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了吴应熊 第二部 撤退途中 第七十三章 长笑一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19/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白茫茫的大地上出现一点黑影,慢慢地近了竟是一队马队,有十四骑,还有一辆双头马车。

“世子!我们已进入内蒙!”一个体形高大的汉子竟向一个衣着朴实,发乱须杂的胖子揖礼。

这胖子是齐良,他茫然四顾站在这广阔无垠的雪地上没有一点方向感,“这就是内蒙古大草原?”他看不见草,满眼除了白雪还是白雪。

马车里钻出一个戴着皮帽的头,像一个富商模样,可他一样恭敬地向外面骑着大马冷得发抖像一个奴仆的齐良道:“世子!我们该折向西了!”

齐良一行十七人,包括桂明、钱云房、唐楠、小册子等人,由钱云房扮着一个回家省亲的富商,齐良等人则是护卫。他们选择一个放晴的天北上,而另一队走南路的人早在两天前便出发了,由陈成正和刘胜明带领。

“桂明决定吧!”齐良充分信任桂明。

桂明不急着回答,赶着马向前奔出百米,然后迅速奔回,样子好像十分焦急:“世子!快走!王浪林回来了,好像有情况!”前面一匹灰马快速驶近。

齐良惊问:“怎么回事?”

桂明指着前方道:“好像传来雪碎声,可能是大队人马!”

顷刻间,王浪林奔到眼前,禀报:“世子!前面十里发现大队蒙古骑兵,约有千人!”他是前出的探子。

“桂明快下令!”齐良吩咐,他意识到情况严重。

桂明在马上揖一礼,调转马头大声道:“全队向西,奔跑前进!”

情况比想像中严重得多,蒙古骑兵也有前哨探马,他们已探知齐良等人的存在。另外,王浪林不敢接近蒙古骑兵,不知道他们皆是一人双马。

奔出不到二十里,后面已腾起漫天的白雾,就像雪崩一样。

齐良惊异,怎会这么快?更奇怪对方好像直冲他们而来!不会行踪暴露了吧?

此时,桂明也急了,禀报:“世子!此是蒙古精锐骑兵,一人双马!”又宽慰齐良:“他们的目标应不是我们,只是无意中发现了我们而已!”

齐良心慌意急:“怎么办?还能逃得了吗?

桂明瞧瞧钱云房坐的双头马车,摇摇头:“一刻钟之后,我们便会被追上!”旋即吩咐:“师爷换乘一骑,留下两人与敌周旋,小册子留下吧!你们可驾着马车往其它方向跑!”

小册子一阵心酸、害怕却也无可奈何,钱云房歉疚道:“小册子!你就说是老爷的小厮,以为遇到了马贼所以才逃走的,千万别泄密了世子!”

话犹未了,钱云房换上马即追赶齐良等人去了,小册子带着哭腔:“师爷多保重!”他也连忙与那驾马车侍卫换了一方向西南而去。

后面的马蹄声越来越近,终跑不过一人双马的蒙古精锐,想必小册子两人早被赶上,也不知他们的命运如何?齐良不停地抽着马,不断地回头观望,这样跑下去可不行。

不多久,已可看见后面追兵的样子了,头顶盔,身披长袍,腰挎弯刀。齐良匆匆一瞥,见几名蒙古兵轻灵地从一匹马跳到另一匹马上,姿势相当英武矫健,不由赞叹;“蒙古铁骑果然不凡!”不容他多想,后面已追尾过来几十只利箭,他暗叫:“不好!”后面一位侍卫中箭落马,可没有人有时间理会。

“护着世子!”奔驰中桂明命令,马上有几骑马掩到齐良后面,作了他的挡箭牌。

又有两个侍卫坠马落地,马嘶人咧的声音令人心寒心颤心慌!

难道还是不能脱离原有历史人生轨道?齐良急促地喘着粗气,咽喉又干又涩,想是难逃一死了。

“世子!前面有一片小树林,我们赶快进去!”桂明一如往昔般沉着冷静。

齐良鼻哼:“嗯!”

桂明又急急道:“进入树林后,世子跳下马隐蔽,我们引开追兵!”高速奔驰中说话特别难受,风直往嘴里灌。

齐良没有意见,桂明又大声吩咐:“呆会!唐楠与王浪林随世子一起跳马,你们务必保护好世子,要让世子平安回到云南!”

“是!”唐楠与王浪林应下。他们两人一个武艺高强,一个机智灵活。

驶进树林,可以短暂遮避追兵视线,见前面有一个沟壑,挂满冰凌积满雪花的杂草丛生,桂明大叫一声:“跳!”

王浪林第一个跳跃下马,直入沟中。“就这样跳?”齐良犹豫着,“这还不摔死?”

“世子!快跳!”桂明心急如焚,后面追兵将至,马上就错过机会了。

齐良咬牙,闭上眼,松开缰绳,不是跳而是栽下了马,后面唐楠跟着跳下,落地便顺手把齐良拖入沟壑中。

马队一溜而过,除震落一些树枝杂草上的积雪外,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剩下的人越来越少,后面的蒙古兵紧追不舍,四十里后,钱云房身上也中了一箭,如再这样一味地前跑必死无疑,桂明无奈命令:“大家分散逃!师爷跟着我!”

又奔出十余里,桂明看见左前方有山,他调转马头向雪山奔去,钱云房忍痛跟上,他脸惨白得如地上白雪,背上插着的那支箭扯动下越来越深。“桂、桂明!我可能不行了!”他龇牙咧嘴道。

“师爷别,你可千万要撑住,我们进了大山就安全了!”桂明安慰。回头望了一眼,后面追兵少了许多可还是有十多骑。他放慢一下,在钱云房背后帮其狠抽一下马屁股,两人加快向大山奔去。

到了山脚,两人弃马上山,后面蒙古兵跟着下马上山,他们有的握着弯刀,有的提着长枪,有的举着狼牙棒,还有的搭着弓箭。

桂明荒不择路,扶着钱云房拼命往山顶跑,雪厚山滑,走不了几步便要摔一跤,痛得钱云房直想死。“桂、桂侍、侍卫长!我、我不行了,你一个人逃吧!”他忍不住又道。

“别说傻话,我不会丢下师爷一个人走的,要死咱俩一块死,要活咱俩一块活!”桂明根本不理钱云房,只顾又拖又拉的拽着他走。

追兵一边吼叫,一边射箭,桂明身上也中了一箭,但他眉头都未皱一下,狠心一把便把插在左臂上箭扯出。

爬至山顶,桂明倒吸一口冷气:没路了!

下面虽不是万丈深渊,但也有百十米深,重重叠叠、白皑皑一片,不知下面是什么?

“怎么办?”钱云房居然笑着问。

桂明同样嘿笑:“没想未与师爷同年同月同日生,倒与师爷同年月同日死了!跳吧!”

钱云房点头:“嗯!”

桂明回望一眼后面刚爬上露头的蒙古兵,长笑一声,抱紧钱云房纵身跳了下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