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猛将王近山,一个战斗到死的职业军人

杀倭灭日 收藏 0 437
导读:《亮剑》中的“李云龙”早已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然而,李云龙的塑造的确有王近山将军的影子,王近山将军是人民解放军序列里一员赫赫有名的战将,被称为二野“两朵花”之一(另一为陈锡联)、二野的朱可夫.同时,也被开国上将许世友称为“很能打仗的人”,如果此言不虚的话,王近山究竟有何过人的地方呢?可以说,他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接下来,我们就一起走进这个这位性情鲜明的战将——王近山。 ■大家叫他“王疯子”   湖北省红安县是我国著名的将军县,王近山将军于1951年出生在一个农民家中,其祖上是蒙古族在当地的达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亮剑》中的“李云龙”早已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然而,李云龙的塑造的确有王近山将军的影子,王近山将军是人民解放军序列里一员赫赫有名的战将,被称为二野“两朵花”之一(另一为陈锡联)、二野的朱可夫.同时,也被开国上将许世友称为“很能打仗的人”,如果此言不虚的话,王近山究竟有何过人的地方呢?可以说,他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接下来,我们就一起走进这个这位性情鲜明的战将——王近山。

■大家叫他“王疯子”

湖北省红安县是我国著名的将军县,王近山将军于1951年出生在一个农民家中,其祖上是蒙古族在当地的达鲁花赤(元代地方军政长官),到其父亲时,家道中落。将军有一个姐姐。黄麻暴动前,后来成为中将的詹才芳到将军家乡,化装成裁缝,做暴动准备工作,王近山即是他的徒弟,只是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而已。王近山将军人生的第一个传奇是在15岁时用牙咬着一颗子弹吓倒了地主,吃了大户。黄麻暴动后,詹才芳身份公开,他就成了詹连长的警卫员。

王近山将军有一个“王疯子”的绰号,是因为在一次战斗中,他和一个大个子国民党兵搏斗,打红了眼,结果两人一同滚下山崖。国民党兵当场身亡,王近山奇迹般生还。从此,战友们都叫他“王疯子”。

红军时期,四方面军的白雀园大肃反,各级干部死伤惨重。王近山所在团只剩下团长王宏坤(55年上将,建国后的海军政委)和几个营连干部。总指挥徐向前让王宏坤接任军长时说了句话:“现在只有你当军长了”,王把同样的话告诉了他的机枪连长王近山,让他出任团长。对肃反、AB团极度不理解的王近山天天盼打仗,用他的话说就是:打死一个敌人就赚一个,总比被肃反强。

任团长的王近山在红军时期最光辉的战例是一个团全歼一个旅。那是在川陕根据地的一次反围剿中,红、白两军竟在一个地方宿营(战事频繁,部队疲劳过度),双方的警戒哨都睡着了。王近山半夜醒来发现这一情况后,大喊一声:“同志们,敌人已经被我们包围了,抓俘虏啊。”睡梦中的士兵乱打,全歼该旅,而且旅长郭勋奇被捉。这一仗成为四方面军反围剿的唯一亮点。王近山时年19岁。

过草地时,身为副师长的王近山打摆子差点儿丢掉性命。在一次战斗中,师长王友均亲率部队进攻,让王近山留后养伤。战斗结束后,王师长阵亡,留给他的是一瓶酥油和哭泣不止的警卫员。后来,这名警卫员就一直跟着将军,成了南京军区后勤部副部长。

20岁时,王近山成为红军年轻的师长。本来是88师师长,但由于大病初愈,体质较弱,88师驻地较远,91师师长和他换位,后来在西路军西征中,这位师长被马家军俘虏,被活活烧死。师长留下的佩枪,王近山一生珍藏。

王近山全歼日军战地观摩团是在1942年的韩略村伏击战中。当时身为八路军新四旅旅长的王近山带领一个团和一些干部去延安,在没有向上级请示的情况下打了这一仗。到了延安,毛主席说,一二九师有个“王疯子”,敢打没有命令的仗,很好!

