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迪威与中国抗战:蒋介石是“小角色”[转帖]

朱湘儿 收藏 6 496
导读: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美国政府希望派一名高级军事代表去中国。起初,委派了一位高级将领担任这个职务;但此人很不喜欢这个差使,因此,多半是由于马歇尔将军的推荐,终于选中了约瑟夫.史迪威少将。②史迪威显然是有资格担任这项使命的,只是军阶不够高,但后来把他晋升为中将,就弥补了这个不足。他在中国已有不少阅历,特别是在1937—1938 年期间他担任过陆军武官;他对中国的战事有一些第一手知识,而且他是美国高级军官中唯一能读能讲中文的人。③但是这些军事上和语言上的长处被他的急躁脾气抵销了,而且现在落在他肩上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美国政府希望派一名高级军事代表去中国。起初,委派了一位高级将领担任这个职务;但此人很不喜欢这个差使,因此,多半是由于马歇尔将军的推荐,终于选中了约瑟夫.史迪威少将。②史迪威显然是有资格担任这项使命的,只是军阶不够高,但后来把他晋升为中将,就弥补了这个不足。他在中国已有不少阅历,特别是在1937—1938 年期间他担任过陆军武官;他对中国的战事有一些第一手知识,而且他是美国高级军官中唯一能读能讲中文的人。③但是这些军事上和语言上的长处被他的急躁脾气抵销了,而且现在落在他肩上的千头万绪的职责,即使让头脑最冷静和最明智的人去于,也是难以协调的。

现在史迪威被派回中国,作为蒋介石的参谋长,指挥入缅中国军队的军事行动。他以这个身份向这位中国大元帅负责,同时又作为中缅印战区的美军司令在技术上向蒋介石负责。但是除此以外,在有关美国租借法援华物资的一切事务方面,他又是美国总统的代表,而且在这方面,他是不受蒋委员长管辖,而只对华盛顿负责的。①正如他在《文件》中表明的那样,他真正的任务是“进行协调和安抚,保证〔滇缅〕公路畅通无阻,把各派势力揉合起来,并抓住指挥权;总的来说,就是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②

换句话说,这时,华盛顿当局意识到中国军事当局的严重缺点,希望有一个自己的代表在中国,以便促使中国人采取步骤纠正这些缺点。这是一项要求具备外交才能的使命,而史迪威却完全缺乏这种才能。无疑,他从一开始就是不称职的。当蒋介石同意甚至欢迎对他的任命时,这位大元帅大概希望给他派来的这个美国人是了解他在军事上和政治上的困难的,是能够同情他的,并且在他要求增加他认为有资格得到的租借法物资方面,这个人将成为他在华盛顿的鼓吹者。用史迪威的话来说,蒋介石要史迪威“成为向美国索取他们〔中国人〕所要的一切东西的工具”。③

然而,一个懂得怎样来对付中国人的美国代表,是可以不必样样满足中国人的要求而照样能同他们和睦共事的。但是史迪威的日记和笔记表明,他是个充满了严重偏见的人,而且对任何不完全赞同他的主张的人,不管是中国人、英国人还是美国人,他都立刻显出强烈的厌恶情绪。他和许多美国人完全一样,对英国和一切英国东西抱有恶感——也许特别厌恶英帝国。从他的《文件》中的许多辛辣的记载可以看出,他深信罗斯福是被英国人利用的一名小卒,英国得到了美国的帮助,但没有做多少事情来报答美国。①

他对蒋介石也抱有成见。值得注意的是,甚至在他离开美国之前,他在日记中就称这位大元帅为“小角色”了。②史迪威于1942 年3 月4 日到达重庆。他发现蒋介石对英国人很反感,并坚持中国在缅甸的军队绝不能由英国人指挥。蒋介石告诉史迪威,与其同意由英国人指挥,他宁愿把中国军队撤出缅甸,并说他打算把这一点告诉罗斯福。③3 月20 日,罗斯福告诉丘吉尔说,蒋不允许把中国第五军和第六军全部调往缅甸,除非他们仍由史迪威独立指挥,而不是由已派往缅甸担任统帅的亚历山大将军指挥。④然而到了3 月28 日,蒋却终于同意由亚历山大担任在缅甸的全部盟军的总指挥。①这时候,如何解决这类问题已无关紧要了,因为到4 月7 日,从暹罗向缅甸南部蜂拥而入的日军已迫使英国人撤出大港口仰光。英军正向缅甸中部撤退,希望能在那里站住脚。这时,中国第五军的一个师已经到达前线,另两个师在约二百英里以外的缅甸北部;中国第六军在掸邦,控制了腊戍和滇缅公路。在这样的形势下,史迪威要把中国第五军的三个师全部集中到东吁作战,但蒋介石反对这个主张,他要集中力量防守曼德勒。他指出,从人数和火力来说,由三个师组成的中国的一个军大约只相当于日本的一个师。②

