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就这样走向辉煌 第一部:〈雄鸡初啼〉 第三十章:炉边定策

likangjing 收藏 13 5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8/


第三十章:炉边定策



从广州匆匆赶回瑞金,已是二月三日,还有五天就要过我国传统的旧历年了。来时夏日炎炎,现在雪花飘飘,不知不觉就半年多了,我仿佛似在梦中,真是天公作弄人啊!


Z恩来、何峰凡率领的出访团早几天已回到瑞金。明天,ZHAN闻天同志率领的访美代表团也将回到瑞金,朱老总、XIN弼时书记顶着风雪从苏区北部防线和川陕苏区赶回来了(Z央军委已派苏立明同志接替了朱老总的工作),Z央政治局的几位常委又将欢聚在一起,大家心里自然充满了重逢喜悦之情。主席跟几位常委商量了一下,决定举办一个盛大的宴会,欢迎出访归来的代表团人员及各国来Z央苏区工作的科学家、专家和教授,在家的政治局委员全部出席。宴会上,主席代表Z共Z央政治局、Z央苏区政府向出访归来的全体同志表示最热烈的欢迎及对这次访问取得圆满成功表示最诚挚的祝贺;同时又向来我Z央苏区参加经济建设的外国科学家、专家、教授及工作人员表示最热烈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整个宴会气氛隆重热烈,主席特地率政治局的成员向S联来的同志举杯敬酒,使不少的S联同志感动得热泪盈眶,使他们感觉到Z国同志对他们的真诚的友谊及尊重,这与他们在S联遭受的无情打击,残酷迫害,简直是天壤之别,更坚定了他们全心全意为Z国的解放事业和经济建设服务的决心。


第二天,主席主持召开了Z央政治局会议,大家围坐在熊熊的炉火旁,听Z恩来、何峰凡、ZHAN闻天几位同志有关出访情况的详细汇报,接着MZD主席就Z央苏区近段的工作情况作了全面的总结介绍;我就“曙光战役”的情况和取得的巨大胜利作了简要汇报;XIN云同志汇报了中央苏区政府的财政收支及经济发展情况;李中海总参谋长汇报了红军的军事力量及与G民党军事力量对比的有关情况,目的是使各政治局成员对整个情况有全盘的了解;从而做到心中有数,有利作出判断与决策。随后,主席就当前的国际国内形势作了非常精辟的分析。总的来说,形势对我党较为有利,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道路有两条:一是走和平民主建国的道路,那就要J介石停止反共剿共和我们抛弃以往的成见坐下来进行和谈,并邀请全国各民主党派都参加,最后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团结一致,共同抵抗日寇的侵略。这一条路我们要尽力争取,这样可以避免内战的损失。因此,我们应主动通电全国,阐明党的立场、观点,发出和平的呼声,在政治上争取主动,赢得全国人民和绝大多数民主党派人士的支持。但我们估计到,J介石是绝对不会放弃他的独裁统治,放弃他反共剿共的宗旨,他奉行的信条是:“谁的拳头硬,谁就是老大”。所以,我们也要做好走第二条路的准备,与J介石针锋相对,那就是看谁的拳头大。因此,主席和我对35年的战略方针作了一个初步的设想,供大家参考讨论,主要要点有五个方面:一是在政治上推翻J介石的独裁统治,建立民主新Z国,为此应准备召开Z国G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以统一全党同志的思想。同时,召开新Z国的筹备会和各民主党派参加的政治协商会议,做好建国的各项准备工作;二是在军事上彻底打败J介石,6月前解放广西及西南三省(云南、贵州、四川);6一7月与J介石展开战略决战,争取一举解决问题(这点我们是有把握的,我们可以利用手中先进的的情报系统,先进的科技设备和武器,秘密制订并实施“斩首行动”,以加快革命进程,然后再横扫中原和西北);三是经济上,福建、江西老区的经济要保证健康蓬勃地向前发展;湖南、广东由于和平解放,经济没有遭到破坏,因此要大力推广先进的科学技术在工农业生产中的应用,加快湖南长、株、潭工业基地和广州、深圳、东莞、珠海等工业园区的建设。充分利用沿海各大港口,扩大贸易往来,促进经济的繁荣和快速增长,有力地保障我军作战所需物资的供应。四是外交上,我们党将坚定站在以S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一边,但我党坚决实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这是原则,不能动摇。在此基础上,发展同德国、美国、英国、法国等资本主义国家及其它国家的友好关系,积极开展贸易交往,争取他们对我们的帮助和支持,利用他们的先进技术、先进机器、设备、技术人才等,来加快我国的经济建设的步伐。所以,在目前阶段,我们对香港、澳门没有收回,同时也将维护帝国主义国家在华的一些利益,这只是暂时的,一旦条件成熟,我们将收回帝国主义夺去的一切。在这里还得慎重提醒大家注意一点,那就是我党决不允许外蒙独立或分割出去,我们一定要维护国家的领土完整,不能做历史和民族的罪人;适当时机,我党将采取果断措施解决外蒙问题。五、关于日本问题,我深刻地指出:日本是一个狭隘的民族,疯狂的民族,野蛮的民族,它把Z国作为一个主要对手,也当作一块肥肉,希望占领它,永久地统治它。自31年侵占东北三省之后,紧接着又向我华北地区渗透,其野心昭然若揭,形势逼人哪!迫使我党不得不提前与J介石展开战略决战,乘日寇还没完成侵略我国的战略准备之前,以最快的速度解决国内问题,避免给日寇以可乘之机。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打败J介石之后,是否立即与日寇宣战,驱逐日寇出东北;还是等国内局势稳定之后,选择有利时机与日寇作战。


