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的哈尔滨》中王一民的真实原型——李维民

唐枫页 收藏 3 160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李维民,原名李馥慧,曾用名李一民。祖居河北,1909年生于吉林。父亲李连纯,曾在官银钱号充职,后经营菜园子,因患肺结核,39岁病逝。母亲张氏,生李维民姐弟6人,只有李维民一个是男孩。


李维民9岁入塾馆。1926年,17岁考入吉林英国教会学校文光中学。该校教师冯铁生,曾留学苏联。他向学生介绍进步书刊,组织时事研究会。李维民积极参加这些进步活动,读了《拓荒者》、《申报》副刊等进步书刊,思想受到启发。一九二八年,李维民基于爱国热情,参加了反对延长吉(林)敦(化)铁路的群众斗争。翌年又参加了反帝大同盟,同爱国青年一起向卖国军阀、日本帝国主义进行斗争。


1929年,李维民从文光中学毕业,因家境贫困不能升学,经多方托人,才到永吉县桦皮厂两家子小学当教员。由于未给校董藤三爷送礼,仅一个学期他就被辞退了。


李维民失业在家,思想十分苦闷。但他时常得到同学、地下党员纪儒林的帮助,受到一些革命启蒙教育。以后,李维民还阅读了纪儒林带来的中共中央编印的《红旗》和《土地法大纲》,初步懂得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工农闹革命,目的是为推翻旧中国,建立新社会的革命道理,思想觉悟得到了提高。1930年春,经地下党员张玉珩(外号张瞎子)和纪儒林介绍,李维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李维民入党后,组织分配他搞工运工作。于是他托人在吉海路东关分站谋个站务员的职业。他利用职务之便,接触工人,宣传革命道理,组织合法斗争,培养积极分子。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根据满洲省委指示,吉林党支部积极宣传、组织群众抗日救国。李维民白天上班,夜间在家里抄写省委发布的《告东北民众书》,第二天在工人中秘密散发。后来,宣传材料越来越多,抄写不过来,李维民便自己动手制作一台油印机,解决了宣传材料多抄写不过来的矛盾。


1932年春,满洲省委调张玉珩去磐石中心县委工作。李维民接替老张的职务,任中共吉林支部书记。老张临行前向李维民交待了工作任务:继续搞好抗日宣传;在工人、学生中发展党团员,扩大党团组织;派人组织伪军反正,发展抗日武装。李维民不惧艰险,认真地去完成各项任务,使上述工作有了很大进展。 这年秋天,省委派杨靖宇去磐石、海龙巡视工作,路经吉林时会见了李维民,听取他对吉林党的工作的汇报。杨靖宇根据吉林的形势,给省委写一份报告,建议省委批准吉林建立特别支部,由省委直接领导,并派李维民将报告直接送给省委。李维民去哈尔滨将信交给省委,省委秘书长老罗将他留下参加三天训练班,之后转告李维民说,省委同意了杨靖宇的建议,将吉林支部改为吉林特别支部,由李维民任书记,受省委直接领导。从此,吉林特支在满洲省委直接领导下加强了群众工作,吉林的学生运动,特别是吉海铁路的工人斗争,得到了迅速发展。


1933年4月,吉林特支选送一些进步青年参加抗日游击队。李维民还亲自送一名北大学生到磐石玻璃河套根据地参加革命,在磐、伊交界处一个山村,李维民见到了杨靖宇。杨靖宇交代给他三项任务:一是秘密搜集敌人军事情报,传递给游击队;二是为游击队购买急需的作战物资和药品,派工人、学生代表慰问游击队;三是继续向游击队输送革命青年。李维民回吉后,及时募捐筹款,购买了日用品及药品,派特支委员带领工人、学生代表去磐石玻璃河套慰问游击队。


这期间,满洲省委巡视员张弓多次来吉视察指导工作。5月初,冯仲云来吉传达中央“一·二六”指示信。根据省委指示,吉林特支积极准备5月份纪念国耻日的活动,决定5月6日晚7时,党、团员和积极分子统一行动,在全市贴标语,撒传单,进行抗日宣传。由于吉林一中学生,特支委员金景被捕叛变,致使许多党团员和积极分子被捕,吉林党团组织遭到彻底破坏。


5月7日早晨,李维民得知金景被捕的消息,立即烧毁了文件,掩藏了油印机,通知李世超等党的负责人转移,然后到西关姨娘家中隐蔽,观察动静。当天上午日本宪兵队到李维民家搜查,没有抓到李维民,便毒打了他的母亲,踢死了他6岁的儿子。两天后,日寇搜扑越来越紧,形势迫使李维民不得不离开吉林。在吉海铁路党员董国璋的资助下,李维民化装成铁路工人,从黄旗屯车站上车,到达沈阳,后又北上哈尔滨。


