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者死——吴化文投敌始末

风中一剑 收藏 3 900
导读:吴化文部队由于国民党中央与地方不同派系之间的侵诈拆台而瓦解投敌

吴化文投敌问题,一直众说纷纭。吴部与东北军于学忠部,西北军庞丙勋部等杂牌部队,一直在山东敌后抗日,到1943年,于学忠的东北军被日军击溃,于负伤后率部撤离山东,把地盘让给了八路军,庞部被日军剿灭,庞只身被俘,投降了日军,吴部能坚持到1943年,实属不易。

那么为什么吴化文几万人马在最困难的时候不投降,而非要在形势有所好转的1943年投降日本人呢?这就得从1941年秋第五十一军军长牟中珩继任山东省主席兼保安司令后说起了。


牟氏入主省政府后,因为二人以前有私人恩怨,一直对吴部加以排斥。吴化文所部的新四师名义上为中央建制的部队,但其粮饷装备供给,均由山东以协饷的名义解决,中央分文不予。暂一师纯属山东地方部队,一切供给皆应由省政府负担。牟中珩出任主席后,山东省政府发布的第一道命令,与抗日没有任何关系,而是立即断绝对吴部的一切供给,拥有四万多官兵的新四师和暂一师遂在经济上陷入了绝境。


当时,日军华北派遣军集中了第十七、三十二师团和独立第十混成旅团全部兵力,以及第二十一、三十四师团和独立第六旅团各一部,共计五万余众,对沂蒙山区发起了“铁壁合围”式的大“扫荡”。东北军于学忠受命率战区总部和第五十一军转至外线机动。省主席牟中珩率省政府分三路突围。而鲁苏战区则向吴化文下死命令,令其率新四师和暂一师坚持内线作战,与第五十一军相互策应,内外夹击前来“扫荡”之敌。


这个命令与断绝吴部所有给养的命令相辅相成,不是将吴化文部队往死路上送吗?当时吴部,给养断绝,全军弹药只有一个基数,吴化文亲自去面见牟中珩请求弹药补给,牟氏被百般追问下,提笔批了一个条子:“着发新四师七九步枪子弹五百发。”吴化文接过一看,眼圈通红,双手发抖,对牟主席说:“牟先生,我有四万多部队,这五百发子弹实在是杯水车薪啊!”而牟中珩却回答说:“缺粮少弹,你养那麽多部队干什麽?你可以裁兵嘛!”


反“扫荡”开始后,牟中珩率其省政府四处躲藏。一日,省政府电台突然发来一电,牟中珩在大崮顶以北璞邱一带陷入日军重围,令吴派兵前去解救。吴化文遂亲率两个营前往救援,激战一日后始将牟中珩救出。牟氏当时很“感动”,当场将省政府储藏弹药的一处秘密地点告吴,但等吴派人去取时,竟是空空如也。


吴化文所部由于有命在身,必须在日寇包围中抵抗,不得突围,加上弹药奇缺,故伤亡惨重。吴化文数度致电牟中珩要求突围,牟氏复电说,第五十一军即将从外线发起攻击,勒令吴化文就地坚持,吸引日军,切勿半途而废,致夹击计划功亏一篑。可是日复一日,吴部被敌日益包围压缩,最后数万人被包围在在狭小地带,即将彻底覆灭,也未见第五十一军一兵一卒投入战斗,吴化文此时方如梦初醒,遂率残部突围,但已是元气大伤。


吴部突围后,山东省政府以吴部违抗军命为由,对其百般刁难责备,不但没有救济,反倒被友军五十一军多次侵扰袭击,可怜吴部官兵,刚脱离日寇的包围,却要被友军讨伐。

吴部经过这一劫难,实力大减,防区也大大缩小,而山东省政府变本加厉,对吴部层层封锁,断绝其物资供应。

当时,牟中珩自己的第五十一军供给充裕,库存粮食霉烂发芽,而饥饿难耐的吴部官兵则将防区及其周围的树皮扒光、草根挖尽,甚至吃尽了观音土、锅膛土,仍难填枵腹!营养不良引起的夜盲症、肝腹水等疾病在全军蔓延,大批官兵病饿而死。


1941年十月,戴笠突然电召吴化文赴渝。戴对吴一番问候之后,给吴指了一条出路,说:“可以打着汪兆铭(即汪精卫)的旗号去干,既剿灭了共党,又无妨于团结抗战的形象”;“搞‘曲线救国’是实现三民主义的先锋,是光荣的秘密任务”;“无须有何顾虑,委座对郝鹏举、孙良诚(郝、孙二人分别于一九四一年、一九四二年投敌)等人都未加追究,待光复之后,戴某定亲自向国人说明真相”。吴当时没有同意,结果立刻被军统拘押,面壁反省。这样关押了一段时间后,吴终于服软,表示愿意考虑戴的意见,并对戴发誓说:“一切绝对服从安排,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在回到山东后,军统方面继续来电催促:“降心相从,切勿再生他心”,并派人威胁吴说:“对雨公(即戴笠,其字雨农),我兄是得罪不起的”!而此时,吴化文的次子吴哲民已被戴笠亲自安排送进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学习,实际就是当了人质。


此时已到冬天,吴部大批官兵死于饥饿与寒冷,其间苦难,罄竹难书!有士兵发明了一种“八宝饭”,乃是将榆树皮等物捣烂成糊状,再将树枝、麦草、玉米秸杆等粉碎,掺在一起做饭团子。这种“八宝饭”须即熟即食,若时间稍长,其水分被蒸发,乃干裂松散,被风一吹,即散落满地。是故,官兵皆称之为“见风散”。后来,榆树皮、麦草、玉米秸杆等物渐尽,连这种“见风散”也很难吃到,大家竟以吃土块来填肚子!其状惨不忍睹。一日清晨,吴化文的勤务兵徐怀忠在饥俄冻馁中死去,年仅十五岁,尸首已饿得如一把干柴倦曲在床上,吴化文抚尸痛哭,在场官兵无不潸然泪下!若不是救苦救难的何思源及时送来一批小麦和黄豆,吴部全军将无遗种。当事人回忆当时的场景中曾提到,吴化文的午餐只是几粒生黄豆和不及手掌三分之一大小的老树皮,这就是堂堂中将师长的午餐!吴在这期间,不只一次与部队下属一起抱头痛哭。


自此之后,吴即有反心,但仍苦熬待变,对军统方面的压力和日军的诱惑尚不为所动,希望局势能有所缓解,但其部队却在敌”我“两方的压迫之下,日渐凋残。终于,在1943年一月,吴部接受了日本人的条件,投降了日军。

吴部投降之时,吴化文并未对不愿投降的部下多加约束,不少人离队而去,也有人以自杀明志的。这样,在山东敌后坚持了多年的这支国军抗日武装终于伪化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