大家就主席和我提出的五个方面的设想展开了讨论,对于前四点,大家很快形成了共识,虽然有些同志对战胜J介石存在顾虑,经过主席和我周祥的对比分析,也就阴转晴了。但对日寇作战,意见分歧很大。一部分同志主张打败J介石之后就与日寇开战,不然的话会给我党造成政治上的被动,我党很难自圆其说,很难给全国老百姓一个交待;第二种意见是主张缓打,待我国局势稳定经济恢复之后再说。两种意见僵持不下。我和主席对望了一眼,便站起来沉稳地说道:刚才同志们的意见集中到早打还是缓打上,其实这并不是最主要的问题,最主要的问题是我们能不能战而胜之,达到驱逐日寇,解放东北之目的。纵观敌我双方力量的对比,我们是处于绝对的劣势。日本自1868年起,在明治天皇统治下,开始迅速维新走上改革发展的道路,至今巳60多年,现成为当今世界上除欧美之外的唯一的先进工业国。经济发达,科技先进,仅钢铁产量就是我国的几十倍。军事力量居亚州第一强国,武器装备先进,士兵训练有素,海空军力量强大,特别是海军更是名列世界前列。而我们虽然有先进的科学技术和一些先进武器,但缺乏强大的现代化的工业基础,一些现代化的工厂、军工厂刚刚开始建立。目前,就是先进武器的弹药生产还不能满足高强度的持续作战的需要。大家需认真考虑一下,我们打败J介石之后就立即投入对日作战,有把握迅速战胜日寇吗?消耗了的大量的作战物资及武器弹药能否得到及时补充,部队亦需时间休整训练,再加上国内局势还没稳定,西北的地方军阀还没铲除,数量庞大的国民党俘虏、散兵游勇亟待妥善处理,战争的创伤还待医治,经济还待恢复,众多的土匪、敌特、反革命分子还待清除剿灭等,这一切的一切都将极大地影响我们对日作战。一旦战争陷入长期化,这对我们新生的国家极为不利,日寇会孤注一掷提前与我国全面开战,利用海空军的优势,封锁围困我国,切断我国的海外通道;并在我沿海地区偷袭登陆,那将对我国是一场灾难,我们浴血奋战得来的成果又将化为乌有。所以,我认为不能急打,只能缓打。我认为我们至少需要一年或更多点的时间做准备。


“对!振华同志分析很有道理,我们不能急于求战,但可以通过多种渠道多方面地作好宣传解释工作,我相信全国大多数老百姓是能明白这个道理的,“欲速则不达。”从现在起,我党就要作这方面的准备,时间不能拖得过久,我看也就是一年左右。要打,就要打赢,要打出我们的军威来,我们的国威来,要打得日寇在一段时间内对我国不敢轻举妄动。但又不能打得太过火,过火了日寇就会狗急跳墙与我国展开全面战争。因为这对我们来说还不是时候。所以说我们必须把握分寸,打到恰得好处,使它感到我们一时不好对付,只要把日寇赶过鸭绿江就行了,给它留一点缓冲余地。然后,通过第三国穿线搭桥与其谈判,缓和局势,为我们赢得3至4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到那时,我们就用不着委屈自己了。”主席接过我的话,进一步作了说明。接着,Z恩来、朱老总、蒋浩然、何峰凡等同志都从不同的角度作了解释发言,所有的政治局委员都被说服了,一致同意缓打。当然,这一年我们得派出武装工作队,深入东北,配合东北抗日义勇军和我党领导的抗日联军,狠狠地打击日寇,同时,让在中苏边境整训的部队组建第十五集团军,依托黑龙江西北和内蒙古的北部建立根据地,逐渐向东南发展,扰乱和牵制日寇,使东北日军陷入困境之中。


