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人权和主权到底孰大?

百草止水 收藏 82 1487
导读:     尽管格鲁吉亚挑战俄罗斯在先,俄罗斯支持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独立在后,但俄罗斯的行为无疑肢解了一个主权国家的版图。当然,俄罗斯的借口是维护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的人权,以制止那里发生的人道主义灾难。也就是说,俄罗斯也拾起了北约“人权大于主权”的牙慧,借用西方创立的逻辑去分裂格鲁吉亚的主权。   显而易见,既然“人权大于主权”是北约发明的,自然就是北约率先实践的。北约的最初实践对象是南联盟,不仅以人道主义灾难为借口发动了未经联合国批准的科索沃战争,并且最终悍然肢解了南联盟主权,成功地将科索沃独立



尽管格鲁吉亚挑战俄罗斯在先,俄罗斯支持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独立在后,但俄罗斯的行为无疑肢解了一个主权国家的版图。当然,俄罗斯的借口是维护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的人权,以制止那里发生的人道主义灾难。也就是说,俄罗斯也拾起了北约“人权大于主权”的牙慧,借用西方创立的逻辑去分裂格鲁吉亚的主权。


显而易见,既然“人权大于主权”是北约发明的,自然就是北约率先实践的。北约的最初实践对象是南联盟,不仅以人道主义灾难为借口发动了未经联合国批准的科索沃战争,并且最终悍然肢解了南联盟主权,成功地将科索沃独立出来。现在,俄罗斯现学现卖,用格鲁吉亚做实验对象,并帮助北约推广这一逻辑。可是北约却翻脸不认账了,主张应优先确保格鲁吉亚的主权,并认为俄罗斯支持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独立非法。看来北约自己也不完全认可“人权大于主权”啊!


不过,既然北约已经提出这个理论,并且已经在南联盟进行了实践,以至于俄罗斯也跟着效尤,百草止水就有必要思考一下“人权与主权孰大”的问题。所谓人权,就是一个人的最基本的权利,包括个人的政治、经济、文化上的基本权利,更包括个人意志、自由和隐私的权利。主权就是一个国家的基本权利,它包括边界和治权两部分,边界就是指一个国家领土的神圣不可侵犯性,治权则是这个国家自我管理的自主权。国家就是一大群人的集合,这群人合法地占据并拥有一片土地,并且拥有独立自主的管辖权。因此,所谓的国家主权就是一大群人的人权集合,就是一个放大了的人权,而人权就是一个缩小了的个人主权。华语中有一个“国家”概念,国是放大了的家,家是缩小了的国,国与家相连本质难分离。人权与主权的关系也同样,它们本质上是相同的,只不过一个小一个大而已。


既然主权是放大了的人权,而人权又是缩小了的主权,那么是否就意味着主权必然大于人权?从理论上来讲,单个人的人权的确小于庞大的国家主权,然而单个人的人权同样小于一群人的人权集合。当这群人在国家人口比例中占居多数时,国家的主权就应该充分满足这群人的人权需要。只有这样,人权和主权才能在实质上得到统一,国家与人民才会合二为一,社会才会和谐,国家才能稳定。如果国家主权只反映一小部分人的人权,从而置多数人的权力于不顾,国家主权就会与绝大多数人的权利相脱节,这样的社会就会充满着矛盾,国家很容易就会出现动乱。为了创造一个幸福的社会,让人人都能感受到自由的美妙,西方贤哲们便把人所必须拥有的最基本权利提炼出来,用国家的法律和制度固定下来,从而实现所有人的基本人权与国家主权的和谐统一。这个基本人权和建立在其上的国家主权内涵就被西方称之为“普世价值”,它包括民主、法制和自由的最基本原则,前不久司马南先生声嘶力竭地反对的也正是它。


