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北狩蚀日 新版—第一卷:三八线 第一章:战争脚步(一)下

红色猎隼 收藏 14 1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1/[/size][/URL] “相关报告已经出来了。参与行动的韩国国家情报院2名特工一死一俘、韩国陆军第707特别行动营的5名士兵全部被当场击毙,目标人物当时在车内,估计已经被烧死。相关的身份确认要等朝鲜方面提供相关的DNA样本之后才能进行。”而在辽阔中国的政治中枢—北京,关于今天上午发生在辽宁省丹东边防检查站的行动此刻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1/


“相关报告已经出来了。参与行动的韩国国家情报院2名特工一死一俘、韩国陆军第707特别行动营的5名士兵全部被当场击毙,目标人物当时在车内,估计已经被烧死。相关的身份确认要等朝鲜方面提供相关的DNA样本之后才能进行。”而在辽阔中国的政治中枢—北京,关于今天上午发生在辽宁省丹东边防检查站的行动此刻已经被整理成报告的形式放在中国人民国防军总参二部部长林太平少将的桌上。

“这么说已经通报给了朝鲜方面了?”林太平面无表情的注视着桌上那份报告白如骨骸的封面,慢悠悠的将打开,随口问道。“是的!今天上午行动结束之后,便已经通过相关渠道向朝鲜方面进行了通报。”站在林太平面前的是身为他左右手的部长助理章亚非上校,与当年身为总参谋长助理的林太平相比,章亚非多了几分率直和果决,却往往总给人一种咄咄逼人的感觉。以至于林太平选择他来担任自己的助理之时,中国人民国防军总参二部之中有强兵弱将的议论。

“朝鲜方面怎么说?”林太平随手翻看了几页便将报告重新放下,这样的书面报告往往拥有着很多格式化的开场和结尾,而真正有价值的部分却往往言简意赅。或许这也是一种写报告的艺术,既不会让阅读者感到文章的单薄,却往往又能让领导在短时间之内清楚报告的内容。“朝鲜方面一口认定是我方的误会,但是在与我方在平壤方面的同志核实之后,目前我们已经确认了这一情况。朝鲜方面希望我方内将目标人物的遗体移交给他们,由他们自行进行DNA采样和检验。”章亚非沉吟了片刻之后才最终作出了回答。

“这样会延误很长的时间啊!而且朝鲜方面也未必会将真实的答案传递给我们……。”林太平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身来,面朝着自己办公室巨大的落地玻璃窗眺望着远方的风景,此刻的北京已经从夜晚的沉睡中醒来,焕发出一边的勃勃生计。“是啊!所以我们还是应该坚持让朝鲜方面尽快将目标人物的DNA样本送过来,这样才有利于我们掌握第一手的情况。”显然以章亚非上校的性格,他更喜欢一切尽在掌握,因此只要林太平首肯,他便会在DNA检测的问题上与朝鲜方面寸步不让。

“算了,没有意义了。现在人已经死了,如果我们和朝鲜方面之间这样的互相猜忌下去的话,只会让谁都无法掌握真实的情况。把遗体移交给他们,至少我们之中有一方可以了解真相。”林太平无奈的摇了摇头,按照他原先的计划。总参二部的特别行动组如果能在边防检查站成功的截获叛逃的崔永春大将,那么中国方面可以以不明身份的“偷渡者”的名义对其进行拘捕,那样的话便无须向朝鲜方面进行任何的通报了,毕竟在鸭绿江上每年都有数千名这样的“逃北者”会被拘捕,而等到朝鲜方面发现崔永春叛逃之后,再向中国方面要求协查时,那么中、朝、韩三国情报战的主动权便完全掌握在中国这一方了。一方面中国情报部门可以通过崔永春获得朝鲜内部目前的政治、经济和军事情况,而另一方面,中国也可以通过截获崔永春这一事件来吓阻韩国近期可能在三八线上发动单边军事冒险,可以说是一箭双雕。

但是这次行动的前期部署虽然成功,但是却忽视韩国特工和特种部队视死如归的骠悍,当总参二部的特别行动小组从刚刚被扑灭的大火,还烫手的车厢之中掏出3具焦黑的尸体之时,外貌特征早已被大火无情的抹去。在这样的局面之下。中国虽然不至于被动。但却已经远没有成功捕获崔永春那般游刃有余。朝鲜方面可以基于各种理由拖延身份确认的工作,甚至提供假的DNA样本,最终推翻中国方面的假设。毕竟副总参谋长叛逃,对于朝鲜而言毕竟不是什么有面子的事情。而面子有些时候面对朋友比面对敌人之时更重要。

国与国之间从来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所谓用鲜血凝结而成的友谊,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些时候并不比那些钢筋混凝土凝结而成的纪念碑来得坚固。