最后,Z央政治局作出了几项决定:一、成立东北局,任命L少奇同志为书记,蔡永林、D代远同志为副书记,组建红军第十五集团军(由在苏联工作的中国籍红军将士和工人共58000余人),蔡永林同志任集团军司令员,L少奇同志兼任集团军第一政委,D代远任政委、H先楚任副司令员,杨剑任参谋长、李光亮任政治部主任。二、根据形势发展的需要,全国红军改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其它一律不变,统一着装(式样按后世70年代我军军服制作,增戴头盔),于今年年底完成。三、春节期间,Z央政治局大部分成员将分别下到农村、厂矿、部队、学校、机关单位等进行春节慰问和了解情况。


安排好各项工作,已是二月六日;我决定回基地过年去看望哪些同来的战友,便向主席告辞。那里有我的根,每逢佳节倍思亲;与我同来的战友,同志是多么地盼望与亲人团聚啊!虽然这一切都不可能了,但我已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亲人,我到他们当中也是一种心灵的安慰吧。


二月七日清晨,我便带着爱人叶雯与蒋浩然同志一道驱车赶往基地,一路上,我眺望窗外,看不到昔日的残败景象,也闻不到半点儿硝烟的味道。苏区人民开始过上详和安康的生活,我从心里头露出一丝自豪,同时也感到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总指挥,你看这窗外的景色多迷人,多么宁静!”看得出来浩然同志和我心有同感。


“是啊!永远这么迷人,这么宁静就好了!为了这些,我们付出的代价太惨重了。”


“只要付出了有收获,那就值得。总指挥,基地最近的情况你还不太了解吧。”


“什么情况?”我听了心里一紧,生怕出什么意外。


“别那么紧张,其实呀!这是件好事。我最近发现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所来的人都好象变了个人似的,思想、精神状态和对人的态度与前大不一样。每个人的工作都是兢兢业业,还主动加班加点,毫无怨言,有的同志碰到困难,大家都主动来帮忙;有些同志工作起来废寝忘食,通霄达旦。别说奖金,现在连工资都没有。为啥人的反差就这么大呢?要说我们原来哪个时代,生活、工作环境各方面比现在都好得多,而人却那么自私、贪婪、随落、腐化,为了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拳 脚相向;为了金钱、权位、色情,不惜出卖人格,出卖灵魂、出卖国家,真让我想不通。”


“也许是环境的影响吧,不过人碰到艰苦的环境或身在逆境中,往往更能焕发出精神,燃起斗志。对!一个人有了理想、信仰、追求才有源动力。而这个理想、信仰、追求必须是崇高的纯洁的无私的,是为绝大多数人民谋利益的,这样,才有明确的方向,力量的源泉,精神的支柱,才能使人自觉地投身到这一伟大的轰轰烈烈的革命斗争中去。还是M主席他老人家说得好:人的哲学是斗争的哲学,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在改造客观世界、改造社会、改造自然的过程中,人的本身同时也在经受着改造和锤练,其思想、灵魂不断地净化、升华,而过程总是苦乐交替、相互转化,不断循环,其味无究,也就是在这样的不断地斗争中,不断地拼搏中,人才能精神昂扬,永保革命之青春。看来这个课题非常重要,让那些马列主义的理论家、思想家、哲学家好好进行探究,能否从中找出一些方法和规律来,用以指导目前伟大的革命斗争,特别是以后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老蒋,你看呢?”我侧过头来看了蒋浩然一眼。


“嗯,这个问题确实值得探究,若能取得一些成就,那对今后社会主义时期人的思想教育,无产阶级的世界观,人生观、苦乐观的养成及共产主义精神的培养,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蒋浩然兴奋地回答。


“老蒋,现在基地的科研情况怎么样?”我转移了这个重大话题。


“情况比我们预计的要好,现在几十个科研机构都已进入正常状态,进展顺利,特别是军工方面的。”


“那好,我们的时间很紧,考虑到明年7一8月要对日作战,我们需要一部分先进的作战飞机、坦克、装甲车等,但技术不要太超前,飞机我看歼一5(相当于后世50年代S联的米格15或米格17型飞机)、强一5、轰一5就可以了,远程轰炸机的研制要加快,以美国的B一29和轰六为蓝本,坦克达到原S联的T一54型就行了,这样质量要求不高,按我们现时的工业水平便于批量生产。还有预警雷达,通讯系统等一些先进武器装备”。