至少,在这一点上蒋介石是对的,事实上他的估计还是乐观的。看来,在能把物资从缅甸转运到中国去的唯一的良港和铁路终点站仰光失守后,蒋介石在缅甸所主要关心的是使他自己的军队免遭失败。但是鉴于史迪威的坚持,大元帅一面假装同意他的计划,一面密令中国将领们制造困难,在行动上尽量放慢。这使史迪威大为恼火,他认为失去了一个大有可为的机会。③然后,到4 月中旬,战役的危机来临了。日军先攻击仁安羌附近的盟军西翼,摆出了要包围那里的一个英国师的残部的架势。史迪威派中国部队去救援,暂时减轻了那里的压力。但是随后日军在东翼发动了主攻。他们歼灭了中国的第五十五师,席卷而上,攻陷腊戍,于4 月底切断了滇缅公路。日本人的这一胜利意味着盟国失去了整个缅甸,因为如果盟军有任何停下来进行抵抗的企图,计本人都能予以挫败。一部分中国部队在日本人到达之前就已经逃回中国;其余的则同史迪威及其几个美国助手一起继续进行战斗,穿过缅甸北部的丛林和山区进入英帕尔;亚历山大带领英军残部也已赶到那里。

日本征服缅甸,必然给中国带来长期的不幸的后果。现在,中国实际上已与盟国隔绝了。到中国的通道,现在只剩下从阿萨姆基地飞越群山连绵的“驼峰”到昆明和重庆的空运线了。美国空军由小规模开始,把这个困难而危险的空运业务逐步扩展成一个空运机构,到战争结束前夕,通过这条航线运往中国的物资,比以往任何时候通过滇缅公路运送的物资还要多了。

但是在1942—1943 年间,运输机和物资都很有限,因为在盟国计划中要优先考虑其他战区的需要。这不仅是一个先打击德国然后倾盟国全部力量打击日本的问题(尽管这是同盟国战略的基本总概念,而且事实上也非如此不可),同时还有一个怎样用最有效的手段来击败日本的问题。在后一个问题上,英美的战略计划一致赞同对日本进行一场海空战,以切断其交通运输线,孤立其各股分散的兵力,最后以入侵日本本土相威胁。这项计划虽然最终将证明对达到同盟国的全部目标是显著有效的,但起初看不出它能够解决把驻扎在亚洲大陆上的大量日军驱逐出去的问题。在这方面,本来中国似乎是可以发挥重要作用的,如果能开辟一条通路,使盟国的援助物资源源流入中国的话。

但是这个前景消失了,部分地是由于中国本身的缺点和内部的分裂,部分地是由于1943 年秋斯大林明确许诺,俄国终归是要帮助对抗日本的。这样,在这场战争中,中国在很大程度上降到了配角的地位。当然,中国是重要的,因为它牵制了大量的日军,否则这些日军便可被自由地用于其他地方了。中国的领土还被用来建立美国空军基地,可以从这些基地出发袭击日本的船只。但是,仅此而已。因此,中国不象苏联或英国那样,它从来没有获得过振奋人心的胜利,能在战争后期弥补战争初期的失败和损失。事实上,1944 年,当其他同盟国捷报频传时,中国却比它在八年奋战中的任何时候更濒于崩溃。

现在,日本军队在中国领土上肆意横行;迄今未遭蹂躏的省市,现在也遭到了侵犯和破坏。这种不幸的局势降低了中国人的士气,加剧了折磨这个国家的种种弊端。国民党中国的自由职业者、低级官员和广大士兵陷于赤贫和事实上的饥饿。这些人的苦难使那些发战争财的人(囤积居奇者、投机倒把者、贪污腐败的文武官员)的财富和显赫以及政府在对付这些邪恶方面的无能显得更加突出了。这一切都有利于共产党人。