事实上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中朝两国之间的关系便一直处于若即若离的状态之中,中苏两党、两国之间的关系逐步恶化。中苏分歧乃至分裂给中朝关系无疑带来了很大的影响。朝鲜试图在中苏之间保持中立,既不愿意得罪中国,也不愿意同苏联交恶。在平衡朝中关系和朝苏关系时,朝鲜在不同时期的做法略有不同。而金日成提出主体思想的本质就是希望独立自主,在中苏分裂、社会主义阵营瓦解的情况下,它成为期鲜在苏联和中国两大邻国中寻求平衡的战略指导思想。虽然在l965年以前,朝鲜在努力保持中立的前提下,倾向于同中国保持更为密切的关系。为此苏联和东欧国家对朝鲜施加了很大的压力。事实上停止了对朝鲜的经济与军事援助,也在政治上孤立朝鲜。这无疑给朝鲜造成了很大损失。虽然中国给予朝鲜很人大的经济和政治支持,但是这种援助显然在当时并不能弥补朝鲜的损失。因此以1965年2月21日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访问平壤为标志,朝鲜开始逐渐疏远开始进入文革狂热时期的中国,在保持中立的旗帜之下,逐渐倒向苏联,接受苏联的一系列军事和经济援助。在整个文革时期,中朝双方的关系虽然还保持着表面上的平和,但是在交往的过程中却往往中方表现积极,而朝方则相对冷淡。

随着中国进入改革开放的经济发展快车道,而苏联却在军备竞赛的泥潭中泥足深陷,朝鲜又一次开始修正自己的外交政策。迫切的希望与中国修缮关系。但是这种惟利是图的嘴脸显然已经无法博得任何一方的信任,随着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朝鲜彻底失去了左右逢源的机会。虽然努力的想要讨好中国,但却又不愿意师法中国进行经济体制的改革。最终斗米恩仇,平壤开始对日益减少的中国援助表现出不满来。而原先双方在军事情报领域的透明和共享也日益被疏远和隔阂所替代。而自金正日上台以上,面对着经济、政治和军事上诸多压力,闭关自守的朝鲜也逐渐将中国作为防备和刺探的对象。

为此朝鲜情报机关甚至拟定计划,不惜重金在中国境内发展情报人员,在每一位情报人员身上投资三十万到五十万美元,重点收买对象是中方的政府工作人员。在重金诱惑之下,一些中方要害部门的人员投入了朝鲜情报部门的怀抱。甚至一度渗透入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的党政军机关内部,套取中国政府和军方在朝鲜情报人员的名单,一度导致这个北京苦心经营多年的情报网遭遇重大挫折。

而利用所谓“同种同文”的认同感,策反中国军队中的朝鲜族军官,也是朝鲜情报部门对中国工作的重点之一。为了获取美、日、韩方面的情报,朝鲜情报部门国家保卫部急功近利,收买中国各大军区的朝鲜族军官,搜集中国军方电子侦听获得的有关韩国、日本、美国方面情报,同时也搜集涉及中国的军事情报也并不鲜见。在深陷孤立之中的朝鲜看来,中国虽然并非与它进入了无可挽回的对立面,但是至少也不能掉以轻心。因此更多的时候私下里的暗战和试探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就没有淡出过中、朝两国的情报部门。

“这次行动……我有责任……。”汇报完毕之后,章亚非上校多少有些自责的说道。“是我们考虑不周,并不是你个人的问题。毕竟我们都没有想到韩国方面会如此警觉以及凶狠。”不过林太平却显得很从容,毕竟多年以来的从事情报工作的经验告诉他,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个情报结构没有遭遇过挫折,同样也没有任何一个情报机构可以掌控所有。“听说在行动有一名同志因工殉职了?”正当章亚非上校转身准备离开之时,林太平仿佛想起什么了突然问到。“是的!是六局的特工王啸同志,他已经奉命在丹东隐蔽观察15年了……这次本来他的任务只是在外围接近……。”面对战友的牺牲,章亚非上校多少有些悲伤。“抚恤金可以从优,但是关于他的身份……他家里还有什么人吗?”林太平点了点头继续问道。

“他的爱人—谢彤是了丹东市罐头厂的下岗工人,儿子王坦目前在中国人民国防军第65集团军第7装甲师服役。出于保密的需要王啸同志的家庭一直不知道王啸同志的真实身份。”章亚非略微思考了一下回答道。

“是赵琅的第7装甲师?”林太平微微皱了皱眉头。

“是的!部长您知道?”章亚非有些好奇的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位领导。

“赵琅的‘美军师’全军谁不知道?!何况这个师里还有一位非常的有名政委……。这样吧!将王啸同志的相关身份证明和荣誉证书转交给他的儿子—王坦同志吧!”林太平点了点头回答道,脸上竟有几分苦笑的表情。

当天晚上在丹东台的地方新闻里出现了这样的画面:“今天上午8点有一辆从朝鲜新义州特别行政区开来的冷藏货车,为了逃避边防武警的检查而强行闯关。车辆在撞断卡口之后,由于车速过快而撞上一辆三轮电瓶车,导致电瓶车主—本市下岗工人重伤,后经送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而肇事车辆也因失去控制,而侧反起火,最终酿成了车祸人亡的惨剧,车上司机当场死亡。后经赶来的消防部门的核实。在车上后厢内发现6具非法入境的朝鲜籍公民的尸体,我是丹东电视新闻频道的记者宋嘉蕾。”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