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赵统新传 第一部 初回三国 第一部 第九十二章 走马换将起风云

guohj92 收藏 13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


沙摩柯听闻此言,就对城上的朱褒喝道:

“一言为定,你胆敢虚言诳语,你这些人我定会叫他生不如死,打破城池后,我也会活剐了你。”

城头上朱褒也高声回答:

“一言为定,后日城前交换。”

沙摩柯看看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就一圈自己的大牛,奔回我们的阵前,来到我面前时,还美滋滋地问我:

“师父,我刚才表现怎么样?”

我没有理他,城头上朱褒还在看着呢,我向他一使眼色,沙摩柯明白了,狼牙棒一举,高声喝道:

“收兵回营。”

回到营中,我们和庞统师叔说了刚才的情况,庞统师叔听了后,对我们说:

“希望他们能遵守诺言。但我们也得做好攻城准备。不能留着这个祸害啊。”

我突然眼珠一转,想起一个办法来,就对庞统师叔说:

“师叔,我有一个办法。”

庞统师叔听了,捋着他的山羊胡,向我摆摆手:

“你先不必说,咱们都写出来,看看想法一致不一致?”

“好,来人,笔墨伺候。”

我俩把自己的想法背对着都写了下来,写完后,两人转身互相一看,都哈哈大笑。两人写的意思一样。高宇为人威严,不爱说笑,这次看我们笑的这么欢,也实在忍不住了,就问:

“师父,你和我三弟为何发笑?”

庞统师叔强忍住笑意,对高宇说:

“徒弟啊,我和你这师兄三弟所谋相通,故此有一笑啊。”

后面的句突不服气,插嘴了,我们这不是正式会议,早就习惯了帐内人的插嘴,也不管什么身份,有看法就说出来,不必藏着腋着,庞统师叔更是随意的人,他才不管句突是什么人呢,他只知道,能发言的都是自己人。

“军师,你和我家公子看法一样,那叫英雄所见略同。”

看这马屁拍的,简直是钢钢的啊。张苞也在旁发表了对句突的意见:

“句突,你这是明显拍马屁。”

沙摩柯不干了。

“我说师伯啊,你这样说可就不对了,难道我师爷那凤雏的称号那是虚名了?”

看他们在吵闹,王平、张嶷就在一旁乐啊,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还是高宇比较正经啊,他扫了他们几个一眼,没有什么兴奋的眼神扫到哪里哪里平静啊,这几天下来,张苞他们几个还是有点怕高宇的,这个怕不是因为高宇武力有多强,是因为他那副天然的威严劲,不苟言笑,从不饮酒,持身特正,张苞、沙摩柯他们是从心底里佩服啊。看看大家都静下来了,高宇就对庞统师叔说:

“师父,你就安排一下下一步的任务吧。”

庞统师叔看大家都看着自己了,就一招手,大家跟着他来到鳖县周围的沙盘面前,找了个小棍指点着说:

“咱们这城必须攻,但不能强攻,那样死人太多。再有,朱褒虽然在鳖县,但其他家族老巢并不在此处,大家来看,如华家老巢就位于此处,咱们应该如此这般如此这般,使其军心不稳,离间他们的关系。”

庞统师叔这么说了,我们自然同意,接着,庞统师叔就开始安排我们每个人的任务,我和沙摩柯、张嶷带队镇守大营,鄂焕、张苞在向导带领下带队出去干事,王平、句突领人出去埋伏,高宇等打造攻城器械。我们之所以不太担心朱褒不换将,一是解围之战时俘虏的将领有一部分是朱褒手下和当地豪族的私兵,另外还有雍家派来支援的人马,还有士燮的儿子士徽,这后两家都是他的盟友的手下,他要是不换回去的话,也没法交待,特别是今天沙摩柯捉住的那个,更是朱褒的儿子,而且是他最疼爱的小儿子,他敢乱来,他儿子的命就没了。

在俘虏营还发生了一件事,孙磊和几个人在治疗伤员,方蓉还有几个女孩子跟着,因为方蓉他们心细,又愿意学点医术好回家时给邻里乡亲帮点忙,在征得吴普师兄的同意后,方蓉就带着这几个女孩子跟着孙磊学习医术,先从处理伤口学起,毕竟这不用太多的理论,关键是操作合格。这里面方蓉长的最是漂亮,在寨子里就被誉为寨花,十里八乡对她的美貌都知道。方蓉走到哪里给人治伤,哪里就有一大堆人围观,在给几个伤兵救治时,有些俘虏就动了坏心眼,口里不干不净,手也有意无意的占人便宜。一开始,方蓉对那些咸猪手还以为是他们无意的,可当那些家伙嘴里也出花花后,就不客气了,狠狠的教训了一个自以为占便宜的家伙。方蓉本身就武艺还可以,结果把那人打的满地找牙,脸也肿起来了,肿的那样子恐怕他妈来也认不出来了。围观的那些人不干了,也想跃跃欲试要动手,方蓉一见,扯着嗓子喊起来:

“不好了,有人要逃跑。”

他旁边的几个女兵也纷纷喊起来:

“不好了,有人要闹事。”

这下子,首先反应过来的是孙磊,他拔出背后的双手大剑,剑尖斜往下指,往方蓉面前一挡:

“谁敢过来?”

