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不对大小非征暴利税 股改可能会失败

对潇潇暮雨 收藏 3 9
导读:在股市直线上涨时,证监会曾经以股改功臣的形象出现,但现在,为了维护股改成绩,证监会回避错误,如此态度将使股改成就毁于一旦。 对房地产企业来说,企业信誉承载的不仅是个体的责任,还应当有社会责任… 9月1日,发改委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李琨在《人民日报》上的访谈,要求对“大小非”开征暴利税,证监会“有关人士”第二天就提出针锋相对的观点,表示对“大小非”的政策将坚持原有施政态度,不会因此改变。 该人士指出,中国股市下跌的原因不是大小非恐慌症,而是实体经济下挫的阴影导致;“大小非”持

在股市直线上涨时,证监会曾经以股改功臣的形象出现,但现在,为了维护股改成绩,证监会回避错误,如此态度将使股改成就毁于一旦。



对房地产企业来说,企业信誉承载的不仅是个体的责任,还应当有社会责任…



9月1日,发改委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李琨在《人民日报》上的访谈,要求对“大小非”开征暴利税,证监会“有关人士”第二天就提出针锋相对的观点,表示对“大小非”的政策将坚持原有施政态度,不会因此改变。


该人士指出,中国股市下跌的原因不是大小非恐慌症,而是实体经济下挫的阴影导致;“大小非”持有股权时间长,承担了企业能否上市、能否盈利的风险,和其他流通股一样是平等的,而且国有大股东和其他类别的大股东都向流通股股东支付了对价。如果现在反对已经解决了的股权分置问题,再搞出两个分裂的市场,重新进行“二次股改”,这等于颠覆股改成果。



证监会对大小非的维护,是对本部门成绩、是对所有大小非股东利益的呵护。呵护的办法是将所有的大小非混同于风险投资,将大小非收益混同于风险投资溢价,指出谁建议对大小非征税,就是颠覆股改成果。



证监会有关人士在错误的时间说了错误的话,这个错误如此之大,很可能真的颠覆股改成果。大小非既有风险投资形成的部分,也有利益输送的部分,因此,大小非所获得的溢价远远超过国际风险投资的平均利润。当年,新桥投资集团将其控制的韩一银行以32.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英国渣打银行集团,获利5.5倍,造成韩国国内的强烈反弹。为此,韩国政府修改了相关的税收规定。而我国A股市场大小非获利5倍简直是小菜一碟。当有关人士提出暴利税的时候,证监会有关人士马上通过媒体澄清,称此举是打压股改成果。



证监会有关人士应该回顾一下既得利益阶层是如何阻挠股改进程的。当时,内外两重的既得利益者全都反对支付对价的股改方案。



经典案例是,在股改如火如荼推进之时,以深发展外资股东为首的非流通股股东反对支付对价,推动零对价方案,并且以美国法律为借口,向股改发出挑战。不仅如此,当时美国新桥投资集团的中国董事总经理、深发展的大股东单伟建先生以宝钢独立董事的身份,连连发文反对大股东支付对价,而曾任国有资产管理局企业司前司长、时任多家上市公司独董、深发展七名监事之一的管维立则发表 《中国股市的荒唐一幕》的万言书,全方位对股改提出质疑:“补偿流通股的主张,前提错误,逻辑混乱,没有可信的事实说明其合理性。实施这一补偿,损害了市场经济和产权制度的基础,破坏了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



当时,证监会及背后的行政力量与所有的流通股股东走在一起,坚决以赋予流通股股东类别投票权、支付对价进行补偿的方式维护了中小投资者的利益,虽然这一补偿微不足道,但中国股市借此提振信心,走出了麻痹状态,进入一轮波澜壮阔的牛市行情。笔者一直强调,股改只是中国资本市场制度性建设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股改之后,怎么切实保护投资者利益、抑制内幕交易、怎么应对大小非的抽血,一一摆在了市场面前。



可如今,证监会呵护大小非的语气让人哑然失笑,因为与股改时单伟建等人以市场与产权为名呵护非流通股如出一辙,只不过反对与保护的对象刚好换了个。证监会将所有大小非与风险投资混为一谈,并有意回避股改后产生的增量大小非,“没必要对‘大小非’开征暴利税,如果要开征,那么应当平等地对所有证券投资所得都要征税。‘大小非’持有股权时间长,也承担了企业能否上市、能否盈利的风险,和其他流通股一样是平等的,而且国有大股东和其他类别的大股东都向流通股股东支付了对价。”



说实话,征收暴利税有助于维护社会公平,未必能够提振资本市场,只有建立批发市场才能解决问题。同时,解决大小非的问题牵涉到各个部门的利益,不是证监会独力能够完成的,证监会希望股改成果不要被推翻。这些相信大部分投资者能够理解,但证监会角色的转变,却把自己送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并且违背了当初股改时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初衷。股改必须以保护投资者的方式深入,而不是中止。



现在的证监会,已成为股改时证监会的背叛者与反对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