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泰晤士报》:中国需要大胆的领导人!

凌寒独自开 收藏 36 10696
导读:英国《泰晤士报》文章:到12月,中国将抵达一个比北京奥运重要得多的里程碑。 到了盘点的时候了。在过去三十年,中国经济扩大十倍,但无可否认前路将更为困难。经过十年双位数增长,势头慢了下来,从过去两年的11.8%放缓至2008年预期的9.8%,到2009年预期的8%到9%。 在外界看来,8%看起来已经够了不起的啦,而且是中国人民银行抗击过热的成就。在中国内部看来,即使是9.8%也够冷的了。由于通胀这个牵动政治神经的问题,状况变得更加复杂。由于食品价格下降,官方的CPI通胀指数冷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英国《泰晤士报》文章:到12月,中国将抵达一个比北京奥运重要得多的里程碑。



到了盘点的时候了。在过去三十年,中国经济扩大十倍,但无可否认前路将更为困难。经过十年双位数增长,势头慢了下来,从过去两年的11.8%放缓至2008年预期的9.8%,到2009年预期的8%到9%。



在外界看来,8%看起来已经够了不起的啦,而且是中国人民银行抗击过热的成就。在中国内部看来,即使是9.8%也够冷的了。由于通胀这个牵动政治神经的问题,状况变得更加复杂。由于食品价格下降,官方的CPI通胀指数冷却下来,从2月的8.7%下降到7月的6.3%。然而,多数中国人感受到的通胀要严重得多,反映在社会动荡,以及沿海重点出口产业薪水上涨(以应对通胀)。如果不是政府的价格控制以及燃料津贴,通胀会更高。


此外,工业生产能力过剩,而且迫切需要应对环境恶化问题。因腱伤而退出比赛的刘翔可能比拿到金牌的中国运动员更能象征中国目前的境况。



世界工厂的身份是中国自夸的资本,也是它的问题所在。中国国家统计局估计,中国经济的60%依赖外贸,而贸易状况已经恶化,出口商利润受到严重挤压。收缩的市场,过剩的生产力,令它们难以克服大幅上涨的成本。在外界看来,中国贸易盈余下降10%不算是个灾难。事实上,鉴于中国的盈余规模以及它们所产生的政治紧张(尤其是在美国的选举之年),那种减少可能被视为一种及时的“重新平衡”。



但是,中国并不习惯这种重新平衡,它感受到了伤害。例如,美国房市的下跌严重地冲击了中国800亿美元的家具产业:美国市场占它230亿出口的40%。



尽管发生大规模裁员,但国内消费在上涨,力拓(Rio Tinto)上周宣称中国内地城市的需求将应对出口的疲软。不过多数中国人仍然过分节俭。我们英国人比13亿中国人消费得多。


商务部政策研究员王子先(Wang Zixian)担心中国难以抵御1997至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式的危机。鉴于中国有1.8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他的预感可能有点牵强。然而别忘了那次危机的根源:热钱的流入;国家干预银行贷款,偏私、腐败、资源分配不当、房地产泡沫。中国面临所有这些毛病——而且到处都是危险的迹象。今年上海交易下降 60%;北京市区的办公区有三分之一空置。并非所有的“增长”都是增长。日本不良贷款(官方数据是6000亿美元,实际上可能高达1.1万亿美元)触发了十年的低迷。



在7月25日,政治局突然转向。不再以控制通胀为先。新的口号是长时间快速而稳定的增长。据说副总理李克强正在考虑一个3700亿元人民币的经济刺激方案。银行贷款松动了。



在生产力过剩被公认为“深层次问题”,基础设施不灵便(虽然进行了巨额投资),实际贷款利率为负数,存款利率也为负数的时候,北京为何要“刺激”经济?



答案就是政治。每一位干部都牢记“稳定”;本能地促进增长,推迟后果。但这些可能是充满危险的。中国需要从能源和劳工廉价、毫不在意环境的模式转变。这需要“创新”与更加自由的“市场体系”。在1998年,中国时任总理朱镕基以关闭亏损国有企业、打破毛泽东的“铁饭碗”,让数百万人下岗的方式回应危机。中国当前的领导人需要同样大胆——抛开扭曲的价格管制,通过大力投资医疗、教育和退休金,让民众获得更多可支配收入。邓小平可能会这么做。但邓小平已经去世了。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