刚才那几嗓子,再加上孙磊已经抽出了大剑,而这些俘虏还手无寸铁,这下子,大多数俘虏不敢动了,可有几个家伙也真是泼皮,愣往上冲,孙磊丝毫不惧,大剑剑尖微颤,足下滑动,眨眼间,第一个上来的家伙已经被扎上,大腿被开了一个洞。还亏了孙磊手下留情,要不这条腿非给他废了不可。可谁料到,一见血,更多的俘虏也开始涌动了起来,那几个冲在头里的家伙开始成扇形包围孙磊几个。孙磊见事不好,也不再手下留情,剑剑直奔那几个人的要害,很快,身前躺了一地。俘虏群里突然有人说:

“他们人少,捉住他们,咱们冲出去。”

人群有些混乱了,方蓉几个也抽出防身的兵刃和孙磊背靠背,准备拼死一搏。就在这时,空中突然传来咻咻的箭支破空之声,围在前面的几个俘虏脸上,前胸插满弩箭,普通跪倒在地,满嘴冒血,死了。接着那箭支还是不断射过来,落在那俘虏的脚前,吓的那些俘虏不断后退。马蹄声响起,张嶷、沙摩柯带着一队军卒冲了过来,待来到近前,张嶷一带马的丝缰,跨下马高高人立而起,张嶷三尖两刃刀往前一指。

“谁敢乱动?”

沙摩柯也和他胯下的大水牛一起,狼牙棒一碰,怒眼圆睁:

“哪个惹事?活的不耐烦了?”

孙磊见他们过来,就和张嶷说了刚才的情况,张嶷听完后,鬼眼一转,大声对这些俘虏说:

“真是丢人啊。堂堂大男人,竟然欺负一个弱女子,你们是不是也就配欺负女人?”

没人吭声。

“都默认了吧!没胆气的家伙。”

突然,后面有人接话了。

“谁怕谁啊!”

“有本事你出来。”

“我被关在这里怎么出去。”

张嶷一看,原来是后面的一个大帐里传出来的话,那是专门关押那些将官的地方,外面用栅栏围得的紧紧的。张嶷朝沙摩柯努努嘴,沙摩柯就让人把那家伙给押过来了,一看,这大汉,认识,是谁啊,孟获!为了怕他逃跑他双手还被绑着,脚腕上也栓了绳子,让他迈不开步子。孟获晃到面前,七个不服,八个不忿。张嶷瞥了瞥他,冷冷一笑。

“我当是谁啊,原来是你啊,怎么,你不服?”

“当然不服,有本事你们能单打独斗打过我!”

“哟,你很牛啊。不知道当初是谁和自己的三弟二斗一的。”

孟获老脸一红,装作没听见,依旧说:

“有本事单打独斗,你们要是谁能赢了我,我听你的。”

张嶷嘿嘿一笑:

“我说啊,别说我没警告你,就是我这师侄你也打不过,更别说我师兄了。何况你也没资格和我谈条件。我小指头轻轻一动,看见没,后面那些人就能把你射成刺猬。”

孟获头一昂:

“我知道你能杀死我,可我不服。”

“那好哦,老沙师侄。”

沙摩柯应了一声。

“陪他走两路,别打的太狠啊。”

沙摩柯把自己的狼牙棒挂在得胜勾上,跳下大白牛,对孟获招招手:

“你过来,我不占你便宜,今天就空手对你。你要是赢了,我做主,放你走,不过你若输了,以后见了面你得喊我师父,看见没,那个你得喊师叔祖。还有我师父你就得喊师爷了。听见了没有。”

孟获冷冷的回答:

“我不会输,你先给我解开绳子,我才能和你比。”

沙摩柯一招手,旁边有人把孟获的绳子解开了。两个人开始活动手腕脚腕,准备一战。沙摩柯冲着孟获大声说:

“你先来把。”

孟获也不客气,更不搭言,右手拳呼呼带风,一招简单的黑虎掏心,直奔沙摩柯的胸口而来。沙摩柯不慌不忙,身子一侧,右掌按住孟获的拳面往外一推,身子一挨,左肘就向孟获肋下捣去。孟获也不含糊,变招相迎,二人来来往往就战在了一起,他们都是力大招沉,直来直去的多,场中身体撞击声,拳头带起的风声,脚掌跺地声,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两个人打了个难解难分。围观的俘虏和张嶷他们也被他俩的拳风逼得不断倒退,他俩踩得地下也是稀巴烂。

