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正文 第六十七章

愤怒的玫瑰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size][/URL] 二 王船山什么梦都敢做,就是没有想到方梅会给他打电话。这个官太太中出名的美人,是石冠中的眼珠子,觊觎她的人不胜枚举,除了袁国平敢于向她袒露情爱,别的人只能远远的看着她,像是星星窥视着月亮,谁敢有非分之想?要知道,石冠中的手中有一千多号人啊!所以当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


王船山什么梦都敢做,就是没有想到方梅会给他打电话。这个官太太中出名的美人,是石冠中的眼珠子,觊觎她的人不胜枚举,除了袁国平敢于向她袒露情爱,别的人只能远远的看着她,像是星星窥视着月亮,谁敢有非分之想?要知道,石冠中的手中有一千多号人啊!所以当小山告诉他方梅找她,他犹豫了好长时间,生怕一个不慎出现意外,因为他不仅仅是他自己,他要为运河支队负责。在这个关键时刻,他不敢出现差错,肖鹏还在等着他的情报呢?这个时期是王船山非常苦恼的时期,他明明感觉到,小野就要发动进攻,就是摸不着头绪,焦长礼那儿也得不到准确消息,这让他感到十分纳闷。按理说,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不可能没有痕迹,偏偏在西河你就是看不出来。不错,鬼子、皇协军天天在训练,可是这种训练已经一个多月了,你不能说就是为了准备进攻。要是那样猜测,鬼子天天都在准备,这样的情报和没有差不多,王船山也不会把这种东西送出去,他能不苦恼?时间在一天天流失,他却找不到任何缝隙,急死人了。在这样敏感时期,要是再卷入桃色事件,那就是罪责难逃了,所以他能不谨慎?虽然他对方梅的人品信得过,但是人言可畏啊!王船山就在这思前想后的折磨中,浪费了几十分钟,最后才决定和她见面。她既然不是那种人,急着找他,一定有别的事,为了预防万一,他决定带上小山。

王船山约定的地点是镇子西边的咖啡馆,因为那里是洋玩意,消费又高,生意不算好,比较安定,即使去人,也多一半是经商的,军人很少往哪里去,军官们感兴趣的是酒店、赌场、舞厅。为了预防意外,他让小山先去定包间,然后在那守着,过了十分钟他才走进去,算是够谨慎的。当他走进包间,方梅已经在那等候了,小山看见他走了进来,主动退了出去,在外边找个地方守候了。

“王老板,没有想到我会约你吧?”方梅先说话,见王船山坐下,就把坤包解了下来,放在桌子上,目光幽幽的说,眼里有着掩饰不住的悲伤。

王船山有些吃惊,因为这种眼神和谈情说爱无关,似乎在她身上隐藏着重大变故。她——一个皇协军团长的姨太太,会有什么灾难?就是有,也应该找石冠中,他不仅是她丈夫,还是皇协军的当家人,在西河,几乎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困难,也不找他,难道这件事和他有关?王船山在这片刻间,脑子里转了无数个圈圈,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反而表现的十分热情。“嫂子,确实意外,没有想到嫂子能看得起我,我是三生有幸。”王船山是个老江湖了,对付方梅措措有余。他不叫她三姨太,而是称她嫂子,首先是对她人格的尊重,像方梅这样的有知识女性,最讨厌人家叫她姨太太。而叫嫂子,表示和石冠中亲近,是朋友关系,既是朋友关系,就不存在了非分之想。

方梅哪里知道,王船山的脑子里想得那么复杂,她只是在想,怎么打破这僵局,探听出王船山的底细,判断他可靠不可靠,然后才能决定把情报给不给他。“嫂子早想找个机会和你说说话,向你请教一些问题,你不会拒绝吧?”

“哪能,别说有石团长这一层,就算没有他,凭嫂子的为人,我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哪能谈得到拒绝。”王船山真挚的说,脸上的表情绝对没有做作。

“好啊!既然兄弟这么相信嫂子,那我就直言了。你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你说说,这仗还要打多久?”方梅问,果然是痛快,单刀直入,目光也没放松的盯着王船山。

王船山大感意外,他会想到一千个问题,也不会去想这个问题,因为对方是女人,又是石冠中的姨太太。打仗对军官没有坏处,那正是他们发财、升官的好机会。可是听方梅的口气,她并不喜欢战争,而她提出的这个问题,又是个极难回答的。凭王船山对局势的掌握,怎么敢说出战争还要打多久这样深奥的问题,但是你又不能不回答,因为方梅在请教你,事先又给你加了一大堆桂冠。“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不过我想,根据战争的惯列,凡是规模大一点的战争,都没有时间太长的,总不会超过十年吧?”

