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使命 第一部 第四十章 汗流浃背

而山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0/[/size][/URL] “你们两人还没有谈完吗?”外面足音跫然,马紫芳出谷黄莺般的声音传来。 “该吃中饭了!”马紫芳推开门,嗔眸。 “好好!我们吃饭,我们吃饭去!”林逸停下话茬。 午饭后,林逸回书房休息,临了对许奂说:“许奂!你芳姐关心你,你多陪她聊聊!” 许奂马上汗流夹背,着急:“林主席!我,我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0/



“你们两人还没有谈完吗?”外面足音跫然,马紫芳出谷黄莺般的声音传来。

“该吃中饭了!”马紫芳推开门,嗔眸。

“好好!我们吃饭,我们吃饭去!”林逸停下话茬。

午饭后,林逸回书房休息,临了对许奂说:“许奂!你芳姐关心你,你多陪她聊聊!”

许奂马上汗流夹背,着急:“林主席!我,我有……”

林逸急急而走,他哪是让许奂陪马紫芳说话啊?他是在把许奂往“火坑”里推。马紫芳他得罪不起,他得充分满足马紫芳当姐姐的虚荣心啊,不然,事后进“火坑”的便是他。

马紫芳兴高采烈,拉着许奂坐下来,一副长辈模样,教训道:“许奂!你也老大不小了,你应该考虑一下个人的事情了!”

“芳姐!我省得!”许奂哭笑不得。

马紫芳板着面孔:“许奂!我不关心你,便没有人关你了!”她轻叹一声:“我帮你找了几家闺女,你看都中意谁?”

许奂以为马紫芳是开玩笑,仅笑笑而已。

谁想到马紫芳来真的,她从身边拿出一叠资料,上面还附有照片,显然,她早做了准备。“这位是全国最大的酒店老板钱沾的小孙女——钱美英,今年十八岁,你看,长得多美!”马紫芳介绍。

许奂笑而摇头,“怎么?不喜欢?嫌人家太小是吧?”马紫芳忙拿出另一张相片,“这位年纪稍大点,今年二十二岁,跟你挺般配,她是北京名士刘少夫的小女儿——刘津津,北京大学毕业,学西方文学的,你看多漂亮啊!怎么样?”

许奂不感兴趣地摇头,“怎么?还是不喜欢啊?嫌人家太西化?”马紫芳又拿出一张相片,“这位怎么样?她可是现今最红的明星哦!继仙子姑娘之后军中最美的女人,叫唐媛,在总政治部文节团工作,正好与你都在部队上,两人应该有许多共同语言吧!”

许奂不置可否,马紫芳马上兴奋起来:“没有摇头,就是她了!你等着,我这就去找唐媛谈谈,你们尽快把事办了?”

许奂晕倒,没有摇头是因为人家懒得摇头了!这哪里就是同意啊?还尽快把事办了呢,你以为是杀猪刮毛,一会儿功夫啊?

“芳姐!我不是那个意思!”许奂忙阻止。

马紫芳转身回来,叹一声,道:“许奂啊!你不要老是想着肖晶了,她已嫁人了!天下何处无芳草?世上好姑娘多的是,你找别的一样好。”

许奂涨红着脸,辩解:“我哪有想她啊?”

马紫芳不高兴了:“你不想她,为何至今还不成家?”

许奂直翻白眼:“不成家就是因为想她吗?这是什么逻辑?”

“芳姐!我公务繁忙,顾不上这些小事!”许奂道。

“这些是小事吗?”马紫芳雪白的手打着手中的资料,“这是人生中的大事!”

接着又道:“好!你顾不上这些事,我帮你!来,我们再看看其它姑娘,总会找到你满意的姑娘的!”

“这位是胡家的姑娘……”

“这位是杨老板的闺女……”

许奂被马紫芳的喋喋不休弄得晕晕欲睡,整整两个小时的疲劳轰炸,许奂实在受不了了,奋起脱离苦海,告饶:“芳姐!我下午要回广西,我去跟林主席道别一声!”

马紫芳看起来也很疲惫,“去吧!去吧!”她挥挥手,见好话说尽也不能说服许奂,她也没了兴趣。

上班的时间已到,林逸早已醒来。“林主席!我走了!”许奂站在门口。

林逸走过来,双手抓着许奂的双肩,为他整好军装,“许奂!你芳姐说得没错,该考虑一下个人的事情了!”他疼爱道。

许奂颇感别扭,林逸突狠狠道:“你可别逼我对你下命令哦!”

许奂立正:“是!我会认真考虑!”

“去吧!去吧!等你的好消息!”林逸轻声道。

许奂转身出门,后面传来一句话:我会帮你问候肖晶!