■王近山将军麾下猛将如云

在解放战争中,王近山和杜义德分别担任六纵司令员和政委。早在红军时期,二人就认识,而且是打出来的交情。那时,杜义德任骑兵纵队司令员,王近山任师长。在一次战斗中,王近山的部队缴获一批战马。在一次行军过程中,这些战马受了惊吓,怎么也不肯过浮桥。担任部队殿后任务的杜义德二话不说就毙了两匹马。这下可捅了马蜂窝!王近山提着枪上去了,破口大骂:“妈了个×!你他妈敢枪毙我的马。我让你偿命!”王近山拔枪就要打。杜义德也不是好惹的,说:“别说是马,耽误了部队行军,老子连你一起枪毙!”两人都骂对方是“二杆子”。警卫员吓哭了。后来徐向前来了,把王近山臭骂了一顿。几年后,两人再次相见,都已是我军的高级指挥员。从此,两个脾气相投的将军开始了他们的搭档生涯,从晋冀鲁豫到大西南,再到朝鲜,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王近山将军指挥中野六纵参加定陶战役,部队主攻大、小杨湖。在会议上,王近山请战说:“六纵是年轻部队,让我们上,打剩一个连我当连长,打剩一个班我当班长,都打光了,对得起哺育我们的太行山父老乡亲。”是役,六纵一战成名,荣升为主力部队。

在淮海战役中,六纵成功策动国民党军一一○师廖运周部起义,从而在战线上撕开了一个口子。在一次战役中,王近山指挥3个纵队担任主攻任务。六纵与黄维十二兵团八十五军血战,打得那些参加过抗战的国民党老兵彻底没了脾气。八十五军的一个团长在望远镜里看了六纵五十四团的一场血战后对他的部下说:“弟兄们,不打了,投降吧。”

1948年底全军整编,王近山被任命为3兵团副司令员,司令员位置上是二野的“赵子龙”--陈锡联,他的铁哥们。4兵团司令是陈赓,从战功和资历上都比他大多了的老上级。于是,将军指着5兵团司令杨勇,楞楞地说道:“那他呢,他凭什么?”邓小平说:“近山呐,你是一个好将军,确实是个好将军。打仗你比杨勇强,其他的他比你强,所以,你当副司令”。不过由6纵改编成的12军,还是由王近山兼任军长和政委。挺进西南中,12军解放重庆,将军任川东军区司令员(政委谢富治)。

王近山将军打仗凶猛,麾下猛将如云,如著名的“三剑客”:十六旅旅长尤太忠(后任广州军区司令员,1988年为上将)、十七旅旅长李德生(后任北京军区司令员、总政治部主任,1988年为上将)、十八旅旅长肖永银(后任南京军区第一副司令兼参谋长),此外还有共和国20世纪70年代的空军司令马宁(解放战争中为六纵五十团团长)等。

■开国第一战的挫折与辉煌

1951年3月16日,王近山以副司令员代3兵团司令员,统率3兵团入朝作战。谁知命运一开始就和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有“常胜将军”之称的他在朝鲜一开战,竟然就先打了个“大败仗”,麾下的60军180师损失七千多人马,几近全师覆没。王近山来到朝鲜,常胜将军第一次摔跟头,并且这个跟头并不轻!这样的大败仗在我军历史上都是罕见的,王近山自己也窝了一肚子的火。毛泽东于深夜召见王近山,嘱咐他不能轻敌和骄傲。

1952年秋冬,上甘岭战役打响。在方圆不到4公里的上甘岭上,他又一次“石破惊天”,与美军激战。这一次,他让美国人和全世界都扎扎实实地领教了他“王疯子”的厉害。

这年秋天,寒冷过早地降临到了朝鲜半岛。而新上任不久的“联合国军”司令克拉克上将与美陆军参谋长柯林斯、南朝鲜总统李承晚、美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几番“亲赴前线”巡视。经过两个月的时间,他们密谋出一个“摊牌作战”计划——“先攻占上甘岭地区,进而夺取五圣山,而后进攻平康、金城”,以“扭转目前局面”。

10月14日,半夜三更,克拉克很快就发动了所谓的“金化攻势”。美军和南朝鲜伪军突然大炮发作,向着上甘岭猛轰,两个多小时的炮弹炸得天边红透。这一天,敌人疯狂发射了三十多万发炮弹。炮火一停,美7师、南朝鲜军2师等7个营对上甘岭发动了猛烈攻击。志愿军15军防守分队英勇抗击。