“海军是我军的一个弱项,目前造大型的水面舰艇条件不具备,时间也不允许,是不是还以改造为主。我们从M国、F国买来几艘大型军舰,要抓紧时间进行改装,特别是要加装雷达预警、炮射雷达、反舰导弹,增强防空火力;对于潜水艇的研制要加快进度,以我国50年代的R级潜艇为蓝本,技术可以再先进一些,因为水下便于保密,到时能造出4艘,加上德国为我们建造的两艘,就可以组成一支潜艇支队,配合水面舰艇,岸基飞机的支持,这样就能基本上保卫我们沿海一带的重要城市及港口。”


“最后,特别提醒一句,外国专家加入我们的研究工作,你们要引起高度重视,做好保密工作。”


“总指挥,你刚才所说的,我们会慎重的研究,一定按计划完成任务。对于保秘工作,切实要加强保密措施,严防任何泄密事故的发生。”蒋浩然显得一脸严肃。


经过几个小时的颠波,我们回到了基地,一种亲切之感油然而生。洗了一把脸,就在基地负责同志的陪同下,来到各车间视察,与科技人员、工程师、工人、警卫战士亲切握手、交谈,询问工作生活情况,把自己完全融入到群众之中。


翌日上午(大年30的上午)我特地到中华科技大学建筑工地上溜了一圈,学校建筑已初具规模,道路基本上都修好了,教学楼、宿舍楼,三用礼堂、办公楼、空验楼等都在建设之中,蒋浩然告诉我,今年9月就可按时开学。


因今天过年,民工都回去了,工地上只留下少数管基建的工作人员和警卫战士,我与他们一一握手问候,提前给他们拜年,并叮嘱工地负责人,一定要把晚上的年饭搞得丰盛一些,同志们都非常辛苦。工作人员、警卫战士们听了一个个感动得流出了热泪。


晚上,在基地职工大食堂摆下了大年三十的晚宴,我婉言拒绝基地领导的特殊安排,建议与同志们一起过年,大家都同意了。宽敝的食堂摆满了几十桌,隔壁的空军基地的同志也来了两桌代表,一桌是空一师的领导和战士代表,一桌是南昌战役涌现出来的空中英雄。宴会在非常热烈的气氛中开始了,我站起来举杯致词:第一杯酒,我代表Z共Z央政治局、Z央苏区政府、Z央军委、基地党委,献给为Z国人民解放事业而英勇牺牲的基地烈士们;第二杯酒,感谢基地全体成员为Z国人民解放事业作出的巨大贡献;第三杯酒,让我们续续努力,同心同德,共同创造一个由人民当家作主的民主,富强的新Z国干杯!


“干杯!干怀!”一时大堂内响起一片“乒乓”的碰杯声。我随便吃了几口菜,便举杯到各桌敬酒,花了一个多小时,喝了一瓶多不知名的酒,敬完了几十桌,自己也弄得差不多了。


回到办公室,我用水冲了下头,清醒了许多,便坐在办公桌前,亲自拟下电文,给远在异国他乡的海外兵团的同志们发去了慰问电,表示节日的慰问和新年的祝福,使他们感到在祖国在基地还有一批亲人在时刻关心着他们。今天下午,我以Z央军委前敌总指挥的名义给川陕、川黔鄂苏区,红一、红二、红四方面军、Z央近卫军、Z央苏区北部防御指挥部及湖南省、广东省、江西省、福建省都发去了慰问电,祝广大干部群众、战士春节愉快,身体健康,工作顺利,合家欢乐,表达了党对群众的关心,进一步密切党和群众的关系。


大年初一上午八时,Z央苏区广播电台(新华社广播电台的前身),向全国播送了Z共Z央政治局,Z央苏区人民政府致全国各族人民的一封信。在信中,我党旗帜鲜明地表明了自己的政治观点和主张,呼吁G民党政府停止内战,枪口一致对外,我党愿坐下来同G民党进行谈判,和平解决两党的关系问题,并与全国各民主党派一道,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共同抗日、、、、、、我党这一举措,立即得到全国各族人民的拥护和绝大多数民主党派人士的赞同,宋庆龄、李济涛、张澜、黄炎培、何香凝、沈钧儒等人发表声明,坚决拥护我党的政治主张,一时全国主张国共两党和谈的呼声四起,弄得G民党政府狼狈不堪。然而,J介石倒行逆施,置全国人民的意愿而不顾,反而认为我党这样做是软弱可欺,逐公开发表讲话,污蔑共党是土匪乱党,妖言惑众,扰乱人心,扰乱社会,共党共匪必须彻底予以剿灭,继续卖弄“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剿共”的老一套。想不到他这么一做,恰恰丧失了民心,而在G民党狂吠声中,主席和Z央政治局的同志们,正冒严寒踏瑞雪,走村串户,看望慰问群众,送去爱心和温暖,把苏区人民紧紧凝聚在党中央的周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