李维民在哈尔滨得到工大学生,原吉林文光中学同学、共青团员关世琨(关锡庚)的帮助,通过地下党员孙保忠联系,同满洲省委秘书长老罗接上关系。省委分配李维民做秘密印刷发行工作。为了便于掩护,经组织同意,李维民把原在吉林女师读书,参加过革命活动的秦淑云调来组成“家庭”,住在道里商铺街21号。李维民化名张宗仁,秦淑云化名张淑珍,以兄妹相称,以补课升学为掩护,进行秘密印刷发行传递工作。后又搬到道里端街,对外以“夫妻”相称,李维民的职业是家庭教师,秦淑云是打字学校学生。由于他们遵守党的纪律,工作认真精细,很好地完成了党交给的任务。


1934年春,省委派李维民负责党的交通局工作,以加强省委同党中央和各抗日根据地的通讯联系。李维民深感责任重大,工作更加勤奋精细,多次完成给游击队运送物资的任务。一次,省委急于想了解汤原县委和汤北游击队的情况,李维民便派经验丰富的交通员李升,不顾生命危险完成往汤原的送信任务,又机警地把汤原县委书记、游击队长夏云阶带进哈尔滨向省委汇报工作。


1934年冬,因叛徒告密,满洲省委机关暴露,许多同志不能继续留哈工作。省委便派李维民去汤原负责反日会工作,并参加县委。1936年春,李维民回哈向省委汇报工作,因情况发生变化找不到省委秘书长李世超,同组织失掉联系,不得不经大连转赴北平寻找党的组织。


1936年秋,李维民怀着尽快找到党的决心,从北平出发去陕北,走到山西太谷,路费用光。在人地两生,一筹莫展之际,巧遇原吉林特支党员董国璋。董是在吉林特支遭破坏后,流亡到关内的,当时正在太谷车站任站长。在董的帮助下李维民干了三个月的勤杂工,后考上了电报员。“七七”事变后,八路军到介休,李维民找到北方局的王世英同志,向他详细汇报了自己的经历。王世英把李维民介绍到太原去见林枫,林枫指示他在同蒲路工人中,组织工会和武装自卫队。当时介休没有党组织,李维民发展了杨树声、朱玉书等三人入党,建立了党支部。同时成立了介休工会筹备会和武装自卫队。不久,介休车站和铁路遭敌机轰炸,李维民带领铁路工人步行到临汾,以老工人为骨干组成介休工会。路局惧怕工人运动,拘押共产党员、工会活动积极分子朱玉书。李维民组织千余名愤怒的工人在铁路局门前集会,高呼口号,向局长要人。当局慑于工人群众的威力,只好放人。朱玉书被放出后,在工人集会上登台讲演,陈述工人团结起来,成立工会的意义。工人十分兴奋,当即宣告成立同蒲铁路总工会。工会成立后,李维民负责在侯马南段组建分工会,动员两千多名工人参加了工会组织。同蒲路成立了党的工作委员会,李维民为委员。


1938年2月,日寇入侵临汾。李维民离开了同蒲路总工会去西安,得到八路军办事处的支持,继续在工人中进行工作。李维民按上级指示,在西安组织四个职工大队,近两千人的工人武装。同年秋,李维民随刘少奇去河南省委工作。 秘密潜回吉林


1939年5月,李维民随刘少奇到达延安。不久到中央党校和马列主义学院学习。1941年春参加情报工作训练,结业后被派回东北做情报工作,任务是长期埋伏,等待时机。


1941年9月18日,李维民同电报员崔岳离开延安,路经绥德、米脂、佳县(葭县),在黑峪口渡过黄河到达山西兴县。李维民得到八路军一二〇师司令部的帮助,陈钟给办理了到敌占区的身份证件。第八军分区王政委把李维民介绍到前方,由肖靖负责武装护送。越过封锁区时,遇到敌人阻击,曾三次被包围。突围以后,在清徐、太谷山区打了两个月游击,后到青源县猫儿梁。青源县委委员郑思华带领武工队将李维民、崔岳送入敌占区。为不引敌人注意,他俩分开行动。1942年1月1日李维民回到阔别十年的故乡——吉林。


在日伪统治下的吉林,宪兵、特务横行。李维民为能站得住脚,以经营估衣铺、纺织作坊为业。请有名的士绅马德恩、王可耕当财东,在经济界有了靠山。李的姑父刘兰亭是伪德胜区区长,在政界也有了依托。


同年4月,电报员崔岳到吉林。李维民同关锡庚到哈尔滨取回电台,秘密安装在李维民家炕洞里。李维民通过在税务局工作的关锡庚,伪第二军管区打字员侯乃英和伪永吉县公署、铁路局找到的可靠关系,搜集敌伪军事、政治、经济情报,夜间由崔岳发报。后来崔岳考入伪新京(长春)《康德新闻》社当记者,每周六回吉发一次报。1944年崔岳被日宪兵逮捕,发报中断。


