到老子头上。”

“行健,我准备开一个会,先讨论卢涌的贪墨之罪,再发诏书挽留卢相。卢家门生故吏遍于朝堂,到时候肯定有人替卢涌讲情,我希望你来说几句话。”

“没有问题。”龙行健一口答应。

第二天,轩辕磐召开御前扩大会,专题研究由审计带出的问题。会上,审计长曾繁荣介绍了审计过程和违纪事实,监察部说明了违法事实和对应刑律,按照监察部的意见,应当禠夺卢涌子爵爵位,判处有期徒刑10年。

“大家说说意见吧。”皇帝淡淡地说,没有提正在家休息的首相,而是先处理卢涌案件,令参会的重臣感到不好办。如果卢相仍是卢相,现在当然应当替卢涌说几句好话,如果卢秀被罢相,那就是另当别论了。很多大臣心里这样盘算。

皇帝见大家不开口,开始点明,“许相,你来说说。”许期中是卢秀的老搭档,这个时候自然是要帮卢家的,“陛下,卢涌在音乐学院所贪确是事实,但建筑行业陋习已久,卢涌不过是循章而已。再说学院的建筑质量并无问题,这个已经得到验证了。臣以为,给与惩戒是应该的,监察部提出的意见过重了,会有人不服的。”

许期中是副首相,侯爵,他的话还是很有分量的。果然皇帝再点名。发言的大臣和许期中像是串通好了,意见大同小异。

“龙帅,你来说说。”皇帝终于问到了龙行健。

“我赞同监察部的意见。”龙行健淡淡地说,“许相的意见我不敢苟同。卢涌身为副部长,可以不皱眉头地拿走四十余万好处。这是多大的一笔钱?我计算了,它相当于四千多个建筑工人一年的工资!嘿嘿,一下子就将这么大的数额的不义之财装入了腰包了!循章而已,许相既知循章,为何不改改这个陋习?建议监察部加重对经济犯罪的追查。除了这二起案件,别的地方还有没有?以前的有没有?”

龙行健的发言宣判了卢涌的“死刑”。他之后,再没有为卢涌说话,军方的重臣们,崔煜总长,海陆空军部的部长们都表示赞同龙帅的意见。皇帝遂拍了板,卢涌被禠夺爵位,判刑10年。

卢秀闻讯摔了杯子。第二天,卢涌在监察部监管所上书,揭发了十几个贪污案,事情复杂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