在争夺战中,29师87团阵地丢失。随即他们又进行反击。在反击战中,9连出现了个“不怕死”的英雄——邱少云。邱少云的英雄之举使9连官兵深受鼓舞,一鼓作气发起猛攻,夺回了阵地。

自14日凌晨开始,敌我双方激战7昼夜。美军虽然七千余人被毙、伤、俘,但进攻凶焰并没被打下去,克拉克仍调兵遣将,继续猛攻上甘岭。在反复争夺中,15军的45师打得十分顽强,伤亡很大。18日,上甘岭表面阵地第一次失守,45师退守坑道作战。

五圣山危急!平康平原危急!这时,王近山演绎出了“三调12军”的故事。3兵团代司令员王近山将军给15军军长秦基伟达电话:“秦麻子,行不行?要不,我让12军(中野六纵)上去?”秦基伟说:“我不下,我死也要死在上甘岭!”秦知道12军是王的老部队,南征北战打了不少恶仗、硬仗!而15军前身中野9纵是太行地方部队升级而来,解放战争中,隶属于陈赓4兵团战斗力不强,已经在军委的裁军名单中。而且,秦基伟知道,一个将领没有守住自己的阵地,在军界就再也抬不起头来。结果,12军副军长李德生奉王近山命令率2个师同15军死守上甘岭,一战成名。事后,将军说,秦基伟特别爱面子,中了他的激将计。曾绍山是他红军时期的秘书,见“老师长”三次调兵,禁不住说:“老师长,这一仗越打越大了!”“这将是一场持续的、大规模的残酷决战。”王近山冷冷地回答。回国后,王近山将军看电影上甘岭,结果中途退出,说跟真实的战场残酷程度天差地远。

上甘岭战役是王近山在朝鲜的最大动作,他这一“撒疯”,上甘岭这不到4平方公里上引得双方投入兵力十万多人,战死战伤四万多人。1955年,王近山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王近山后来过得很不如意

王近山战功赫赫,但并非没有缺点。在没有硝烟的世界里,他感到非常不适应。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王近山爱上了一个女大学生,而这个大学生又是自己的小姨子。王近山的夫人给党中央写了封信。她的想法很简单,只是想反映自己的想法,挽救濒临破碎的家庭。北京军区副司令员王近山的家庭风波引起了党中央的高度重视。先是老首长邓小平出面谈话,没用;周总理谈话,没用;他的部下也纷纷前来劝说。最后,毛泽东对刘少奇说:“你去处理一下吧。”结果,一代名将被罢官削职:开除党籍,从中将降为大校待遇,从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公安部副部长降为河南省一个农场的副场长。

最可怜的就是在他动身去河南的前夕,他的孩子没有一个跟他去。那个大学生小姨子在这个时候也退缩了,她受不了别人的非议,这是对将军最大的打击!就在将军准备一个人去河南的时候,他家的保姆小黄却对他说:“首长,我陪你去吧,你需要人照顾。”就这样,小黄成了王近山患难与共的第二任妻子。

多年以后,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在北京见到了毛泽东,说:“战争年代有几个人很能打仗,现在过得很惨,请主席照顾一下”

“谁呀?”

“王近山和周志坚”

“好啊,你们谁要啊?”毛泽东问在座的各位大区首长

“王近山,我要!”许世友说。

就这样,赋闲10余年的将军出任南京军区副参谋长,可是这个副参谋长在军中的名气太大了,以至于后来成为他的顶头上司的老部下肖永银每次见了他都立正、敬礼,一口一个王司令。在回到南京时,他的老部下们在站台上排成一队向他们夫妇敬礼,看看他们都是谁:李德生,尤太忠,肖永银----要知道,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很低的。当时,将军下火车时,手里还提着从农场带来的一蓝鸡蛋,说是送给许司令员的。而他的许司令员这时早已经在南京最好的饭店给他摆好了酒席,专门等着给他接风呢。

1978年的春天,王近山将军病重,让他的老首长,老部下们痛心不已。将军在临死前,经常从嘴里冒出冲、杀的字眼,每当这个时候,他的儿子王少锋就对他说:“爸,李德生上去了”、“爸,尤太忠上去了”、“肖永银上去了”,将军的身体马上就平静下来了,让小护士们怎么也想不通。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