他们无疑是比较廉洁,比较有效能的;但是比共产党地盘的扩大和武装力量的增长更为重要的是,中国知识界中的如下信念日益增长:他们认为中国在经济和社会方面的种种弊端,只有通过共产党的胜利才能根治。这可能意味着以暴君代替昏君,但是在国民党黑暗统治下的那些厌倦而愤怒的受害者,现在已无心考虑这一点了。



在遭到惨重损失的缅甸战役之后,约有九千名中国士兵设法逃脱了。在驻印度的英国当局合作下,史迪威在印度中部的拉姆加尔为这些士兵建立了一个训练中心。他还说服蒋介石同意另外空运一批中国部队到印度去接受训练。这样,共计有六万多人派到印度去了。这些部队用美国的武器来装备,由美国军官指导他们使用那些武器;他们吃得非常好,这是他们连做梦也没有想到的;军饷也是直接发给他们的。这样,一支现代化的中国军队的核心就在印度建立起来了。与此同时,另一支计划扩展到三十个师的兵力的中国军队正在由“租借法”提供装备,这些装备陆续通过“驼峰”运往中国,这支军队也是由美国部队的人员指导他们使用那些现代武器的。如何使用这些精锐的重新装备过的中国军队呢?这是一个引起争吵的问题,这场争吵主要发生在史迪威与蒋介石之间,但也发生在史迪威与陈纳德之间。

史迪威一心想收复缅甸,为在那里遭到的失败雪耻报仇。他还认为这也是开辟一条通道以更有效地援助中国的最好方法。所以他想把拉姆加尔的中国军队同他希望得到的美国增援部队,用来发动一场从阿萨姆进入缅甸北部的进攻。史迪威的计划是:这场进攻应与中国在云南的部队发起的横垮萨尔温江的攻势以及英国从英帕尔进行的攻势同时进行,也许还要和越过孟加拉湾的水陆两栖部队协同进攻。

蒋介石心里是反对史迪威的这一计划的。他不愿意自己这支由美国训练的部队在缅甸冒另一次失败的危险;在收复缅甸的任何战役中,他都要英国首当其冲。而且这位中国大元帅担心的是,日本人可能在中国对他发动一场较大的攻势。他希望保存实力以应付这种可能发生的事件。毫无疑问,他还有政治上的考虑,因为如果他失去了最好的部队,他在对手面前,特别是在共产党面前,还有在他自己阵营中的任何有野心的将领面前,必将处于不利地位。所以蒋介石和他的亲信实际上是想按兵不动,直到日本在海上被打败,美国部队在中国登陆,那时他就可调出这些部队,配合作战,击退日军。蒋介石在反对史迪威的计划时得到了陈纳德将军的支持。

陈纳德的计划是在中国东南部仍由国民党部队控制的领土上建立空军基地,从这些基地出发可以袭击在中国海面上的日本运输船只,甚至可以袭击日本本上。陈纳德在他的回忆录里坚持说,他从未希望单凭他的空中力量来守住这样的基地;但是他相信,这些基地可以由得到美国空中支持的中国地面部队来控制,只要这两支部队都能公平地得到“租借法”的物资,而史迪威是控制着“租借法”物资的分配权的。①陈纳德反对在缅甸发动任何进攻。他认为,越过“驼峰”的空运线能够增加空运量,能够比沿着崎岖的滇缅公路运输更多的吨位。②他的看法是正确的:1944 年1 月,有一万四千多吨物资空运到中国;到1945 年5 月,一个月的空运总吨位已经增加到七万吨了。③

史迪威鄙弃陈纳德的计划,这两个人都从心里讨厌对方。陈纳德认为史迪威是一个看不到空军潜力的蠢步。兵:而史迪威则认为陈纳德是一个不服命令的阴谋家。加之,陈纳德是蒋介石的有力的支持者,而史迪威则憎恨蒋介石。陈纳德抱怨史迪威给他的空军部队的供应太少,对在中国战线上抗击日军的中国军队也没有提供任何东西,尽管这些中国军队,特别是在薛岳将军指挥下的湖南士兵,是很能打仗的,在长沙战场上就证明了这一点。据陈纳德对史迪威的指控,情况是除了指定向萨尔温江进攻的由史迪威直接统辖的部队外,面对日军大举进攻的中国部队处于装备不良的状态。