到底是沙摩柯技高一筹,这一段我已经有意传授了给他贴身近打的技巧,他练的很是刻苦,今天敢下场,就是自己对自己的拳脚有着充分的自信,想找个人练练,正好孟获跳出来,他可以全力以赴和孟获打斗,检验一下自己的实战水平。现在孟获已经开始落入下风了,沙摩柯的拳脚落在他身上的次数多起来,逼得孟获在场中不断游走。不知怎的,孟获在和沙摩柯翻翻滚滚的争斗中,两人已经逐渐靠近了营门,正好沙摩柯一脚踢在孟获的屁股上,孟获没有防备,一下子被踢飞了出去,正落在营门口一个卫兵身边,那人吓了一跳。那哨兵刚想伸手去抓孟获,谁料孟获竟然一骨碌爬起来,左手往前一探,掐住哨兵的脖子,右手正好握住那人的单刀刀把,往回一带,就把那单刀抽了出来,紧接着飞起右脚,正揣在那人的肚子上,把那人揣出了三四丈远,口吐血沫,眼看是不行了。趁此机会,孟获撒腿就往营外跑,沙摩柯急了,一步蹿到白水牛旁边,抽弓搭箭,就要射杀孟获。这时我正好赶到了,眼见沙摩柯就要放箭杀人,我一提马过去,冲沙摩柯说:

“留他一命,给他个教训就是。”

沙摩柯听完,箭尖往下略略一落,手一松,那支箭就射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射在孟获的小腿肚子上,孟获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可头也没回,扎进山林中,很快消失了身影。沙摩柯就埋怨我:

“师父,你怎么能让他跑了?”

我微微一笑。

“让他走吧,早晚他还会被抓到。”

那些俘虏也知道孟获的本事,看沙摩柯收拾他,并没费太多的力气,这下子他们服了。我也懒得理他们,只是向看守俘虏的队长说:

“再有敢捣乱的,立即射杀,不必上报。”

接着那些俘虏就被看管起来,绝不再允许聚集了。

张嶷还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孟获跑了,那是用来换将用的啊,我摆了摆手。

“早晚也得放回去,全当少吃我们点饭吧。”

张嶷大窘。我又补充说到:

“师弟,你先前说的很好啊。这帮人就得让他们清楚好歹,不要瞎胡闹。”

那边方蓉已经在感谢孙磊了,我也没兴趣看他们,明日还要换将啊,的多作准备。

约定的时间到了,我们带着这些俘虏的将官,受伤的给好好包扎了,连孟优,虽然二哥跑了,我们也没有虐待他,临走还给他带了不少治跌打损伤的药,弄的他一个劲的感谢。在士徽本来不想走,他在这里吃了几顿饭后,喜欢上了这味道,强烈要求留下,那可不行,在沙摩柯的巨棒威胁下,只好乖乖的回去,至于那两个倭奴没有还给他,留下伺候我们的人了,句突给他们脸上已经刻了记号,就和西凉的马匹一样,有着我们互相识别的徽章。士徽很高兴,说我们愿意要的话,他再给我们弄点,只要才给他弄几顿美味。唉,这些倭奴就这么贱啊,一点饭菜就换了。

来到鳖县城下,我们刚列好队形,对面鳖县城门就打开了,里面冲出一支队伍,在城下裂开队形,为首的正是朱褒。我注意观察到了,他那吊桥的绳子换了,换成两根更粗的了,看来是怕被我再次射断。

朱褒一催马来到两军阵前,冲我们高喝:

“少总洞主,要交换的人可带来了?”

沙摩柯一催牛,也来到两军阵间,朗声达到:

“我们已经带来了,我那族人你可曾带来。”

朱褒向后一挥手,他后面的队伍缓缓分开,露出后面的城门洞,城门洞中有几匹马,马上正是沙摩柯的铁哥们布依和其他几个洞主。沙摩柯看到人了,也一招手,我们这边也从后面推出那些俘虏的将官来,不过,我们可没给他们马骑,全让他们步行。朱褒一拱手。

“既然人都带来了,那么咱们换将开始?”

“好,擂鼓换将。”

两方擂起了战鼓,换将开始。布依和那几个洞主被驮在马上,缓缓向我们过来,士徽几个赶紧往那边跑。

沙摩柯上前几步迎住布依他们,一伸双手扶住布依的肩膀,冲布依说:

“大哥,我是沙摩柯。”

可布依却眼珠转了转,张张嘴,说不出话来,眼泪到流了下来,看看那手和肩膀也已经抬不起来了,怪不得让他们骑马过来。沙摩柯大怒,抽弓搭箭找准还在往回跑的朱褒儿子就是一箭,可就是那么巧,朱褒正要下马迎接他儿子,他儿子在他面前可能被绊了一下,往前摔倒了,可那箭就射到了。只听一声惨叫,正是那朱褒发出的,我们仔细一看,原来那箭正射在朱褒的裆下,怪不得啊。

突然,城楼之上响起了号炮,这一下子,这鳖县城外又起了变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