“抗战已经六年了,就是说,没有几年了。”方梅小声的说了一句,然后进入了深思之中。

王船山注意到方梅用了“抗战”一词,心中微微一跳,难道楚军说的,方梅痛恨日本人是真的?在王船山和楚军的交往中,每次提到他的姐姐,他总是说:姐姐的反日情绪很浓,因为这,没少和姐夫拌嘴。现在看来,此言不虚。如果能把她争取过来,不等于在石冠中身边按了个定时炸弹,很多有价值的情报就唾手可得。王船山决定试一试她,即使有风险也值得冒。

可惜,没等他先开口,方梅就说话了。“王老板,在你看来,日本人能打赢这场战争吗?”

这又是个敏感的问题,说不能,如果方梅是亲日的,那就十分危险。说能,如果方梅是反日的,就会打击她的信心,显然对争取她不利。王船山想了想,决定不做正面回答。“战争其实拼得是实力,当今世界,实力最强的,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应该属于美国,其次是德国、英国和苏联,像日本和意大利等国差不多。当然,在亚洲日本第一,如果美国不参战,只凭中国,也许困难很大。现在美国参战了,不断的给中国提供物资,中国又不缺少人力资源,这场战争的胜负还用说么?谁的实力强大,谁就是赢家,这没什么好商量的。”王船山没有直接回答,可是这番话等于给了答案。

方梅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王船山的话,已经表明了他的政治态度。一个对日本没有信心的人,决不可能当鬼子的走狗。那就是说,她的判断没有错,王船山是个可以信赖的人。“王老板,也许你在想,一个皇协军的姨太太,肯定是个亲日派,她问这些问题别有用心,是不是啊?”

王船山大笑起来。“我要是那么弱智,怎么敢应嫂子的约会?又怎么敢说出刚才的那番话?”

“我可有点不信,你总得讲出点道理。在谁看来,一号汉奸的老婆肯定是汉奸,这不会错啊!”方梅说。

“表面上是这样的,但是好多事情都需要剥开外皮去看瓤。我听过你的课,你可没讲过中日亲善,你也没有利用石团长的地位去享清福,去欺压别人。甚至讨厌别人提到石团长这几个字。你的内心很高洁,用出淤泥而不染来形容你毫不过分。你是什么样的人还用我说?”王船山说。

“那你知道我今天找你是为了什么事?”方梅被王船山说的耳热心跳,因为她觉得王船山夸大其词了。

王船山摇摇头表示不知道,他的确也猜不出来。

“有一件事我想来想去,只有求你帮忙了。在镇子里,除了你,我想不出来还有更合适的人,希望王老板帮我这个忙。”方梅一脸严肃的说着,起身走到门口,向外看看,然后又把门关上了,紧张的坐在了他的对面。

王船山差异的看着方梅的举动,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因为他想象不出,有什么事,能让这个皇协军的第一夫人如此害怕,他怕这里有诈。“嫂子请说,只要我王船山能办到的,绝无二话。”

“你先看看这个。”方梅把一张写满名字的纸条递给了王船山,然后又神色紧张的盯着他,好像那不是一张纸,是一枚马上就要爆炸的炸弹。

王船山疑惑的打开纸片,眼睛刚刚触到上面的字,就像是被火灼了似的,差一点叫出声来,因为纸条上,第一个人的名字就是何振梁。他强按奈住心中的惶恐,装作若无其事的看下去,越看越是心惊肉跳。那上面几乎囊括了北部山区所有的抗日干部名单,还有他们的长相特征及住址,如果鬼子按照这份名单去抓人,那就是一场屠杀。方梅一个弱女子,如何搞到这样的名单?难道是他丈夫派人弄来的?然后被她偷了出来。那么她为什么要给他看?她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这一连串的为什么,几乎把王船山打晕了,有好半天他都没有说出话来。