这个问题在1943 年5 月在华盛顿召开的“三叉戟”会议①上(史迪威和陈纳德都应召参加了这次会议)经过研究,得到了解决,陈纳德取得了部分胜利。会议决定,陈纳德的第十四航空队有权从印度空运到中国的物资中优先得到其中一半以上。②但是,据陈纳德说,史迪威借口没有得到确切命令,从不按此决定行事。③

除了史迪威和陈纳德之间的不睦外,还有这样一种情况:在盟军取得欧战胜利而扫清道路之前,蒋介石无论如何不愿使用他的部队在缅甸发动较大的攻势,由于英国政府也不愿把它的部队用于类似的行动,蒋介石就更不愿意在缅甸作战了。从丘吉尔的回忆录中可以看出,丘吉尔不赞成进攻缅甸的主意,他宁愿绕过缅甸进攻马来亚或苏门答腊。①太平洋美国海军总司令尼米兹海军上将和马歇尔将军对夺回缅甸的必要性似乎也有不同的意见。这位海军上将认为可以在海上决定性地击败日本,而不需要在亚洲进行广泛的陆地成;但马歇尔和陆军部却不是这样想的。②英美方面的这一意见分歧使蒋介石更不愿把他的部队卷入在缅甸的任何大规模进攻中去。

1943 年1 月在卡萨布兰卡召开的英美会议上,双方同意应该设法在当年春季占领若开港,作为在缅甸对日军发动一场总攻势的序幕,这场总攻势暂定在1943 年11 月开始。③但是,英国对若开的进攻彻底失败了。④同时,蒋介石认为盟国置中国战场于不顾,对此非常不满,他暗示,如果不给他更多的援助,他可能与日本单独媾和。日本人对宜昌发动了一场进攻,蒋介石觉得这是不吉之兆,因此更不愿意在缅甸采取任何攻势了。1943 年8 月,罗斯福和丘吉尔各带参谋人员参加了在魁北克召开的“象限”会议,⑤双方同意建立一个东南亚统帅部,以海军上将蒙巴顿勋爵为首脑。①但是关于在缅甸进行怎样的军事行动,没有达成协议。丘吉尔要从阿萨姆的利多修一条公路到云南境内,为了扫清障碍,愿意对在缅甸北部进行有限目标的作战给予配合;但是他反对两栖作战进攻缅甸海岸。他喜欢采用他的“重炮作战”计划,进攻苏门答腊。②

但是,随后于1943 年11 月在开罗召开的“六分仪”会议③上(蒋介石出席了这次会议),罗斯福坚持两栖作战进攻缅甸海岸,首先是直接进攻安达曼群岛。他告诉蒋介石,这个作战计划就要实行了。然而,丘吉尔仍然顽固地表示反对。④一星期后,在德黑兰会议上,斯大林一方面答应苏联最终将提供援助以击败日本,但另一方面坚持要把向法国进军(“霸王”计划)放在绝对优先的地位。⑤斯大林的这一意见使丘吉尔更有根据反对进攻安达曼群岛的计划了,虽然在1943 年12 月2 日英美在开罗继续会谈时,罗斯福对进攻安达曼群岛讨计划仍然坚持了一下。最后使罗斯福放弃这一计划的决定性考虑是,蒙巴顿估计进行这样的进攻需要五万兵力。

运送这样一支部队需要的船只和登陆艇将会对“霸王”计划起不利的作用。因此,在12 月5 日,罗斯福同意放弃两栖作战计划。蒋介石在开罗会议第一次会议后就回重庆去了,罗斯福把这一决定通知了蒋介石,并告诉他,他是否出兵缅甸北部作战,由他自己决定。①12 月18 日,蒋介石同意由在拉姆加尔受过训练的中国部队在史迪威亲自指挥下,发动一次进攻。史迪威以两个师从阿萨姆进军,后来增加了一个师,同该地区的唯一的但是勇敢而顽强的日本师团进行了长期的、艰苦的作战,一路打到密支那。对这次进攻,蒋介石起先拒绝使用他在云南的部队,但最后还是同意了。5 月,中国的四个师越过了萨尔温江上游,与该地区的日本师团接触,阻止它调动兵力进攻史迪威的部队。史迪威还得到了梅里尔将军部下的一个美国旅的配合,并间接地得到了温盖特将军的“钦迪”军的配合。温盖特将军的“钦迪”军大部分是由空中运来袭击日军从密支那到曼德勒的运输线的。②5 月,梅里尔将军占领了密支那机场,这个日本师团的残部一直在城里进行顽抗,直到8 月被彻底消灭为止。同时,缅甸的主要战斗一直在日军和英国第十四军之间激烈地进行着。