那么人权与主权到底孰大?百草止水认为,当一个国家的主权充分体现人类最基本的人权时,个人与集体的权利是小于国家主权的,这就体现在个人与集体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神圣法制原则。当一个国家的主权违背人类最基本的人权时,主权就小于或弱于人权,这个时候就要统治者调整政策修改法律,或者干脆改变国家制度。


司马南先生之所以非常积极地反对普世价值,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理由就是,这一理论是西方近代创立和实践的,不仅过去没有,而且现在也未被全世界人所接受。这种说法显然是错误的,这就犹如万有引力定律,我们不能说牛顿发现之前以及没学过或不承认时就不存在。古代社会虽然是普遍的王国制度,但一个王族能否顺利地统治下去,将完全取决于他们是否仁爱和智慧,仁爱将使他们心怀天下优待人民,智慧将使他们治国有方百姓安乐,这其实就是满足了人民的最基本人权。如果一个国家一旦出现暴君或昏君,人民的基本权利就无法保障,社会就会产生动乱,王朝更迭就会自然发生。王朝更迭其实就是另类民主,同现在的和平选举不同的是,这种政权更迭是用暴力手段实现的,百草止水名之曰“暴力选举”。号称儒家亚圣的孟子曾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老百姓的权利最重要,国家主权其次,统治者的利益再次。孟子思想其实就是中国古代普世价值观的初步萌芽,可惜的是这种观点未能进一步发展和完善,从而让普世价值观的开花和结果落在了西方。


明白了普世价值,我们就再来看看主权干涉。如果一个国家的主权严重违背人类最基本的人权,而且这个国家通过高压和暴政压制人民的不满和反抗,并制造了一起又一起的人道主义灾难。试问外部势力是否应该干涉?如果不干涉,我们就要眼睁睁地看着该国人民的基本人权被残忍地践踏着,这又是何等的冷酷和无情!想当初印尼暴乱,华人被轮奸、抢劫和屠杀,而我们又死守着“不干涉别国内政”的教条无动于衷,不仅成为国际社会的笑柄,而且成为中国人永恒的悲情!孙中山先生推翻帝制创建民国的活动中曾经得到许多国家、势力和个人的帮助,这种帮助显然干涉了满清王朝的内政,但是没有谁会认为这不是合理与正义的。这就犹如夫妻关系,两口子闹矛盾关系无法协调,在外来力量的帮助下获得离婚或调解,应该是合情合理的。当然,一个本来还算和睦幸福的家庭,因第三者插足或离间而面临解体危机,这样的外来介入显然就是非法和罪恶的。


不过,为了社会的稳定,夫妻离婚也不能太随便,不能因为其中一方随便想离就能离。国家也是这样,主权不是轻易就能分裂的,如果一方想独立,就必须与另一方进行协商。如果双方协商不成呢?很遗憾,夫妻想离婚可以有法律依据和独立仲裁机构,国家想离婚不仅缺乏权威的国际法,更缺乏独立公正的仲裁人。这种人类社会的权力真空,必然就为国家内乱和他国插足提供了丰富空间,世界也因此变得更加动荡不安。很显然,如果某国某集团以谋取私利为目的,挑着人道主义的旗号行祸乱他国之实,显然就是不合理和非正义的。美国就很擅长这样干,它干涉别国内政的口号相当漂亮,私底下干出的事却常常背道而驰,所以美国在国际社会的形象才会一落再落,并越来越不受全世界的欢迎和支持。所以,真正想帮助他国恢复正常解决问题的,应该很受欢迎,这就势必要求这样的国家、组织或机构必须独立和公正,遗憾的是当今世界恰恰就缺乏这样的国家和机构。


基于以上的分析和论证,百草止水认为俄罗斯的行为情有可原,一方面有北约之于科索沃在先,另一方面格鲁吉亚的确在制造人道主义灾难。但是,俄罗斯的做法并不完全恰当,它一方面缺乏肢解他国的权利,另一方面也应该事先斡旋和调解。可是格鲁吉亚骨子里就是亲美反俄,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人又极端与俄罗斯亲近,于是一场悲剧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