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三卷 中南半岛 第三十章节 机降步兵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咻咻咻-成排的炮弹从天而降,在越南人反扑的进攻势头前筑就起一道钢与火的死亡之墙。

“方位103,偏左,集火射击!”背着电台的炮兵引导员不时的报出一连串的坐标,校正炮击方位。谁也没有想到,越南人的反扑是这样的凶猛,以至于不得不依靠炮火来形成压制。

刚刚机降在清化城内,控制了已是一片废墟的城区,第27空突集团军-第79空中机动旅-第2空突步兵营-第1连便遭到了被纠缠在城北的‘越人阵’第2师便如同发疯样的展开反扑。尽管负责掩护的第1战斗航空营的攻击直升机群将构筑的防御阵地前炸得跟个火盆一样,但依然有越南人不要命似的冲破这密集的火网,如同扑火的飞蛾样,消失在火光中。

法制MO-120-RT-61式120毫米迫击炮不断的将炮弹砸到满是一片废墟的清化城中,以掩护第2师的疯狂反扑,虽然这些重型迫击炮打不了几枚炮弹便被飞啸而来的火箭弹雨给湮没。

空气便火光给炙烤得滚烫滚烫的,似乎每一次的呼吸都能够感触到那涌入肺泡深处的火热。呛人的硝烟味混合着倒塌的房屋建筑的尘土,浮悬在空气中,隐约之中有那浓浓的尸臭味。

没有人会喜欢在这样的一种环境下作战,刚刚机降下来的中国空突步兵们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死死的坚守着已然是满目疮痍的清化城。而发疯样拼命反扑的‘越人阵’第2师则是一心想着打开一条生路,一条南逃的撤退之路。双方如同钢与铁之间的碰撞便是这样发生了。

早已经在之前的鏖战中被打得七零八落、死伤惨重的越南人民军机械化步兵第304师在苦苦纠缠之后,终于精疲力竭,再也没有能力咬住第2师的尾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急红了眼的南方伪军如同潮水样的向清化城涌入,却是无能为力。

事实上,机步304师的确尽力了,长达数天的惨烈战斗已经完全的拖垮了这支王牌之师,他们即便想继续纠缠‘越人阵’第2师,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无论‘荣光师’是否是故意放水,还是的确无能为力,现在的情况对于中国军队来说,并不是很妙。虽然马江一线,‘越人阵’的防御全面崩溃,第85机动步兵师-253团已经浩浩荡荡的杀过江来,但清化城的这区区一个机降步兵连却要面对着敌方一个师的作战兵力,尽管这个师已经是伤亡惨重,但困兽犹斗,更何况是急红了眼、一心想逃出升天的敌人。

“1965年的11月14日,美军第1骑兵师-第7骑兵团1营在定名为‘X光区’的朱邦山地区实施了机降作战,却不知道落入在北越军队第33团、第66团、第320团和越共游击队第H-15营的包围圈之中。这就是有名的德浪河谷之战!”每一个机降步兵的耳麦里都传来了他们的连长那略显得有些沙哑的声音“一次普通的搜索行动变成一场包围战!尽管这样,在空军和炮兵掩护下,区区450名美国大兵最终顶住了数千越南人的进攻,并突出了重围”

“我想告诉连里的每个人的是,美国人能够在1960年代做到的事情,我们共和国的军人,在半个世纪之后,又怎么会做不到。别忘了,我们同样有一流的空军和炮兵!”连长的话语让因为遭到‘越人阵’反扑而显得有些紧张的机降步兵们顿消紧张不安的情绪。

“我们是共和国的空突部队,是有着光荣传统的陆军第27集团军,我们曾经打过济南府、活捉过王耀武;淮海大战,我们战过碾庄、双堆集;大战宁沪杭,第一支攻入上海市区、宿营街头的也是我们;在冰天雪地的长津湖畔和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熬夜的也是我们,消灭了不可一世的美国第7步兵师第31团(北极熊团)的还是我们!勇士们,难道我们要让第27集团军的辉煌因为我们而蒙尘吗?”那低沉的声音让每一个士兵的血液都在燃烧。

“不能!”雷鸣样的吼声在死沉沉的清化城内炸响。每一个中国士兵都在发出了呐喊。

成群结队的战斗轰炸机从远处的夜幕中钻出来,在第2空突步兵营-第1连标注出的火力支援面的上空投下成堆的凝固汽油弹和低阻航空炸弹。而从遥远的马江北岸射来的远程炮火也接连不断的落下来,在清化城外炸起一排又一排的火柱。无数的肢体在这火柱中飞舞。

也许这个夜晚注定了将是一个血腥异常的夜晚,也许越南的红土地最需要的便是血液的滋润,此起彼伏升腾而起的照明弹和那些由战斗轰炸机投掷下来的照明弹交相晃荡在空中,将整个夜空照亮的如同白昼一样,甚至就连那熊熊燃烧的火光都为之黯然失色。

“我再次重复,20点,必须进入清化城,和机降连会合!”在马江南岸的一个小村庄临时建立了团部的萧扬抓着送话器,冲着电台另一边的各连、营指挥官气势汹汹的吼道。

“对,就是用钢铁砸,也要砸出一条路来!”萧扬的话音里满是焦躁“我不管什么第4师第12团,对,我不管,还是那句话,谁拦住老子的去路,就敲他的核桃!”