1944 年2 月,日本在阿拉于沿海地区的反攻被击败。接着在3 月,日本人发动了主要攻势。这次进攻的目的是深入到阿萨姆的布拉马普特拉河流域,孤立史迪威,占领阿萨姆机场(这样就切断了通过“驼峰”对中国的供应),为入侵印度铺平道路。但是,日本在科希马一英帕尔地区经过长期的拼死战斗后,终于被击败,并在6 月溃退下来。①

史迪威对他自己的成功感到骄傲是有理由的,因为他已证明,如果中国士兵得到良好的训练和适当的装备,是很能打仗的。但是他的这次战役和在萨尔温江战线上的战役都是比较小的军事行动,而花费的代价却都是很大的。②史迪威的战功使利多公路得以完工;但这条公路的运输量并不大。占领密支那机场,使盟军便于将物资空运中国,也许对同盟国的事业好处更大。与此同时,在中国本土,日本人对中国东南部发动了大规模进攻。这是蒋介石和陈纳德一直担心的,但显然,史迪威却一直不肯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③日本人的目标有两个:一是摧毁美国空军基地,一是进行陆地连续运输,先运到印度支那,再从印度支那运到暹罗和马来亚,以便减轻他们那业已衰竭的海上运输力量的负担。

日本人的这些目标是达到了,但是为时已晚,对日本的帮助不大。在日本进攻者面前,中国军队垮了。到1944 年秋天,日本人已占领了长沙、衡阳和桂林,并长驱直入,一直打到印度支那边界上的镇南关。①史迪威把这次惨败归咎于中国将领的无能,归咎于蒋介石的拙劣的干涉(因为他力图远在重庆指挥作战),还归咎于受虐待的中国士兵的士气不振。②而陈纳德则把失败归咎于武器和其他物资被挪用到史迪威在缅甸和云南的战役上去了,以致影响了正在抵抗日军进攻的中国陆军,也影响了正在尽力支持中国地面部队的美国第十四航空队。③这两个人的话可能都是很有道理的。

中国的军事危机引起了中美关系的危机。对这次失败,史迪威提出的补救办法是:他应被任命为陆军上将并给予指挥所有中国军队的权力。他将在名义上是蒋介石的下属,而实际上完全可以自己作主。处于这种地位,他就能把“租借法”供给的武器,拿出一部分给中国共产党;他对中国共产党越来越热情,正如他对蒋介石和国民党的态度越来越怀敌意一样。

他说:“我是根据看到的情况来判断国民党和共产党的。国民党是:腐败、失职、混乱、经济困窘、苛捐杂税、空话连篇、〔?没有〕行动、囤积、黑市、与敌通商。共产党的纲领是:减税、减租、减息;提高生产和生活水平;参与政治;说到做到。”①

史迪威及其部下的外交官员都认为,同“反动、腐败的”国民党相反,共产党是一支“有生气的、进步的”力量。因此,他们要美国坚持国共联合和改组国民党,如果这一点做不到的话,就要美国支持共产党。他们的看法是,在那种情况下,共产党很可能不依赖莫斯科,而有利于美国。②中国共产党当然支持美国人的这些看法,莫洛托夫和斯大林也是如此。

史迪威得到马歇尔和陆军部长史汀生的支持。③罗斯福虽然更了解史迪威的弱点,但是他暂时也支持了史迪威。1944 年7 月7 日,罗斯福对蒋介石说:“我认为目前的危急形势要求把权力委托给一个人,让他组织所有在中国的同盟国军力量,包括共产党部队在内。”他建议蒋介石立即任命即将被提升为陆军上将的史迪威担任此职。蒋介石全然不愿这样做。但是,由于他依靠着美国的帮助,他不敢公开对抗罗斯福,所以他在原则上表示同意,但是要求华盛顿指派一位高级军官来商讨这个问题。罗斯福同意了、并指派帕特里克.赫尔利将军和唐纳德.纳尔逊将军作为他的私人代表。①同时他一再敦促这位不情愿的中国大元帅任命史迪威指挥所有的中国军队。

