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行动 第一季 神剑出鞘 (2)

信周 收藏 5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0/


两天后,从内地来的那个神秘人物到达我们布控的县城,跟随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亲信和四个保镖。与此同时我们又接到密报,郎三也在对面的一家赌场里出现了。

我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这个金三角地区的头号毒枭终于露面了,我向指挥部请示,如果郎三不入境我就带人过去抓他,这一次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再逃脱了。

然而指挥部没有同意我的行动计划,指示按兵不动,力争在郎三与那个神秘的人物接头的时候把他们一起抓获。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神秘的人物是沿海某省的一个高干子弟,身后有很强的势力,自己有多家公司,公安部门盯了他很长时间了一直没有抓住他的犯罪证据,所以想利用他这次到边境来的机会,争取来个人赃俱获,但是这样一来却给我们抓捕郎三的行动带来了困难。

得到郎三在这里现身的消息后,沈梦也带领我们局里的三名侦察员紧急赶过来支援我们。从目前的形势看那个神秘的人物带着四个保镖,郎三的身边也至少有四五个保镖,所以一旦动起手来必然是一场恶战。

那个神秘人物来到县城后的第二天晚上突然越境到了那边,我们在此之前就制订了几套应变方案,其中就包括他们在境外会面。我带着几个人仅跟着到了对面。

这个号称小香港的地方繁华程度丝毫不比国内的城镇差,酒店和娱乐场所密集地排列在街道两侧,四处都闪烁着耀眼的霓虹灯,实际上是为了招揽国内的赌徒。

我们跟踪的那几个人进了一家赌场,为了防止打草惊蛇,我让其他人在外边等着,一个人进去查看一下情况。

从外表看这栋三层楼的建筑并不显眼,门口有四个肩上挎着AK47的士兵,不过他们对进出赌场的客人视而不见,这些人似乎就是摆设。

第一次走进赌场,里面的豪华装修让我吃惊,大组的水晶吊灯,明亮的大理石地面一尘不染,四处都富丽堂皇。

刚走进玻璃转门,就有身穿制服的服务人员走过来热情的打招呼,前面的几个人已经不见了踪影,赌场里有很多贵宾厅,一般客人是不准许随便进入的。

我把一张一百元的人民币塞给一个男生,轻声问:“刚才进来的那几位客人去了什么地方?”

“哦,他们去了大厅,我带先生过去吧。”服务生高兴地说。

我点点头,跟在他身后经过了一段玻璃幕墙隔成的走廊,走进赌博大厅。

我迅速地巡视了一遍整个大厅,只见大厅内错落有致地摆放着二十多张百家乐赌台,一大半的赌桌边坐着客人在玩,每个人的面前都排列着许多各种颜色的筹码。

跟踪的目标就坐在大厅边的一张赌桌边,我就近在旁边的赌桌边坐下,领我进来的服务生低声问:“先生需要换筹码吗?”

我随手从口袋里摸出几张一百元的人民递给他,也没多说,眼睛紧盯着那几个人。我发现那几个人并不象是来赌博的,他们没有要筹码,而是静静坐在那里。

服务生很快用盘子端过十多个筹码过来,轻轻放在我面前。我顺手拿起一个筹码放到他的托盘里。

服务生高兴说:“谢谢先生,祝您好运。”

我坐的这张赌桌有四个客人在玩,我看了一眼赌台中间的显示牌,这一靴牌已经发出接近一半了。发牌员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她用普通话很柔和地说:“还有没有下注的?没有就发牌了。”说完从发派盒里开始向外摸牌。

我手里拿着两个筹码,用眼睛的余光盯着那几个人,忽然我发现他们竟然站起来开始朝外走,象是要离开赌场。我急忙用一只手握住衣领,低头对着藏在衣领下的微型话筒说:“客人要离开,注意迎接。”

看到他们几个人走出大厅后,我把面前的筹码朝桌子上一推,对服务员说:“都给你们了。”说完起身朝大厅门口走去,身后传来服务人员的道谢声。

我们跟踪的几个人在离开赌场后没有再去其它地方,而是直接返回境内。

搞不明白这个神秘的人物越境来干什么?为什么没有与郎三会面,难道是发现了我们的跟踪?后来抓住他们在审讯的时候才知道,他们到对面去是为了向郎三表示一下诚意,他们这次见面是要商谈建立毒品走私的渠道,并不是要直接带货。不过他们的这次过境搞得我们有些措手不及,以为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第二天上午,神秘的人物在县城最高档的酒店里设宴,而前来赴宴的正是大毒枭郎三。