李维民回吉后,引起敌人的注意。日伪特务机关暗中对他监视。伪警务厅特高股长葛明福,经常到他家纠缠。一天警务厅长宫田卿(日人)派他的“嘱托”(暗探),伪装我地工人员到李维民家“接头”,企图探清他的底细,当即被李维民识破,报告市警察局把“嘱托”抓走,敌人的阴谋没有得逞。邻居赵明宇是日伪警宪的狗腿子,听说李维民原名叫李馥慧,还去过延安,就到李家去敲诈。李维民沉着、冷静地应付,使他无隙可乘。李维民就是这样坚持与日伪警宪、特务做斗争,直至光复。


1945年8月15日,日寇投降。抗战胜利,人民并没有得到真正的解放。当时中国面临着两个前途,两种命运的决战。


苏联红军于8月19日陆续进驻吉林。为了取得苏军的支持,李维民带领关锡庚到驻吉苏军司令部联系。经出示电台,苏军政治部相信李维民是中共党员,把他二人留在苏军政治部,协助保卫局做锄奸工作。


当时,一些汉奸走狗摇身一变都成了地下国民党员。他们吹捧蒋介石,鼓噪要中央军接收。面对国民党的挑战,李维民为了同他们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便主动退出苏军保卫局。他首先找1943年北方局派遣的地下党员郑墉研究,决定邀请进步知识分子李之白等办《前进报》,宣传我党的政策主张,介绍八路军、新四军抗日斗争史实,揭露国民党反共反人民的本质。八开油印的《前进报》出刊后,在人民群众中引起强烈的反响,人们知道吉林有共产党组织,了解、拥护共产党的人,都纷纷前来找党。李维民原为地下工作者,没有发展组织任务,光复后,形势发生了变化,根据斗争需要应尽快发展党员,建立党组织。李维民找到随苏军来吉的抗联领导干部王效明,在他的支持下,于9月上旬在白旗堆子郑墉家里,由李维民主持,王效明、郑墉出席,召开了中共吉林特别支部成立大会。这次会议还吸收关锡庚、王庆霖、王德祥、郑垲、关伯岐等人参加,会议还确定李维民为特支书记,郑墉为组织委员。从此,中断13年的吉林特支,又恢复起来了。10月7日,在苏军的支持下,吉林特支接管了报社,正式办起了党报——吉林《人民日报》。


10月10日,李维民作为共产党的代表,参加了“维持会”在北山体育场召开的群众大会。李维民在会上做了演讲,宣传党的政策与主张,受到群众的热烈欢迎。会上还散发了特支的传单。从此,吉林的革命形势发展很快,以制材厂工人为基础成立了职工会,以女教师为基础成立了妇女会。特支还往各县派去一批干部抓武装,建立了人民的保安队。


1945年10月下旬,陈云同志在长春召见了李维民,对吉林特支的工作给予了肯定,批准了特支发展的党员,并决定往吉林派一批党的干部。


11月1日,东北局任命的中共永吉地委书记袁任远到达吉林,主持成立吉林市委,李维民任副书记。在地委领导下,建党建政,建立人民武装,巩固了社会治安,取得了同国民党吉林省代主席王惠卿、市公安局长霍鹏九等斗争的胜利。1946年5月28日,国民党军大举进攻,我军战略转移,党、政机关撤离了吉林市。李维民转移到哈尔滨,接受了新的斗争任务。


1946年6月,李维民被分配在东北局社会部工作。1947年2月,李维民被派往敌占区沈阳做情报工作。他化名王益、王一民,带领爱人侯乃英、报务员吕光、吕明,组成一个家庭,于7月初到达沈阳。同正在沈阳的白皓、高凯等人会合,组成情报工作组,由李维民负责。在我地下党员王昭晟的帮助下,李维民取得“聚成贸易行”监理身份,掩护秘密情报工作。同年冬,李维民回东北局社会部汇报工作,同时将两位弃暗投明的国民党上层人物带到哈尔滨参加革命工作。他返回沈阳后,带领工作组搜集了敌军部署、密码等许多重要情报,及时地报给上级。


1948年5月,李维民奉调回哈,被任命为东北局社会部情报科长。同年11月东北全境解放,他随东北局机关迁往沈阳。1949年1月任鞍山市公安局长。1951年后任鞍山市副市长、市长。在十年动乱中,这位长期坚持地下斗争,对党忠心耿耿,为党为人民做出重要贡献的老同志,遭到了“四人帮”的残酷迫害,积愤成疾,于1976年3月25日不幸逝世,结束了他光辉、战斗的一生。


原载中共吉林市委党史研究室编著《中共吉林市党史人物(一)》,东北师大出版社,1991年出版 本文作者:刘东明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