9 月初,赫尔利和纳尔逊到达重庆。他们发现,如果非同意不可的话,蒋介石是准备同意让史迪威指挥全军的,包括共产党部队在内,不过以保障不损及他自己的权力为条件。②

蒋介石还坚持他本人必须有全权按自己的意愿分配根据美国“租借法”运到中国的物资。史迪威坚决反对蒋的这一要求。他认为蒋决不会分配任何东西给共产党或史迪威自己在缅甸和萨尔温江的部队。另一方面,蒋介石也有同样的理由不相信史迪威,因为史迪威毫不掩饰他对中国共产党的偏爱。蒋介石以威信为理由,坚持这样的态度;他指出,英国政府和苏联政府都有权按照它们自己的意旨自由分配“租借法”的物资。而如果他处于另一种地位,这将有损于他在部队中和整个中国人民中的威信。①

这确实是一种离奇的现象。一方面,美国总统不顾伦敦和莫斯科有很多人抱怀疑态度而坚持必须把中国当作强国和“四大国”之一来对待;而另一方面,他却竭力要安置一名美国指挥官作为中国政务和军务的真正主宰者。这实际上不仅是要使中国成为美国的卫星国,而且几乎是要使中国成为美国的附属国。如果蒋介石继续执政的话,他将象幼儿一样受管教,让别人指挥如何管理政府。而罗斯福总统关于事情该怎样做的概念,是以片面的、经过渲染的情报为基础而形成的。

然而,在9 月中旬,看来赫尔利和纳尔逊即将同蒋介石达成一个能满足史迪威大部分要求的协议。②但是9 月19 日,罗斯福致蒋介石的另一电文到达,指令史迪威亲自送给蒋介石。电文要求蒋介石增加在萨尔温江的中国兵力,加强那里的攻势;否则,蒋本人要承担坐失重新打通从缅甸到中国的运输线的大好时机的责任。电文还要蒋介石授予史迪威不受限制地指挥所有中国军队的权力。③赫尔利力劝史迪威压下这份电文,而史迪威却因为能使蒋介石屈辱而感到十分高兴,他在日记上得意地记下了这件事。①

但是他做得太过分了,以致毁掉了自己的机会。蒋介石认为史迪威是电文的真正炮制者,拒绝再同史迪威打交道。他仍然愿意接受一位美国指挥官,但不要史迪威。②蒋介石在重庆表明了这一点,并通过他的连襟孔祥熙,在华盛顿也表明了这一点。③于是史迪威在9 月28 日提出放弃使用共产党部队的想法,④但是他的这一让步做得太迟了。史迪威在10 月19 日被召回国,中缅印战区划分为二。

萨尔坦将军被任命指挥在印度和缅甸的美国部队;魏德迈将军被任命指挥在中国的美国部队。⑤这时,中国的局势有了好转,可以越来越清楚地看出日本人不会进攻昆明或重庆了,所以任命一位美国将军指挥所有中国军队的要求,也就按下不提了。①魏德迈致力于训练中国士兵,并和蒋介石相处得很好。他维护委员长,反对马歇尔的非难,因为马歇尔仍然受史迪威的影响。②在战争的最后几个月中,中国南部的日本军队由于他们的运输线遭到在华美国空军的反复轰炸而瘫痪了,于是全面退却。③




② 见史汀生和邦迪:《和平时期和战争时期在第一线供职》,第297—298 页;又见约瑟夫•;史迪威:《史迪威文件》,西奥多•;H•;怀特编(JosephW.StilweIIPapers,ed.TheodoreH.White),纽约,威廉•;斯隆同人

出版社,1948 年版,第19 页,第26 页。

③ 舍伍德:《罗斯福与霍普金斯》,第739 页;英国版,第2 卷,第735 页。

① 《史迪威文件》,第121 页;菲斯:《中国的纷乱》,第15—16 页。史汀生和宋子文通过交换信件,于1942 年1 月29 日就这一点达成了一项谅解。但是后来蒋抱怨说,宋从来没有向他解释清楚美国政府是怎样理解这项协议的含义的(《中国的纷乱》,第16 页)。蒋介石应罗斯福的要求已在1 月5 日就任中国战区最高统帅之职,这个战区(在理论上)包括暹罗和印度支那(同上书,第12—13 页)。