许奂没有再停留,眼里却含着泪。

下午,林逸要去中央议会作增加50%军费预算的解说报告,届时,他将一一回答议员们的提问。其实,这基本是一个过场,因为私下他早已与唐尧文打过招呼,务必令增加军费预算提案获得通过。为此,近一段时间里,唐尧文都在暗地里做议员们的工作,昨天得到石达开与李鸿章的口头保证后,两人认为提审议案的时机成熟了。

中央议会大楼,建了三年方完工,它是北京城标志性的建筑物之一,几可和中国国家图书馆媲美。这些北京建设方面的成就,都得归功于现任的政务院副总理,原来的北京市副市长,北京城市规划建设委员会主任——刘昌浩。这么多的又大又好看又实用建筑物,没有让中央财政拨一分钱。

从南单街九号到中央议会大楼只有十五分钟的脚步路程,林逸带着军务秘书田俊,在杨道华领导的警卫队护卫下,徒步从南单街九号走到中央议会大楼,大楼坪前,已停满了汽车。

“咦!怎么还有轿子?”林逸大为惊讶。他上任后,这还是他第一次来中央议会。

他从头到尾扫一眼,发现还不只一顶呢!有七八顶之多!

“怎么回事?”他大为愤怒,“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坐老爷轿?”别的人坐他不好管,但身为中央议会议员,民选代表,怎能还来封建社会奴役百姓的那一套?

“田俊!你去调查一下,那些老爷轿都是谁的?另通知新闻媒体报道一下,最好是引发一场大的辩论,对那些仍存封建贵族思想的人展开无情的全民性质的批判!”林逸边走边吩咐。

“好的!”田俊记下来,马上转身把事安排下去。

中央议会大楼里,人来人往,大部分的席位上都坐着人,因为今天下午有答辩会,而且是国家主席林逸亲自参与的辩答,所以新闻席与民众旁听席上座无虚席。

辩答还没有开始,工作人员在向议员们发放资料。议员们只要每月完成二十天的出勤率,他们并没有被规定一定要来参加每天的议会生活,你觉得你不感兴趣的议题,你可以不来参加,但一般情况下,这种情况很少,大部分的议员为了维护自己为民请愿、关心政事的形象,确保自己下次能再获得连任,他们都会自觉参加各种议案答辩。其实,就是他们有时实在不愿意参加某一议题的讨论,他们也会被一些人动员来参加,因为每一议案根据不同的种类,需要获得全体议员一定的赞同票数方能通过,有的需四分之三,有点需三分之二,但最少的也需有半数的赞同票。

中央议会下设许多的委员会,诸如军事委员会、监察委员会、信息委员会、财经委员会、农业委员会、工业委员会等等,各个议员根据各自的兴趣以及各自的专长归入各委员会中。每个议员在北京城都有独自的办公室,他们需经常保持与各社会阶层民众的接触,替他们向上反映民情,同时监督执行过程,催促执行结果。

各个议员都有一份优厚的薪水,在中国来说,他们的收入属中上层,足可够他们维持一个五口之家的日常生活。另外,每一个议员还有一份办公经费,可以维持雇佣五个雇员的工作运作,但这份办公经费不由议员本人支配,它由中央议会后勤管理处负责支出,所以如果某个议员想少雇一个雇员贪点办公经费以补贴家用,没门!

如果某个议员要做某个专项调查或是去外地进行考察,他可以向中央议会另外申请项目经费,当然这方面的申请都有严格的规定,最重要的是你必须是拿了钱,就得办出事来,不然,下次你再想申请就难了。

每个议员每年都有一定的议案任务(担任政府公职的除外),这根本不用上面催促,他们都会尽量完成,他们为了尽量延长自己的政治生命,他们得保证自己在新闻媒体方面的正面暴光率,而如没有一定的工作成果又哪来的暴光率?其实,每个议员都代表着某种利益,如果你不为选民们讲话,下次便没有你当选的份了!

门口出现喧哗声,林逸在中议院议长林春礼的引领下,大步流星地迈进中议院大会堂。顿时,全场起立,热烈鼓掌,这种待遇只有林逸才能享受,刘汝明主政时期,便没有出现这种自觉起立的现象。

林逸一番“天将要塌下来”的忧患报告后,又是一番巧妙的提问辩答,人民军军事委员会提交的《1875年增补50%军费预算开支议案》以三分之二赞成票数获得通过。由此,中国1875年度军费开支大幅上升,已占国民生产总值的5%。对于增加部分的军费来源,中央议会同意中央政府以缩减行政办公经费以及发行国家债券的方式筹得。

投票之后,林逸要去中央议会休息室会见各党派领导人以及中央议会两院议长,他此举一为与议员们联络感情,二为感谢议员们刚才的支持。

走下演讲台,已把外面老爷轿情况调查清楚的田俊赶上来报告:“林主席!情况搞清楚了!”

林逸头也不回,边走边问:“什么情况?”

“外面那八顶老爷轿分属不同党派,其中青党三顶,平党二顶,乡党二顶,工党二顶,无党派民主人士一顶。另外,平常还有坐轿习惯的另外三名议员,今天都没来参加。”田俊详细报告。

林逸无表情:“知道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