“让炮兵和空中给我炸光一切,不管他是什么货色,就条狗,也给我把它炸死,炸光,炸得皮毛不存!”萧扬显得有些火气冲天,由第15装甲旅第2营、我团支援连、第1机动步兵营组成强击群在前方战线上与‘越人阵’第4师第12步兵团发生了纠缠,迟迟没有打开局面。这让萧扬感到很是上火,而机降到了清化城的第27空突集团军-第79空中机动旅-第2空突步兵营-第1连又遭到了‘越人阵’第2师的疯狂反扑,这更是让萧扬火上浇油。

“告诉各营、连长,他娘的,要是哪个单位迟迟打开不了局面,老子我撤他的职,送他上军事法庭,杀头、枪毙他!”萧扬说着-哐当-一声,将送话器砸在了桌子上。

旁边的一众团部人员早已经吓得寒若噤声,他们谁也没有见过团长发这么大的火。撤职、军事法庭、杀头、枪毙这样的话,更是从来没有听团长说过。所有人都知道团长发这么大火气是为了什么,孤悬在清化的一个机降连是团长的忧虑所在。

按照上面制定的作战计划,第79空中机动旅的这个连在清化最多只阻敌两个小时,而作为北线突击力量的253团必须在两个小时之内,进抵清化城,完成与机降连的会合,从而彻底切断清化以北的‘越人阵’武装的退路。可现在,如果纠缠下去,那么两个小时……

第253团从老兵到新兵,从军官到士兵,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团长是经历过那场惨烈的卫国战争的幸存者。‘不抛弃、也不放弃任何一个战友’是团长一向的作风。更何况是一个连。

此时的清化城外,已然是一片烟火冲天,翻飞着的战机不断的嘶吼着俯冲下来,将成吨的钢铁倾泻下去,炸起整片的冲天火焰。浓烟滚滚,热浪翻腾,原本就已经在战火中早已经是狼藉一片的清化城郊外更是弹坑密布,宛若月表一样。到处都是散落的车骸和死尸。

从夜幕中杀气腾腾而出的攻击直升机悬停在空中,用反坦克导弹和满地的火箭弹雨将成片的越南人葬没在火光之中,飞火流星样的机炮火力如同火链样的飞舞着,抽打着地面,扬溅起长溜的尘土,很多‘越人阵’士兵就这样被打倒在血泊之中,甚至被撕扯成碎片。

从江北飞射而来的大口径杀爆炮弹带着篸人的尖啸声,从天而落,炸起成排的火柱,浓烟尘土被气浪掀起,而后又剧烈的膨裂而开,无数的钢铁在其中欢跃。

并不仅仅是这些支援火力,连迫击炮排的那些82毫米迫击炮成了最直接的支援火力,纷落的炮弹和35毫米自动榴弹发射器一起构成了完整的面杀伤火力,泼洒的弹片如同愤怒的死亡之网一样,将闯入到这张火网之中的‘越人阵’士兵葬没于其中。

5.8毫米的班用机枪、7.62毫米通用机枪以及更大口径的12.7毫米重机枪,区区一个机降连的火力远要比普通的步兵连强大许多。和前苏联空降兵的作战思想类似,中国机降步兵、空降伞兵都很重视单兵火力的加强,强调即便在缺乏装甲车辆、航空火力和远程炮兵的掩护时,也能依靠着强大的单兵火力和极高的士兵作战训练素养来作战。

两架空军第101战场航空管理中队-第1飞行中队的鹰-700型侦察攻击机从深沉的夜幕中的冒了出来,这两架鹰-700型侦察攻击机除了和地面的前进引导员一起负责引导指挥航空火力之后,也直接的加入到空袭之中。压下机头的鹰-700在将携带着的航空火箭弹接连呼啸射出的同时,又紧接着使用机翼两侧的四挺12.7毫米机枪扫射地面。

灼热的空气几乎让人感到了窒息,到处都似乎如同那喷发的火山一样,冲涌着火光,夜空也因为火焰的烧灼而变得猩红猩红的,虽然骄傲的机降步兵们从来都不惧怕黑夜,因为他们有无数的热成像仪、单兵夜视仪,足以使得暗夜变得单向透明,但在这样的一座火山喷发似的战场上,有没有什么技术装备都变得不再重要似的。火光早已经让暗夜变成了白昼。

应该说,在清化一线的‘越人阵’第2师表现出了极大的战斗精神,这一点就便是向来强悍无惧的中国陆军也不得不去承认。可是在技术装备同样重要的21世纪,仅仅靠战斗精神是不够的,虽然‘唯武器论’是个怪圈,但没有强大的武备,仅仅有精神还是不行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