② 《史迪威文件》,第26 页。

③ 同上书,第120 页。

① “罗斯福不仅在军事方面完全是个外行,而且还容易凭突然的冲动行事。此外,他完全被骗得他的信任的英国入迷惑住了。”(《史迪威文件》,第15—16 页)

② 同上书,第35 页。

③ 同上书,第54 页。

④ 丘吉尔:《第二次世界大战》,第4 卷,第149—150 页;美国版,第4 卷,第168—170 页。

① 《史迪威文件》,第74 页。

② 同上书,第65—68 页。

③ 史迪威在4 月1 日写道:“今天是愚人节,我就是个愚人吗?从3 月19 日到4 月1 日,在缅甸与中国人、英国人、我自己的人以及供应、医疗问题等等周旋,偶尔还与日本人周旋。由于愚蠢、恐惧和单纯防守的态度,我们丧失了一次在东吁把日本人打回去的大好机会。主要原因是蒋介石的干扰。他的经常干扰和来信,完全抵销了我的小小的权力。我没有自己的军队,没有卫兵,没有权力枪毙任何人。军长和师长们的兴趣完全在于干他们认为他要他们干的事,他们何必要服从我呢?”(同上书,弟77—78 页)。

① 《美中关系》,第37 页。

② 见上文,原著第115 页。

③ 丘吉尔:《第二次世界大战》,第4 卷,第119 页;美国版,第4 卷,第133 页。

④ 同上书,第5 卷,第320 页;美国版,第5 卷,第363 页。又见上文,原著第114—115 页。

① 见上文,原著第115 页。

① 陈纳德:《一个战士之路》,第220—223 页。

② 同上书,第234—235 页。

③ 《美中关系》,第27 页;又见陈纳德:《一个战士之路》,第273 页。

① “三叉截”是这次华盛顿会议的代号。——译者

② 陈纳德:《一个战士之路》,第217—224 页;《史迪威文件》,第204—205 页。

③ 陈纳德,前引书,第224 页。1911 年底美国志愿队编入美国空军。陈纳德对此非常愤怒,因为他作为美国在中印缅战区的所有空军的总司令,成了史迪威和比斯尔将军的下级了。陈纳德说史迪威答应让他在中国做高级空军军官(同上书,第168—170 页)。1943 年3 月,在陈纳德领导下,第十四航空队就组织起来了(同上书,第205 页)。

① 丘吉尔:《第二次世界大战》,第4 卷,第701—705 页和第5 卷,第494—495 页;美国版,第4 卷,第785—788 页和第5 卷,第560—561 页。

② 舍伍德:《罗斯福与霍普金斯》,第773 页:英国版,第2 卷,第767—768 页。据说美国海军参谋长金海军上将支持马歇尔和史迪威。美国空军首脑阿诺德将军支持陈纳德(菲斯:《中国的纷乱》,第56 页)。

③ 丘吉尔:《第二次世界大战》,第4 卷,第701—702 页;美国版,第4 卷,第785 页。

④ 1943 年4 月8 日丘吉尔以厌恶的情绪写信给伊斯梅将军说:“〔缅甸的〕这次战役越打越糟,我们正在被日本人彻底打败,正在被日本人从谋略上彻底挫败。”(同上书,第841 页;美国版,第944—945 页。)