得到消息后,沈梦中校负责指挥抓捕这个头号毒枭,从武警部队抽调了一个特勤中队,把酒店包围了个水泄不通。

事先已经知道他们在二楼餐厅的一个单间内,我和两名战友化装成就餐的客人提前进入酒店,我们本来想也在二楼要一个单间,那知道他们把整个二楼餐厅全部包下来,不准许一个客人上去。

为了防止走漏消息,我决定立即动手抓捕他们,我们三个人假装要到二楼吃饭,硬闯了上来,他们在楼梯口安排了两个人,见我们上楼来,马上凶恶走过来想把我们赶下去。

两个战友突然出手制服了两个家伙,我迅速从腋下的枪套抽出92式手枪,一个健步就窜到了单间门口。

就在来到小餐厅门前的时候,门口忽然打开了,有个送菜的服务员刚好出来,猛然看到我手里的枪吓的啊地叫一声,我一把将她拽到走廊里,随后用最快的速度冲进小餐厅里。

里面有四个人,两个坐在餐桌边,还有两个保镖站在他们身后,我冲进去的时候那两个保镖已经开始在拔枪了,还没等他们举起手里的枪,我的子弹已经出膛了,两发子弹准确射进了两个家伙的眉心。

我的枪口紧接着又指向餐桌边的郎三和那个神秘的人,俩人顿时愣在了那里。与此同时其他战友也冲了进来,将郎三和神秘人物一起擒获。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就结束了战斗。

没想到抓住郎三后,一场严峻的危机却悄然降临。

抓捕郎三后的第二天,郎鸿贤就得到了消息,他知道自己的兄弟所犯下的罪行,按照中国的法律枪毙他一万遍都难赎其罪,郎三落入中国公安的手里是必死无疑,但是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兄弟就这么丢掉性命。

郎鸿贤在他的司令部急得如同热锅里的蚂蚁,马上打电话把大哥郎鸿棘找来商量对策。

老大郎鸿棘是老城县的县长,平时除了带兵到山里去收购大烟膏基本上没有什么事情,实权都在二弟郎鸿贤手里。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出了这样的大事只能靠他们兄弟自己。

郎鸿棘急三火四来到二弟的司令部,郎鸿贤已经没有了平日的沉稳,简单地把事情跟大哥叫了一下,最后焦急地说:“大哥,你快拿个注意,我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我当初就讲不要向中国境内走私毒品,小三就是不听,怎么样?出事了吧!这是条高压电线,谁碰了都得死。”郎鸿棘用埋怨的口吻说。

“现在讲这些都已经晚了,关键是如何把小三弄出来,总不能眼看着他没命吧?”

“哎,现在只能先派人过境去跟那边谈判,只要他们肯放人花多少钱都可以。”郎鸿棘叹了口气说。

郎鸿贤想了想说:“只能先试试了,我感觉希望不大,中国政府跟其它政府不一样,用钱是买不动的。”

不管如何必须先试试,郎鸿贤要不惜一切代价拯救自己的兄弟,他派人过境谈判,想要用一亿美元换回郎三。

他猜得不错,中国政府是用钱买不动的。郎鸿贤得到的回应是郎三必须要受到法律的惩处。

郎鸿贤在想尽所有办法都没有结果的情况下,最后抛出了他的撒手锏,扬言如果在二十四小时内不把郎三放回去,将在第二天的下午十八时用地地导弹袭击我边境城镇,并且每隔十二小时发射一枚,直到把郎三放回去。

得知郎鸿贤准备用导弹袭击我边境城镇后,缉毒指挥部里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陶副局长神色严峻,眼睛紧盯着大厅前面的地图,他在思考着对策。

这时总部首长打来电话,陶局长从参谋手里接过话筒,总部首长指示,第一决不能与敌人妥协,毒贩必须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同时无论如何要保证边境城镇居民的安全,不惜代价摧毁敌人的导弹系统。

陶局长放下电话后又紧张地思考着行动方案,根据方周传过来的情报,对方的导弹发射系统藏匿在山洞之中,空中打击很难奏效。而山洞所处的位置又在深山密林中,如果采用空降,部队很难降落到地面。从地面出动部队进攻时间又来不及......

陶局长心想只能靠方周他们了,目前只有他们能在最短的时间赶到那里,虽然他们只有三个人,但是他相信我们军中的王牌特种兵一定能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考验他们的严峻时刻到了。

想到这里,陶局长立即回头对值班参谋说:“立即呼叫猎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