“你走的地方多,你说说,这名单上的人都是干什么的?“方梅似乎发现了王船山的变化,又紧逼着问了一句,王船山在怀疑她,她也在摸王船山的底。她已经看出,当王船山看见名单,脸上的差异是非正常的,这说明,很可能他认识名单上的人。这种认识是生意上的,还是别的,她说不好,但是她想知道实话,所以有此一问。

王船山也看的出来,她对他产生了怀疑,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对她封口,两个人的谈话就无法进行下去,他必须说一些实话,才能取得对方的信任。只是这实话说到什么份上,的确颇费斟酌。“这里有几个人我认识,他们都是抗日的干部,积极分子。你怎么会有他们的名单?“后一句话他是在反攻。

“你敢肯定,这些人是抗日的?“方梅没有回答他的话,却反问到,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他。

“敢啊!”王船山在这样目光的注视下,只能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表现的十分坦诚。能否给对方一种信任感,是今天晚上谈话是否成功的关键。到了这会,他隐隐约约猜到了方梅的用意,只是他实在不敢相信,因为她的身份太特殊了。

“如果他们有危险,我求你给他们送信,你肯帮我这个忙么?”方梅又说,目光里透出一种急切,那是假装不来的。

到了这会,王船山已经相信方梅是在背叛她的丈夫了,是要帮助抗日政府,但他还是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捞不到实底,他还是不敢轻易的相信她。地下工作的性质,也不允许他随便暴露自己。“嫂子,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要知道,这件事如果被鬼子知道,那可是要杀头的。”

“这个你别管,你只回答我,能不能帮我做这件事就成。”方梅似乎不想说的太多,因此又逼问了一句。

“嫂子,你让我干这样危险的事,又不肯给我理由,这也说不过去吧?”王船山装出一副委屈的表情,实际上是在逼迫方梅摊牌,论社会经验,他比方梅丰富的太多。他就是要把自己摘除,完全是一副被人驱使的架势,似乎即使他做了这件事,也是被逼的,因为方梅是皇协军团长的太太,他不敢不做。

方梅看见王船山这副委屈的样子,想了想,也觉得他的话是对的。让对方做这么大的事,连个原因也不给,实在说不过去了。“好吧,我可以告诉你,其实理由很简单,我是中国人,不想看到一场屠杀。”

方梅的回答,的确出乎王船山的预料,但是通过平时的了解,他相信方梅的话是真的。假如石冠中怀疑他,也没有必要让方梅出马试探他,他平时和方梅并没有接触。再说石冠中非常疼爱这个姨太太,也不会让她冒这个风险,这一定是她个人行为。只是这样绝密的情报,她怎么能弄到手,让他摸不着头脑,他又不能深问。“嫂子,就冲你这句话,我替你把名单送出去,我也是中国人。”

方梅听了王船山的回答,脸上的阴云彻底的散去了,眼里绽开了欣慰的笑容。“王老板,算我没有看错你。我早就知道,你不是那种商人。”

“谢谢嫂子看得起我。只是石团长知道了,会大动肝火的,他可是和日本人一条心啊!”王船山做出关心的样子,其实也在探听石冠中的态度。

“我知道,那也没有办法。”方梅叹了口气说。“当初他投降日本人,我就坚决反对,他说是为了几百弟兄的前途和生命,我没有坚持。可是我后来看明白了,什么弟兄的前途,是他舍不得荣华富贵,做人不该这么做。看看齐玉昆,宁可命都不要,也不让鬼子侮辱中国人,那才叫好样的。皇协军中的好多人,提到齐玉昆谁不竖起大拇指,人就得这么活着。嫂子虽然是个教书的,也懂得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个道理,所以我不怕他不乐意。真的因为这件事丢了官,到是好事,他当这个团长,我可没有感到什么光彩。”

王船山没有想到方梅的内心是这么刚烈,爱国心是这么透明,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有了她在石冠中身边,好多情报都会弄出来,这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金元宝啊!一定要把她发展成自己的人,这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事。现在他才庆幸自己和她见面的决定是多么正确,放过了这个机会,会给西河的抗日带来巨大的损失。这么一想,他不由得偷偷的笑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