⑤ “象限”是魁北克会议的代号,——译者

① 丘吉尔:《第二次世界大战》,第5 卷,第77—80 页;美国版,第5 卷,第86—90页。

② 同上书,第78—80 页;美国版,第87—90 页。

③ “六分仪”是开罗会议的代号。——译者

④ 丘吉尔:《第二次世界大战》,第5 卷,第289—290 页:美国版,第5 卷,第328 页。

⑤ 同上书,第308 页以下;美国版,第349 页以下。

① 丘吉尔:《第二次世界大战》,第5 卷,第362—364 页;美国版,第5 卷,第409—412 页。又见舍伍

德:《罗斯福与霍普金斯》,第802 页:英国版,第2 卷,第792—793 页。

② 丘吉尔,前引书,第5 卷,第496—503 页:美国版,第5 卷,第562—570 页。

① 丘吉尔:《第二次世界大战》,第5 卷,第496—503 页;美国版,第5 卷,第562—570 页。

② 陈纳德说(《一个战士之路》,第274—275 页),进攻萨尔温时,两支中国部队被打得一蹶不振。

③ 陈纳德说,1944 年4 月10 日在重庆的“史迪威的军事情报人员”汇报道:“日本人在黄河地区没有进攻能力。”4 月16 日至17 日,日本以三个师团的兵力横跨黄河,并轻而易举地击溃了士气低落的中国部队(《一个战士之路》,第285 页)。1944 年5 月底,日本人在湖南发动了主力进攻。陈纳德声称,史迪威几乎没有提供帮助,但第十四航空队设法拖延了日本人的时间,大大打乱了日本人的时间表(同上书,第289—295 页)。

① 现名友谊关。——译者

② “在所谓的长沙、衡阳、桂林战役中,这个小脚色还是象以往一样固执地凭遥控和直觉来作战,后果极惨。他的极端愚蠢,表现在他认为,就当时的情况而言那一仗打得还是很不错的。”(《史迪威文件》,第332)。③ 陈纳德,前引书,第287—295 页。他说,史迪威的助手告诉他,史迪威在中国东部来回奔走,以便把指挥所有中国军队的权力掌握社自己手中(同上书,第294 页)。

① 《史迪威文件》,第316 页。

② 《美中关系》,第63 页。

③ 马歇尔向史汀生推荐史迪威。1942 年1 月,陆军部长史汀生亲自接见了史迪威,并对他产生好感。此后他大力支持史迪威,反对陈纳德和其他诽谤史迪威的人(史汀生和邦迪:《和平时期和战争时期在第一线供职》,第297—306 页)。

① 《美中关系》,第66—67 页。关于赫尔利的使命和他的最后失败,见下文,原著第183 页以下。

② “这个小脚色对我说,直到此时我的工作是百分之百军事性的,但现在,作为中国军队的指挥官,我的工作将有百分之六十是军事性的,百分之四十是政治性的。〔他〕说,如果我使用共产党人,他们必须承认全国军事委员会的权力。”(《史迪威文件》,第326 页)① 罗斯福于1942 年3 月指示,在分配军火方面,给予苏联优先权,甚至可超过美国军队。凡是有人对俄国所提出的物资要求产生疑问时,俄国人的态度很蛮横。关于这些情况,见迪安:《奇异的同盟》,第6 章。

② 陈纳德:《一个战士之路》,第319—320 页。

③ 菲斯:《中国的纷乱》,第188—189 页。

① 《史迪威文件》,第333 页。史迪威想得到全权,以便能组织部队和调动部队,并能惩罚违抗命令或失职的人;他不要蒋介石干涉他(菲斯,前引书,第190 页)。

② 陈纳德:《一个战士之路》,第320—321 页。《史迪威文件》第336—338 页。9 月15 日,史迪威打电报给马歇尔,说蒋介石的部署意味着惨败,并说蒋想撤回萨尔温江的部队。马歇尔在魁北克会议上写了这一电文,罗斯福签了字,史迪威在9 月19 日转交给蒋(菲斯:《中国的纷乱》,第187—188 页)。

③ 《史迪威文件》,第339 页。

④ “何应钦〔得到〕〔下述内容〕的中英文文本:(1)提出使用共产党部队的建议,是因为在这一危机关头,使用所有的一切军事力量似乎是明智的做法。我并不坚持把使用共产党部队作为达成协定的条件。(2)使用共产党部队这件事可以作罢,我们可以方便地进行我们的其他计划。”(同上书,第337 页)。

⑤ 同上书,第345 页。史迪威改任美国陆军地面部队司令,后来改任美国第十军司令。

① 《美中关系》,第69 页。

② 陈纳德:《一个战士之路》,第345—346 页。史迪威被召回后提出了一个计划,要美国的一支军队在江苏海州登陆,同共产党部队取得联系,向他们提供武器,并在他们的帮助下攻取上海(同上书,第318 页)。攻下冲绳岛以后,这一计划曾被提交魏德迈作“紧急”考虑。魏德迈向蒋透露了这一计划,蒋表示坚决反对。后来日本投降,此事也就不提了。

③ 同上书,第338—345 页。


本文载录编辑自英国伦敦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第二次世界大战史大全》第8卷,主编为英国史学界权威阿诺德·托因比,主要编写人员均为英美著名学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